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嫡妹逼我换婚后,夫君克死作妖全家
嫡妹逼我换婚后,夫君克死作妖全家

嫡妹逼我换婚后,夫君克死作妖全家 小也 著

已完结 姜弦月许燕舟 夫君

更新时间:2024-03-03 13:45:40
我被嫡妹陷害,被迫与她交换婚约。她取代我嫁给太子,我则要替她嫁进商贾之家。父母偏心嫡妹,对外将换婚的一切原因推到我身上。任由嫡妹传我谣言,踩我脊骨。可他们不知道,这桩婚事我求之不得。因为我与新未婚夫八字不合,不克我,不克他,他若破钱财,我必死全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三章宴会获胜,风光出嫁

“什么?”满座皆哗然,母亲第一个站出来跳脚。

“姜弦月,你竟敢盗你妹妹的诗?”

“这是怎么回事?”皇后严厉的目光在我和妹妹间扫视,看向我时又柔和了些:“弦月,你的诗是否经过了他人的手?”

此话一出,嫡妹更是委屈得不行:“皇后娘娘偏心!怎么娘娘问也不问就偏向姐姐!”

“自从父亲告诉我要好好准备宴会,我和姐姐就再无交集。这一点教习嬷嬷可以证明。”

“雨儿,不得在皇上皇后面前无礼!”母亲任由嫡妹将话说完,才装模作样训斥。

太子也站出来求情:“父皇母后,谁说雨儿不如弦月?雨儿这段时日也很努力,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

皇后询问了嬷嬷,又将目光投回我身上。

我淡淡开口:“臣女此诗,是在脑海里想的,未曾和他人说过,也不知道妹妹是如何得知。”

听了我这话,嫡妹顿时笑了,我的父母开始骂我空口无凭造谣。

皇后眼里露出失望的神色,却还是开口免去了我的责罚:“弦月才与太子退婚,难免伤心过度。”

“且慢。”我提高了音量,又将众人的心吊起来,“臣女作此诗时,引用了颇多的典故。而臣女这妹妹不怎么读过书,又是怎么做出这首渊源颇深,又要精通典故的诗来?”

嫡妹一下慌了神,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母亲心急,想先下手为强:“我看你是想污蔑你妹妹偷你思路!臣妇家教不严,请皇上皇后治罪!”

母亲朝主位一拜,我也朝主位一拜:“倘若妹妹能将这首诗的典故和思路说清,我任凭处置。倘若只有我说得出来,我想向皇上皇后讨个彩头。”

皇后深深看我一眼:“你倒是个胆子大的。萱雨,你便说说吧。”

嫡妹冷汗如雨,纠结半天只说出“臣女是查阅典籍看到的典故,突发灵感串成了诗句,至于详细的典故......”

“此诗中第一句的典故,乃出自山海经中有名的神兽。”我一字一句娓娓道来,每多说一句,嫡妹的脸就惨白一分。

以往的宴会都只有吟诗,却无解诗,我便大胆推测嫡妹只是记住前世我颂出的这首诗,却不解其意。

皇后重新对我露出笑容,太子也沉浸在我的风采中,等回过神来,慌忙下跪,“父皇,母后,这一定是巧合!”

“你给朕住口!”天子一怒,吓得太子和我那好家人都趴在了地上。

皇上不再去看太子,反而叫我抬头:“弦月丫头,你想要什么彩头?”

我行了大拜之礼:“臣女想请陛下恩准,免去臣女夫家的彩礼!”

“弦月,这不合规矩。”皇上沉下声,有不少老臣也跳出来说“不合礼制”之类的云云。

而我的父亲,一把泪一把鼻涕地朝皇上诉苦:“皇上啊!可怜老臣一把年纪养大了女儿,女儿还胳膊肘往外拐!这彩礼本就是拿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呐,她这是忤逆孝道啊!”

“臣女冤枉!”我也挤出来眼泪,“臣女这么做都是为了妹妹!”

“臣女知皇家推崇朴素,妹妹自从和太子订婚便被教导守则。然而爹娘宠溺妹妹,竟要将臣女的彩礼全拿去给妹妹,助长她奢靡之气!”

“皇上皇后曾将我当儿媳,因此沈家也给我排面,才赠予这样的礼物。而妹妹身为准太子妃,自小又被好东西宠惯了,臣女不能让她在虚荣里丢失本心,坏了皇室的名声。”

“臣女所言句句属实。萱雨的身上还有沈家赠予我的首饰,上面都刻了我的名字。皇上皇后可派人查看。”

嫡妹慌乱地拿衣袖想遮住那只粗大的七彩镯子,可连同脖子上隆重的项链都被教习嬷嬷薅了去。

父母将头垂得低低的,不敢再出声。

“还当真有弦月的名字!”皇后怒极拍案。

这下满堂沸腾,父亲的政敌都一个个跳出来弹劾父亲居心不良,蓄意养坏未来太子妃。

“罚太子妃禁足一个月。姜爱卿,你也罚半年俸禄吧。”

“臣......遵旨。”父亲声音都苍老下去,他站起身时,竟喘不上气,直直地晕倒下去。

母亲和嫡妹也没空来找我麻烦。

找了太医看了三天三夜后,得出一个结论:父亲中风,并且下半身瘫痪了。

我惊得手里的瓜子都掉了一把。

这沈行还真是命格硬,还没成亲就开始发挥作用了。

为了给姜家冲喜,沈家决定提前成亲。

我那可怜的嫡妹不仅被禁足,连先前软磨硬泡才得来的计划也泡汤了。

为了让嫡妹沾沾喜气,我成亲那天,当众派人前往嫡妹的院子里,将属于我的东西抬走。

嫡妹气哭在太子怀里。太子敷衍地拍着她的背,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我盖头下偶尔露出的一角容颜。

沈行一身喜袍,玉树临风,下了马却小跑朝我奔来,挡在我和太子之间:“太子殿下,莫要觊觎我家月儿。”

嫡妹直接被气晕过去。

我扯了扯沈行的衣袖,他一愣,没有牵我的手,反而将我打横抱起来。

这也和我那十里的红妆一同成为了佳话,在京中流传数月。

而掏光父母家底出嫁的嫡妹,却成亲成得悄无声息。

听闻嫡妹又摔碎了太子府上的几个花瓶时,我正倚在美人榻上一边看账本,一边吃着沈行喂来的荔枝。

自从我嫁来沈家之后,沈家的生意还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只有送给了我的那些铺子还在努力盈利。

而沈行对此却没有什么反应,仿佛我克的不是他的钱。

我戳了戳他的心窝:“沈郎,我爹现在躺床上起不来,还歪着嘴流口水呢。你说你这么厉害,万一哪天把我也克了怎么办?”

沈行羽睫微扇:“克谁都不会克你。”

“可是我的嫡妹却说我会被你克死,而她当上了太子妃却不会死,这是为什么呀?”我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下一秒脸却被沈行捧了起来。

“她还和你说了什么?”沈行紧张得盯着我,“她是在挑拨离间,千万别信她!”

我一愣,嘴里的荔枝掉在地上。

沈行怎么这么紧张,莫非他知道什么?

猜你喜欢
  1. 夫君小说
  2. 少女小说
  3. 重活小说
  4. 都市战神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