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历史军事 > 民国战狼 > 第九章 白忙乎了

第九章 白忙乎了

抗战大兵 2019-11-22 15:37:48

大街上远远传来娇斥声、打斗声、马鸣声。

“怎么回事”,老将军急忙问李团长,心里隐隐不安。

“刚刚那位护士,跟偷马贼打起来了。乖乖,动作太快,没人敢插手。那个,赵营长想劝架,结果躺那儿…”,李团长似乎惊魂未定。

“啥”,傅冬一听拔腿就跑,要命了,黑子要是出事,怎么跟地下的老丈人交待。

老将军也急急走出庙宇,兰儿怎么跟人打架呢,一个女孩子,得多危险啊。

张旅长、王政委连忙搀住老将军,一路劝导,凭小兰的本领,不会有事。

杨鑫打了半天,也没搞清对手女八路是谁,虽然长得漂亮,跟张菊小妞有得一比,可手段也太强悍,还不讲理,不说了吗,就借来骑骑,看把她急得。也不知黑子哥咋样了,小妞使了啥手法,怎么就倒下了呢。

“停,停,小妞,咱俩不打了行不”,杨鑫将三角刀搁住对方的短剑,他感觉骨头有些松了,死丫头力气真大。

“谁小妞啊,谁小妞啊,敢动赤兔,我跟你没完”。

小护士程兰气坏了,姣好的面容都变了形,掌中剑或刺或砍,招招指向要害。

“赤兔?赤兔是什么鬼”。

“你才是鬼”,程兰恨恨地刺出一剑。赤兔是她最喜欢的马,是她的逆鳞,也是老头的坐骑。

离两人三十几米,赵黑子软软地靠在墙上,眼睛闭着的,还好脸色正常,估计没什么事。

旁边还站着一匹黑马,像人一样观战。黑马足足一个半人高,脖领子挂着一只包包,背上横着镜子枪。兴许看到精彩之处,黑马竟然嘶鸣两声,时不时巴拉蹄子,貌似加油助兴,快成精了。

杨鑫不想打了,跟女人斗很丢脸,奶奶知道会骂人的。可不打又不行,小妞跟牛皮糖师似的,一粘上没个完。

瞅机会跳出战圈,杨鑫边喘气边说道:“小妞,不是,那谁,我都说不骑了,多大的事,至于拼死拼活吗”。

程兰也尽力了,要是再来几个回合,非趴下不可,臭男人厉害。小护士强忍不适,遥指短剑,一样气喘道:“偷,偷马贼,不管你是谁,动赤兔就不行”。

杨鑫嗯嗯点头,一边小心提防着程兰,一边绕着她溜向黑马。

程兰发现不对劲,又不干了,“还想偷啊”。

杨鑫赶紧摇手,“没,我拿我的东西”,说着,指指黑马身上的包包和枪。

程兰才不信,冲向杨鑫,出手就是狠招,“小贼,那是八路的战利品,你少打歪主意”。

“啥?这是我缴获的,在火车上…”,杨鑫急眼了,里面可藏着还猪的钱。

程兰一点不给杨鑫辩解的机会,边打边哼道:“不可能,那位死黑子是不是你同伙,快说”。

两人又开始斗上了,兵器相接,火星四溅,咔咔声隔老远都能听见。

赵黑子早醒来了,他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不敢睁开眼。这位护士猛啊,轻轻搭他脖颈一摁,人就晕倒了,幸亏这丫头没下死手。

她到底谁啊,身手这么厉害。不管是谁,能给老总换药的,一定不是善茬。

哎哟,三斤怎么惹上她了。

杨鑫心里有气,想使点劲,又觉得不妥,只得被动防御,那个憋屈劲,血腥子都快冒出来了。

“住手”,突然一声大喝,跟着从墙后转出一帮人。

杨鑫下意识一滞刀子,发现不少认识的人,个个都怒视他,有胡子、瘦子,还有一位长者。

坏了,听山子说都是大官,他们来助阵的。那还打个屁啊,哎哟,我的猪肉钱,白忙乎了。

杨鑫虚晃一招,逼退程兰,转身就往南跑,速度极快,跟一匹野马似的。众人只见一道虚影,人就不见了,剩下程兰在发呆。

老将军三步并作两步走近程兰,上下打量,就担心多个窟窿眼。

“你来干什么,我还没打够呢”,程兰不满地噘起嘴,拢拢发汗的秀发,一边嘀咕小贼没尽力么。

老将军嗓子眼这会儿才放下,听见丫头的埋怨,不由心里发苦,造的什么孽哟。

张旅长忙上前打圆场,“小兰,老总这不关心你吗,太危险了,伤着没”。

王政委、李团长、杨猛跟着附和,都说小兰厉害,快赶上巾帼英雄了。刚刚李团长、杨猛知道一点内幕,漂亮话一茬一茬的。

“哼,就你们多事”,程兰才不理这些奉承话,扭头走向黑马,黑马都叫唤她几次了。话说小贼留下包包,说是送给她,看他挺宝贝,得瞧瞧。

老将军苦笑一声,尴尬地跟张旅长对视一眼。张旅长明白两位的特别,对方有危险都互相紧张,没事了又成了这幅样子,可不是冤孽是啥。

傅冬围着赵黑子,急得汗都出来了,刚想大喊,谁知赵黑子冷不丁睁开眼,又不停地眨眼,示意傅冬小点声,还指指黑马。

“怎么啦”,傅冬不明就里,顺着赵黑子手势,只瞧见程兰在取包包和枪。

“那是三斤的,嘶,她怎么看上了,完了,完了,大洋没了”,赵黑子心疼地絮叨,没半点营长的觉悟。

傅冬气得摔赵黑子一脑门子,他在担心是否有事,黑子倒好,惦记那点大洋。

“啊,这么多钱,小贼抢谁啦”。

程兰将包包空在地上,滚出一大票大洋、首饰,惊讶得大呼小叫。太多钱了,还有几块手表,两把好手枪。

程兰不由分说,揣上一把手枪,勃朗宁的。手表好看,取一只试试,太大,不适合女人戴,兴许陈医生用得上。

众人一愣一愣的,一个小包包,有这么多干货,战场鬼子揣很多钱。不行,回头下令,打扫战场仔细些。

老将军脸黑得像锅底,兰儿真不让人省心,那是战利品,必须交公,怎么能随便取呢,她没那资格。又不好说她,刚刚还当面怼他。

王政委心眼一转,忙给张旅长使了个眼色。听说是杨三斤缴的,那不就是教导旅的,要是钱够数,说不定教导旅误伤老总的事,会有个好结果。

张旅长心领神会,上前跟程兰套近乎,“小兰,这钱谁缴的啊,得给他记一功,咱八路就缺这个”,下手可不慢,拿起包包,默默地抓地上的大洋、首饰往里塞。

程兰抢过包包,白了一眼张旅长,说道:“张叔叔,小贼送的,说是赔的药钱,你就别惦记了”。

张旅长一愣,怎么成药钱了,几千大洋呢。闺女要抢教导旅的战果,这下怎么办。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过河 第二章 开杀戒 第三章 讲点文明 第四章 发财了 第五章 跑了 第六章 打起来了 第七章 会不会开炮 第八章 不简单的小兵 第九章 白忙乎了 第十章 打猎 第十一章 当民兵 第十二章 车站激战(一) 第十三章 车站激战(二) 第十四章 独立一团 第十五章 两逃兵 第十六章 必须严惩 第十七章 前往旅部 第十八章 夜战 第十九章 给点厉害的 第二十章 新的一天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