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落难嫡女成了农门哑妻
落难嫡女成了农门哑妻

落难嫡女成了农门哑妻 芸摇 著

连载中 苏南熹莫清河 农门 嫡女 哑妻

更新时间:2023-11-21 17:03:45
身份尊贵嫡女遭人陷害,流落边陲之地,失去记忆,成了农门妻。苏南熹自带空间而来,利用空间带领一家人团结一致发家致富,熬过荒年,躲过灾年,把夫君一路培养到京城,却得知夫君另有身份,自己身份也渐渐揭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8章

秦氏指了指屋子,“有没发财,你一眼就能看到了。你看,我家这屋子快要塌了,我正想着找你们借点钱修葺一下,你看看能借多少?咱们亲亲戚戚的,多少都借点吧,帮一下我们渡过难关。”

曹三娘一听要借钱,不愿再逗留了,找了个话题岔开,借口有事跑了,几个眨眼功夫就不见人影了。

秦氏“呸”了一声,低声道,“什么玩意儿?平日里撞到都不正眼看一下,现在扯什么亲戚!”

看见莫老太朝外看,对莫老太说,“娘,不用管她,自私自利的人。”

莫老太面容有些忧愁,“往后可能不止一个曹三娘上门,咱们有进项了,说不定有人眼红搞事,你们可得当心点。”

秦氏点头,确实人心难测。

莫老头立刻召集人开了个小会,除了躺床上的莫云妹,小到莫东成都参加了。

主要围绕曹三娘上门的事说开,说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让大家警觉一些,不要和外人说家里的事,不管谁问起,都说不清楚。

本以为提醒过,敲打过,大家会知道怎么做,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但他们算漏了个人。

苏南熹觉得莫家不发生几件大事发不了财,这村里都是穷人,突然有一个富起来,村里人的心里可就不平衡了,人心就显露出来了。

不过她也没在意,迟早经历的事情,顺其自然。

她美美睡了个午觉,起来喂鸡淋菜,傍晚洗澡洗衣,晚上再煮个蛋给她的便宜夫君,一天就又过去了。

日子总是快过,为了不惹人注意,苏南熹接下来好几天都没放鸡鸭兔出来,倒是放了鸡窝鸡蛋鸭蛋,还放了不少水果,反正在山里转过了,就是山上的。

小孩子们没有什么东西吃,非常喜欢吃水果,酸酸甜甜,吃了都说,“谢谢三婶!”

小孩子对苏南熹又亲近了一些。

苏南熹觉得莫清河也喜欢水果,每次都挑好的洗了拿给他。

莫清河见苏南熹弄那么好,不愿她失望,每次都吃完。而苏南熹见他都吃完,以为他爱吃,换着种类给他吃。

当然,只有莫清河有这待遇,其他人都是吃大众化的水果。

苏南熹给莫清河送去水果后,发动了一帮孩子洗田螺,去螺尾。

小孩子不知道用来干嘛,但不妨碍他们跟着乐,一起玩着干活确实很有趣。

一切准备就绪后,烧水配葱姜先焯一次水,去掉一些泥土腥味,还可以去掉吸盘,捞出来凉水冲两遍,捞起沥干,然后热锅热油下姜蒜辣椒煸炒,最后田螺下锅翻炒,放酱油盐酒,加水煮一刻钟,放紫苏叶煮一下,大火收汁,装盘!

因为苏南熹放了辣椒,这些小孩子没吃过辣椒,没闻过这种味,直接被呛得落荒而跑,所以苏南熹只能一边添火一边炒。

嗐!一大锅田螺,她才放了两个辣椒而已,这就被辣呛了啊!

那一会儿是不是她自己包完?

在院子里支了张桌子,苏南熹装盘后就放桌子上,满满两大盆。

她先去推了莫清河过来,让莫清河招呼大伙儿一起过来吃。

大伙儿过来一看,是田螺,还有一股呛鼻的味,都没有动手。

赵氏问,“哑娘,这螺满身是泥,能吃吗?”

吃了不就等于吃泥吗?

咱吃杂粮饭不香吗?干嘛要吃泥呀?

苏南熹也没回应,她拿过莫清河腿上铺着的牙签,自个儿就动手吃了起来。

说是牙签,也不切实,有点粗,好在一头是尖的,能挑螺肉。

别看牙签粗糙,那可是费了莫清河一天才削出来的,也才十几根。他以为有大用处,结果看见苏南熹用来吃田螺,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众人见苏南熹吃得津津有味,却迟迟不敢动手。

莫清河开口,“给我来一点。”

苏南熹用菜盘装了一些给他。

两人就这么若无旁人吃了起来,吸得那声音似乎很美味。

秦氏也忍不住了,坐下动手就吃,知道味道后,越吃越快。

其他人按耐不住了,纷纷动手吃了起来。

院子里没人说话了,只听到吸螺声,螺壳碰撞声,越来越密集。

两大盆最后只剩下一些配料。

“原来田螺可以做得那么好吃!一点土腥味都没有,也没有泥土沙子,太好吃了!我还想吃!”

“是啊,辣丝丝的,吃得真过瘾,吃了还想吃,停不下来的感觉。”

“螺肉有嚼劲,弹弹的感觉,太好吃了!我明天也去摸螺,螺又不用钱,还能经常吃呢!”

一群人吱吱喳喳讨论开了,甚至提到了要拿去卖。

苏南熹没吃过瘾呢,这些人刚开始还畏畏缩缩的,吃着吃着就疯了,跟超市里抢购的大妈差不了多少!

还好她有先见之明,舀了两盘出来,和莫清河一人一盘,要不然估计十个螺她都吃不到!

莫清河也意犹未尽,心里不住想,怎么没人要的螺到他媳妇手里就变美食了?难道这是她以前生活的地方的吃法?

众人聊聊就问起苏南熹怎么做的,苏南熹也是无奈,她要怎么说呀?三言两语说不清,何况她一言都说不了。

于是借助莫清河的手说话。

两人越来越有默契,苏南熹想要表达的,莫清河大部分能懂,加上猜和想象,基本能还原苏南熹的所说。

“你是想说,我们练会了卖方子给酒楼茶楼?”

苏南熹点头。

那肯定是啊,田螺是好吃,但是工序可不少,挺耗人力费时的,特别去螺尾,没有尖嘴钳这样的工具,不好搞。自己卖,只能摆摊卖,顾客多数消费能力低,高价了没人买,低价了裤衩都要亏完。

酒楼茶楼就不一样了,能进这样地方的人,消费能力都是不低的,不差这个钱,当消遣尝个鲜,能卖高价。

她不能言语,只能他们学会了,由他们去商谈了。

经过莫清河解说,大家都明白了,不禁又对苏南熹多了几分钦佩,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见识眼界就是不一样!

院子里发生的一切,屋里的莫云妹看得一清二楚,她气愤得很,居然有好吃的都不给她送一些!她敲床也没人来看!

她也要学会弄螺!

猜你喜欢
  1. 农门小说
  2. 嫡女小说
  3. 哑妻小说
  4. 小农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