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穿越八零:我真的有暴富小技巧
穿越八零:我真的有暴富小技巧

穿越八零:我真的有暴富小技巧 午后香茶 著

连载中 左筱枫陆为琛 暴富 穿越 八零 穿越八零

更新时间:2023-06-02 18:02:02
左筱枫苦死了,刚实现财富自由想去西双版纳好好玩一玩,结果一场车祸就把她撞到八十年代,还穿到大院公害一个邋遢的泼妇军嫂身上,因为抢邻居孩子的糖葫芦吃,吃的太快被噎死了。真是大型社死现场!她狼狈的跑回家,结果回到家里一看到处都脏兮兮的没有下脚地方,埋头收拾了三个多小时屋里才变得窗明几亮。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陆为琛脸色僵硬的背过身,眼前却一个劲的闪过刚刚看到的画面,嗓子发干,气血上涌。

奇怪,上次左筱枫**了站在他面前都没这种感觉,今天怎么了?

左筱枫提上裤子跟进屋,看到陆为琛背对着自己站着,那笔直挺拔的背影像在操场上练队形,特别僵硬。

突然想到他为什么怒冲冲的进屋,左筱枫吐了口气对着陆为琛的背影说:

“我是懒点,馋点,脾气不好点......可我不会做出轨的事,你这样怀疑就是对我的侮辱。”

原主奸懒馋滑,刁蛮任性,但作风还是很正的,至于是她不想找,还是大院里没人搭理她,左筱枫就不知道了。

陆为琛看到整洁的房间和屋里地上的那盆洗澡水,以及水盆旁地上的水渍和扔到在地上的脏衣服,就明白自己是误会左筱枫了。

错了就认,陆为琛硬邦邦的道歉:

“对不起。”

陆为琛不敢看左筱枫,一看就想起刚才的画面就热血翻涌,道歉的样子把左筱枫看乐了。

也是个钢铁直男!

左筱枫落落大方的替原主给陆为琛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同时我也给你道歉,你不在家这段时间我委屈没地方发,跑各家蹭饭还和别人吵架给你造成很坏影响,你若是想离婚我也同意,但可不可以过些日子,等我找到工作稳定下来再办离婚?”

看陆为琛气冲冲回来的样子,左筱枫先提出来同意离婚,还能给自己争取一段适应这个社会的时间。

陆为琛本来是回来提离婚的,被左筱枫这么一说他反倒说不出来了,但他又觉得这是左筱枫的阴谋,目的是拖延离婚,不过总比大吵大闹的好。

她不是说找到工作稳定下来就离婚吗?他就帮她找工作,看她到时候还有什么话好说?

两人离的近,她身上散发着肥皂的味道和女人的气息让陆为琛浑身不自在,屋内的空气不知不觉的多了层暧昧。

“......你好自为之。”

陆为琛对着认错态度良好左筱枫也不好再提离婚,脸色沉沉的扔下一句就逃一样往外走。

左筱枫松了口气,这关算是过去了,下一步就是赚钱租房子离开这,可做买卖需要初始资金,她去哪找这笔钱呢?

陆为琛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蹙眉回头,若是以前他回家马上就走左筱枫一定会大哭大闹拦着门不让走,今天是真反常。

乱糟糟的家被收拾的窗明几亮,东西摆放整整齐齐,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根本不会相信那个懒女人会干家务?

看到陆为琛停下脚步,左筱枫急忙说:

“家里没吃的,也不好留你吃饭。”

陆为琛眉头蹙的更紧了,感觉左筱枫像是恨不得他马上离开?担心左筱枫又跑去别人家蹭饭,陆为琛转身回来沉声对她说:

“收拾一下,咱们去食堂吃饭。”

陆为琛竟然主动带她去食堂吃饭?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左筱枫觉得不可思议,她倒是想去吃饭,可不能穿这身出去吧?

她指了指地上的脏衣服,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对着陆为琛无奈的耸耸肩:

“......没衣服了,都是要洗的。”

陆为琛皱眉看了左筱枫一眼,见她说的是实情,没说话转身就走。

他一走,左筱枫就觉得呼吸顺畅了,这男人好强的气场,压的她喘不上气来。

走了好,走了就不耽误自己干活了。

左筱枫面对堆的像小山一样的脏衣服叹气,无比怀念现代的自动化洗衣机,认命的拿着搓衣板坐在小板凳上好一顿洗。

陆为琛从家里出来想去食堂打饭回来和左筱枫一起吃,今晚他就住家里了,明天一早再去部队。

家里干净整洁,左筱枫不吵不闹不来缠着他,陆为琛也愿意在家里住。

结果刚出门没走几步,就被几个苦大仇深的女人围住,全是来告左筱枫状的。

“陆副营长,我关门做饭,你媳妇就在我家门口骂了半个小时,太欺负人了。”

“陆副营长,你媳妇抢李连长家东东的糖葫芦,小孩子的东西都抢,你快管管吧!”

陆为琛脸色发青的站在那,平生头一次觉得这么丢人!

这些来告状的有他领导的媳妇也有他下属的媳妇,以后在部队还怎么有脸管教手下士兵?

左筱枫,左筱枫你干的好事!

左筱枫正洗着衣服就觉得脊背发凉,右眼皮突突的狂跳。

她按住狂跳的眼皮,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正想着呢,就听到关门声,陆为琛面沉似水的回来了。

左筱枫站起来看着他,手上都是水往衬衣后擦了一下问道:

“落下东西了吗?”

“这些钱给你,再不许出去蹭饭了。”

陆为琛怒气冲冲的把身上所有钱都掏出来放到桌上,真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再看这个女人,斩钉截铁的说:

“我会给你找工作,找住处,找好后就离婚。”

左筱枫是要强的人,她不可能要陆为琛的钱,淡定的对他说:

“我不要你的钱,帮找个地方住就行。”

陆为琛眯起眼看着她,实在不习惯她这么冷静,难道是有人给出谋划策了,让她以柔克刚?以退为进?

不管她耍什么花招,这个婚一定要离,陆为琛语气强硬的命令:

“钱放这了,你再去打扰别人家,我就把你丢回农村去。”

左筱枫苦笑看着桌上的钱,重重的摔门声显示这个男人已经愤怒到极点,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纠葛,龙卷风一样离开。

查了一下,一共三十三块六毛钱,陆为琛一个月津贴六十二块钱,给家里邮去二十块,给左筱枫留下三十生活费,他自己只留十二块钱。

没跟左筱枫结婚前他抽烟,结婚后烟都戒了,这三十三块钱得存好几个月才能存到。

左筱枫现在是真缺钱,但这钱不能要,要了这钱她和原主就没区别,成了靠男人养的女人。

但眼下的情况,兜里没钱,厨房没粮,煤油炉里没有煤油,活下去都是问题。

她必须快点赚钱,可不论做什么生意都需要本钱,左筱枫皱着眉手指在桌上无意识的敲着,思考怎么弄到第一桶金?

发丝从肩头滑落到手背上有些痒,左筱枫低头看到头发笑了。

原主的头发又黑又密好像缎子面一样光洁滑顺,长度及腰。

想到自己看过的年代文里就有卖头发换钱的,明天去城里看看有没有发廊收头发?

有了第一笔启动资金,她就有办法赚钱活下去,把洗干净的衣服晾到院里,准备早点睡觉。

她刚要去关门就被一双大手推开,陆为琛去而复返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饭盒沉着脸放到桌上,一句话没说又走了。

“谢谢。”

左筱枫跟他道谢,陆为琛却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左筱枫看着他的背影苦笑摇头,陆为琛是好男人,正直有责任感,长的帅又是军人,各方面都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要是在前世自己就追了。

但现在只能一笑了之,跟这个男人只能是有缘无份。

其实她挺同情陆为琛的,在军队他能力出众前途无量。

娶了原主这么个女人,害他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甚至还会影响到事业。

左筱枫也是真饿了,虽然吃了圆圆送来的两个包子,但素馅包子本来就不抗饿,干了一下午活早就消化没了。

陆为琛就是及时雨,知道她饿就给送饭了,就是不知道他钱都给自己他拿什么买的饭?

左筱枫坐到饭桌前打开铝饭盒看了下,大米饭和两个素菜,一个炒角瓜一个西红柿炒蛋都是她爱吃的。

她以为自己吃不了这么多,可吃着吃着就见了底,满满一饭盒饭菜吃的干干净净。

把饭盒用热水洗干净,家里没有杯子左筱枫只能饭盒装水临时充当杯子。

她坐在桌前开始写需要买的东西,油盐酱醋,大米白面,喝水的杯子,炒菜的勺子,煤油炉用的煤油,还要买点糖和山楂,答应东东给他做糖葫芦不能言而无信。

除了吃的,原主的生理期快到了还要买点卫生纸。

杂七杂八的写了差不多一张纸,算算也要不少钱。

还是要赚钱,这种算计着花钱的感觉太难受了

一想到赚钱,左筱枫浑身就充满力量,没什么能难住她,前世那么难自己都闯出一条康庄大道,何况是在这个满是机遇的年代?

关好门,早早的就躺下睡觉,一觉到大天亮连梦都没做一个,看着晃眼的太阳,还得买窗帘回来,不然天天都睡不好。

早晨用手指抹上牙膏刷了牙,昨晚就这么刷的,原主那牙刷实在太脏了不能用。

陆为琛倒是有牙刷,但左筱枫没法克服心理障碍,就只能用手指刷牙算了。

刷完牙左筱枫默默的在采购单上记上牙刷,对了牙膏也得买,都已经卷了几圈,估计也就再刷两次牙就彻底光光了。

衣服晾了一晚都干了,左筱枫换下陆为琛的衬衣军裤穿上自己的衣服,把长发编成两根麻花辫,清清爽爽的出门。

去县城要坐公交车来回两毛钱,左筱枫不想用陆为琛的钱,就想自己走着去城里,路过公共汽车站的时候被人喊住。

喊她的是张副营长的媳妇李爱梅,她男人和陆为琛是一个领导班子,两人都有希望升到正级,但她男人没陆为琛名气大,也不如陆为琛业务能力强,大概率是竞争不过他的。

“陆副营长家里的,听说你昨天抢东东糖葫芦了?是不是陆副营长不给你钱?太不像话了,自己在外面吃香喝辣,让你在家里挨饿。”

李爱梅一张嘴就是挑拨离间还故意大声说,生怕别人听不到。

左筱枫看了她一眼,李爱梅穿着黄色的衬衣,蓝色卡其料裤子熨的裤线笔直,黑色的圆头半高跟皮鞋,一头烫发在一群朴素的军嫂中十分抢眼。

听说她娘家很厉害,爸爸是钢厂销售科长,妈妈是针织厂的会计,自己是药材公司的保管员。

所以她家的日子在部队家属大院是最好的,穿的也是最好的,原主特羡慕她。

如果是原主听到李爱梅的挑拨,早就顺着她的意思骂陆为琛了。

但现在是左筱枫来了,她十八岁就出来闯世界,摸爬滚打什么人没见过?就她这点小心思根本不够看。

左筱枫摇摇头:

“老陆给我留钱了,是我自己乱花把钱花没的,昨天不小心把东东的糖葫芦碰掉地上,我已经跟孩子说了,今天赔他十根糖葫芦。”

“就你?你用什么赔啊?”

李爱梅见左筱枫没顺着自己话说,忍不住嘲讽了一句,怀疑的上下打量她,这个女人今天怎么学聪明了?竟然没骂陆为琛?

左筱枫收起笑容,冷淡的回道:

“老陆昨天回来给我钱了,十根糖葫芦又不是多贵,怎么就赔不起?”

就算会和陆为琛离婚,那也不能由着别人诋毁他,再说她又没有撒谎,陆为琛确实给她钱了。

“哼。”

李爱梅嗤笑一声,拍着巴掌回头对一起等车的军嫂说:

“大伙都听到了吧,给做个证,别回头我们陆副营长的夫人又耍赖,李嫂子,等她赔你家东东糖葫芦的时候跟大家说一声。”

左筱枫眸光淡淡的看向姜雪莹,昨天还觉得她人不错,怎么在背后捅刀子?

姜雪莹被李爱梅点名尴尬极了,她跟左筱枫解释:

“不是我说的。”

左筱枫看到姜雪莹的反应知道是自己误会她了,她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嫂子人那么善良怎么会传这么无聊的瞎话呢!”

她这么意有所指李爱梅受不了了:

“左筱枫,你说谁传瞎话呢?”

左筱枫一双清澈的眸子怀疑看着李爱梅:

“当然是说传瞎话的人了,怎么?嫂子,难道是你传的瞎话?不对啊,嫂子你是文化人,怎么能做这种小人行径呢?”

左筱枫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句,周围的几个军嫂都看着李爱梅,她们确实是听李爱梅说的。

“我......不是我说的!”

李爱梅被大家看的浑身不自在,恼怒的看了眼左筱枫,这个蠢货今天怎么伶牙俐齿的?

“既然不是嫂子说的,那就好了,我就说嫂子不是那种**小人么!”

左筱枫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语气轻松,却暗戳戳的把李爱梅骂了。

李爱梅气的脸都青了,恨恨的瞪了左筱枫一眼,见她转身往县城方向走,李爱梅顿时来了优越感。

“左筱枫,你不是说陆副营长给你留钱了吗?怎么连一毛钱的车钱都舍不得?”

左筱枫回头对着她莞尔一笑:

“昨晚没睡好,嫂子身上味......香水味太重,怕熏吐。”

原主就是受李爱梅挑拨才会满大院蹭饭,找人打架逼陆为琛回家,现在还想借自己败坏陆为琛名声?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你?”

李爱梅气的差点爆炸了,她有狐臭夏天出汗味道尤其重,只得多喷香水遮盖,左筱枫这不是讽刺她吗?

跟前的几名军嫂都盯着自己的脚尖使劲抿嘴,没办法,憋不住笑啊!

左筱枫虐了绿茶精身心愉快,边走边哼歌,脚步都透着轻松,她走出去没多远公共汽车就从后面驶过来。

李爱梅在车上看到左筱枫,特意拉开车窗朝她喊:

“左筱枫,我们先走了,你慢慢走吧,中午怎么着也能走到县里。”

左筱枫对着她深鞠一躬,悲凉着声音喊:

“嫂子,一路走好。”

“你......你......”

李爱梅气的捂住心口,差点没被气的原地去世。

姜雪莹憋不住笑,太爽了,大家都看不惯趾高气扬的李爱梅,却不敢惹她,可算有人制她了。

左筱枫竟然有点小可爱了呢!

“老陆,前面的是你媳妇吧?要不要拉上她?”

猜你喜欢
  1. 暴富小说
  2. 穿越小说
  3. 八零小说
  4. 穿越八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微暖雪下落日月葵
    微暖雪下落日月葵

    作者午后香茶写的真不错,情节跌宕起伏,有欢笑有泪水,很贴近生活,非常值得推荐的一本好书!

  • 樱花树属于我们的回忆
    樱花树属于我们的回忆

    非常喜欢穿越八零:我真的有暴富小技巧这部小说,增长了知识,开阔了眼界,看了好几遍。

  • 隐形的稻草人
    隐形的稻草人

    穿越八零:我真的有暴富小技巧这本书故事剧情环环相扣,人物塑照还可以。

  • 北葵向暖
    北葵向暖

    本人从一名小书作者的角度思考,总结出穿越八零:我真的有暴富小技巧本书最大优势: 是有充足的爽点。小说情节内容搭配比较合理,制造冲突有理有据,但文笔还有待提升,希望作者午后香茶能够再接再力,创造出更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