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 第3章 愿赌服输

第3章 愿赌服输

冉闵不纳妾 2021-06-30 15:53:02

“随便。”

宫九卿折扇一收,紧紧跟在林沫身后。林沫的父亲因为是仵作的关系,极少有人愿意跟他们家来往,所以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林沫脚步匆匆,约摸快走到城门了,才拐进一处空巷。

已近黑夜,林沫提着油灯走得飞快,宫九卿抿着唇时不时四下观望两眼:“这么偏僻?你家真住这里?”

林沫没好气道:“爱信不信,没请你跟着我。”

宫九卿啧啧两声咕哝:“开个玩笑还不行了?”

忽然,林沫整个身子一顿,宫九卿下意识凝眸,刚要脱口问她怎么了,却见娇小的林沫,跟个小炮仗似的,拔腿就跑。宫九卿下意识一怔:“不是,你……”

到底搞什么?

四个字,卡在他嗓子眼儿,抬腿追上去,却见林沫疯了似的,他差点都跟不上,直到……

宫九卿抬头,眼前火光冲天,映入眼帘的,是一栋火海中的房屋,已经烧得不成型了。

“爹!”

林沫喊了两声不见回应,心里像悬了块大石,抬脚就要冲进火海,被身后的宫九卿拦腰抱住,眉毛微皱,这腰……比女人还纤细啊?

宫九卿也不是傻子,前后一联想,顿时就明白了,她是个女子。

“别冲动,火势太大,你进不去!”

林沫死命挣扎,嗓音沙哑低吼道:“滚开,你放开我!放开我!爹……我要去就我爹,你**,放开我!”

最后宫九卿实在没办法,在林沫身上点了两下,林沫立马动弹不得,眼底充血,一脸怒不可歇。

宫九卿叹息,着实拿她没有办法,不过认识不到一日,他本不该多管闲事,却不知为何,看到那张泪流满面的脸,心中就是一悸,尤其发现她是女子后。

“老实待着。”

说完,宫九卿私下寻摸一遍,不远处刚好有口水井,宫九卿二话不说,沽了桶水上来,解下外衣沾水,顶在头上冲进火海。

林沫一怔。那个二世祖……居然以身犯险,就那么莽撞的冲进去了。

夜风中,火光冲天,林沫鼻涕眼泪一起淌,心急如焚,却动都动不了。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终于看见火海中,一个人影背着另外一个人跌跌撞撞跑出门口。千钧一发之际,房梁轰然坍塌。

林沫大惊,距离稍远,房梁倒塌的瞬间,激起一片烟尘,烟熏火燎中她根本看不清他呢到底躲过没有,林沫心急如焚。

旋即,一道人影从烟尘中踉跄着走出来,林沫喜极而泣。宫九卿喘着粗气,将背后的人放到地上,甚至来不及擦脸,走向林沫,眼底闪烁。

林沫眼神急促,整张脸写满了“放开我”三个字。宫九卿抿唇,伸手再次点了两下,替她解穴,林沫第一时间推开他,扑到林老头身边:“爹……”

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林老头都跟听不见似的,仿若……

林沫抖着手,缓缓将手指探到爹爹鼻翼下,猛地一缩,不可能,这不可能!林沫怎么也不会相信,父亲虽然进来偶感风寒,可一向身子骨健朗,不可能一个小小的感冒发烧就要了命,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家里失火。

只是此时此刻林沫是真的伤心欲绝了,尽管她从出生就记得自己的前世,尽管她知道林老爹根本不是她这一世的亲生父亲,可他养了自己十余年,相依为命。

养育之恩比天高。

林沫根本无法接受林老头就这么死了,还死的如此惨淡。火光下,她就这么跪坐在林老头尸体面前发呆。直到天彻底黑透。

没有哀乐,也没有倾盆大雨,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死人了就要下场大雨烘托气氛。

死寂一般。

林沫坐了整整一夜,宫九卿也站了一夜,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魔怔了还是怎样,看着林沫这样,他心就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

直到天亮。

林沫嘶哑着声音:“谢谢。”

谢谢他冒死从火海中救出她爹的尸首,让他留了个全尸,林沫知道古代人信奉这个。

“你要去哪?”

见林沫吃力地背起父亲的尸体跌跌撞撞往另一个方向去,宫九卿下意识问。

林沫不说话,宫九卿就默默人在她身后,每每林沫险些摔倒,都让他呼吸一紧。见她跌倒,立刻想上去帮忙,却被推开:“你走开,别碰我爹!不用你帮。”

宫九卿也不恼,默默地推开几步,看着她从地上爬起来,咬着牙再背起来,一步一个踉跄地继续走。

义庄。

林沫将父亲的尸体摆放好,解下一直被在身上的布包,仔仔细细开始尸检。忽然间就沉淀下来一般,全神贯注的投入。

一遍尸检,一遍记录。

最终林沫在本子上写下最后一笔:非自然死亡,他杀……

尸检完后,林沫又掏出针线包,两尸体仔细缝合好。最后找人抬到山上,每一个举动都非常冷静,跟昨晚简直判若两人。

反而让宫九卿更为担忧。

挖坑,埋坟,林沫从头到尾都不曾假手于人,整整一天,到日暮黄昏才完成。

跪在父亲坟前,林沫双手满是血泡,却察觉不到疼。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林沫在坟前发誓:“爹,我一定会找出害你的凶手,替你报仇。”

此仇不报,她林沫誓不为人!

“林沫,你若伤心,不妨哭出来,哭出来……会好受些。”

“宫九卿。”

林沫忽然道,宫九卿一顿,竖起耳朵听着:“我在,你说。”

本以为林沫想求他帮忙,宫九卿甚至想,无论她说什么,他都答应。万万没想到,整整一天,她跟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从现在起,你离我越远越好,不要让我看到你。”

宫九卿眉峰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你说什么?林沫你有毛病吧!”

他这么帮她,不惜冒险替她把老爹的尸体从火海里背出来,他扪心自问,从未对谁这么上心过,她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我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迁怒于人。”

林沫声音暗哑,冰冷无情道:“没错,我就是这种人,小王爷满意了?满意了就请离开。”

宫九卿一时恼怒,哼一声甩袖离开,林沫始终无动于衷。对于宫九卿,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面对。

之前或许还能装作熟悉点的陌生人,而今她对宫姓皇族全无半点好感,她原本……也该……

林沫牙龈紧咬,心中怒火再也遮掩不住,她无法再继续心平气和的面对宫九卿。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赌局 第2章 验尸 第3章 愿赌服输 第4章 欠你的 第5章 你是断袖吗 第6章 现在就打折他的腿 第7章 三日之约 第8章 是他杀不是自杀 第9章 证明给你看 第10章 偷东西 第11章 刺客 第12章 什么都没看见 第13章 拐来个人 第14章 私奔 第15章 最不想有牵扯的人 第16章 柳长垣的秘密 第17章 这是你儿子? 第18章 跌入山洞 第19章 进宫面圣 第20章 齐家宴请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