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长女:夫君是只人参精
农门长女:夫君是只人参精

农门长女:夫君是只人参精 小月半 著

已完结 叶子锦凌苍梧 农门 夫君

更新时间:2023-01-04 10:41:28
本书又名《震惊!夫君生娃靠断腿》叶子锦作为医学翘楚,偶然间穿越到了异世,原以为会有什么金手指,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备受折辱的农家长女。既然没有,那就且看我凭借一手医术,在异界混的风生水起。后娘和妹妹们找事?且看我如何收拾他们。村里人看我不爽?这地方谁爱待谁待。经商做生意,钱财滚滚来。引得后娘眼红不已。后娘:“好孩子,之前种种都是娘做的不对,你就原谅娘吧。”叶子锦冷笑:“不可能。”——唯一能作为金手指的,还是叶子锦捡来的半截人参娃娃。但没高兴多久,孩子他爹就找上门来。“拿孩子的洗澡水入药,你怎么想的?”叶子锦:“都是良药,不能浪费了。”.凌苍梧:“叶梓要离家出走。”叶子锦:“还有这好事?”叶梓:“?”.叶梓:“阿娘,他们都说自己是爹娘捡回来的,我是吗?”叶子锦:“......”叶梓:“阿娘,你快说我不是啊!”别的孩子是不是他们爹娘捡回来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叶梓确实是她捡来的。叶梓心中郁结,这个玩笑话的最后,受伤的竟只有他一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20章

叶子锦又是背着人,又是抱着水盆,还拉着她走的飞快。

陈丫丫看在眼里,轻声道:“子锦,你莫要记在心上,我婶娘她就是这样。”

叶子锦停下了脚步,松开了她,回过头看她。

“我不是生气,只是觉得不值。”

当初陈丫丫受了那么重的伤,也不见有谁真来关心照顾她一下。

叶子锦一直想办法给她医治,到头来也只等来她婶娘带着一群人穿着白卦来给她收尸。

陈丫丫心中不可能什么都没察觉到,只是往日里不说,今天叶子锦一提,她神情也有几分落寞。

“我都知道,但我已经决定要随你离开了,就不怕他们再说什么了,毕竟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还怕这些天不成?”

听她这么说,俨然是有自己的打算,叶子锦也没说什么。

陈丫丫:“方才她们是不是为难你了?”

叶子锦继续朝着陈丫丫家的方向走,“许是吧,不过我也给了她们点教训。”

“什么教训?”

陈丫丫好奇的上前,接过了她手中的木盆。

叶子锦神神秘秘的一笑:“方才我去了上游洗衣服,给她们下了包痒痒粉。”

“啊!不会有事吧?”

“不会,也就浑身痒两天。”

那痒痒粉还是之前去山上采草药的时候,发现的痒痒草,只要沾上一点,就会浑身痛痒难耐。

“小渔村不便久留了,明日咱们就进城去。”

叶子锦属实是受够了这群人的叨扰,像是不将几人赶出去不肯罢休一般。

要不是要多采些草贩卖攒够第一笔启动资金,叶子锦也属实不想留在这天天面对那些丑恶的嘴脸。

“明日吗?去做什么?”

叶子锦望着她笑:“去看房子。”

见陈丫丫一脸茫然模样,叶子锦提醒:“是我爹留给我的一家地契,在禹州城里,我们明天去看看,若是不出意外,那里就是我们之后要落脚的地方。”

陈丫丫:“如此也好,就是不知道到了禹州城里,好不好找些活干,城中不比我们在小渔村,处处都要花钱。”

叶子锦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并没有将要做生意的打算告知过陈丫丫,也难怪她此时会这么茫然。

她笑道:“你只管跟着我就好,有我一口饭吃,就定然不会叫你饿着。”

“也是,你肯定会有办法的。”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家门前,推开院子的木门进去,就瞧见的阿紫坐在院子里的大榕树下等几人。

“回来了。”

轻描淡写问候一声,目光落在叶子锦半湿的衣裙上,不禁笑道:“你是去洗衣服了还是去摸鱼了?”

叶子锦将腰间带子松下,接着叶梓塞给了陈丫丫,“你们先吃吧,我去换身衣服来。”

湿漉漉的贴着肌肤,格外的不舒服。

陈丫丫抱着孩子到石桌前坐下,桌上摆着今天一早陈丫丫做好的饭菜。

阿紫询问:“她这是怎么了?”

陈丫丫挠挠头,不知该从何解释,思忖了一瞬,才道:“河边浣衣的不止她一人。”

阿紫何其聪明,瞬间明了她什么意思。

九月天格外的热,太阳灼烧着大地,院子里的药草在太阳的照晒下,泛着淡淡的草药香气。

一直到日落西山,几人将药草收了起来,又背着竹篓上山采药去。

阿紫也没打算帮忙,靠坐在大树底下,手里抱着叶梓左右看。

越看越像自家主子。

“姨......姨......”

叶梓不论被谁抱着,总是一副笑脸模样,空中胡乱挥舞着肉嘟嘟的手臂,企图抓阿紫的头发。

在一声声奶声奶气的呼唤中,阿紫也迷失了自己,将叶梓抱紧怀里,叶梓顺势扯住她头发,怎么也不肯松手。

疼的阿紫直龇牙。

罢了,收回方才的话,这孩子一点也不像自家主子。

阿紫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在不弄哭他的前提下,掰开了他的小手,手掌摊开还有几根青丝,看的阿紫额头青筋直跳。

顿时没了好心情,将孩子放在了地上自己玩。

“长这么大还没有意识,当真是大人的孩子?”

“啊呀——”

叶梓挥舞着手臂胡乱的打阿紫,力道不大,和挠痒痒一样,可见他嘟着嘴拧着眉,一脸愤怒模样,格外好笑。

“小东西,听得懂说的啥?”阿紫指尖点了点叶梓的脑袋。

叶梓咿咿呀呀的声音更大了,引来了安锦的注意。

叶子锦站起身朝着这边看来,指尖他还在胡乱抡着拳头打她。

“你惹他做什么?”叶子锦问。

阿紫苦不堪言,“不过是说他两句,脾气还挺大,没完没了了都。”

叶子锦笑了两声,继续蹲下身去挖药草。

“你打算何时离开小渔村?”

若说之前办案了回来只是为了料理后事,阿紫尚且能理解。

但一来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二来自己都说了,只要她向大人开口,送一套住宅不在话下。

都这样了,却迟迟不见她有什么动静。

叶子锦闻言抬眸,惊讶道:“我之前没告诉你我的打算吗?”

“......”

“噢,那可能是忘了,我们明日就去城里,找地方落脚。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去了就不用再回来了。”

阿紫顿感脑袋疼:“你决定明天就走,为何不事先与我说明白?”

自己也好提前告知大人一声。

叶子锦不以为然:“这不是忘了吗?”

陈丫丫在中间充当和事佬:“子锦也是今日一早才与我说的打算,想来是真不记得。”

叶子锦听在心里还有些愧疚,因为这事算不上临时起意,而是原本就打算采够了量再走。

叶梓如今能说能走,河对岸与他一般大的孩子却还在喝羊奶。

加上上次会走路的事情叫村长夫人知道了,叫叶子锦有些寝食难安。

时时刻刻都将叶梓带在身边,唯恐那疯婆子要对叶梓下手。

“子锦!子锦!”

不远处传来一声声急促的呼唤,抬头就见又是周舍这厮。

叶子锦没想理会他,希望他没找到自己自动离开。

但天不随人愿,他一眼就瞧见了叶子锦,朝着这处走来。

“可算找到你了。”

他脸上露出笑意。

叶子锦冷着脸,语气很无奈:“我记得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

周舍却像是忘了之前她说过的话一般,就要上前拉着她,被叶子锦避开。

“我爹回来了,他想见你,你随我回去一趟。”

“我不去。”

“为何?”

叶子锦冷笑:“你爹想见我就来找我啊,叫我跟你回去做什么?我们还没熟到这种地步吧?”

周舍没料到她当真这么无情,脸色冷了下来,“你不去也得去,我爹帮你平了事,你总归要回去谢过他老人家。”

叶子锦听的一头雾水:“平什么事?”

周舍哼笑:“今日一早,你在河里下了药,导致村里大多人全身起红疹,痛痒难耐。如今村长不在,我爹声望最高,他们都去我爹那告状,还是我爹将他们给打发走的,你不得......”

“等等等等!”

叶子锦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

“第一,谁说我在河里下了药?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证据呢?没有证据别胡说八道,不然我告你诽谤!”

“第二,退一步讲,就算是我做的,我又没求着你爹帮我打发走那些人,怎么就欠你家人情了?”

周舍一时语塞。

“若不是我爹与他们说......”

“若当真与你爹说了就能保我无恙,又何来他们这么多次找上门来?”

叶子锦恶心思一笑,“还是说你本就打算叫我栽在他们手里,向你祈求帮助,你再施以援手,以为这样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

这话恰似说到了他的心思,他眼神回避,说不出话来。

“子锦,你莫要狡辩,除了你,还有谁会用药?”

猜你喜欢
  1. 农门小说
  2. 夫君小说
  3. 医品贵女小说
  4. 南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讲给风听
    讲给风听

    喜欢作者小月半写的农门长女:夫君是只人参精,文笔细腻,结构很合理,而且把人物写得栩栩如生,一环扣一环,语言通顺,让人越读越喜欢,意犹未尽。看来作者的文学功底是很不错的,希望作者继续努力把写得更加完美动人!吸引人更多的读者。谢谢作者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作品。辛苦了!

  • sunsmle
    sunsmle

    农门长女:夫君是只人参精是我追的第一部书,内容很充实,人物设定很好,情节跌宕起伏。能让我的情感与书中人物一般,那样的鲜活真实。这本书中的人物,在作者小月半的笔下,有了属于他们的生命。

  • 透过指尖的余光
    透过指尖的余光

    作者小月半文笔不错,小说农门长女:夫君是只人参精也打破了传统套路,内容很精彩,值得一看

  • 一瞬间的记忆
    一瞬间的记忆

    农门长女:夫君是只人参精整体结构曲折,也较新颖,作为一本免费的书,已经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