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 第二章 尚贵嫔

第二章 尚贵嫔

过路人与稻草人 2020-03-16 16:15:49

清河彻底惊住了,张大嘴巴,久久不能言语。

娘亲?苏贵人是她的娘亲?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以前见过苏贵人一次,那时候入宫陪老祖宗,刚好苏贵人被皇后责罚,跪在皇后寝宫外,听说连续跪了三个时辰,见到她的时候,她身子摇摇欲坠,连宫中的嬷嬷也敢呵斥她。

她知道苏贵人原先是皇后宫中的洒扫宫女,因被皇上看中,宠幸了一夜,本来宫女被宠幸在宫中是常有的事情,事后给些打赏便也就罢了。

可这苏贵人也太有福气了些,这一夜的宠幸,就就怀了身孕,九个月后生下一女,她也被晋了才人的位分,后来随着公主慢慢长大,才被封为贵人,可出身低鄙,这贵人的位分大概就是她最高的荣耀了。

而她所生的公主,李懿儿,被封为懿礼公主,这封号还是前年才得到,可见这母女在后宫之中,过着的是如何惨淡的生活。

“快,取铜镜过来!”清河撑起半边身子,急忙吩咐身边的宫女。

小绺连忙去取铜镜,端着照住清河,担忧地道:“公主放心,您的容颜并未损伤。”

清河怔怔地看着镜子中那苍白少女的面容,心中骇然不已,她见过懿礼公主两次,自然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镜子中的容颜,正是那位不得宠的懿礼公主。

她捂住脸,身子轻颤,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她应该死在李湘语和元肃的手中了,怎么会成了懿礼公主?

煊儿,她忽然想起自己的儿子,那可怜的儿子,如今大概也惨死在元肃手中了。

她忍住刀割般的心痛,缓缓地松开双手,眸子陡然迸出恨意,“今天是端午节吗?”

小绺回答说:“公主,您昏迷了两夜,如今已经是初七了。”

初七,那就是说,清河已经死了两天了。

“元大将军府中,是不是在办丧事?”清河凝住一口寒气,问小绺。

小绺怔了一下,“公主如何得知?昨日确实听文公公说清河郡主暴病身亡,不止清河公主,连元小少爷也因为伤心过度从石阶上摔下,虽保住了性命,可醒来之后便痴痴呆呆,谁也不认得了,真是可怜。”

清河心中一阵急跳,煊儿没死?元肃肯放过他吗?就算元肃肯放过,可李湘语那毒妇只怕也未必愿意放过他。

不行,她要赶紧把煊儿救出来,否则,煊儿会再有危险。

“伺候我更衣,我要去元大将军府!”清河挣扎着要下床,却不料一阵头晕袭来,她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苏贵人与小绺急忙扶起她,苏贵人问道:“懿儿,你去元将军府做什么?再说,你父皇下令禁足,如今你不能走出苏和宫。”

清河这才想起刚才苏贵人说的话,她是要去北漠和亲?

她冷静下来,想起前些日子曾听说过,为了与北漠达成和平,漠北使臣前来求亲。

看来,皇上是把这李懿儿送去和亲了。

作为一个不受宠的公主,李懿儿的命运是悲惨的。

北漠距离京都千里之遥,民风彪悍,蛮夷之地,先帝朝的时候也有两位公主送去和亲,可嫁过去不到一年,便被折腾死了,死的时候,才十七岁。

难怪这李懿儿要寻死,死在自己的故国,总比死在异国好。

正寻思着,便听得殿外有声音响起,“尚贵嫔到,孝如公主到!”

苏贵人的脸色一变,急忙站起来出迎。

尚贵嫔乃是苏和宫的主位,在苏和宫,以尚贵嫔为尊。

“见过贵嫔娘娘!”苏贵人施礼迎接。

尚贵嫔眸色淡淡地睨了苏贵人一眼,道:“听御医说,她已经无恙了,是吗?”

苏贵人一向卑微,即便与自己品阶相同或者低于自己的宫嫔面前,也都是唯唯诺诺,更何况在尚贵嫔面前。

她忐忑不安地应道:“回贵嫔娘娘,懿儿醒是醒来了,可身子还是不好。”

一张脸从尚贵嫔身后钻出,粉脸含霜,眉目之间尽然是鄙夷之色,重重地哼了一声,“身子不好便养养,父皇已经开了金口,就是她死了,尸体还得上花轿。”

说话的是正是尚贵嫔所生的女儿孝如公主,她只比李懿儿大三天。

虽然是同年同月出生,但是,两人的命运却是天壤之别。

尚贵嫔的父亲是兵部尚书,其兄长被封为大将军,而皇上先前也有意要晋她的位分,贵嫔之上便是妃了,尚贵嫔虽还没封妃,却已经有了妃的架势。

苏贵人听了孝如公主的话,脸色微变,却也不敢说什么,只是诺诺地往后退,迎了两人进来。

孝如公主走到清河面前,含霜冷眸盯着她,哼了一声,“瞧着气色还好,看来可以回禀父皇,过几日便可随使者去北漠了。”

清河以前也曾见过孝如公主,知道她为人刁蛮任性,却不知道她是这般的薄情冷毒,说到底,李懿儿也是她的妹妹。

苏贵人惶恐自己的女儿得罪了孝如公主与尚贵嫔,遂急忙道:“懿儿,赶紧见过贵嫔娘娘。”

尚贵嫔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淡淡地抬眸,伸手阻止,“躺着吧,在本宫面前,便不必见外了,别回头行个礼还摔了,那本宫在皇上面前,可就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一番话,夹枪带棒的,分明就是指李懿儿用各种方式逃避和亲。

清河还没摸清局势,自是不愿意轻易得罪尚贵嫔,她低头敛眉,轻声道:“谢娘娘体恤。”

尚贵嫔呵呵地笑了一声,脂粉轻施的脸上有着淡淡的讽刺,“怎地?知道自己即将成为北漠的妃子,便连一声尚母妃都不愿意喊了?”

清河一怔,随即想起宫中的规矩,尚贵嫔是苏和宫的主位,按照祖制,李懿儿是该称呼一声她为尚母妃的。

真是讽刺至极,生自己的那一位,尚且不能受一声母妃,只能以贵人称呼,而这个处处针对刁难的女子,自己却要尊她为母妃。

“懿儿失言了,尚母妃恕罪!”清河语气恭顺地说。

眼前这对母女态度嚣张横蛮,倒是不足为惧的,但是,她决计不能够和亲到北漠去,她大仇未报,还有儿子要救,不能离开京城。

尚贵嫔冷冷地嗯了一声,“你若是懂事,就该听从你父皇的安排,嫁到北漠去好歹也是个皇妃,总胜过在这里,但是如果你不懂事,连累了本宫,那本宫便绝不轻饶你。”

最后一句话,带着浓浓的威胁气息,她预期看到李懿儿脸上惊恐的神色。

但是,李懿儿的脸色却十分平静,只是柔顺地点头:“谢尚母妃的教诲,懿儿谨记在心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重生为公主 第二章 尚贵嫔 第三章 有异心的宫女 第四章 公主疯了 第五章 中毒 第六章 桃儿顶罪 第七章 金口已开 第八章 尚贵嫔的阴谋 第九章 楚瑾瑜 第十章 苏贵人呕吐 第十一章 皇后礼制 第十二章 峰回路转 第十三章 调查 第十四章 楚瑾瑜知情 第十五章从崔嫔入手 第十六章 上钩 第十七章阴谋 第十八章 皇后娘娘 第十九章 尚贵嫔的自大 第二十章 设计苏良媛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