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撩清冷首辅,享富贵人生
撩清冷首辅,享富贵人生

撩清冷首辅,享富贵人生 辞山附子 著

连载中 知舟付纪 人生 首辅

更新时间:2024-04-08 16:43:20
清冷隐忍首辅VS京城首富千金京城最近出了一则笑话,首富知家居然让自家千金抛头露面,与外男一起花天酒地地谈生意!简直伤风败俗,闻所未闻!众人抱着鄙夷的态度,等着知家作死没落,没想到这知家千金居然是个招财娘子,别人不看好的铺子到了她手里后,日进斗金,把知家的财产翻了几番!黄巡抚敢把知家的货物押在关口不放,想要索要贿赂,知舟就把人家送进牢里,让他这辈子都吃喝不愁。京城的竞争对手看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还想绞尽脑汁把知家拉下马,不料知舟已经和西洋商做起了丝绸生意,占领海外的全部关口。传闻知家树大招风,被朝廷盯上,知舟一挑眉,拿出朝廷封她为一品官员的诏书。等知舟费劲心思解决完那些拦路虎,准备安享余生时,身旁却多了个权倾朝野的当朝首辅!某日,知舟喝醉,遇上路过的首辅,柔弱无骨的手勾上了他的脖子。“大人,好黑呀,我有点害怕。”首辅大人拚命按耐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欲望,“阿舟,你喝醉了。”知舟勾唇一笑,“那不如......首辅大人陪我一起醉吧。”首辅...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3章

秦珉跟在李氏身后,准备打道回府。

偶然瞥见知府旁边的巷子里有个绯色的身影。

他找了个理由告辞母亲,等秦府的马车消失在街尾后,匆匆进了巷子。

“珉哥哥......”

知棠儿站在知府的后门口,拧着手帕,泪眼朦胧地远远看着秦珉。

美人落泪,我见犹怜。

秦珉只看了一眼就心疼得不得了。他拿出手帕,上前去为她擦泪。没想到这一下让知棠儿拿捏住了,她倒是哭得更加梨花带雨。

她故作矜持地退了一步,避开秦珉的手,哽咽道:“珉哥哥要和舟姐姐成亲了,我理应避嫌。”

秦珉忙解释道:“那是母亲的意思,非我本意。”

在男人虚荣心的趋势下,秦珉没有直说知府拒了婚。他始终觉得知舟是在玩欲擒故纵,她那么喜欢自己,怎么可能说变就变。

知棠儿眼睛里升起期翼的光,转而又暗淡下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哥哥岂能不从。我就......就最后来见哥哥一面。”

知棠儿要离开我?

这个念头让秦珉心头一紧。

秦珉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一把将知棠儿搂进怀中。

“棠儿,别离开我,我只有你了。我会娶你的,你相信我。过一段时间我就跟母亲说。”

知棠儿眼角的红晕犹在,脸却悄然红了。

知棠儿眼神勾人地看着秦珉,“哥哥,不许骗我。”

秦珉被迷得五迷三道地立马表忠心。

他们在巷子中卿卿我我了一会才依依不舍地分手。

知棠儿回到院子里,桌边的茶已经凉了。

她将茶具摔在桌子上,怒瞪着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骂道:“没眼色的东西,主子来了不会添茶?”

柳儿连忙过来添上热茶,将茶杯送到知棠儿面前。

知棠儿刚一碰到茶杯,就将杯子推翻回去,“这么烫,你让我怎么喝!”

那茶水是滚热的,全部倒在柳儿身上。

柳儿强忍着身上的烫伤,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这群没用的东西,小心我让知叔叔把你们都发买出去。”

“**饶命,**饶命,奴再也不敢了。”

知棠儿看着他们拚命求饶的样子,得意一笑。身份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不敲打敲打这些下人,她怎么在府中立得住脚。

她一想到秦珉马上要和知舟成亲,心中就止不住嫉妒。

转念一想,秦珉现在一心都在她身上,知舟是知府千金又怎么样,还不是不得男人宠爱。

心中顿时平衡了很多。

知棠儿得意地想:等着吧,知舟有的,她迟早都会有。

......

秦府的人走之后,知毅鸣将知舟单独留在了书房中。

知毅鸣眉头紧锁地盯着知舟,沉声静气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不想嫁了。”

“女儿以前识人不清,如今知道秦珉的态度,不想去撞这南墙了。而且即使秦珉因为父母之命难违而娶了我,以后也必定不合,我又何苦去强扭这瓜。”

“再者,秦府以前是看不上商贾人家的,如今却一改常态上门娶亲,定是想给秦珉借势铺路。女儿不想被当枪使。”

知毅鸣闻言一愣,没想到知舟居然考虑到了这层,或许应该换一种方式跟女儿交流了。

他思索了片刻,缓声道“即使是借知府给秦珉铺路,我们也不算吃亏。自古官商不分,要想长久的站住脚,还得是要依托官府的。若秦珉以后有了一官半职,且不说帮衬知府什么,你总归不会吃亏。”

紧接着,他质问道:“不考虑这一层的利害,你也当真不想嫁给秦珉了?”

知舟看着知毅鸣的眼睛,眼神中透露着坚定:“是。像秦府那样的门户必定繁缛礼节甚重,女儿不想在高门大院里束缚此生。”

女儿想靠自己打下一片天地。

这句话知舟没有说出口,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她会走上这条路的。

知毅鸣有些意外,又了然地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随你去吧。”

他让知舟回去,自己走到书案前坐下备写文书。

院子外面沈二急匆匆跑进来,“老爷,不好啦。扬州制造局送往京城的货船在契城被扣下了!”

知毅鸣顿时放下手中的毛笔,“你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运送新一批的丝绸的货船在快出闵省的关口被扣下,说是让漕运的粮船先行,货船就在关口停了两日。等粮船走了之后,有人来说千锦纺的货船没有通行批文,不让过。”

“通行批文不是已经办理过了吗?”

“是啊,今年的早些时候就办理了。但是那官员硬是不认,说扬州是扬州的批文,闵省是闵省的批文,没有两用的道理。”

知毅鸣微微眯眼,“这是河员的意思还是藩署衙门的意思。”

沈二弯了弯腰,斟酌了一下,说道“应该是衙门那边的意思。”

“难怪,听说之前闵省的巡抚今年年初调升了,新来的巡抚是从中央派下来的。”

知毅鸣端起杯茶,“这事我知道了。叫那些人按规矩来,要办通行证就办,要缴税就照理缴,不要和官府起冲突。”

知毅鸣叹了口气,让沈二先去传报。转身看见知舟还站在原地。

知舟表情有些凝重,她问道:“是这位新任巡抚有意刁难吗?”

他和声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上下打点的银子总归是要花的。商总是比官低三分,要跟官员打好交道,才能有路可走。”

知舟默然。

商比官低三分等,所以做什么都会被限制。

知府如果没有自己的朝廷势力,即使没有秦珉,也会被其他人惦记。

知府的结局不是秦珉一人促成的,而是为商者在这个政治时局下的必然结局。

知舟默默回到自己的院子。

半日。

知舟坐在梳妆台面前,拿起白玉雕饕餮纹香盒细嗅,是木调雪松混着橙花的清冷。

她抹了一点在手腕处。

茗烟一溜烟跑进来,气愤地说:“秦夫人走后,知棠儿和秦少爷在巷子里幽会,举止甚是亲密。”

茗烟气红了脸,“秦少爷怎么能这样,明明,明明都要跟**结亲了,还跟知棠儿不清不楚地共处一室。让**的脸往哪里放?”

知舟一挑眉。果然,秦珉这个时候已经和知棠儿混在一起了。

沆瀣一气倒是没关系,但是要是把手伸到她这里来......

知舟的眼神暗了暗。

知舟凝眉思索,缓缓道:“我记得她院子里面的丫鬟叫柳儿,平时注意她些。”

茗烟心中一惊:“**,柳儿向来善良温和,她不会做不利**的事情的。”

茗烟没什么心思,便看谁也单纯。

知舟勾唇笑了笑,“她单纯,可她的主子不单纯呐。”

若不是知棠儿在府中养了几个眼线,秦府上门的消息怎么会这么快传到她耳朵里?

茗烟出去没过多久,屋外传来了脚步声。

不一会,知棠儿摇曳生姿地走进来。

“舟儿姐姐。”

猜你喜欢
  1. 人生小说
  2. 首辅小说
  3. 小鲁班小说
  4. 家有萌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