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 第8章 是他杀不是自杀

第8章 是他杀不是自杀

冉闵不纳妾 2021-06-30 15:53:02

宫九卿一副“交给我”的样子,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

“小爷忍你很久了,连你老子都点了头,你还敢拦着我们?”

但柳长垣只是一言不发地走向棺椁,亲自将柳心儿的尸体抱了出来,极为小心珍视,把柳心儿放在了一旁的床榻上。

他的面色阴沉,似晕不开的浓墨。

想来家人突然离世,对身边人的打击不小,林沫如今深有体会,自然也理解柳长垣方才的反应。

林沫戴好特制的手套,上前开始细细查验柳心儿的尸体,神情专注,心无旁骛。

按照之前交代的案情,柳心儿是被齐正折辱后自缢身亡,临终绝笔证明齐正就是凶手,而齐正那晚又刚好在柳府被家丁抓住,更加做实了罪名。

“颈部勒痕深紫,眼闭合,舌出一寸,体内无中毒迹象……”林沫语气平静地说着,在微微掀开林心儿的裙摆看了一眼后,却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默默地在本子上记了一笔。

作案的人,真是个混账。

她又将林心儿翻了过来,余光瞟见柳长垣有些担忧地想要上前。

“请柳公子将那日小姐悬梁时的绳子和脚下踩踏的东西一并拿来。”林沫抬眼对柳长垣说道。

柳长垣满目担忧地看了一眼柳心儿,似是担心他们会对尸体做什么,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房间。

“你快说,柳心儿到底是怎么死的?”宫九卿迫不及待地询问林沫。

林沫不急着说结论,倒是奇怪地看着宫九卿,上下打量着他,淡淡道:“你似乎,对这桩案子格外上心,柳心儿是你的意中人?”

“才不是!小爷之前都没见过她。”宫九卿想也不想就否认,不过态度倒是难得软了下来,半是哄着说,“此案对我至关重要,我知道你的本事,你一定要帮我。”

见林沫闭口不语,宫九卿又有些别扭地轻咳一声。

“……算老子求你。”

林沫倒是头一次听到他求人,这感觉竟有几分畅快。

“柳心儿死了已过两日,案发现场也被破坏,连她身上的衣裳和鞋袜都是换过的,所以很难根据现场判断是否为他杀。”

林沫才刚说完,柳长垣就搬了一条凳子进来,手中还有一根粗麻绳,一并放在地上。

“因为害怕家中双亲看见伤心,所以这些东西我都吩咐人收起来了。”柳长垣面色悲凄地解释。

“还原。”林沫给宫九卿使了个颜色,扬了扬下巴。

言下之意,是让宫九卿还原一下案发现场。

宫九卿在心中无声叹息,要不是为了齐正那小子,他才不会给个小仵作打下手。

他听话地捡起地上的绳子,按照上面磨损的痕迹,又找到房顶横梁上的磨痕,将绳子挂了上去。

但是打结的时候绳子实在太高,只好搬来了那只板凳,这才勉强将绳子挂好。

站在半空中,宫九卿正在绳子打结的手忽而一顿,心下恍然大悟。

竟是这样!

他垂首惊讶地看向林沫,正好撞入那双沉静的眸子。

林沫微不可查地点点头,认可了他的猜想。

厢房内,宫九卿一进去就赶紧将门窗都关上,一把扯过林沫,压低了声音问:“是他杀,对不对?”

“不错,你应该也发现了。绳索系的很高,就算是我踩在板凳上也无法够到绳子,更何况是还不如我高的柳小姐,这个凶手很聪明,将柳心儿半勒死状态下吊在梁上,用勒痕骗过仵作,却忽略了绳子和踩踏物之间的距离。”

她爹说过,即便最高明的凶手,也会有百密一疏,而他们断案之人,找的就是那一丝疏漏。

“根据身高,作案者应该是个和我差不多高的男子,正好能够证实,柳心儿写的那封信是假的,她没准并不打算自缢!”宫九卿激动地好像快要哭出来似的。

林沫却并没有一点喜色,她翻开自己做记录的本子,缓缓说:“但是柳心儿生前,确实受辱过。”

而且根据柳心儿身上的伤痕来看,她生前一定被残忍地折磨过,这对一个姑娘家来说,是很摧残内心的事情。

或许那封绝笔信是真的,只是被凶手抢先了一步。

根据林沫以往的经验,这两次犯事的凶手应该都是同一个人,因为作案时间很接近。

“**!”宫九卿一拳打在实木圆桌上,“小爷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人。”

林沫刚才没有当着外人的面说出他杀的结论,就是怕打草惊蛇,到时候再将林心儿的尸首毁坏,就更无从考证了。

“我想看一下之前的验尸格目。”林沫对宫九卿说。

一般验尸格目在结案之后,都会被大理寺归宗,但是现在齐正还没有问斩,所以肯定还在他们长官手中拿着。

“没问题,我这就带你去。”宫九卿二话不说就往外走,一点时间都怕浪费。

宫九卿向柳家讨了一匹马,载着林沫在长街上一路狂奔,直奔大理寺而去。

大理寺的人已经接到皇上密令,让他们配合宫九卿查案,所以宫九卿一说自己要验尸格目,那帮家伙很快就自己送上了门来。

偏厅内,林沫端正地坐在书案后面,双手捧着验尸格目,全神贯注地看着上面的内容。

她在心中由衷感叹,大理寺办案就是专业,这份报告写得详细且一目了然,一看都是很有经验的仵作写出来的。

至于绳子高低的疏漏,确实不容易发现。

她也是看到宫九卿上去后,才意识到的不对劲。

宫九卿百无聊赖地靠在门口等着她,忽而转过头瞥见她专注的样子,长睫低垂,几缕发丝落在鬓边。

夕阳晚辉映在她的脸上,半明半暗,宛如白玉无瑕。

“这验尸报告上说,尸体的双腿上用醋泡过后,并没有浮现任何皮下伤痕,仵作明明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为何没有看出是他杀?”林沫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说着。

宫九卿被她的话拉回现实,茫然地看着她,下意识问:“什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赌局 第2章 验尸 第3章 愿赌服输 第4章 欠你的 第5章 你是断袖吗 第6章 现在就打折他的腿 第7章 三日之约 第8章 是他杀不是自杀 第9章 证明给你看 第10章 偷东西 第11章 刺客 第12章 什么都没看见 第13章 拐来个人 第14章 私奔 第15章 最不想有牵扯的人 第16章 柳长垣的秘密 第17章 这是你儿子? 第18章 跌入山洞 第19章 进宫面圣 第20章 齐家宴请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