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说好的行走江湖,奈何王爷太黏人
说好的行走江湖,奈何王爷太黏人

说好的行走江湖,奈何王爷太黏人 我本皎月 著

连载中 姜芷兮景予珏 王爷 江湖

更新时间:2024-06-16 12:43:56
”“请尊重我。”尊重。景予珏不是第—次见过这两个字,这世上,唯有君主能用得上尊重二字。就算是师长父母官,那也只能用“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墨校初这么一打岔,姜芸那没谱的话也收了回去。

只是嘴角还噙着笑,叫景予珏看了气闷。

他移开目光,还能想到姜芸刚才说的话。

寒王爷神色恣睢,轿外的光影打在冷峻的侧脸,视线辨不出情绪。

内心想的却是——

他又不是女子,从哪里插来插去?

姜芸看他那纠结的模样,已经快笑死了。

依原主的认知,景予珏可是一国王爷。中毒前在朝中权势滔天,就算是重病后,皇帝都没敢逼他交兵权。

这样的人物无论放到何时,都是妻妾成群,如云的美女暗送秋波。

这人竟能如此纯情!

虽然听着可耻,但调戏古代男人实在是太有趣。

二人各怀心思回到寒王府,目光双双一沉。

他们人还没到,遇刺的消息就先传开了。

寒王府外围了一圈人,都说是要来看望景予珏。

与寒王府稍微能搭上关系的名望贵族都带了礼物,上门请安。

平日寒王病着,也不见他们上过一次门,这次遇刺,倒是都聚了过来。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着好心。

无非是看景予珏死没死,要是真遇难了,他们也好瓜分寒王府的财产。谁来的早,谁能捞着的油水更多。

姜芸见景予珏没打算下车,便安心地坐在车上。

她才懒得应付景予珏的这群吸血亲戚呢。

可不知为何,有时候越不想惹事,就越有不自量力的人主动挑事。

罗家二少从人群中冲出来,站在王府门口,大喊着:“寒王可是我亲表叔,我替我娘关心下表叔不行吗?”

寒王府的侍卫背对着背护着轿子,一字不发,冷漠地看着罗二少。

罗二少挂不住面子,眼神绕过侍卫往里瞅了眼。

天色渐黑,轿子里打着小灯笼,里面人在做什么外面看得清清楚楚。

看了会,见人纹丝不动,罗二少眼中起了喜色。

传闻说的果然没错!

寒王爷马车滚落山崖,一命呜呼了。

最好那新娶的王妃也一起死,不然还得多一人分他的银子。

“不给我看,莫非这轿子中藏的是什么刺客吧?还是你们趁着寒王病重,想偷偷做什么?我要替我表叔一查究竟!”

姜芸压低声音,“这你侄子?”

景予珏闭着眼,额头一跳一跳,“本王没这么蠢的亲戚。”

他厌蠢。

罗二少在外面继续嚷嚷:“我表叔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大家一起上,看看那轿子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他那么一嚎,其他人也跟着冲动,就想冲垮侍卫拦起的人墙。

头顶树梢微动,几个黑影出现在轿子正上方。

末九几人互看一眼,随时准备从树杈子上跳下去。

罗二少全然未知已有人在头顶用剑指着他,还在指挥着大家拖住侍卫。

“各位都是寒王府有情有义的家人,等我们共同替表叔铲除异己,一定不会亏待大家的!”

一个贺家的小少爷听得热血沸腾,把礼盒往丫鬟手上一丢,就要冲进去。

夜风缓缓吹过,轿子的门帘动了动。

在众人眈眈目光中,白得反光的素手从帐中伸出来,轻拉开纱帘。

紧接着,探出半张女子的身子,衣袂似仙女飘飘然,黑发如雨铺洒下。一双圆圆的眼同秋波明澈,其中透着些许惺忪的困惑。

领口还染着猩红的血,将仙子拉入凡间。

“怎么这么吵?”

贺家小少爷冲的太猛,见到绝色美女的刹那呼吸一滞,甚至忘了停步,一头撞到侍卫身上。

身后几人也跟着被绊倒,唰唰倒下一片。

姜芸两只手夸张地捂住嘴,“诸位没事吧?快去请太医来看看,不能叫人死在咱们寒王府门口。”

摔倒在地上的几人头上冒出黑线。

姐,长了张嘴不是这么用的。

站在最外围,没跟着几个少爷闹事的长辈此时走过来,抱了抱拳,“你就是寒王妃吧,老臣是忠义侯吕广,听闻寒王遇刺特来拜望,若王爷没大碍的话,老臣先告退了。”

王妃都敢大大方方揭帘子,这寒王定还活得好好的,他可不想跟小辈闹得难看。这样想的还有其他几位年岁大的,纷纷说要告退。

姜芸浅笑着,收下礼品,欠了欠身,“侯爷有心,本妃就先替王爷收下了。”

这一笑,美目流盼,又让不少人看呆了眼。

这深闺不出的姜家嫡大小姐,可是这几天京城最热门的话题的主人公。

又是被指嫁给个将死之人,又是在浮云阁公开布施,赚足了人气。

只是鲜少有人见过她。

谁想,今天见了,竟美得那么不可方物。

几个公子心道,难怪国公那老贼不让姜芸出门,有这等姿色的女儿,可不得宝贝着,随时生怕给人霍霍了。

罗二少见状,三角吊眼中闪过欲念,动了动声色,“寒王妃,我乃是寒王爷的亲侄子罗可宋,今日前来也是想要关心下我的表叔身体,可否请我进来看一眼?”

姜芸听到这名字,再看看罗二少那张朱重八脸型,差点笑出声,“可颂?”

“诶诶!”罗可宋以为她亲切,“王妃唤我小名也可以的,可以进轿了吗?”

姜芸含着笑,看起来温婉娇柔,目光转向其余人:“诸位这番前来,王爷理应出来见上你们一面的。”

她大大方方地拉开门帘,将帐内的情景暴露出来。

他们一心想见的景予珏此时就坐在轿子中,浑身染血,长发散落地背靠在软垫之上。

凤眸紧闭,生死未卜。

众人显然没想到她会直接撩帘子,倒让他们的气势落了下风。

罗二少措手不及,语气开始结结巴巴,什么话都敢往外奔。

“我表叔筋脉尽断,太医说他活不过多少日了……如今伤成这样,来个神仙都救不活吧?”

姜芸摊了摊手,真诚地说:“王爷身子挺好的,小公子不要把这种话放在嘴上,以下犯上可是大逆之罪。”

罗二少叩首,“王妃言重了,本公子只是担心表叔和皇上,生怕表叔有什么意外,不能替皇上分忧。”

他不动声色把那顶大帽子又扣回来,就差直说了:你要是敢隐瞒寒王去世的事实,就是欺君之罪,十个脑袋不够你掉的!

只是他今天必定要失算了。

“如今老夫说的话,都没分量了?”

墨校初从不远处走来。

猜你喜欢
  1. 王爷小说
  2. 江湖小说
  3. 霸道宠小说
  4. 丹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