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皇帝是个女儿身
皇帝是个女儿身

皇帝是个女儿身 喵星人 著

连载中 云宋容洵 皇帝

更新时间:2021-08-03 17:16:54
有一天,不近女色的丞相大人捡回来一个小姑娘,据说捧在掌心,视如珍宝。京城内迅速炸了锅,敢情咱们丞相大人癖好正常啊。丞相大人老谋深算,反攻为守,小姑娘乖乖缴械。小姑娘哀哀嘁嘁:你饶了奴家吧。容洵操手:装。小姑娘媚眼如丝:奴家再也不敢了。容洵勾唇:再装。小姑娘摊手求饶:丞相,朕知道错了。容洵揽她入怀,薄唇轻启:晚了,我的小乖乖。窝在榻上,她咬着被角愤愤:容洵,你个混蛋。容洵轻笑:乖,江山臣来守,你,归臣所有。从此以后,你躲在我身后,许你盛世繁华,陪你君临天下!===大臣纳闷:丞相看皇上的眼神怎么总是怪怪的啊?容洵冷笑:关你们屁事!她本该受万民敬仰,一生无忧,奈何命里有他,伤她最深,却又护她最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容洵带着云宋去了一家酒楼。容洵倒也大方,点了一桌子的肉。云宋吃的慢条斯理,不急不躁。

“不是饿了?吃的这么慢?”

“爹从小教育,女儿家该有女儿家的样子,否则叫别人看轻了去。”

“你爹人呢?忍心叫你一人来寻亲?”

云宋顿了一下,垂了头。

不一会儿,就看到她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家里有五个姐姐,容洵从小就生活在女人堆里,他对女人是素来没什么法子的。眼下见云宋哭,猜出了一二,也没多言。

云宋用手背抹了一下眼泪,抬眼。双眼通红,透着股倔强劲,说道,“你是我恩人,本也没什么隐瞒的。家中爹爹几年前就走了,家中有些底子,过了几年。可是家中叔伯欺负我与娘亲孤儿寡母,夺了钱财。如今日子过不下去,娘亲便叫我来寻亲。娘亲她身体不好,只能在青州养着。”

容洵自是知道,家中没有了顶梁柱,日子该有多难过。多的是人落井下石,看他们的笑话。

他把跟前的一盘鱼推过去,“多吃些,不够再点。”

“公子宅心仁厚,大恩大德,小离没齿难忘。”云宋心里却在呸,你个杀千刀的,现在装的一副善良样了。

云宋吃的也不多,起身擦了嘴,漱了口,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随即站到一边,郑重其事的对容洵欠身,“多谢公子了。”

容洵将腰间的荷包解下递过去,“今日寻个客栈住下,明日便回青州去吧。”

“好,多谢了。”云宋也不客气的将荷包收下了,又说道,“公子真是个好人呢。”

“好人?”他这短短的一生,他的母亲夸过他是个好孩子,他的姐姐们夸过他是个好孩子,巴结他的人夸过他是个好官,可独独没有人夸过他是个好人。因为永安城里的人都知道他当年血洗鲁王府时的狠绝。坊间有人说他是个阎罗。

他与好人这词早就无缘了。

这不谙世事的少女未免把人性想的太过简单了?

“小离身无长物,也不知这份大恩大德该如何回报。公子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小离尽量办到。”

眼前这个少女天真的模样,叫容洵不由勾唇一笑。他堂堂丞相,岂能沦落到让一个小姑娘帮自己办事?

“不必记在心上。”说完,顿了一下,又叮嘱道,“这银子当省着点花,买东西之前先问问价钱。”

“公子放心,我心中有数。”

容洵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说,便离去了。

出了酒楼,走了几步,招出自己的暗卫骤风,“盯着她。若她进了客栈,便离去。”

“是!”

酒楼内,云宋确定容洵已经走远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要对付容洵这只狐狸,她真是精神一直紧绷着。

好在来时便想好了那些说辞。鲁王府那位姓陈的管家,云宋有些印象。原因是她有一年生辰,他替鲁王来送了礼。还带了一些青州的特产,她便知道了这陈管家是青州人。这陈管家早已死了,就算是容洵去查,她只说是个远房的亲戚,料他也查不出什么。

她记得往丞相府去的路上有家包子铺的,所以提前在那等着容洵过来了。果然,容洵还是上钩了。

对一个萍水相逢的女郎尚且能伸出援手,为何当初会对自己这般狠心?

还是容洵你,本就是这种两面三刀之人?

出了酒楼,云宋又去街上逛了逛,最后找了一家客栈,也不议价,交出一锭银子要了间房。等了约莫半个时辰,这才又从客栈后门悄悄离去。不管骤风有没有跟着,她都得做到这一步。

在宫门口与钧山汇合,再回到宫中已是半夜。云宋实在是太累,便很快歇下了。

次日一早,云宋去早朝。这种时候,多半都是听着底下的人说,她挑拣着听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便是这样的一个帝王,与一个傀儡无关。

那十二年,她始终记着母后的话,好好当一个皇上,不让别人发现她是个女的,这样才能保全她和母后的性命。所以她向来只参政,不议政,更别提做决策。

可这一世,她有了别的奔头了。

大臣们今日要说的事有两件,一是两年一次的春闱考试还有一月就要开考,按照惯例朝廷这边应该准备起来了。大臣们已经递上了折子,涉及考题和主考官的事。

二便是云宋立后纳妃一事。因为云宋登基时不过六岁,这件事便一直没有提上日程。如今云宋已经十六,便有人蠢蠢欲动打后宫的主意了。

以前的事情重来一次,云宋早已看穿了这里头的利害关系。上一世,她听之任之,立了后纳了妃。她本就是女儿身,无法顾及那些女子。那些女子形同被打入了冷宫,却还要为了各自的家族利益你争我斗,有一个女子便受不住,当着她的面投井自尽了。尸体捞上来的时候,泡的已经认不出来了。

云宋被吓住了,不仅是惊吓,她更是惭愧,这个无辜的女子她甚至没见过见面,话也没说过几句,可就是这样,消香玉陨了。

“立后一事,以后再议。”

早朝时,云宋几乎不说话,她突然开口,朝堂之上静默了那么一刻。惊愣之余,竟没有人先开口。

该说的就要说。云宋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朕还年幼,无心立后。眼下应该潜心学业,又向各位大臣学习如何治理国家。”

此话一出,秦牧便先按捺不住了。此人便是云宋的舅舅,太后秦雉的亲哥哥,官居丞相长史。

他之所以第一个跳出来,是因为他的女儿是有望成为皇后人选的。

“皇上已经登基十年,后宫不可一日无后。”

“朕才十六,丞相已经二十四,都不见他娶妻,朕有什么着急的?”云宋说着去看容洵,却发现他此时也正看着自己。见自己提到他,明显顿了一下,似是有些意外。

不等容洵说话,秦牧回道,“皇上乃是一国之君,岂可与他人相提并论?皇上立后可是关乎国本。”

“诸位臣工更是国本,丞相都娶妻,朕怎么好意思?丞相,你说呢?”

又绕到了容洵身上,秦牧已经私下焦躁,对付这个小皇帝可比对付容洵这只小狐狸简单的多。

不等秦牧开口,容洵说道,“皇上年幼,心智尚不成熟,此事等春闱一事之后再议不迟。”

容洵说话,王姚两家如果不反对,其他人就不会做声。

秦牧脸色僵硬,勉强应声,“丞相所言极是,只是这件事也拖不得……”

“秦大人是想强买强卖?”容洵不紧不慢的反问。

秦牧愣了一下,敷衍道了声,“不敢。”随即又抬头,重振旗鼓,说道,“春闱一事,微臣不才,想自荐……”

姚安不等他说完,回道,“既知道不才,便不必自荐了。”

这秦牧虽然贵为当今太后的兄长,人前风光无限,却有个短板,那就是为人粗鄙,没什么学识。

秦牧一直混迹在一些名流雅士之间,也让自己落个好名声,可没想到今日被姚安直接揭了短,眼看着旁边同僚们各个憋着笑,面子上挂不住,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但他很快反驳道,“莫不是姚大人想自己揽下?听闻上个月姚大人还生了一场病,身体吃得消吗?可别在一众学子跟前跌了个大跟头,那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一个学识不够,另一个身体抱恙,朕也觉得都不太稳妥。不如这次就让丞相当这个主考官吧?轮也该轮到丞相了,不是吗?”

百官齐刷刷的去看容洵。

容洵皱皱眉,云宋已经站起来,打了个哈欠,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吧。朕有些困倦了,昨夜里没睡好。劳烦丞相将本次的考题自行定下,不必与朕知会了。”

这话在容洵的心里点了一下,他没来得及反对,又像是并不想反对。

猜你喜欢
  1. 皇帝小说
  2. 千亿夫人小说
  3. 王座小说
  4. 刺客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花謝夕顏.
    花謝夕顏.

    我倒是觉得皇帝是个女儿身这本书写的挺好的,非常喜欢!

  • 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皇帝是个女儿身的主角及身边的人物故事环环相扣,情节跌宕起伏,让人看的欲罢不能。非常好的一部作品。

  • 娇嫩的红花
    娇嫩的红花

    作者喵星人快快更新哟!

  • 折翼蝴蝶
    折翼蝴蝶

    说实话,好久都没找到让我看小说看到天亮的了,这部皇帝是个女儿身我一定要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