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季总别等了,阮小姐她死心了
季总别等了,阮小姐她死心了

季总别等了,阮小姐她死心了 优瑭 著

连载中 阮宁季厉臣 季总

更新时间:2024-03-31 14:27:37
【顶级豪门+男主斯文败类+女主成长系+双洁+追妻火葬场】人前,他是阮宁名义上的小叔,季家掌权人季厉臣。人后,他冷漠残忍,是阮宁用两年真心也捂不热的负心人。他订婚那天,阮宁红着眼睛,“我以为你在我面前露出另一面,是因为我在你心里不同。”男人的笑嘲讽之际,“你怎么会这样想?只是你太过低微,不配我伪装。”他以为,她无依无靠无权无势,是任由他拿捏的金丝雀。可等他们再度相遇,她早已成了高不可攀的明月。季厉臣低声下气,“宁宁,跟我回去。”身价千亿的阮宁在人群中笑的耀眼,“季总,房子这么小还想养金丝雀?我养乌龟的笼子都比这个大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5章

阮宁即便不转头也能感觉到身侧骇人的注视。

昨天在车里‘不结婚了’的承诺犹在耳边,此刻被当场抓现行,她甚至不敢看季厉臣的脸。

打破沉默的是许泽洋,他已经默认阮宁是他的囊中之物,自作主张道,“我是宁宁的男朋友。”

“嗯-”

话音刚落阮宁哼叫了一声,身体瞬间僵硬。

许泽洋莫名,“宁宁你怎么了?”

旁边的季厉臣也瞥过来,“是啊,你怎么了,侄、女?”

跟称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餐桌布下男人的手臂。

大手罩在她膝上,那种像是要捏碎她骨头的力道,是对于她的惩罚。

阮宁忍下溢出口的叫声,死死抓着桌子边缘,“没事…肚子有点痛。”

许泽洋正是爱表现的时候,立刻叫了服务员送热水过来,“宁宁,你喝点热水就好了。”

阮宁含糊道了声“好”,僵硬的拿起水杯,刚送到唇边张口,桌布下动了动。

“咳咳咳-”

放肆的动作惹得阮宁呛了水,水杯也脱了手。

就在那杯滚烫的水都要泼到她身上时,被另外一只大手稳稳握住,放回桌面。

季厉臣扫过她凌乱的裙摆,掠过她惊慌无措的眼,勾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怎么连水杯都拿不稳?难道还要小叔喂你不成?”

最后一句话被他说的暧昧不清,刚平复些的阮宁咳嗽的更加剧烈,绯红染上面颊。

许泽洋没听懂两人的哑谜,站起来走到阮宁身边,抬手想去掀她被热水弄湿的裙子,“宁宁,你没事吧,没被烫伤吗?”

阮宁“腾”的一下站起,椅子跟地砖滑出刺耳的声音。

“我没事。”

“我去洗手间整理一下。”

看着她快步离开的背影,许泽洋脸色不好。

追了她一个月,碰下她腿跟要她命一样,装个屁纯,早晚给她扒光弄了。

转头冷不防对上座位上的男人。

那种能穿透他骨骼的迫视,仿佛他内心的想法都已经被对方看穿,莫名瘆得慌,缩着脖子坐回了座位。

洗手间。

阮宁掀开裙子,水杯虽被季厉臣抓住了,但还是泼到她身上了些,皮肤被烫的发红。

微微出神。

她好歹有个裙子隔着,那么热的水直接泼他手上,不知道他的手有没有事。

到底是爱了两年的人,第一反应骗不了人,她还是忍不住为他牵动心弦。

抽了纸洇着裙子上的湿意,刚好隔间的纸用光了。

去隔壁拿,门刚打开就被男人强势进入。

“唔-”

嘴被背后的手捂住,人被按到门上。

慌乱之下,她挣扎的剧烈。

压在耳后的嗓音含着戏谑调弄,“别叫,把你小男友招进来看见你对着小叔发荡就不好了。”

感觉到掌下的安静,季厉臣才松了手,握住她纤细的脖颈,沿着较好的曲线缓缓向下。

“乖侄女,给我说说,我来之前你们在谈什么?”

男人的身形太过优越,宽肩窄腰,一双强健的腿在背后撑着她,不许她软下。

这姿势太过危险,她强忍着慌乱道,“没谈什么,许泽洋是我学长,我们只是谈些学校的事情。”

“学长?你难道看不出他想睡了你么。”

直白的话叫她的背僵了僵,“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

嘲弄的笑,“他为什么跟你献殷勤你不明白?真当他喜欢你呢,不过是看上你这副身体罢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阮宁心里的委屈根本积压不住。

他的话再一次提醒她,对比他,对比季雪凝,她是何等低微。

咬了下唇,“那又怎么样,小叔不是说我一无所有,身体就是我的筹码…唔…”

似欢愉又似痛苦的哼叫自女人的唇间溢出。

“别…”

他稍稍撩拨,她就已经是溃不成军。

看着她软绵无力的样子,季厉臣语调轻佻,“你这幅身子都被我玩儿坏了,只会享受。还想拿身体当筹码,懂怎么伺候男人么?”

正当阮宁抑制不住声音时,外面忽然响起许泽洋的声音。

“宁宁?我给你买了烫伤药,你开门我递给你。”

一门之隔。

季厉臣故意在这个时候吻着她耳廓,“要开门么?让他看看你背地里是怎么用这副浪样勾引小叔的?”

属于男人的气息强势而炙热,本就站立不住的阮宁更是脚软。

跟了他两年,阮宁知晓他什么都做得出来,头往后靠他的肩,是迎合的姿态。

“别开,我这个样子只想给小叔看。”

看她学乖,季厉臣眼中流出几分满意,低头吻她。

外面,许泽洋等的不耐烦开始挨个敲门,“宁宁?你在里面吗?”

很快,他找到了阮宁所在的那间,叩击透过门板传导到阮宁身上,吓得她险些咬了季厉臣。

“咚咚-”

“宁宁?”

“你不在洗手间吗?”

就在许泽洋莫名其妙时,门内终于传来了阮宁的声音。

“学长,我在这,麻烦你递给我就好。”

说着门开了个缝隙,大小刚好够药管送进来。

许泽洋有些不满,他专程跑了腿可不是单纯来送温暖的,阮宁那双腿又白又细,缠腰上能把人迷死,他老早就想摸了。

为了有点肢体接触,他甜言蜜语哄道,“女孩子的皮肤这么宝贵,还是我给你上药吧,万一留疤了我该心疼了。”

“不…不用了学长,你给我就好。”

盯着门缝里伸出来的细指,许泽洋耐心告罄,想直接把门拽开算了。

他硬来,她还能跑得了?

不就个没钱没背景的臭丫头,之前他玩过的那些开始不也都装的清高,用点手段还不是都乖乖被他弄了。

追了她一个月还真把自己当公主了,她那样一看就是雏儿,使点手段还不是任他摆布。

恶念一冒头就是覆水难收,许泽洋无声抬手。

刚把住门板欲发力,外面传来拔高的女嗓。

“小叔?你在洗手间吗?”

季雪凝踩着高跟鞋进来,看到许泽洋,颐气指使道,“喂,你看没看到我小叔。”

季雪凝跟阮宁同校,人人都知道季雪凝是季家千金**,给学校捐了不知道多少栋楼,连校长都要客客气气的。

许泽洋这样的家世,见到季雪凝只有拾鞋的份,他赔笑道,“学姐,您小叔是哪位啊?”

猜你喜欢
  1. 季总小说
  2. 地狱小说
  3. 嫔妃小说
  4. 小女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