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重生将女凤倾城 > 姐妹

姐妹

飞一叶 2021-06-03 14:34:49

慕华锦翻窗离开时,突然半蹲在窗框上,对着站在屋内的忠王妃说道:“王妃,我可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之前对我打的究竟是个什么主意,所以别把那些算计用在我的身上。”

“这是自然。慕姑娘放心吧。”忠王妃承诺道。

得了忠王妃的答复之后,慕华锦从窗框上一跃而下,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之中,再也不见了身影。

慕华锦回到自己的房中后,珍珠利落地上前服侍慕华锦洗漱就寝。临躺在软榻上时,慕华锦突然对珍珠说道:“珍珠,有空你去教教新来的小厮习武,省得带出去丢脸。”

“知道了,小姐。这些小事您就别操心了,夜深了,快睡吧。”

次日一早。

“废物!废物!全是一群废物!”忠王对着跪了满地的家丁怒吼道,“本王养你们这群废物究竟有什么用,一整夜了连王妃和小世子下落都不知道。”忠王一脚把离自己最近的家丁踹倒在地,忠王用的力气很大,那家丁半天都没爬起来。

一夜之间,忠王丰神俊朗的模样已经是不见了。他面色惨白,发丝散乱,眼睛里满是因一夜未眠而出现的红血丝,下巴上的青茬也纷纷是冒了出来。若是没有一身华服在身,此刻面目狰狞的忠王同那些疯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但是自己妻子和孩子依旧是不知所踪。忠王颓然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心里满是担忧和恐惧。事到如今,忠王已是明白他的妻儿恐怕是被奸人所害,说不定现在已经是被人杀害,成为了两具冰冷的尸体。

忠王握拳用力砸在书桌上,内心的刺痛感似乎和手上的疼痛都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刺得忠王觉得自己连呼吸都无法继续。就在此时,一道纤细的身影却是悄然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忠王闻声抬头,便看到陈莲儿站在他的眼前。今日的陈莲儿面上未施半点粉黛,看上去便是觉得憔悴了不少,但是却显出一种脆弱,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呵护她,将她拥在自己的怀中。

忠王没有心情去欣赏眼前的美色,他有些不耐,抬手按了按自已胀痛不已的额头,问道:“你来作什么?本王说过会将王妃和小世子寻回来的。你且安心等着你姐姐平安归来便可以了。”

“姐夫,莲儿虽是担心姐姐和小世子的安危,也明白姐夫现在心情。但姐夫你已经是在找了整整一夜了,一夜都没有休息,这样下去身体哪里能吃得消。等姐姐回来时,看到姐夫你这个样子,定然是会心疼的。”

陈莲儿看向忠王的眼中盛满着情意,忠王看到之后,下意识地同陈莲儿错开了视线。突然,忠王站起身向外走去。陈莲儿急忙追了过去,“姐夫,你要去哪儿?”

“慕家。”

忠王连自己的仪容都未来得急打理,便驱马向着慕家的方向疾驰而去。这夏城的势力除了忠王府剩下的便是慕家了,忠王府找不到的人,慕家一定能找到。想到这里,忠王的心情更是变得急切了起来。什么立场,什么皇室的责任,忠王觉得此刻都是他可以抛下的东西。

陈莲儿一路追着忠王,追到了忠王府的府门口,直到看着忠王策马疾驰的身影从眼中消失不见,陈莲儿这才慢慢走了回去。

墨染不知在什么时候起已经站在陈莲儿的身侧,主仆二人行至一僻静之处,才听到墨染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姐,王妃和小世子已经是坠崖而亡了。”

陈莲儿的脚步在听到这话后,微微顿了一下,才说道:“看到尸体了吗?”

“没有。那处悬崖极陡,下不去人。去探查的人看到血迹是一直延伸到了断崖边,王妃和小世子应当是被狼群追赶至走投无路,逼不得已这才坠了崖。”

陈莲儿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死了好,死了这位置才能空出来。”

慕父今日本是打算亲去忠王府拜会,问及昨夜忠王府的动作后,再不动声色地将忠王请至慕家,与忠王妃相见。却不想反倒是忠王先行了一步,先到了慕府拜会。虽与之前的计划不同,但是忠王此举正合了慕父的心意。

忠王一见到慕父,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家中爱妻与幼子昨日失踪,本王整夜遍寻不得,还请慕将军出手相助。忠王府他日必有重谢!”说完,长揖到地。

慕父连忙上前将忠王扶起,“王爷,你我同朝为臣,自是应当相互扶助。请王爷随我来。”

慕父走在前面,忠王则是有些茫然地跟在慕父身后,不知慕父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一直是走到忠王妃的房门前,慕父这才停住了脚步,对忠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之后,也不去管那摸不着头脑的忠王,就转身离开了。

忠王回身看向慕父渐行渐远的身影,又看了看这扇紧闭的房门。心脏突然开始急促地跳动了起来,忠王的心中生出一种热切的希望。

慕父这才走到书房门口,便见到慕华锦站在那里。

“平安。”慕父出声唤道,“来找为父吗?”

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慕华锦立刻转身行礼道:“父亲。”

慕父从慕华锦的身边走过,推开了书房的大门,转头对慕华锦说道:“进来说吧。”

“父亲,我要随忠王妃去忠王府。”慕华锦沉声说道。

慕父看了慕华锦一眼,却是没有因为她违逆了自己的意思而动怒。“理由。”

“为了慕家。”

“慕家还用你来撑着?平安,我还在,你的两个兄长也还在。”慕父面色淡淡的,却是断然拒绝了慕华锦的要求。

慕华锦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是有上前一步拿起了桌上的一支毛笔,以笔作刀耍了两招。本是平平无奇的招式,却是让慕父蓦得一下睁大了双眼,直接站了起来,走到慕华锦的面前,“这两招平安你是和谁学的?”慕父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和蒙面人。”慕华锦回答道。

有那么一瞬间,慕华锦看到了一个愤怒至极的慕父,这是慕华锦前世今生两辈子加在一起都没有见过的。愤怒和悲伤两种情绪此刻都加注在慕父的身上,那情绪太过浓烈,浓到站在一旁的慕华锦都能切身感觉到。

满室寂静之后,慕父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似乎都随着这口被叹出的气变得有些颓然。“平安,你知道这刀法意味着什么吗?”

“平安不知,但平安能猜得出来。素闻帝王亲卫-龙尉兵善于用刀。”慕华锦的话到为止,但话中的意思已是明了。

“嗯。”慕父点了点头。“你猜得不错,这的确是龙尉兵所用的制式刀法。既是如此,平安你就更不应该掺合其中了。”

“父亲,君不知臣……”未等慕华锦将话说完,慕父便大声打断了。“住嘴!这是我们慕家人该说的话吗?”

慕华锦一撩衣袍跪在了慕父的面前。“父亲昨日便想到了,只是不曾像今日这般确认。不然,昨日忠王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您不会不作声。手握兵权的慕家和一个手中几乎没有实权的王爷相比,在那位眼中谁更是危机,您是清楚的。”

慕父一把将书桌上的东西尽数扫到了地上,笔墨纸砚散落了一地。慕父双手撑着桌子,背对着慕华锦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良久,慕父才轻声说道:“平安你是要做逆臣吗?”

跪在地上的慕华锦没有应声,就听到慕父又是说道:“君不知臣又能如何?”

“父亲,慕家自开国以来,战死一百三十一人,其中半数尸骨不全。及至祖父,慕家曾战到家中所有成年男子死于战场,唯余三岁稚儿,便是祖父。慕家所有外嫁之女,或是和离,或是自请休妻,不远万里抛夫弃子来到了边关,这才守住了夏城。”

“父亲,慕家人的鲜血已经是浸满了夏城的每一寸土地,可是这么多条人命换来的不是君王的信任,而是今日架在我们脖子上的刀。今日忠王府断子绝孙,他日慕家满门抄斩,这算什么君臣之道?这分明就是取死之道。我们慕家填了那么多条命进去,是为护一方百姓,不是为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君王。”

慕父转身蹲下身子,一手抚着慕华锦的脸颊,平视着她的眼睛。“平安,你真的明白你在说些什么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重生 死对头 遇狼 救人 转机 忠王府 疑心 算计 杀鸡 暗算 忠王府 邀请 密会 姐妹 归来 真面目 生不如死 人心 破绽 蛇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