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镇平侯府内,雪花随着寒彻入骨的朔风
镇平侯府内,雪花随着寒彻入骨的朔风

镇平侯府内,雪花随着寒彻入骨的朔风 诸葛奶茶 著

连载中 林婉棠薛景睿 侯府

更新时间:2024-03-04 15:48:52
前世,薛二郎忘恩负义,诬赖林家谋反,毒杀了林婉棠。林婉棠含恨重生后,表面知礼大方,温婉孝顺,实际上报仇打脸又狠又准!薛二郎不愿退婚,求异母姐姐淑妃逼嫁,林婉棠道:”我嫁!我嫁薛家大郎,娘娘的同母胞弟。”淑妃大喜:亲弟媳!薛二郎:“???!!!”人人说林婉棠宁愿为威武将军薛大郎守寡,也不愿嫁薛二郎。林婉棠:呸,谁要守寡?三个月后,薛大郎自会怀揣匈奴可汗的脑袋立功扬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1章

奶娘张氏在一旁笑:“哎呦,这孩子真孝顺他伯母。”

林婉棠伸手接了过来,剥开油纸将糖放进嘴里,然后,她鼓着腮帮子问薛汝成:“你还有吗?”

薛汝成迟疑了一下,似乎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终于,他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颗糖,递给了林婉棠。

林婉棠笑道:“原来你的糖都在袖子里藏着啊?那就都给伯母吧。”

薛汝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林婉棠嘟着嘴,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你小气,不给伯母糖,伯母不和你玩了。”

薛汝成忙喊:“给......给你......”

林婉棠这才转过身,伸出手来要糖吃。

一颗糖、两颗糖......薛汝成慢慢地往外掏......他实在心疼,眉头越皱越紧,眼里慢慢有了泪光。

林婉棠“贪得无厌”,全然当没看见,一颗一颗接过来,最后竟然当真把薛汝成的糖全哄走了,一颗没剩。

林婉棠转身将糖分给丫鬟们吃,众人嘻嘻哈哈地闹着。

薛汝成摸摸空空如也的袖子,又看了看众人含着糖圆鼓鼓的脸颊,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偏偏林婉棠跟没听见一样,在跟珍珠看什么绣花样子。

奶娘张氏在心里偷偷埋怨,大少奶奶到底年轻,没有一点大人样子,哪儿有这么逗孩子的?她赶紧过去哄薛汝成。

奶娘好一通忙活,薛汝成才不哭了,他被丫鬟们踢毽子吸引住了。

林婉棠扔给薛汝成一个毽子,让他玩。

薛汝成小短腿,跑都跑不稳当,又穿得鼓鼓囊囊,如同一个大棉球,怎么可能踢得好?他甚至一个都踢不起来。

林婉棠说是教薛汝成,示范的速度却飞快,灵巧地上下飞舞,丫鬟们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喝彩声。

然后,林婉棠让薛汝成踢。薛汝成一个也踢不住,他笨拙的样子惹得林婉棠笑弯了腰,丫鬟们也掩着口偷笑。

如此往复了几次,薛汝成的脸越来越红,最后终于忍不住又哭了。

奶娘无奈地又上前来哄,心说,祖宗诶,这是今天哭的第二场了。

很快到了用午饭的时候,林婉棠让人在小厨房煮了咕咚锅,锅里放了不少麻椒和茱萸等香辛料。

炭火烧着,锅里煮着牛羊肉,咕嘟咕嘟往外冒着诱人的浓郁香气。

薛汝成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他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表现得极其乖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咕嘟锅。

玲珑端了一碗青菜面出来,放在了薛汝成的面前。薛汝成顿时愣了,仰着脸看向林婉棠。

林婉棠温和地笑道:“汝成,咕咚锅辛辣,小孩子不能吃。伯母特意给你煮了青菜面,多吃青菜对身体好。”

薛汝成:“......”

林婉棠蘸着调好的芝麻酱汁,用长筷子开始吃肉和菜,吃得不亦乐乎,鼻尖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脸蛋红彤彤的,看起来可爱又娇艳。

薛汝成艰难地挑着面条,往嘴巴里送,眼睛却一直看着林婉棠的嘴巴。

一块肉,两块肉,三块肉......

太香了!

林婉棠的吃相使得那肉看起来更香了几分。

薛汝成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青菜面条。

对比太惨烈了!

“哇——”

薛汝成又哭了起来。

奶娘:“......”

奶娘使出了浑身解数,总算把薛汝成哄得不哭了。她又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费了老鼻子劲,才哄着薛汝成吃完了那一碗青菜面。

吃过饭,奶娘便忙不迭地要带薛汝成离开。

林婉棠伸了个懒腰:“慌什么?母亲不是说让他晚间再回去吗?”

奶娘这一上午累得够呛,忙陪笑行礼说:“大少奶奶,小公子得回去睡午觉了。”

林婉棠站起身说:“这时候白天短,夜间长,睡什么午觉?”

林婉棠吩咐珍珠:“再拿一只毛笔出来,我要教小公子写字。”

薛汝成从没有写过字,感觉很新鲜,便不由得又有了一丝丝期待。

林婉棠坐在桌案前,写了一个“永”字,在让薛汝成坐端正,握好笔,临摹永字。

一开始,薛汝成还兴致勃勃,林婉棠则不停地纠正他的错误,不一会儿,他便被打击得没了信心,觉得自己怎么写都不对。

薛汝成坐不住了,开始东张西望,想去一旁玩耍。

林婉棠看了看沙漏,严肃地说:“做事情要有恒心哦,至少得练够半个时辰。”

薛汝成看了看林婉棠的脸色,又看了看林婉棠手中的戒尺。

他到底没敢动,眼里噙着泪,端坐着练习写“永”字。

“坐直。”

“笔杆竖直,不要歪。”

“脑袋抬起来。”

“小手指!小手指!小手指要抵在无名指上。”

......

薛汝成练了半个时辰的字,中间哭了五回。

偏偏哭闹的时间不作数,半个时辰是纯练字的时间。

这么闹腾来闹腾去,一个时辰过去了。

终于熬到头了,薛汝成和奶娘都十分想马上离开瑾兰院。

林婉棠满脸诧异:“汝成,你怎么不想在伯母这里玩了呀?”

薛汝成趴在乳母怀里,看都不敢看林婉棠,只低声嘟囔:“不想。”

林婉棠走过去,捏捏薛汝成肉嘟嘟的脸,委屈地问:“为什么不想啊?伯母对你这么好。”

薛汝成眼里又沁出了泪:“不想。”

林婉棠叹了口气:“好吧。”

张奶娘抱着薛汝成飞快出了瑾兰院,跟逃跑一样。

林婉棠拍了拍手,笑了起来,心说,教养孩子不容易,逗哭孩子还不容易吗?杨氏再送薛汝成来,薛汝成恐怕怎么都不肯了。

果然,当天晚上,林婉棠去给杨氏请安。薛汝成原本在胡乱舞着一把小木剑,林婉棠一进去,他就抱着木剑一头钻进了杨氏怀里。

林婉棠笑着说:“汝成,把你的小木剑拿来,给伯母玩一玩。”薛汝成闻声撒起脚丫子就往里屋跑,他生怕林婉棠追过来,还随手将里间的门给关上了。

杨氏怎么哄都没能把薛汝成哄出来,只得放弃。林婉棠摊手:“母亲,看来儿媳真不会带孩子。”

杨氏只得含混过去,想着以后再慢慢图谋,由不得林婉棠不同意。

猜你喜欢
  1. 侯府小说
  2. 霸宠甜妻小说
  3. 侠盗小说
  4. 小娇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