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穿进虐文成了女二的白月光
穿进虐文成了女二的白月光

穿进虐文成了女二的白月光 向日葵 著

已完结 季晚晚顾景云 白月光 虐文

更新时间:2023-12-09 15:25:19
某天下班路上遇到猥琐男跟踪,我慌不择路掉进了河里。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穿进了一本早年间读过的狗血虐文中。我还是那个苦情的虐文女主。为了不落得和原主一般的癌症结局,我决定重拳出击。却在不会不觉中依旧跟随着剧情的发展,被掌控着一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解救茶茶!原来有秘密。

茶茶也不是个能吃亏的主,当即打掉薛迎伸过来的手,站起来就骂。

「装什么呢!刚刚要不是你那贱蹄子乱放,我会摔?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招惹我,信不信明天我就让景云哥哥开了你!」

但是现在没有人吃茶茶那一套,她又是新来的,大家都向着薛迎。

一群人明目张胆的“窃窃私语”。

「她真有这后台还会当个实习助理?」

「或许有,但是没那么硬吧,我今天给她办入职的时候看到她的毕业学校差点儿没笑死。」

「怎么了怎么了?不会是中途辍学的吧?」

「克莱登大学,哈哈哈哈哈哈,小说照进现实。」

「我有个表姐家境很好,听她说这个白茶茶前几年家里有钱横行霸道,现在破产了,看来是真的,连个正经的学位都买不起了。」

「她前几天还在晚宴上被酒鬼给扒光了,那场面,啧啧啧。」

「我的妈呀,说不定她背地里玩的更花,这工作也是这么得来的吧。」

「……」

可是这种造女生黄谣的桥段真的很没品。

绕是白茶茶再心理强大,面对这些铺天盖地的污蔑也很无措。

我站在门外听了很久,突然咳了咳嗓子,现场寂静下来,纷纷看向我。

我想要进包间里,这时门口的薛迎又伸出了她的脚。

这算梅开二度吗?我看准了脚面,没有犹豫直接踩着她的脚走了过去。

薛迎疼的大叫,我冲着白茶茶扬了扬头:「学会了吗?」

薛迎正在吃痛,没来得及和我理论。

我径直走到刚刚谈论的尺度最大的几个同事面前。

「本人先说明,没有站队,虽然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你们这种造黄谣的行为真的很没品。」

「刚刚你们谈论的真是绘声绘色,说得好像那场宴会你也参加了?你有资格?」

「你亲眼看见她玩的有多花了?你对这方面很了解?」

「还是因为把她贬低的一无是处,可以衬托出你的洁白无瑕吗。」

我骂的正爽呢,感觉有人拉住了我的手。

我想继续输出,甩了甩没甩开,一看是白茶茶。

她面色倔强的看着我,双眸微红,却是强硬的拉着我走出了包间。

6

不知道白茶茶找我要干嘛,但是她既然这么做了一定有她的道理。

茶茶一口气带着我出了大厅,累的自己小脸红扑扑的。

「季晚晚,你这又是想出的什么招对付我?」

「啊?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听出了我是在替你说话吧。」

显然白茶茶脑子并不怎么灵光,继续对我的控诉。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查了,那天是你故意指引的那个酒鬼,不就是想看我出丑吗?」

「大姐,你还恶人先告状了,那酒鬼不是你找来的吗。」

我不对付你,等着你对付我?

茶茶嘴巴张成了O型,气的说话都结巴了。

「你你你……你怀疑是我找的人?我还不至于像你一样做这么low的事!」

她这话我一句都不信,但是她的反应又无可挑剔。

可是书里就是这么写的,总不能说这一次的茶茶是好人,我拿错了剧本吧?

「而且你还在工作上羞辱我,威胁我去做一个实习生!」

「是你自己选择的,你既要光鲜亮丽的职位,又不愿意去学习一步步干起,哪有那么好的事?我既然当了这个总监,就不会为你一个人开先例。」

「那今天的事情呢?你找人欺负我,你们都是一伙的。」

茶茶说着说着委屈的垂下了眼帘。

「你没看到她们也欺负我了?」

我伸出手替她抹掉了眼泪。

「别难过了,我知道你是清清白白的,这不还替你出头了。」

怎么觉得这么不对劲,好像在哄女朋友一样。

不行,她可是恶毒女二,想到这我立马摆上我的臭脸。

「但是有件事我真得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和别人的老公纠缠,虽然我也不喜欢顾景云,但我俩可是结婚了的。」

茶茶听到我的话眼睛亮了亮,应该是觉得我不喜欢顾景云她更好得手,但是她的话却是出人意外。

「我们是表兄妹,你误会了,我没想着抢你老公。」

哈?这原文里也妹讲啊,还能根据剧情改写?

白茶茶终于对我友好了一些,但是这越来越偏离原文剧情了,算合理的吗?

7

就在我想坐上一辆出租车回去的时候,她喊住了我。

「还有事?」

白茶茶神色很扭捏,坚持不让我上这辆车,还不肯说原因。

一看就是有鬼,我灵光乍现:「你小子在车上做了手脚?」

白茶茶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我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破坏车子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但是万一出了偏差可是要命的,胡闹!太胡闹了。

「我那天不是说要让你等着吗,今天就特意买通了司机,让他看到你出来就过来载你,然后把你丢到五环。」

哦,原来是给车上的人做了手脚,要说也不说清楚。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我,可以根据这件事来判断原文走向是不是真的可以更改。

原作里这一天白茶茶不仅羞辱了季晚晚,还装病让顾景云守了她一夜。

女主知道后悲愤交加选择远走他乡,是这本虐文的关键情节。

如果白茶茶上了这辆车,被丢到这么远,就没机会纠缠顾景云一夜,他们到底是循规蹈矩的npc,还是可以有无限可能的变数,这对我而言十分重要。

「茶茶,你进去,我一会去接你。」

白茶茶疑惑的看着我,我坚定地点了点头证明自己没有在开玩笑。

她居然还真的没有什么反抗就照做了。

我回家后开了自己的车准备去接茶茶,给她打电话想要问问她现在的方位,却打不通。

路上遇到红灯,我掏出手机刷了会视频,看到一则社会新闻。

【本市出现一名多次侵犯女子的在逃**犯,望广大群众积极提供线索】

底下还配了一张**犯的照片,看上去确实有点纵欲过度的样子,还有点凶狠,还有点……眼熟!

这不是刚刚那名司机吗?

7

我暗道不妙,又打了好几遍茶茶的电话,均未打通。

一颗心仿佛沉到了谷底。

我迅速报了警,警察可以查路边监控,从酒店楼下开始查那辆车一定可以找到踪迹。

想了想我又给顾景云打了电话,他的彩铃听的我都快没耐心的时候终于被接起。

「女人,想通了?你很聪明,知道现在向我认错还来得及。」

「现在不是装逼的时候,白茶茶有危险!」

我简单的把事情和顾景云叙述了一遍,他当即派出了公司全部的保镖全城搜寻。

他这个霸道总裁也不是一无是处。

我绕着城市一圈一圈的寻找着,脑子里反复回忆在原作中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显然没有什么效果。

茶茶,你可千万别出事,不然我真要内疚死了。

车子不知不觉行驶到了郊区,一声尖叫传来,吓得我一个激灵,远远的好像有一个人在往我这边跑来。

我打开车灯一看,竟是茶茶,她看上去非常狼狈,鞋子也跑掉了一只。

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是那司机,他也没好到哪里去,龇牙咧嘴的紧随其后,脑袋上还有血。

我驱车挡在他们两人之间,迅速招呼着茶茶快上车。

可是那司机竟然从我这边打开了车门,拽着我的胳膊要把我往下拉,我死死抓着方向盘,怕他把我拉下去。

茶茶本来已经快要上来了,看到司机要伤害我,一把抓起车上的棒球棍就跑过去打那司机。

但是被还没打到司机身上,棍子就被夺了过去。

茶茶转身就跑,司机扔出的棍子打到了茶茶,他顺势把茶茶扑倒在地。

茶茶爬起来却被抓住跑不了,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我努力平复着呼吸,微微颤颤的握着方向盘,瞄准了司机的方向,开车撞了过去。

不能慌,不能慌,眼下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车子撞到人发出一声闷响,那司机被撞倒,一时站不起来了。

还好力道控制的精准,车子并没有伤害到茶茶。

远方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茶茶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瘫软在了地上。

她用手支撑着朝我的方向爬来,我立马下车扶她。

8

所幸茶茶拼死反抗,警察来的也及时,她只是受了一些外伤,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侵犯。

但是茶茶因为受**太大,一路上抖个不停,大喊大叫,总觉得有人要伤害她。

最后医生给她开了一针镇定剂才总算是安静下来,沉沉睡去了。

顾景云也赶了过来,要连夜守着白茶茶,怕她睡醒会出现什么症状。

故事虽然历经了一些波折,但还是按照原文进展着。

不止顾景云,我也在守着茶茶。

我告诉顾景云茶茶出事的时候并没有提及是因为我要茶茶上那辆车的缘故,所以他没有责怪我。

但是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我隐去了自己关于想要改变剧情的动机,只说因为白茶茶的顽劣想让她吃点小小的苦头,结果却弄巧成拙,我很抱歉。

顾景云听完沉默了很久,又摆出了那副霸道总裁的架子。

「既然茶茶当时都悔悟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她都告诉你我们是表兄妹了,你还在怕她威胁到你的地位吗?

「季晚晚,你的嫉妒心就这么强,容不下一个茶茶?」

我本来就十分内疚,听他这么一顿指责差点没直接拎包走人。

电光火石间我突然醒悟过来了,我如果真的走了,是不是就和原剧情里女主远走他乡的路数重合了。

所以我们这些人之间,细微处虽然有所变动,但还是在顺应着书中的洪流。

可如果真的和书中一样,原主在最后就会突发癌症去世,男主幡然醒悟后悔恨不已,不忍接受现实变的整日疯疯癫癫。

且不说顾景云疯不疯傻不傻的,上辈子死的那么冤枉,这辈子我可是要活够本的。

想到这我又坐了回来,冷着脸无视着顾景云的冷嘲热讽。

9

我早晨去接了一次热水,等回到病房的时候看到茶茶已经醒了,靠在床榻上和顾景云聊天。

看到这我很高兴,想要关心一下茶茶的情况如何了。

但是茶茶一看到我就开始变得很不对劲,捂着耳朵低吼,情况十分诡异。

顾景云拉着我走出病房,茶茶的声音没一会也消失了,我一走,她就安静了下来。

「晚晚,你这几天还是别出现了,你也看到了,茶茶对你有应激反应。」顾景云为难道。

我默默点头,后来的几天只是躲在门口偷看她几眼,没敢让茶茶发觉我的存在。

在这几天里我观察到了茶茶的不对劲,她总是在无人的时候拿手一遍遍的敲着自己的脑袋。

还会轻声低语:「滚出去,滚出去。」

最近茶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也快要出院了。

今天顾景云没在,茶茶自己一个人去了医院楼下的花园里晒太阳,我在后面悄悄跟着。

突然来了几个追逐打闹的小孩子,横冲乱撞间不小心把茶茶撞倒了。

我赶紧跑过去扶茶茶,扶起她一看,竟然晕倒了。

我把茶茶带回病房,可医生检查后却摇摇头说不出什么原因,只说她应该是最近太累了。

我亲眼见到茶茶她摔的并不重,不至于晕倒。

茶茶睡了两个小时才悠悠转醒。

我看她要睁开眼睛,怕被看到,赶紧起身离开。

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扭头一看正茶茶看向我,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唇色依旧苍白。

「茶茶,你……不怕我了?」

茶茶虚弱的点了点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没有怕你,也没有很讨厌你,一点点而已。」

说着,茶茶摇了摇头。

「但是那是之前了,现在我一点点都不讨厌你,真的。」

我们彼此沉默了很长时间,茶茶幽幽开口:

「其实,从我回国以后就好像有人在操纵着我一样。

「醉酒那天,有个声音一直萦绕在我耳边,说让我缠着景云哥哥,去你家耀武扬威。

「那个声音很有蛊惑性,我不知不觉就这么做了。

「后来又让我在晚宴上买通人羞辱你,这次我比醉酒的时候神志清醒了些,绝不肯这么做。

「我那天把自己关在了家里了一天,你可以去查,那件事确实不是我做的。

「再然后,那个声音又让我欺负你,整你,有时我努力控制自己不听他的话,挺了过去,有时却没有。」

说到这里,茶茶羞愧的低下了头。

「晚晚,苏醒后我不是不想见你,但是那个声音一直控制着我,让我对你发脾气,让我把你赶出这座城市。

「我甚至去医院检查过自己有没有幻想症,去吃药,可随着我每一次反抗,声音的蛊惑性就会与日俱增。」

所以是有人在掌控着茶茶,引导她去推进剧情,而我们还是抵不住剧情的洪流。

我轻轻回握住了茶茶的手,心里默默盘算着。

「你说的这些,我都信。

「其实,我也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我如果说,我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刚来了两个月,你会信吗?」

我非常严肃的说出这句话,茶茶蹙眉盯着我看了三秒后,呆呆的点了点头。

真可爱,我揉了揉茶茶柔软的头发,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她。

茶茶一开始有些疑惑,我没有丝毫隐瞒的替她解惑,她就真的全都相信了。

不过其中有件事让茶茶非常抵制:「原文里的我居然这么坏吗?我不信呜呜呜。」

茶茶并没有在自己是坏蛋的悲伤中沉浸太久,很快想到了关键问题。

「难道我们一定要被迫跟着剧情走吗?」

「别怕,万事皆有机缘,有个人,我怀疑他很久了。」

10

我看顾景云不对劲很久了。

那天茶茶说酒鬼不是她找的,我特意留心去查了一下,矛头竟指向顾景云。

而他一直以来除了在关键时刻露面外从来没有主动出现过。

原文里写他爱我,又因为茶茶而产生的复杂情绪,在我们两者之前的纠葛,在他身上丝毫体现不出来。

上次茶茶告诉我他们是表兄妹,但是顾景云却好似要极力隐瞒这件事,怕会影响些什么。

他主动出现的每一次,他走的每一步,都在极力推动着剧情的发展。

每次我去他的办公室如果恰巧是他在电脑前,他都会立马切屏假装在忙别的东西。

顾景云的秘密应该就藏在那部电脑中。

我和茶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潜入了顾景云的办公室。

他的电脑看上去并无任何异样,电脑壁纸还是他自己的腹肌照。

我俩绞尽脑汁研究了两个小时他的电脑都找不出什么异样。

「我看今天是没什么收获了,咱们先走吧。」

我打着哈欠喊着仍在专心致志操纵电脑的茶茶。

「会不会是我猜错了,顾景云只是一个普通人。」

「别急,等我我给他留个礼物。」

只见茶茶掏出一个u盘导入了一段程序,敲击着键盘又是一阵我看不懂的操作。

「搞定!咱们慢慢监视他的电脑,总有漏出破绽的一天。」

看来茶茶在克莱登大学也不是不学无术的,这不就派上大用场了。

「茶茶,我在想一件事」

「什么?」

「让你当实习助理是不是真的埋没人才了。」

茶茶立刻气鼓鼓的看着我。

「算你良心发现了,还小瞧我!」

11

经过我和茶茶对顾景云的电脑长达一星期的监视后,我们终于搞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是一个意外因素,因为百亿分之一的契机跌落进了这篇虐文里。

因为我这个生物的出现,改变了文章里的磁场,所有人都开始生出了自主意识。

也就是在我苏醒后的一个小时内,原来的顾景云被系统给夺舍了。

系统利用其强大的权利控制着包括茶茶在内的所有关键人物的思想,维持着原文的节奏。

可茶茶还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完成了自我意识的完善,那次摔倒后格式化了脑内系统的程序,彻底屏退掉了所有干扰。

而系统的发源地就在那部电脑的一个仅能由他打开的软件中。

只要我们能摧毁那个软件的内部架构,就可以彻底脱离虐文掌控,真正的顾景云也会回来。

茶茶有些不自信:「你决定了吗?很危险,而且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以摧毁系统。」

我坚定的冲茶茶点了点头:「茶茶,我相信你,而且我们总不能一直带着镣铐活着。」

经过这一周茶茶已经对那软件了如指掌,虽然仅限于理论层次,但只要中途没有人出面干扰,就有八成以上的概率能成功。

已知现在的顾景云可以控制别人的思想,且有集团的人力可以调动。

为了保证计划的顺利进行,我搞了一辆房车,可以让茶茶专心的进行破解,只要我们一直在路上,顾景云想控制住我们就没那么容易。

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茶茶潜入了顾景云的办公室。

没有多余的动作,我们抱起主机就溜。

快速进入房车,我负责开车,茶茶组装好就快速的操作起来。

没想到顾景云也留了一手,在主机上安装了警报。

茶茶装好主机后才发现,现在警报已经传到了顾景云的手机里。

我朝着家的反方向驶离,努力为茶茶争取更多的时间。

天不遂人愿,一路红灯,耽搁了很多时间。

而且路上已经开始有车在别我们的车,还好半夜没有太多的车,我还能勉强行驶。

我知道,这些都不是意外,顾景云就在我们后面不远追踪着,间距越小,他能给出的障碍就更强。

随着我因一次次阻碍,行驶速度的减慢,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困难。

茶茶分出心来安抚我不要着急,她很快就完成了。

突然冲出来一辆大卡车,我猛的移动方向盘躲避,撞在了一旁的护栏上。

安全气囊挤压着我的身体,脸上有滚烫的液体留下,好疼。

我在濒临昏迷之前听到了一声:「我们成功了!」

12

再次苏醒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顾景云那张脸。

我应该是对他有了心理阴影,挪动着身体想要远离他。

这时茶茶冲过来环抱住了我,挡在顾景云前面,让我不要害怕。

「景云哥哥,我和晚晚说几句话。」

顾景云识趣的离开了,我回忆起来昏迷前茶茶说的那句成功了,转而问她:

「现在的是之前的顾景云?」

茶茶笑的得意:「没错,我们成功了,系统完全脱离了我们这个世界,你也不会得癌了,我也不会做坏事了。」

我冲茶茶竖起大拇指:「我们茶茶真棒!」

「不过以后的生活可都是未知的了,你再也不能仗着自己的金手指欺负我了。」

接着茶茶又敛了笑容:「面对没有指示的未来,你会手足无措吗?」

我抬手敲了一下茶茶的脑袋:「笨,我们可以有规划啊。」

后来顾景云提出了和我离婚,毕竟他现在有了自我意识,而我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我也乐得如此,即使他不提我也会提离婚的。

况且顾景云觉得自己这么做对不起我,还多分给了我五百万,何乐而不为呢。

上辈子的我早早就进入社会做了社畜,过上了一眼就能看到底的生活。

现在我决定拿着这五百万和茶茶一起出国留学,趁早把克莱登大学从她简历里替换下来,我也弥补一下上辈子的遗憾。

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国家,领略了更广阔的天地。

毕竟,天高地阔逐梦航,人生苦短任逍遥。

猜你喜欢
  1. 白月光小说
  2. 虐文小说
  3. 邪尊小说
  4. 护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