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
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

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 狐十三 著

连载中 花芊芊离渊 弃妃 王爷 和离

更新时间:2024-05-20 11:05:07
前世,她为家人付出一切,却被人弃之敝履。重生后,她果断与眼盲心瞎的丈夫和离,与相府断绝关系。斗婊虐渣,从一个弃妇摇身一变成了各个大佬争相宠爱的国宠。带着疼爱她的外祖一家青云直上。曾经对她弃之敝履的哥哥和前夫们纷纷后悔了,排队求原谅。当发现前一世一直救她护她的人,竟然是她的“大表哥”时,她红了眼,紧紧搂着那人不撒手。欲拒还迎的男人紧绷着唇角:“青天白日,成何体统!”可他那冷情的眉眼,都已经弯成了月牙。声音哑沉地道:“关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7章

“你不是很喜欢萧炎么!为什么要跟他和离!就算他不喜欢你,你想办法让他喜欢便是,干嘛要把脾气撒到我们身上!

你知不知道,五妹很担心你,她昨日还跟祖父求情,让祖父派人来接你!

不行,你现在就就跟我回去!”

说着,他便来拉花芊芊的手臂,可还未触碰到,却被一只修长的大手握住了手腕。

花景智看着面色冰冷的离渊,蹙眉想要收回手,可试了几次,却动弹不得半分。

“大表哥,你干嘛?难道你也由着她胡闹!”

离渊沉声道:“我不觉着她在闹,我觉着这样很好!”

花景智激动地道:“离渊,她闹出和离这事就已经够离经叛道了,她竟还要与家人断绝关系!花家生她养她,她怎么能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你们何曾将她当过家人!”

离渊语气淡淡,却是说得花景智一下愣住了神。

“我冷了,咱们回家!”

听到离渊说“回家”两个字,花芊芊鼻头瞬间有些发酸,她没有再看花景智一眼,推着离渊快步朝离家的方向走去。

花景智站在巷口瞧着两人的背影,想要去追,可他觉着这样有些丢脸。

从前他跟小六吵架,从来都是她自己意识到错了,然后跑来跟他道歉!

可这一次,他停在原地等了好久都未能等到小六回头,他突然觉着好像有什么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远......

回到花府,花景智心里还是空唠唠的,瞧见小厮递过来的各种酒局的帖子,他都没了兴趣,将那些帖子扔到了一边。

这时候,他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花景智蹙着眉头喝道:“小爷心情不好,不是叫你们少来打搅小爷!”

“四哥,你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听见花舒月的声音,花景智忙收起了脸色的怒色,从床上坐了起来,“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

花舒月笑着走进门,将手中托着的一盘点心递到花景智的面前。

“四哥前几日不是说想吃点心了,我特地叫青儿去买的,你快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花景智因为花芊芊的事儿心情烦躁,这会儿没什么胃口,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微笑着对花舒月道:

“谢谢五妹,先放在那儿吧,我等会吃。”

听了这话,花舒月就撅起了嘴,“四哥,我辛苦给你送来,你现在就尝尝么!”

花景智抿了抿唇,瞧见花舒月满含期待的眼神,不舍得她失望,只能出伸手拿了一块盘子里的点心。

他瞧着手里的点心,脑海里突然想起了花芊芊。

从前,她经常给他送点心吃食,她怕他喝多了酒伤到胃,就常熬一些寡淡的粥给他。

他觉着那些粥没什么味道,就随手倒进小黄的食盆里。

是因为这样她才不高兴了么?可她从前从未表现出来过啊!

花舒月看着花景智盯着点心时眉心已经蹙成了一个疙瘩,就催促道:“四哥,你怎么了?”

花景智回过神,这才将手中的点心放进了嘴里。

可点心入口后,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凝固住了。

“怎么了?不好吃么?”

花舒月拿起一块点心放到了嘴里,眨眼道:“不会啊,我觉着很香甜呀!”

“这是杏仁酥?”

花舒月邀功似地点头道:“是呀,素锦斋的杏仁酥很难买的!四哥,你可要多吃几块,不能糟蹋了我的心意!”

“五妹,我,我不能吃杏仁的,一吃杏仁就会长疹子!小六她从来不给我做杏仁酥!”

听了这话,花舒月的眸光晃了晃,轻轻扁起了嘴。

“我,我忘了......只想着给四哥找最好吃的点心,四哥,你是不是怨我了!”

花景智看着一脸委屈的花舒月,忙道:“不是,我只是跟你说一声,我怎么会怨你呢!”

花舒月这才舒展了眉眼,柔声道:“四哥,其实我听说你这种病,不破不立,也许经常吃就会好了!吃一两块没什么的,不信你试试!”

花景智本想将手里生下的半块点心放回盘子里,可看着花舒月定定地看着自己,他实在忍心将点心再放回去。

花舒月也不是非要花景智吃了这盘点心,她只是刚刚听他用那种怀念的语气提起花芊芊,心里很不舒服而已。

她就是想让花景智证明他宠爱的,只有她这一个妹妹。

花景智从来都没有拒绝过花舒月,看着她殷切的眼神,他只能硬着头皮将剩下的半块杏仁酥放进了嘴里。

见花景智对自己还是唯命是从,花舒月这才满意地笑弯了眼。

“是不是很好吃!也许四哥吃了我送的杏仁酥,以后吃了杏仁都不会起疹子了!”

花景智却是垂下了头,掩住了眼里那分复杂之色。

花舒月又与花景智闲聊了几句才离开了他的房间,她走后,花景智坐在塌边发了好一阵子的呆。

他在想,他没有把小六当家人么?

他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他是她亲四哥,他自然要更迁就堂妹花舒月一点,小六还是太不懂事了!

他一直在给自己找理由,可一颗心确实越来越乱。

过了一阵儿,他就觉着脖子痒了起来,伸手一瞧,就看见手上出现了大片的疹子。

这感觉就像是身上爬了千百只蚂蚁,他咬着牙唤来了身边的婢女芋头,一边挠着脖子一边道:“你去把小六配的那止痒膏给我找出来!”

芋头瞧见花景智手上的红疹,急道:“四少爷,您可是又吃杏仁了!大夫和六小姐不是嘱咐过您不能碰杏仁么!”

她一边嘀咕,一边小跑到柜子边,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个小瓷瓶,走过来递给了花景智。

花景智接过瓷瓶,眉头却是蹙得更紧了,因为他发现这瓷瓶里的药膏居然用完了。

芋头也发现药膏没有了,只能急急忙忙又给花景智找来的大夫。

他们折腾的动静不小,可却没有一个人过来瞧花景智一眼。

大夫给开了好些药,又叮嘱花景智绝对不能再碰杏仁,这才走了。

直到下半夜,花景智这才没那么难受,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弃妃小说
  2. 王爷小说
  3. 和离小说
  4. 特种神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