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七零:摆烂白富美靠作被狂宠
七零:摆烂白富美靠作被狂宠

七零:摆烂白富美靠作被狂宠 饭碗114 著

连载中 苏青瓷徐佳 狂宠 七零 白富美

更新时间:2024-01-25 09:40:44
现代经营农场的白富美被头孢+野格给送到七十年代当小知青了。穿过来的她为了不下地,又是忙着上吊,又是想着喝药,又是策划跳河,作的大队长脸都绿了。她心想:奋斗是不可能的,我家祖传摆烂!我的志愿就是混吃等死,爱好也是混吃等死,擅长更是混吃等死…躺平的男人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陷入了沉思,这个世界竟然有这么奇葩的人,第一次见面从自己头顶一飞而过跳到了河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想到这悲惨的经历,苏清瓷不禁悲从心来。

再让她下地,那是不可能的。

同住一屋的老知青周慧娟回来后还安慰她。

为了让她明白这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还给她举了各种更加恐怖的例子。

苏清瓷非但没有被安慰到,还从周慧娟的话里听明白了另外一个意思。

真正的苦日子,还在后头!

想起这三天生不如死的日子,苏清瓷就像在做梦一样。

后世真的把农村美化的太好了。

乡下确实是有蓝天白云青山和绿水。

可七十年代的乡下也出门就能踩到屎。

鸡鸭牛羊甚至是猪,各种家畜,还有满村的小孩子。

他们全部会…随地大小便。

门口,路边,沟里,冲凉房……

所以这才会产生了这时段特殊的职业“集肥队”。

苏清瓷昨天实在忍不住了,跟着周慧娟去了这个时代的茅房。

她胆战心惊的叉开两条腿,颤颤巍巍的站在那两块看起来又滑又腐朽,外加吱嘎响的木板上。

排泄物下去的瞬间,冰冷的粪水弹了她一**。

她当场就惊恐的哭了。

周慧娟还热心的解释道,“现在农种时节,正是需要大量肥料的时候,村里茅房都被掏空了,下面基本都是水。”

“所以在释放的瞬间一定要马上高抬**。”

然后还扯了几张不知名的叶子给她。

她拿着叶子哭的更大声了,周慧娟估计也是忍无可忍了。

翻着白眼骂她娇气。

随后不耐烦的跑到知青点,从窗户上撕下来一片黄色的纸皮给她。

苏清瓷来到70年代的第一次大解,就是用包水泥那种硬邦邦的黄色纸皮。

还把周慧娟心疼的不行,说窗户要漏风了。

吃的就更别说了,那玉米饼子噎的她翻白眼,腮帮子都嚼痛了。

水要挑,柴要捡,没有洗衣机,没有热水器。

这任何一件事都能让她崩溃。

她以前也迷过一段时间穿越小说,可现在真正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

她一个后世养尊处优娇小姐,真的受不了啊。

苏清瓷抹了把眼泪,“不行,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就算要哭也不能靠在这面黄土灰墙上哭。”

“我要回去,敷着面膜,躺在马尔代夫的海滩上哭。”

“我要喝着最贵的拉菲,在夜总会找最帅的鸭子陪我哭。”

苏清瓷一咕噜爬起来,找到了自己的行李包,掏出一条围巾,搬来凳子就系在门框上。

牙一咬,心一狠,把脑袋伸了进去。

小腿一蹬,凳子倒了。

苏清瓷闭上眼睛,心里呐喊着,“回去,我要回去。”

可刚几秒她就受不了,身体往下坠的同时。

绳子因为重力作用压迫颈部,推挤喉咽,舌根将整个气管堵死。

阻断了呼吸,也阻断了血流。

满脸通红的苏清瓷瞬间眼珠子都要脱眶了。

她用力扣住颈部的围巾,想把自己的脑袋从里面抽出来。

双腿在空中乱踢,惊恐的想找个借力点。

“啊呀,我滴妈呀~”

“不得了了啊,小苏知青啊,你是有什么想不开啊,天啦~”

来人是大队长刘大柱。

他见苏清瓷又没有上工,准备过来敲打敲打这个新来的消极分子。

结果刚到知青点就看到苏清瓷挂在门框上荡秋千,差点没给他吓趴下。

他把那宝贝蛋旱烟杆子往地上一丢。

一个窜步上前,抱着苏清瓷的双腿往上托举。

这可真是要命啊,本来以为只是个有点小心思,懒惰一点的知青。

没想到这一个不对就上吊了。

这是哪里是来支援农村建设的,这是请来了一个菩萨吧。

这要是真死了,那他这个大队长也完了。

苏清瓷被刘大柱给放了下来,整个人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回去。

但是,她刚才真的差点死了。

此时一口气散去,整个人又惊又怕,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刘大柱也快哭了。

他知道这外地来的知青心眼多,难管教,能作妖蛾子。

可这么多年,来的知青也不少,还没有出现过刚来两天就找死的啊。

看着那跟自己孙女差不多大的女娃子,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

刘大柱那责备的话硬是说不出口。

只能在心里自己安慰自己。

看苏清瓷那细皮嫩肉的样子,估计也是城里娇养着长大的。

这一下子离开了父母,来到这乡下,一时间想岔了也能理解。

“苏知青啊,你说你这是干啥啊?”

“你爹妈要是知道了,得多痛心啊?你说你有啥想不开的,你去寻死?”

“这俗话都说,好死都不如赖活着呢,你要有啥你就和叔说啊!”

刘大柱尽量让自己用温和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劝着。

苏清瓷眼泪鼻涕流了一脸,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好不可怜。

“大队长,上吊太痛苦了,你家有农药吗?”

“你,呃,你,呜呜,借我点。”

“再不行,我给你点钱,买也行。”

刘大柱那强挤出来的笑容一僵,一张脸都青了,这是还要死?

“啥药不药的,我们这乡下可不兴那玩意。”

“你有什么委屈你和叔说啊!有天大的事,我们都可以商量着解决是不是,真没必要走到这一步呐!”

苏清瓷泪眼蒙蒙的看着刘大柱。

“我不想下地。”

刘大柱心一梗,一口气卡在喉咙,整个太阳穴突突的跳。

不想下地,你跑来农村干屁啊?

“你,就因为不想下地,就上吊?”

刘大柱眼睛瞪得溜圆,声音都走调了!

苏清瓷答非所问道,“大队长,跳河应该没上吊这么难受吧?”

刘大柱脑门突突的跳,一拍大腿,“不就是不想下地嘛,多大点事。”

“这样,刘叔跟你承诺,你不用下地了!”

“叔给你安排别的事!”

“咱可不兴想不开哈~”

“你说你这十几岁半大孩子,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苏清瓷抽噎着看着刘大柱,“我不用下地了?”

刘大柱一咬牙,“不用,咱不下地了!”

“这支援农村建设也不是非要下地,不下地的活计也不少,放牛,割猪草,发放农具……”

“就是公分少了点,叔回头给你合计合计。”

刘大柱苦口婆心的对着苏清瓷劝导了好一阵。

又是让她想想家里的亲人,又是给她发梦想,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苏清瓷对他口中的吃饱穿暖一点兴趣都没有。

有她前世的庞大家产比起来,吃饱穿暖算个什么玩意?

猜你喜欢
  1. 狂宠小说
  2. 七零小说
  3. 白富美小说
  4. 神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