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长生帝师
长生帝师

长生帝师 大嘴巴子 著

连载中 徐福秦诗音 长生 帝师

更新时间:2021-11-25 17:20:37
“六年前,你说你脱险后会回来娶我!”“可是你知道这六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未婚先孕,父亲把我赶出了秦家!”“他们辱我,欺我,妄想霸占我,我都能忍住!”“谁都可以说我贪图富贵,可以说我不要脸,但是你不可以!”秦诗音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委屈,无助灌注了她的心灵。“对不起,我……”“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徐福,我要你照顾我们母女一生一世,永不分离!”长生两千年,他承认这次终于沦陷了。这个女人对他的爱,再给两千年都还不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他,就是他,我们都看见这个莽夫杀了人!”

“对对,黄捕头,你可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还有我,我下巴都被他打歪了,黄哥,你可一定要把他绳之于法。”

秦家大院内,说话的就只有秦家,李家的人,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已经把自己当成是徐福的敌人!

至于其他宾客皆是沉默不语,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没有自保能力。

“呦呦呦,瞧把我的小美人打的,这**真下得去手啊!”

当着李保坤的面,黄捕头抚摸着秦雨闲的小脸,好想摸一下就能止痛似的。

可见,二人的关系也不一般。

“来人啊,把犯罪现场保存好,至于这家伙,我亲自拷他。”

“是!”

黄捕头从后腰上拔出手铐,朝着徐福走了过来。

“黄捕头,你别听他们胡说,徐福他只是正当防卫,不是恶意伤人!”

第一个挡在徐福面前的秦诗音,她替徐福求情,那么无助,委屈的让人心疼。

“我爸爸没有错,他不还手,那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五岁孩子都明白的事情,黄捕头能不清楚?

很明显,他是受人之托,故意的。

“捕头办案你们也敢拦着,是想被一起带走吗?”

对付老弱病残,不用多说,官压民还不简单?

但秦诗音并没有退缩,只是语气稍弱的解释道:“黄捕头,我求求你,别抓他!”

黄捕头上下打量了秦诗音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你是他什么人?”

很明显,他对秦诗音动心了。

他双眼迷离,光是打量秦诗音,就已经幻想出把她压在身下的场面了。

“我是……他老婆。”

轰隆!

徐福惊了!

原来这个女人一直都在口是心非,她心里早就默许自己的身份,只是羞于开口。

“他老婆?他娘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你这样,今晚你到巡捕房后面酒店等爷,把爷伺候好了,你老公绝对还是完整的!”

黄捕头将当代官员作威作福,为所欲为展现的淋漓尽致。

“诗音,你让他铐我!”

做男人的,怎么能让女人挡在身前?

徐福轻轻推开秦诗音,将她们护在身后。

“你疯了?安生他才刚找到爸爸,你就要亲生断送自己的人生?”

秦诗音不解他的做法,在她眼里,她觉得自己费尽心思帮徐福争取活下来的希望,可他偏偏要破罐子破摔,亲手断送自己。

就连安生也左右为难,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徐福的实力。

“断送人生?谁断送人生还不确定呢!我倒要看看天下间谁敢铐立功无数,驱除倭寇为大夏立下不世奇功的帝师!”

帝师之言,铿锵有力。

但秦家人却笑的前仰后合,东倒西歪。

“听见没有,这**编了个什么词,‘帝师’,笑死人了!”

“我只听说过战神,但就是没听说过帝师!”

“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就连随随便便编个霸道的词都像小学生一样可笑!”

取笑,侮辱,并没有让徐福惊讶。

像这些没见过大场面的井底之蛙,就算是跟他们解释都显得掉价。

倒是有两个人很惊讶。

第一个就是韩文斌,他虽然不知道“帝师”是什么身份,但是他知道马冬雷的身份,更知道此人身份不俗。

所以,帝师很可能是自己听都听不到的称呼。

第二个则是水利站长李邦德,他今年六十岁,已步入花甲之龄。

他混迹官场四十年,不可能没听说过帝师。

而且,六年前的风云令上,画像正是徐福,联想到这一切,他动了恻隐之心。

逃,不是下策!

而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铐我啊!”

“当着你主子的面,铐我!”

两声呵斥,吓的黄捕头当场腿软,差点跪在地上。

李邦德刚想逃,却发现自己被盯上了。

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倒要看看大夏疆土之下,你们是怎么作威作福,官官相护的!”

话音刚落,外面又冲进来百余人。

他们身穿绿色迷彩服,外面套着一层防弹背心,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把AK,气势比这些巡捕房的酒囊饭袋不知强了多少倍。

“江城城主柳振南救驾来迟,恳请帝师赎罪!”

见面就是大夏的最高礼节,跪拜礼。

江城名义上的一把手,柳振南!

帝师是谁,可以不知道,因为很多人接触不到这个称呼。

但是柳振南呢?

每天在电视上滚动播出他的丰功伟绩,造福一方百姓,哪有人不认识?

连他都行跪拜礼,可想而知,徐福的身份有多可怕!

“做你该做的事!”

徐福拉了把椅子坐下,平静地说道。

“遵命!”

柳振南一摆手,当即命令道:“来人啊,把李邦德,黄金镖给我铐起来!”

仅一瞬间,特种兵就控制住了局面。

“哎,军捕本一家,柳城主,您这是什么意思?”

黄金镖想要挣扎,可他肥胖的身子已经被反擒拿在地上。

要知道,这些可都是柳振南的精锐,对付巡捕房的酒囊饭袋就如同大力士耍扁担,轻而易举。

“现在知道军捕本一家了,你作威作福的时候怎么不为民着想?”

栽了!

这回是彻底栽了!

黄金镖急忙看向李邦德,希望他能为说句话。

谁知,李邦德竟然十分配合,老老实实的被铐起来了。

“李站长,当初你可不是跟我这么跟我说的,你不是说徐福只是个混演艺圈的演员,没什么实力吗?”

这话听着就可笑!

秦受也盯着秦雨闲和李保坤,二人也面面相窥,十分尴尬。

没错,话就是从他们俩口中传出来的!

“别都看我们啊,这事跟我们没关系,他不是我爹,我今早就跟他断绝关系了!”

好一手弃车保“帅”,李保坤这波大义灭亲的操作着实让人看不懂了。

“李邦德,勾结境外雇佣兵,意图谋反,你认不认罪?”

柳振南不多废话,当即宣判了李邦德的死刑。

“柳城主,这就是您的不对了,不拿出证据,我是不会承认的!”

到底是老油条了,李邦德当然不会承认。

一旦认了,他就会被扣上叛国的帽子,到时候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你可以坚持你的言论,但现在说的话要交到兵部庭审作为呈堂证供。”

不怕他不认,既然已经抓到手了,就有很多种办法让他认罪伏法。

扫清这些逆乱反贼,也能坐稳他城主的位置。

这波怎么说都不亏,要怪就怪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得罪了帝师。

“黄金镖,你也嘴硬?我相信你不是傻子,指认李邦德是你唯一的活路,不然的话,你应该知道自己有多少仇家,牢里关的那些穷凶极恶之徒,可都是你亲手抓进去的。”

听到这话,黄金镖吓的腿都软了。

不说别的,牢里的东江二王,两兄弟当初可是名噪江城,甚至可以说是地下皇帝,他们若是想在牢里弄死自己,不费吹灰之力。

再加上他这些年培养自己的势力,不听话的都送去当狱卒了,一旦自己被抓进去,那接下来自己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我认,我什么都认,是李邦德,他安排我出场,就是为了对付这个莽夫,他才是我的幕后主使者!”

一切水落石出,录音为证。

柳振南的嘴角也勾勒出一抹笑意,他淡淡的问道:“李邦德,你还有什么话说嘛?”

“我只是安排他来抓人,又没说我跟恐怖人员有关系,还有,他能打死恐怖人员,那说明他更恐怖,凭什么只抓我们不抓他?”

李邦德不服气了,就算他输了,也要把徐福拉下水。

但是,他错了!

“放肆,事到如今还敢妄自菲薄,给我打!”

问世间,谁敢动帝师一根毫毛,柳振南对徐福那是相当尊敬,他又怎么可能放任李邦德拉徐福下水。

“柳城主,你好大的官威啊!”

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众人忍不住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是她!

胡媚儿!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长生小说
  2. 帝师小说
  3. 功夫小说
  4. 最牛赘婿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风清淡雅∝
    风清淡雅∝

    长生帝师的故事情节紧扣,人物描写细致,感情问题有起有伏,让人不舍放手,一直追至完本。

  • 淡淡芬芳
    淡淡芬芳

    作者大嘴巴子的文笔很好写的很精彩虐的人死去活来的,但是长生帝师这本剧情上还有一点瑕疵,不过值得推荐。

  • 唯美的爱恋
    唯美的爱恋

    长生帝师很好看,文笔很好。哈哈,大嘴巴子一直在提醒我们想要努力不暴力的软妹女主当一个软妹子,真是太不容易啦!(~_~;)

  • 摇划花蜜的午后
    摇划花蜜的午后

    长生帝师是很好看的一本书,让人意想不到,不像其它小说那样开头都是千篇一律,不用看,都猜得到后面的故事情节了,这本好,剧情完全不在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