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三国打工人
三国打工人

三国打工人 路人辛 著

连载中 苏子弗刘玫 打工 三国

更新时间:2021-06-08 17:43:59
苏子弗来到一个三国时期的空间,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看上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真实人生和系统的两面压力下,苏子弗开始争取改变自己的打卡人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做大一点

孙乾听的很仔细,却隐隐有些失望,说实话,苏子弗的见解并没有什么新意,无非是修墙,多备守城武器;在目前看完全没有必要,哪怕谣言已经满天飞了,吕布还没有真正地发声,想要讨伐刘备,况且时间上是不是来得及?孙乾总觉得是苏子弗为自己做打算,直接问了一句:“半年时间能不能修好?”

苏子弗想了想说:“十天以后我给你答复,要是顺利的话,两个月足够了。”

刘琰作为苏子弗的伙伴,又有刘备的私下吩咐,必须给苏子弗捧场,认真地说:“愿闻其详。”

苏子弗指了指桌上的地图说:“这是我借来的地图,你们看,曹操和吕布的战争是不可避免,可是刘叔偏偏位于双方的交界处,没有机会坐山观虎斗,加入某一方或者中立,都会召来大军的攻打。虽然袁术与曹操的关系不怎么样,但是眼下的局势对袁术来说是个机会,他可以在淮南趁机扩充实力,必要的时候大军北上,刘叔如果想改变走势,只能先下手为强。”

孙乾作为刘备的从事,听得煞有介事,他真希望苏子弗能有做生意一样的本事,能够把这件事做好,自己也就不用提心吊胆地考虑最后怎么收拾烂摊子。孙乾和苏子弗并不是多熟,但是晓得陈忠等人的行动,明白苏子弗说备战不是危言耸听;只是原本孙乾认为苏子弗故意把形势说得严重了一点,但几句话听下来,孙乾的看法改观了。

孙乾已经相信了苏子弗的判断,作为徐州的本地人,孙乾比苏子弗更清楚徐州的情况,吕布因为处境不妙,没敢动当地的士族陈登等人,那么重点只能在刘备与袁术身上;袁术兵强马壮,决定了吕布最终的目的只能是刘备。刘备的先下手为强,势必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应,吕军来攻打沛城,是一个死答案。

孙乾点点头说:“要曹操出兵,仓卒之际很难,倘若袁术北上,曹操也只能坐视我们成败,你说吧,需要招募多少人,准备哪些物资。”

孙乾有权提供人员物资,这样说帮了苏子弗一个很大的忙;苏子弗喘一口气,自己提起茶壶倒了一碗水,仰头一饮而下。刘琰嘿嘿笑道:“子弗,说说你的详细打算。”

苏子弗放下茶碗说道:“沛城的城墙实在让人有些失望,我在图纸上已经表明,除了升高,还要另建马面墙和瓮城,才能加强防守的力度。刘琰,你负责测一下具体的尺寸......沛城的这些设施不在乎外观,讲究实用。”

为了加强城门的防御能力,洛阳、长安这些大城都设有二道以上的城门,在城门外口加筑小城,高与大城相同,形成圆形的瓮城;当敌人攻入瓮城时,如将主城门和瓮城门关闭,即可对敌形成瓮中捉鳖之势,大大增加对手攻城的难度。

苏子弗在马墙上设计,宽大的城墙每隔百步就突出一个矩形墩台,与城墙互为作用,消除城下死角,自上而下三面攻击攻城的敌人;不过长安洛阳作为大汉的两京,在瓮城的设计上追求壮丽的视觉效果,城门门楼是三层的崇楼,并在门前左右设置双阙,对于作战没有什么效果,还浪费材料和人力。

刘琰夸张地喷了一句:“这个你都懂?”

苏子弗不好意思地说:“听说的。”

“这还差不多。”刘琰满意地说:“你说的我都赞同,但是你要知道,搬土夯筑,需要大量的民力物力,按照你的要求,就算把右校尉营都拉去做苦力,最起码也要半年的时间,所以你说两个月,是怎么一回事。”

这才是孙乾跟来的目的,苏子弗颔首说:“你先按正常的需求尽量安排,我有一种新的想法,孙大人,我需要粘土、石灰、石膏、石炭这些东西。”

孙乾问清楚是什么样子,思索着说:“竹片可以在市场上收购,或者派人到山里去砍伐;沛城外面有三个废窑,做过陶土的罐子碗什么,那里应该有粘土和石膏,要不然子弗你去看看;石灰到处都是,石炭是并州那边的产物,药材铺子里有,假如需要大量的石炭......那就只能动城外那几座庄园的假山了,那都是用石炭堆起来的。子弗,你说句实话,不是故意给我们出难题吧,那三处庄园分别是吕家、周家、陶家的?”

刘琰抢着说:“怎么可能,子弗来了以后,还没出过城。子弗,吕家是吕后那个吕,周家则是周亚夫的后人,现在两家的负责人就是吕九隆与周喜,陶家就是陶潜的二公子陶商,他没有回太原,而是选择在沛县定居。”

苏子弗笑笑说:“我相信,只要刘叔开口,他们肯定会双手奉上。”

吕九隆三个人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为了假山与刘备死杠,谁不知道刘备现在走投无路,急需粮食钱财补充,万一惹怒了刘备,把他们家抄了找谁哭去;孙乾不愿意在这样的话题中多说,升了个懒腰说:“子弗,这件事差不多了,我们各自去安排,主公还有些私事与你商议,你我这就去县衙。”

恒阶的事有些捕风捉影,又是傅士仁暗地里汇报的,孙乾不知道该如何向苏子弗解释,只能一再催促苏子弗去县衙;刘琰也似乎感觉到什么,率先离开。苏子弗皱了皱眉,自己今天才见过刘备,难道刘备又有了新的打算,倘若这样,孙乾多少应该提到一点;苏子弗忽然明白了,是恒阶的事,自己可以充耳不闻,但是刘备不行,万一恒阶是奸细怎么办。

苏子弗的心情有些复杂,刘备你有了怀疑,可以让手下人去查啊,何必来麻烦我;在沛城的军队好歹有一万多人,就算这些人是乌合之众,打仗差一点,但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查查人总应该没问题吧。苏子弗的沉默让孙乾感到为难,孙乾是个君子,但是世俗人情还是懂得,这件事对苏子弗来说,确实有些为难,尤其是在某些人想要寻根问底的时刻。

好在苏子弗没有推诿,开口似乎语气很轻松:“刘叔还是信任我的,只是我要插手这件事,没名没份很被动,容易被人当靶子乱喷。”

乱喷!孙乾不懂这个词的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苏子弗醒悟过来,赔笑着说:“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意思。”

孙乾被苏子弗这么一说,到了县衙心情还是有些复杂,不过孙乾最终还是没有向刘备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到了大厅里,面色如常地坐在一边;刘备显然早有准备,关羽张飞都不在身边,陪坐的只有陈忠和孙乾。苏子弗有些意外,他以为刘关张会一起在这里等着,看来在刘备兄弟的眼中,恒阶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先不着急,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恒阶这个人的?”刘备笑着说道,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错觉;可苏子弗不能这么想,低声说道:“我只是听父亲说过恒阶,说在孙坚被黄祖射杀以后,恒阶不仅向刘表要回了孙坚的尸体,还让刘表不再追杀孙坚的军队,因此印象深刻,记住了这个人。”

苏子弗有信心圆过去,孙坚死的时候是初平三年,当时原来的宿主还是活蹦乱跳的一个人,宿主的父亲苏双也没有死,完全有这种可能;刘备就算怀疑,也没有地方去验证。刘备听完苏子弗的话有些奇怪,他清楚苏双这个人,对于南方的英雄一直不大看得上眼;只是孙坚以一己之力击败董卓,名声传遍中原,兴许让苏双欣赏。

刘备点点头说:“你认为恒阶是暗探吗?”

“哦,应该是。”苏子弗解释道:“刘叔,这个人如此有能力,无论投在谁的门下都会被重用,不大可能做什么丝绢生意,除非他是寒门弟子。”

苏子弗必须要把这个线索安在其他人的身上,不然无法解释自己的怀疑;陈忠恰到好处地补了一刀:“恒阶不是寒门弟子,当初能在孙坚手下做从事,就是因为恒家在长沙是仅次于张家、韩家的望族,恒阶是恒家第二代的代表人物。”

“那好吧,你们说说恒阶是代表哪一方来沛城的?”刘备一听说望族,对苏子弗的看法深以为然,他走到窗前推开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刘备回头笑道:“有人对我们重视,这不是件小事情,我们要知道分寸,弄清楚是敌是友。”

苏子弗思索着说:“恒阶知道我是苏双的儿子,说明恒阶是从我们附近的城池前来的,最远不过是淮南,近一点的就是曹操与吕布,或者是某一个世家委托他前来;毕竟一个长沙过来的人,不会让局面混乱起来。我和恒阶聊了几句,从恒阶的思维方式和谈吐来说,吕布和袁术很难重用这个人。”

苏子弗是知道恒阶对曹操情有独钟,历史上这家伙隔空帮助曹操,建安五年曹操与表绍在官渡相持不下的时候,刘表一度准备带领荆州的人马全力接应袁绍,结果桓阶劝说长沙太守张羡带动荆南四郡的人马,拖住了刘表的军队。张羡病死后,长沙城被攻破,刘表征召恒阶做从事祭酒,还打算把妻妹蔡氏嫁给他;桓阶拒不接受,接着又称病辞官;等到建安十三年,桓阶出任曹操的丞相掾主簿,后又调任赵郡太守、虎贲中郎将侍中。

只是苏子弗不能说这些,只能从思维方式和谈吐入手,刘备有些疑惑:“可是到沛城做细作并不是重用,你再仔细说说!”

刘备的架势这件事必须要搞清楚,苏子弗只能在心中吐槽,你要真的在意,直接把丝绢铺里的人全部抓起来,只要问问这些人与货物从哪里来的,不就知道恒阶是谁的人了吗?苏子弗估计张飞弄不好已经提过这个建议,而刘备一定要那个虚假的名声,苏子弗望望陈忠说:“可以查一查路引。”

“这个时候哪还有什么路引,太湖布行是从吴郡搬来的,跟哪一方都对不上号。”陈忠微微一笑说:“刘繇现在在袁术大军的挤压下自身难保,哪有精力来布局,子弗,恒阶这个人确实有问题!但正因为这样,我们不能动他,否则会在不明真相的商人中造成不必要的波折”

原来刘备已经在外围查过,发现了问题所在,刘备在这方面也应该是精明能干的,不然也不会坐到这个位置上;刘备右手中指轻轻地敲击在窗台上,凝神思索着,分析道:“既然恒阶说是做生意,子弗,你也是生意人,你可以主动找他接触,你看看有什么货物与他交换,肥皂除外。”

苏子弗会意地笑起来,刘备的城府真是深不可测,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是想看自己除了肥皂以外,还有什么新的创意;苏子弗觉得自己并不用掩饰,反而觉得刘备这种思路对自己的发展有利,最起码这样,刘备就不会允许关羽来**自己,自己也可以安安心心地做生意,等着刘备与吕布的冲突发生。

可是做什么生意呢?既然与恒阶接触,肯定不能是与军队有关系的生意;与军队有关的生意都可能泄露刘备的军情,哪怕刘备不在乎,恒阶那么精明的人肯定会起疑心。苏子弗试探着问:“刘叔,要不然做大一点,我去向恒阶采购粮食,太湖、长沙都是粮食的产地,看恒阶有没有兴趣。”

陈忠一拍身边的案几说:“好主意,既然只是摸底,压根无所谓生意成与不成,子弗只要装作想插手军粮生意,弥补糜家无法从东海运粮食过来的空缺,然后我们安排人盯着布行的人。只是,子弗,你有没有说服恒阶这个本事?”

苏子弗无所谓地说:“不试一试,怎么知道,陈大人,我可以先从曹操的地盘买一些粮食过来做做样子,谅恒阶也说不出什么。”

猜你喜欢
  1. 打工小说
  2. 三国小说
  3. 二婚新妻小说
  4. 绝色老公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第七度阳光
    第七度阳光

    三国打工人这本书,是我看网络小说将近十年以来,所看过的用诗词最多,水文最少,作者文化底蕴最深,错漏最低,剧情最紧凑,文笔最通顺的一本书,作者路人辛加油!

  • 一同看潮起潮落
    一同看潮起潮落

    感觉三国打工人是良心作品,作者的布置格局在后面逐渐铺开,让人眼前一亮,心潮澎湃。作者路人辛在这本书中表现的文笔、布局能力、创新以及诚意都无可挑剔,本人强烈推荐。

  • 七日约黑色玫瑰
    七日约黑色玫瑰

    三国打工人内容不错,男女主的感情很真实,不做作,如果能有个友爱的番外就更好了

  • 夏天的风
    夏天的风

    三国打工人这本小说文笔很细致清透,很喜欢作者路人辛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