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和离嫁糙汉,锦鲤福妻养崽种田忙
和离嫁糙汉,锦鲤福妻养崽种田忙

和离嫁糙汉,锦鲤福妻养崽种田忙 澄竹 著

连载中 梨桃沈肃 种田 和离 福妻 锦鲤 养崽

更新时间:2024-05-20 11:36:27
梨桃新婚第二天就被秀才相公休弃​当晚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村尾去年当兵回来的猎户上她家提亲。​谁知第二天,那人真来的,梦竟成真的了。她同意了这门亲事​成亲后,才发现这猎户竟是幼时救过她的大哥哥,他爹娘早逝,嫁过来就是当家主母,他宠她入骨,两个小萌宝日日黏着她。​她凭着预知梦多次帮家中躲过灾祸,后来还开了酒楼,客栈,盖了青砖大瓦房,在县里也买了几进的大院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溪山村。

三月里。

阳光微暖。

村口那一树桃花,正开得烂漫。

一户农家土屋里,梨桃从噩梦中猛地睁开眼,目光中尽是惊恐,幸好,只是一个梦。

三嫂一声声的高昂叫骂,从木头房门外传了进来。

“天爷哟!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这辈子要嫁给你梨大田!”

“嫁出去的妹子,还没回门就被人休了回来!我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走!小宝!跟娘回你外祖家!”

堂屋里。

王翠儿抱着五岁的儿子小宝,一边哭一边骂。

梨大田坐在大木桌边,满面愁容。

“翠儿,梨桃是我小妹,咱家不收留她,你是要让她去死啊。”

梨大田也很无奈,一边是媳妇,一边是小妹,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主屋的门嘎吱一声响。

梨大娘从屋里走出来,对着哭天喊地的三儿媳就是一顿呵斥。

“吵吵吵,一天就知道吵吵吵,还不快去做早饭!”

王翠儿也不怕一脸怒容的婆母了。

都要饿死了,还怕个啥?

她心一横,哭道:“娘,这日子没法过了,大哥二哥留下的六个小子都是八九岁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天就要吃掉平时三四天的粮食。

米缸都见底了,没米下锅了!

小妹又被夫家休了回来,袁秀才给的聘礼还被抢了回去,咱一家人都得饿死!”

原本靠着袁秀才给的那五两银子的聘礼,咬咬牙总能坚持到八月底收粮食。

家里有个秀才女婿在,还不用缴纳赋税。

再靠女婿接济接济,家里日子总能过下去不是?

天可怜见的,小妹成亲第二日就把丈夫小妾的孩子弄没了,犯了七出,叫夫家休了回来。

梨大娘身子骨挺得板直,镇定的坐在堂屋上首。

“这事儿,我有打算,乡里富绅陈家小儿子死了,昨个儿下午找到了咱家。”

“想让梨桃去配个冥婚,去下头陪着小少爷,咱要是答应,就给咱家五十两银子。”

王翠儿闻言欣喜不已,三两下抹干了眼泪,笑得合不拢嘴。

“娘!这种好事您怎么不早说?五十两银子啊,够咱家过活几年了!”

王翠儿朝一旁的六个小子挤眉弄眼。

老大老二留下的六个小子也知事了,晓得家里没吃的,在一旁哭个不停。

“奶,我饿!”

“奶,我想吃窝窝头......”

梨大娘心里也不舍得,到底是亲生的闺女,但眼下也没办法了,家里米缸都空了。

梨桃不嫁,让家里十口人都喝西北风吗?

“梨桃,出来,娘知道你听着。”梨大娘朝梨桃住的屋子叫了声。

梨桃忐忑地推开门。

走到娘面前。

颤颤巍巍的垂着头,眼中积蓄着一汪泪水。

她听见了。

娘要把她给人配冥婚。

他们这儿配冥婚是要把新娘装进棺材里一起活埋的。

梦里恐怖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她看着熟悉的场景,与梦中一般无二!

“娘,你不要把我配冥婚,你把我嫁给别人吧,我不要配冥婚!”她声音发颤,哭得不停抽噎。

被休回家,她心里也委屈。

她和袁正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说好考取了功名就娶她过门。

他中了秀才,她满心欢喜的嫁了过去,却发现他表妹柳玉儿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柳玉儿明明就是自己摔倒了,还诬陷是她推的。

害她被婆母嫌弃,丈夫休弃。

“别人哪家拿得出五十两银子?梨桃,你大哥二哥和你爹,都死在了战场。梨桃,你是孩子他姑啊,你忍心看着你六个侄子饿死?”

“可是,可是,大哥二哥的抚恤金也有不少银子,可以拿去买粮食啊,娘,我不想死呜呜......”梨桃哽咽道,她知道大哥二哥还有爹,都有不少银子的抚恤。

“那些都是存着给你几个侄子盖房子娶媳妇的,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怎么敢惦记你侄子的银子?!”

梨大娘一脚踢开梨桃,指着她大骂没良心。

梨桃抽抽搭搭的哭个没完。

梦里的事情发生了。

娘要把她配冥婚。

但是梦里,在下午,独自居住在山脚下的那个猎户来了她家提亲,娘答应了将她嫁给猎户,她不用被活埋了。

可是,那只是个梦啊,万一他不来呢?

她只能去配冥婚......

梨桃被关进了房间,屋子外头上了锁,窗户也被封上。

她坐在床上,双手环抱着膝盖,眼泪流个不停。

心里一直在想着那人下午会不会来,一直盼着,求着老天保佑,俨然已经将那人当成了救命稻草。

那人也是去年打完仗回来的,听说还带了一对龙凤胎孩子回来。

她爹,大哥,二哥,八年前都被征去打仗了,只有当时未满十四的三哥逃过一劫。

去年家里收到了爹、大哥、二哥的死讯,官府发放了抚恤金。

二嫂三嫂闻讯哭了一场,没过几天就回了娘家,重新嫁人了。

村里其他人家,多多少少都回来了几个男人。

只有他们家,父子三人全都死在了战场上。

家里就只有三哥一个劳动力,种点庄稼还不够家里十口人一年吃的。

中午她也没吃上饭,肚子饿的咕咕叫。

外头一点饭菜的味道都没有,全家人都饿着,等着那富绅陈家上门送粮食米面银子。

下午。

住在山脚的猎户沈肃,与陈家的人同时到了梨家。

陈家的阵仗搞得大。

领头的是个大管家。

带着八个大汉,抬着四个大箱子,有杀好的鸡鸭,以及半扇牛与半扇羊,还有一百斤大米。

沈肃就比较简单了。

荷包里带了三十两银子,手里提着两只大雁,牵着一匹马,马上托着一头大野猪。

这般阵仗,村里的人很快在外头围成了一圈,七嘴八舌的说着。

“哎呀!是富绅陈家,听说他家小儿子前些日子死了,在四处相看人家配冥婚,梨大娘这是要把梨桃给卖了呀!”

“杀千刀的!这是要让孩子去死啊!”

“......”

在村人的围观下,梨家的门开了。

梨大娘和王翠儿拽着梨桃出来了。

“小桃啊,别怪娘,你也看到了,家里是一口吃的都没了,娘也舍不得你啊......”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和离小说
  3. 福妻小说
  4. 锦鲤小说
  5. 养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