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神棍太子爷
神棍太子爷

神棍太子爷 冽迹 著

连载中 天机苗青 太子 神棍 太子爷

更新时间:2020-08-24 18:10:44
烛火给小室染上一层暖意的光,水池内氤氲的热气叫人瞧不真切,四面雕花玉屏风将绰绰的两道身影遮挡,只余哗啦啦的水声。醉酒后的天机格外的乖巧,任由萧冽帮他脱衣,抱着他入了池。热水没过白皙的肌肤,蒸腾的热气将白皙的肌肤染红,眼睫亦是湿漉漉的,眉梢眼角都带着旖旎的妖媚。萧冽喉结上下滚动,转过身背对着他,“天机,你快些洗吧。”话音刚落,一双修长的手就从身后环住他脖子,脸窝在他肩膀,“不要,萧大哥帮我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马车驶过街巷,马蹄急踏,鼻中打出一个响啼,喷出一口白气,发出老长的嘶鸣。

天机坐在马车上,左手把玩着一柄竹扇,扇面龙飞凤舞写着两个大字‘天机’。右手缠着纱布,嘴角带着浅笑。

“师兄帮我题字吧,”天机刚得师父赐扇便兴奋找到龙绝川,“就叫,天机扇好了。”“哪有人用自己的名字给武器起名的。”口中虽是这么说,手却是提起了笔,嘴边是宠溺的笑容。

萧冽见天机如此温柔的笑,心中越发不舒服。巫真之一路上也少见的沉默,不知在想什么。

“殿下,京都到了。”暗打破了三人的寂静。

萧冽下马,伸手扶天机下来,手中温润感觉让他神志恍惚了下,两人并肩而行。“依天机看,是我哪个弟弟勾结苗疆欲加害于我。”

天机慵懒伸了伸懒腰,“还不简单,”贪玩看着街道两旁的摊位,“你心中不已有答案了吗。”

萧冽点了点头,“天机若看上什么只管记在永安府账上即可,若玩累了唤暗带你去天机观。巫兄,天机有劳你先照顾了。我先进宫面见父皇。”萧冽转身欲走时天机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苗疆,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把玩着拨浪鼓的天机停下手中动作,“苗疆真正可怕的你还没见到。”大摇大摆走向隔壁卖簪子的摊位,“没十足把握就别急着出手。”萧冽在原地略微思索,点了点头,大步走上马车,向皇宫驶去。

巫真之从未来过中原,兴奋跟在天机身后左顾右看,“天机,这是什么呀。”指着卖冰糖葫芦的商贩好奇问。

“土鳖,”天机鄙视瞥了他一眼,“作为小爷的小厮,怎么能这么没见识。真是丢小爷的脸。”

逛完整条街,天机满意看着巫真之和暗双手抱满了他买的东西,嘴里吃着冰糖葫芦,“还不错,没想到民间东西这么好吃。”

“……”自己没吃过还说别人土鳖……

“走,回小爷的道观。”

较为清净的市郊外,长长的一道白墙,墙内翠竹绿树中隐现出闪闪发光的塔尖。登上石阶,天机疑惑低喃:“风水倒是不错,不过这儿怎么给我一股熟悉的感觉。”推开大门,院中是一座巨大的雕像,是一尊手持拂尘的老人像,下方刻着三个小字:逍遥子。

“噗。”天机掩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让他知道他在百姓心中竟然是年过百的老翁样,一定得气,”话未说完,仿佛想起什么,垂下了嘴角,喃喃道:“得……气得破口大骂毫无圣人样。”巫真之见他心情起伏颇大有些手脚无措,暗也微微垂眼。

眼睛重得抬不起来,长长的的睫羽上挂着起源不明繁重的几滴珠水,眨了几回,晃悠悠跌落下来,视线迷迷蒙蒙的,透过依稀水气,映出一张成熟英气的脸。天机失神抬起手欲抓住他,“老神棍……”却抓了个空,身形摇晃,大步离开。

“他,怎么了?”巫真之好奇问暗。

“天机门,”暗顿了顿,“没了。查不出是谁下的毒手,天机门全门上下,包括掌门逍遥子,”压低声音,“都死了。只余他一人。”叹了口气,暗隐入暗处去找萧冽了。

巫真之看着天机离去的背影,显得那么娇小脆弱,心中不由得一疼。正想上前去安慰他,却不料一把扫帚迎面飞来——

天机抱胸,脸上完全看不出一丝伤心:“快点,给小爷干活!”

“……”我真是疯了才会觉得他可怜!!!

“怎么,”天机见他憋得一脸通红,“不服啊?不干活就给小爷,滚、蛋——”巫真之拿起扫帚开始扫起地,嘀咕:“真是没天理,压榨民男——”

七皇府。

“气死我了——”少女气冲冲走进大殿,正是半路袭击萧冽众人的苗疆圣女苗青。

“怎么,”五官阴柔的少年半倚在软塌上闭目休憩,“失手了。”

“真是气死我了!”苗青拿起桌上的茶壶往嘴里灌了一口,“该死的臭道士!该死的龙绝川!”

“道士?”男子睁开眼,竟是绿瞳,似是想到什么开心事,阴冷像毒蛇的绿眸染上一抹暖意。

“其儿,青儿失手了?”一个身穿紫裙雍容华贵的女人急匆匆走进了,正是苗贵妃。

“姑姑!”苗青委屈上前挽着苗贵妃的手,苗贵妃心疼拍拍她的手,“怎么了青儿,谁欺负你了?”苗青冲着少年撒娇,“还不是天机门的臭道士和东篱太子!表哥~你要给我报仇!”

少年掩去眼底的暖意,不屑冷笑:“自己技不如人还怪别人欺负你了?”

“姑姑!你看表哥——”苗青摇着苗贵妃手臂,嘟嘴撒娇道。

“其儿!”苗贵妃责怪看着少年,“青儿失手了这如何是好?”

少年翻了个身继续休憩,“无妨,母亲不必担忧。”此人正是北安七皇子萧其。

皇宫御书房。

“父皇。”萧冽俯身行礼。

“冽儿,”萧凌淡淡看着他,这个自己最满意的儿子,“找着天机门传人了?”

“是的,先生正在郊外天机观中。”

“朕现在只有三个儿子,而你,是朕最得意的儿子。小七乃外族血统,怎配做北安的皇。小十贪恋美色不成气候”萧凌顿了顿,“这皇位,最终都是你的。对了,朕让你探查的,可有结果了?”

“谢父皇厚爱,”萧冽躬身,“儿臣无能,仍没有下落。”

“继续找。”萧凌摆摆手,“回去吧。”

“是。儿臣告退。”萧冽作揖,退出御书房。萧冽走后,萧凌拿出藏在暗格的画卷,画中人不过十岁年华。萧冽贪恋的看着画中的人,伸手怜惜抚摸他的脸,“七年了,你会长成什么样呢,纪天。”

走在宫道上,萧冽心情沉重。他不明白,明明小时教导自己忠国忠君的父亲,怎么会做出谋反这种事。他是前太子的陪读,太子小他三岁,他将太子视为弟弟,两人感情深厚。而如今他下落不明,生死未知。父亲找了七年,一直不相信他死了。若要让他对自己的兄弟下毒手,他真的做不到。却没想过萧凌如此执着是因为求而不得的爱。

“殿下,”暗闪身到萧冽面前,“先生见到雕塑伤神了。”

“我竟忘了这回事,”萧冽懊恼,“我去看看他。”

萧冽到了天机观,看到的却是——

巫真之怨念扫着地,天机坐在门前喝着酒,面具被丢在身旁。

“天机,”萧冽走到他身旁坐下,“对不起,我”话还未说完一樽酒杯便堵住了他的嘴,天机醉醺醺看着他,“没事,喝酒。”看着天机染上醉意的银眸,鬼使神差的就着酒杯喝了下去。过后想起这个酒杯好像是天机刚才喝过的,耳根悄悄染上红晕。

“今朝有酒今朝醉,喝——”天机摔碎酒杯,举起酒壶就往嘴里灌。此情此景,萧冽想起曾经有个人,也是用一双醉意的银眸这样看着他……

“太子,这万万使不得!”小萧冽不赞成看着小纪天,“喝酒伤身,太子年纪尚轻,”小纪天打断他的话,“诶诶诶,萧大哥,我都七岁了,哪里小了?”“这要是让父亲和皇上发现了,太子可得挨骂了。”“管他呢,今朝有酒今朝醉!”小纪天举起酒杯,“酒逢知己饮,萧大哥,你莫不是不当我朋友?”

“太子,我——”

猜你喜欢
  1. 太子小说
  2. 神棍小说
  3. 太子爷小说
  4. 徒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一起坐拥美梦
    一起坐拥美梦

    神棍太子爷很好看,很值得看,写的很棒,生活中细节写活了

  • 夜梦你
    夜梦你

    冽迹的小说都好好看,文笔不错,故事也很吸引人

  • 指尖盛开的繁花
    指尖盛开的繁花

    嗯嗯,神棍太子爷很好看,期待你的新书未来

  • 薰衣草的带着紫色的忧伤
    薰衣草的带着紫色的忧伤

    神棍太子爷这本书故事情节很好,很吸引人,希望大家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