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毒妇娘子追夫攻略
毒妇娘子追夫攻略

毒妇娘子追夫攻略 小m愚 著

连载中 安若素封远清 追夫 娘子 攻略 毒妇

更新时间:2021-11-25 13:23:34
穿越到恶毒倒霉的肥婆身上,安若素欲哭无泪——前身想谋杀亲夫却作死了自己……醒来时家徒四壁,儿子面黄肌瘦,相公封远清恨她入骨。别人穿越懂医懂药懂军火,她懂个鸟……语。撸起袖子加油干,发家致富奔小康,相夫教子做诰命!封远清:为了殿下,熬过这一次……这个毒妇总想攻略我,我抵死不从……从了从了,我给娘子暖被窝!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休书我明日就找人写。你拿着休书,滚!”

安若素后背碰到墙上,顿时火辣辣地疼。

喵的,这个男人,力气可真大!

同时,大量的记忆涌入脑海,安若素愣在了当场。

她竟然穿越了?而且天知道原身有多蠢!

明明是京城大家族的嫡女,却被庶妹唆使,把自己吃成了一个两百斤的肥婆,还想爬太子的床,结果太子的床没爬上,反而被算计爬了他身边亲信萧铁策的,然后太子倒台,萧铁策被流放,又不肯给她休书,她只能跟着来。

为了拿到休书早点回京,原身在这边寒的辽东之地死命闹腾,还迁怒到亲生儿子头上,日日虐待,以致于三岁的儿子到现在还不会说话,但萧铁策除了每次她闹得太过的时候夜里磨刀吓她,就是死活不给休书。

原身不能回京还被威胁,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想要掐死儿子,毒死萧铁策,但刚刚掐住儿子,就被萧铁策撞见,男人把她往旁边一甩,原身就这样挂了。

然后安若素就被迫穿越过来。

安若素欲哭无泪,她好好一个国际会计师事务所里的高级财务经理,眼看着就要混成合伙人,年入千万指日可待,却不想在度假的海滩上打了个盹儿,醒来就穿越成架空朝代的倒霉肥婆,面对她作出来的这一大烂摊子。

萧铁策懒得多看她一眼——如果不是儿子舍不得亲娘,如果不是担心儿子日后懂事埋怨他,他会一直容忍她?

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大错特错。

他刚刚进门,分明看见她差点掐死晔儿!这样的女人留着也不会知道悔改!

安若素看萧铁策眼神决然,抱着儿子大步往外走,顾不得什么形象和矜持,抖动着一身肥肉,跑过去就抱住他的腰,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相公,相公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

开玩笑,前身拎不清,她脑子却清醒着呢!

离开萧铁策,她怎么能活下来?

原身祖父是太子党的死对头,要是还肯管她,怎么可能让她被人算计嫁给萧铁策,然后扳倒了太子,让她跟着被流放到辽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虽然萧铁策流放前被废了右手,但她初来乍到,想要活下去,必须抱紧这条大腿。

萧铁策厌恶地看着这团挂在他身上的肥肉,尤其看到她鼻涕眼泪都蹭到自己身上,儿子在怀中都要被她挤到,不客气地拨开她,冷冷地道:“安若素,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你不是一直想要休书的吗?”

安若素能屈能伸,“相公,我从前是猪油蒙了心才想离开你的。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你让我站着我绝不躺着,让我洗碗我绝不刷锅,你就留下我好不好?”

萧铁策面色铁青,目光幽深,剑眉紧蹙,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

安若素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面容,也看清楚了他额角有个青色的刺字“罪”。

那并不刺眼,反而让他的硬汉气质更凸显出来。

萧晔看着安若素,咬着小嘴唇,虽然很害怕,但是还是试探着伸出手来替她擦泪。

安若素哭得更凶了。

——这么好的孩子,被虐待成这样还顾着娘,原身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不,她根本就没有良心给狗吃;如果有,也是狗都不吃。

萧铁策看着儿子的举动,脸色顿时有些松动。

安若素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时候屋外有声音肆无忌惮地响起来。

“肥婆这是受了什么刺激?”

“谁知道呢!不知道又打什么鬼主意,想要骗铁匠呢!”

安若素炸了!

谁他娘的这么贱哪!

趴在人家门口听墙角还这么多话,萧铁策要是听见,不就更要休了她了吗?

猜你喜欢
  1. 追夫小说
  2. 娘子小说
  3. 攻略小说
  4. 毒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一缕微光便是我暖城
    一缕微光便是我暖城

    毒妇娘子追夫攻略非常好看,虽然剧情很老套,感觉的到作者小m愚非常认真地写着

  • 笑是我仅剩的保护色
    笑是我仅剩的保护色

    毒妇娘子追夫攻略这本小说很好看!作者小m愚情节不套路,剧情线发展合理,人物安若素封远清性格塑造很好,伏笔埋得不错,有一定的文笔功底,剧情吸引。

  • 生命因妳而動聽▽
    生命因妳而動聽▽

    毒妇娘子追夫攻略写的挺好,一章扣一章的,很通顺,挺好看的,没有因为是免费的就写的糟糟的,五星好评,赞一个,感谢作者小m愚,么么哒

  • 一朵向阳花
    一朵向阳花

    我很喜欢看简短,但内容丰富,人物形象丰满,文笔流畅,故事完整的书。这本毒妇娘子追夫攻略是其中之一。好多人说看不懂,我却觉得一清二楚,反到是那些两三千章绕来绕去不到结局的长篇让我却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