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忠犬皇子小厨娘
忠犬皇子小厨娘

忠犬皇子小厨娘 正月十七 著

连载中 唐安菱阿善 皇子 忠犬 厨娘 小厨娘

更新时间:2021-10-26 12:47:22
拥有一个只听自己话,并颜值与武力值皆爆表的死侍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处是,在他的保护下,穿成魔头之女身份的唐安菱,遭遇追杀不用再担心被砍死,倍有安全感。而坏处是,她这个‘重生礼物’没有人类感情,杀起人来连她都瑟瑟发抖。摆脱不掉他,唐家菱只得将他打造成一个傻子人设带在身边。却不成想之后的日常便变成了她时不时需要扑倒他,阻止他杀人。“阿善,不,不能扭断人脖子。”“阿善,冷静,我没受到欺负,不可以杀人。”“阿善,……”完了,完了,她这扑着扑着,怎么开始馋起他身子来了?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她如何让一具没有感情的木头也对她动心呢?后来的后来,唐安菱终于如愿以偿了,却只想逃离。男人将她围困在臂弯中:“不是说要补偿我吗?不是说待我恢复神识,要与我亲亲抱抱举高高吗?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老大夫替阿善把脉时,唐安菱转头打量着这间医馆。

很常见的格局,但却是莫明让她有一股亲切感。

不,确切的说,是医馆内的草药香味让她有一股熟悉。

这些熟悉的味道,似乎她再仔细辨认,便能分辨出分别来自哪味药。

这是一种很莫明的感觉。

转头却是看见老大夫还在把脉,但一双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唐安菱没心思再分辨脑海中的熟悉感从何而来,问道:“大夫怎么了?”

难道那马将阿善踩出了极严重的内伤?

老大夫转头看看唐安菱,又看着面前男人,纠结半天才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神情问道:“他是姑娘什么人?”

他是她什么人?总不能告诉这老郎中,他是她爹送给她的礼物吧。

为免不必要的麻烦,唐安菱只得不情不愿道:“他是我哥,是不是伤的很严重?”

“受的伤倒不重,要紧的是他身上的毒,若是正常人身中如此多的毒必会丧命,但家兄却还活着……怪哉,怪哉!”

“什么?中毒?”唐安菱愣住了,怎么会诊出中毒来了?还不止是一种?

她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一个正常人都会有着七情六欲,但阿善这幅活死人的模样定是此前遭受过某种折磨。

是用毒药吗?

那便是唐烈训练阿善所使用的手段?

阿善静静站在那里,如一具最完美的雕像,仿若唐安菱和大夫所谈论的事情与他无关。

看着他深邃俊逸的侧颜,嘴角残留着的鲜红让唐安菱心里愧疚更深。

这一切都仅仅因为唐烈要送给自己女儿一个完美的死侍礼物。

现在她却成了唐烈的女儿。

“大夫可有救?”

老郎中摇摇头:“老朽学术不精,此种情况平生第一次遇见,除非……”话说一半,却是顿住。

“除非什么?”唐安菱追问。

“除非那位精通毒药的毒医复活,倒还有几分希望。”

复活?这话说得跟没说一样。

若是阿善有一天真能回复神识,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怕是杀了她吧。

将他害成这般的唐烈已经死了,自然要父债子偿。

想到他扭断自己脖子的画面,唐安菱哆嗦了一下。

再看阿善,那愧疚重新被惧怕占据。

那个解毒什么的就随缘吧,虽他如今模样让她有些愧疚,但若跟脑袋比起来,自然还是她的脑袋更重要。

老郎中解不了毒,却是对一个人身中多种剧毒还无恙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那求知若渴的目光,恨不得将阿善衣服脱了好好研究一番。

简单开了点药后,唐安菱赶紧拉着阿善离开医馆。

出来天色却是已经不早。

她转头看看阿善,又低头望向手中拎着的药,终是愧疚重新占据上风。

叹了口气后,带着阿善一起去寻客栈。

虽然不想,但阿善这样危险的存在唐安菱也不敢让他单独住,便只开了一间房,当然,省钱也是原因之一。

当房内只剩下两人时,唐安菱站得离门极近,既警惕又惆怅地看着房中男人。

明明想躲他远远的,怎么就变成同处一室了呢?

“那个我准备水,你先洗个澡,我顺便帮你把药煎了。”

他身上淡淡的血腥气,总是让唐安菱想起他此前面无表情砍飞别人脑袋的画面。

说完唐安菱赶紧逃似了打开房门出去。

屋外似乎连空气都清新了不少呢。

唉,有这尊甩不掉的杀神在身侧,以后她该怎么办呀。

不过她这满心的纠结和郁闷并没有持续太久。

当唐安菱磨蹭地熬完药,再次回房,一推开门,差点被眼前香艳的画面给**的流出鼻血来。

几缕湿发松散垂在阿善脸庞,遮掩住他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只露出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薄唇。

不时有水珠顺着发梢滑落,滴落在毫无遮掩的胸膛上,又滚过流畅且刚硬的腹肌……。

妈耶,这是她该看的吗?

美男出浴图呀,还是活的。

唐安菱慌忙转过身,一颗心咚咚咚快要从胸膛里蹦跶出来。

手本能去擦拭鼻子,还好,没流血。

呸呸呸!唐安菱,清醒!清醒!你在想什么呀!

他不是正常人呀。

当了两辈子光棍的她,对什么雄性荷尔蒙的抵抗竟是意想不到的薄弱。

“这个是干净的衣服,给你。”背着身,她将怀中刚从店小二那里买来的旧衣递了出去。

身后响起脚步声,临近,一股清新的皂香混着水气而来。

手中的衣服被接过,没一会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待声音消失,唐安菱这才转过身,却是忍不住想笑。

阿善身材高大,那店小二的衣服穿在他身上,袖子和裤腿都短了一截,看着有些滑稽。

这身装扮弱化了他身上的冷硬,竟是增添了几分呆萌。

呆萌?她怎么会脑海中浮起这个词?

待阿善那没有温度的目光落过来时,唐安菱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本能退后几步。

“你,你把药喝了,晚上你睡地下,我,我睡床。”

刚才一瞬被虚假的表像冲晕了头,此时唐安菱重新想起眼前人的可怕。

虽然目前来说,他一直对她言听计从,但在现代,即便再精密的机器也会出问题,谁也不能保证这样状似活死人的阿善会不会某一天失控,像杀小鸡仔一样,扭了她的脑袋。

阿善听话端起桌上的药,一口喝干,完了就准备要躺在地上。

“喂,喂,不是让你就这样躺,你头发还湿着呢。”情急之下,唐安菱赶紧奔过来拉住他。

在意识到自己干了会么后,又吓得松开。

扔了块棉巾让他自己擦拭头发,又在地上铺了被褥后,唐安菱赶紧缩进床角,一脸防备盯着那擦拭头发的男人。

他,他还真是听话呀。

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

若不是亲眼见过他的另一面,她大概会对他毫不设防。

夜色愈深,唐安菱却是毫无睡意。

她不时探出头去看不远处地上的身影。

窗外月光倾泻而下,勾勒出阿善的轮廓,他是那样的安静。

唐安菱盯了两个多时辰竟是没见他翻一个身。

他真是活人吗?会不会跟本没有呼吸?

莫明的念头自脑海中浮起,好奇心竟战胜了恐惧。

唐安菱壮着胆子下床,待走到他身边,她蹲下悄悄去探阿善的鼻息。

指尖刚感觉到温热气流,手腕便突然被握住,黑暗中那闭着的双眼突然睁了开来。

月光映入眼眸,竟是令阿善白日里毫无生气的眼睛在夜色中承载月色,亮得惊人。

“啊,不要杀我!”唐安菱吓得大叫。

她觉得下一秒,她不是脖子被扭断,便是胸口多出一个血洞来。

却是感觉腰上一紧,她的身子已经离地。

啊咧?

他,他抱她干什么?

大脑还处于呆滞间,阿善已经打横抱起她,向着床榻走去。

将她放平在床上,又拉过被子将之严严实实盖好。

直到阿善又重新躺回去时,唐安菱还处在一片茫然当中。

发生了什么?她有一种被老母亲照顾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除了受伤要带她去医馆,晚上不睡觉要抱她上床,还要帮她盖好被子,也是唐烈训练阿善要遵守的事项?

猜你喜欢
  1. 皇子小说
  2. 忠犬小说
  3. 厨娘小说
  4. 小厨娘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蒋营平涐太阳暖
    蒋营平涐太阳暖

    喜欢忠犬皇子小厨娘这本书比一些夸大其词的小说好看多了,作为一个8年的书虫来说看小说,看到一些如流水线一般的小说会感到厌烦,因为情节重复 ,人没有读下去的欲望,这本书在我书荒的时候出现,真的很感谢作者正月十七的贡献 。

  • ζ 水墨渲染了谁的画卷ζ 胭脂晕染了谁的流年
    ζ 水墨渲染了谁的画卷ζ 胭脂晕染了谁的流年

    一路追过来,正月十七的文笔风格也在慢慢变化,但整体不会让人失望,看着看着,总有一些文字就跳到心里面去了。

  • ωǒ↘\
    ωǒ↘\"芒果布丁诺

    忠犬皇子小厨娘这本小说的情节真的很好,很感人

  • Eyessmle
    Eyessmle

    很好看的一本书忠犬皇子小厨娘,很宠不虐。故事跌宕起伏,总有爱情、亲情、友情贯穿,没有那么虐心,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