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请旨和离后,长公主出家了
请旨和离后,长公主出家了

请旨和离后,长公主出家了 小丁猫 著

已完结 陆星辞宋元姝 公主 和离 长公主

更新时间:2024-05-23 10:23:12
我跟长公主大婚那夜,她的白月光死了。她恨我,将我的真心踩在脚下。她从青楼赎回一个替身,与他同吃同住,如同一对真正的夫妻。围猎场上,敌国刺客将我与替身绑在悬崖边,让她二选一。我深爱的妻子毫不犹豫转身,带着替身扬长而去。而我,被掳到敌国军营,成了供人凌辱取乐的马奴。后来,我请旨和离。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却发疯般求我再爱她一次。笑死,谁会爱上一个亲手将自己推向地狱的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1

我跟长公主大婚那夜,她的白月光死了。

她恨我,将我的真心踩在脚下。

她从花楼赎回一个替身,与他同吃同住,如同一对真正的夫妻。

围猎场上,敌国刺客将我与替身绑在悬崖边,让她二选一。

我深爱的妻子毫不犹豫转身,带着替身扬长而去。

而我,被掳到敌国军营,成了供人**取乐的马奴。

后来,我请旨和离。

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却发疯般求我再爱她一次。

笑死,谁会爱上一个亲手将自己推向地狱的人?

......

被掳到北荒一年后,长公主的亲卫找到了我。

脖颈间的铁链被斩断,我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野狗,慌忙寻找角落躲藏。

年轻的男人一脸鄙夷。

“驸马真是好福气,都被掳到北荒了,长公主还眼巴巴地派我们将你弄回去。”

“啧啧啧,这身皮肉,难怪公主惦记。”

他上下打量着我,仿佛我是花楼里的小倌。

赤果着身子,待价而沽。

“让老子瞧瞧,你有什么过人之处!”

伴随着男人的调笑,我的裤子被人扒下来。

双腿间,遍布青紫。

我慌忙遮掩,跪在地上一遍遍重复:“奴错了,求主人责罚......”

这是身体的记忆,在一次次**中,我早已习惯。

适才还在笑闹的几个男人却变了神色,看向我的眼里,竟有几分怜悯。

“呸,这帮孙子,连男人都不放过......”

我蜷缩在那里,指甲扣入掌心,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

怎么会疼呢?

我的心,早就已经死了。

这点子羞辱,于过去的一年而言,不过皮毛罢了。

回到公主府,我被安排住在从前的房间。

房中的陈设没有太大的变化,唯有那幅《打马游街图》不见了。

那是一年前的我。

三元及第,意气风发......

管家林湘扔下手里的包袱就走,连眼神都吝啬给我一个。

“什么东西,还要本姑娘亲自去接!

“顾郎君那边还等着我送新采买的狼毫,这可是一等一的要紧事!”

身后的丫鬟小厮看过来,我有些无所适从。

只能将头埋下去,假装听不懂林湘言语里的轻蔑。

若是放在从前,我多少要赏她一鞭子。

毕竟,我才是皇上亲封的驸马,是这公主府里名正言顺的男主人。

可现在的我,的确没什么资格说这句话了。

我垂着头,不发一语。

林湘诧异,回头望了我一眼,继而转头对丫鬟吩咐:

“将驸马收拾干净,晚些时候,主子要见他。”

主子?

这公主府里素来只有一个主子。

我的妻子,当今圣上唯一的子嗣,长公主宋元姝。

她从前不屑看我一眼,如今怎会想见我?

两个丫鬟上来拉扯我的衣裳,眼里满是嫌弃。

“堂堂一个驸马,怎么搞得这么脏!”

“这衣服不能要了,隔老远就闻到一股子馊味......”

我触电般弹开,一把将周围的人推到地上。

被人撕扯衣裳的回忆充斥着我的脑海,那些不堪统统涌了出来。

双手死死捂住衣襟,我蜷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挣扎间,脖颈的勒痕显露出来,深可见骨。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没有再敢上来碰我。

饶是如此,林湘还是命人将我扔进了浴桶。

因为我、实在是太脏了。

猜你喜欢
  1. 公主小说
  2. 和离小说
  3. 长公主小说
  4. 超级教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