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四合院:何大清长子抗美援朝回来了
四合院:何大清长子抗美援朝回来了

四合院:何大清长子抗美援朝回来了 梦回山上放牛 著

连载中 何雨柱何雨邦

更新时间:2023-12-03 17:27:07
那一年四九城很乱,那一年何雨柱卖包子被追,那一年本不存在的何大清长子走失…四合院在1959大年夜迎来了一个走失多年的何雨邦。掀了四合院的桌子,也走上了掀四合院世界的桌子的道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从王姨家离开走了有一段路,此时估计时间已到晚上七点半了,或许是因为快过年了,大家都经量在家无家人团聚在家,路上除了偶尔走过去的巡逻队,基本已经没有人在外行走了。

有意避开不时走过去的巡逻队,走走停停,兜兜转转的来到海锭大院已经是接近9点了。走到大院大门站岗的***战士面前立正敬礼。本来站得笔直,双手扶枪的战士左手继续紧握的胸前的钢枪,右手也同样放在自己的帽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站岗战士本来一直保持的警惕眼神都柔软了不少。放下敬礼的右手,接着双手紧握胸前的钢枪。大声的问道:“同志,请问你找谁?”何雨邦:“我找许上将。”站岗的战士接着问道:“请问你是谁?找许上将有什么事吗?”

何雨邦伸手从怀里掏出几个奖章,小心翼翼的拿出其中一个一等功的递给了前面的战士。扯着嘴角笑道:“麻烦同志跟许上将说第九集团军27师何雨邦来找他报到。”

站岗的战士赶忙收起眼中的震惊。一脸敬佩的把枪放到背后,双手虔诚的接过这枚沉重的功勋章。然后对着身边一起站岗的战友说了句:“注意警戒,我去通报。”等自己的战友回了手到才小跑着进了大院。

大概等了有半刻钟,前去通报的战士回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警卫员。何雨邦看到跟战士一起出来的人,没有顾及脸上狰狞的疤痕,张开嘴角笑了起来,大声叫到:“王哥,是你来接我啊。”前来接人的警卫员看清是何雨邦之后也是万分激动。快步走到何雨邦身前,拉住何雨邦的手才开口说道:“小何,是你,你这几年跑哪里去了,首长一直惦记着你,快跟我去见首长。”拉着他就要往里走。何雨邦也只能跟着往里面走去。

来到7号院,被何雨邦叫做王哥的男子大声朝门里喊道:“报告,警卫员王家诚接人回来报到。”只见大门快速打开,只见里面走出来一个50来岁,大耳圆脸,最有特色的是左边的眉毛看起来比右边稀疏很多的沙场老将,气势雄浑。

“首长好,第九集团军27师何雨邦向你报道。”何雨邦立正敬礼道。许上将抬起手指着何雨邦大声骂道:“你这个小王八蛋这几年跑哪里去了,听说你去了朝鲜,回国后我去你们部队,你们部队里说你退伍了。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

何雨邦收起脸上的正经神色,张开嘴任由脸上的疤痕肆意开来:“老首长,我这几年都去战友的家乡看了下。后来又去了国外,刚从外国回来。”许上将或许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板着脸说道:“你给我进来,好好说一下你这几年的遭遇。”说完转身背着手走入房间。何雨邦咧着嘴,对身边的王哥呲牙一笑。王哥抬手拍了拍何雨邦肩头才说道:“快进入吧,不要让首长多等,不然一会又要骂你,我去给你们打点水。”何雨邦知道许上将不爱喝茶,酷爱喝酒,看来到现在也没有变。

待何雨邦来到首长书房站立,警卫员王哥准备好茶水走出房间带好门。许上将的眼神从何雨邦身上上下扫视了几眼开口骂道:“还要我请你坐啊,小王八蛋这会知道假正经了,当初偷我酒的是你吧?”何雨邦一下就耸眉搭眼拉过来一把椅子就坐在了许上将的书桌对面,端起温热的茶水喝了一口才说道:“解放后我从部队里拿了花名册一直在江浙山东地区走访牺牲战友的老家,50年听说要赴朝抗击美帝国主义于是回到了部队,被编入第九集团军27军。老首长也知道我有一些特殊,长津湖战役后由于军团减员严重,我就向当是的聂军长申请调派去了别的部队。一直在战场上到处游走,这样一直到战争结束后就打了退伍报告。聂军长不愿让我退伍,于是我离队靠着一些江湖把戏混入了美国撤退的部队,跟着他们去了美国本土。三个月前途径香港回来了。”

许上将牙疼的吸了口气,瞪着一双虎目问道:“这几年美国本土军队里面那些事都是你小子干得?”何雨邦脸上布满恨意,咬牙切齿的回答道:“该死的美国佬,他们想打就打,想不打就以为能跑得了。要不是怕他们狗急跳墙,长崎广岛的惨剧在中国的土地上发生,在太平洋上我就想沉了他们。”许上将站起来,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香烟,点上之后用力吸了几口。沉默了几分钟后才指着何雨邦大声骂道:“他娘的,我就知道你个王八羔子乱来,47年你加入部队以来,如果不乱来你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个副团长。你说你范了多少错,当初我就应该直接毙了你,为了你我都被我的老首长粟大将骂了多少次了,你叫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何雨邦看着老首长在那里发着脾气,满脸的百无聊赖,于是起身转过桌子跑到许上将身边,打开书桌的抽屉。看见抽屉里还有四包军供香烟,拿起就往裤兜里塞。用手翻了翻这个抽屉看到除了几张票据就没了什么了,打算去翻别的抽屉。刚伸手去拉就被许上将一巴掌打开了,只见许上将伸手就掐住了何雨邦的耳朵大声吼道:“你个小王八蛋,你一来就没有好事。每次都从我这里顺东西,你什么时候能给我送点东西啊!”说着还要伸手去掏何雨邦的裤兜。何雨邦踮着脚,侧着头大声回答道:“带了带了,这次真的带了,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礼物了,过几天就给你送过来。”

许上将这才放手说道:“这还差不多。”何雨邦揉着耳朵叨叨哔哔的说:“我都这么大了你还揪我耳朵,我要找我老婶告你。”“你去吧,看你老婶能不能抽死你。这些年你老婶经常念叨你,你自己看着办。”

两人重新落座。何雨邦见气氛打开了,才说道:“许叔,我这次回来要搞事了,估计有点大。”许上将满脸奇怪的表情,好奇的问道:“你哪次搞的事不大?说说吧,这次是什么原因。”

于是何雨邦把自己家庭情况跟父亲何大清遇到的事,还有易中海捣鼓的缺德事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当许上将听完事情的经过愤然站起身,桌子拍的啪啪响:“岂有此理,简直是无法无天。这种人就应该直接抓起来枪毙。”发了一通大火才对何雨邦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如果你有确凿的证据,随便你怎么搞,就是把天捅个窟窿许叔也给你扛咯。”

何雨邦拿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根点上回答说:“许叔,这件事我已经跟南锣鼓巷街道办王主任说过了,解放前我就跟着她一起干地方工作。证据方面有我父亲的亲笔签名信,还有他们一起设计我父亲跟我父亲相好的那个寡妇的认罪书。我是想请你帮忙给冶金部的通通气,这件事情搞起来,我估计第三轧钢厂会闹翻天,到时候冶金部会不好看。”

许叔点点头说道:“这个好办,冶金部的老陈你也是认识的,说说你的计划。”何雨邦继续说道:“许叔,你看我拿一个一等功奖章换个人民日报的报道可以吧,既然他对外表现的道貌岸然,那我就让他身败名裂,出名出到全国。我还要在报纸上刊登他的照片,把他的根都撅咯。”许叔脸上浮起惊讶得表情:“你个小东西还是这么狠,就是感觉有点亏的慌。”

何雨邦见许叔没有反对接着说道:“我知道这老东西是个绝户,一心想找个人养老,想安度晚年。我也不让他去蹲牢房,我就要让他年老凄凉,最后老无所依,死了臭了也没有人给他收尸。”话说到这里许上将感觉有些过了说道:“雨邦啊,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也只不过算计走你父亲,贪了点钱,没有必要做到这样吧?”语气中已经有点不满了。何雨邦也不急着解释,抽完手里的烟才接着说道:“如果只是这样我也不至于做到这份上。许叔,你不知道我父亲离开后,前三个月不算,等我父亲在保定稳定下来,每个月都会给我弟弟妹妹写信寄生活费。这些钱和信都被老绝户眯了下来,每当我弟弟妹妹快撑不下去的时候,他就拿着我父亲的钱在那里装好人换取我弟弟妹妹的好感。”许上将一身正直,根本无法想象这个世上居然还有这样**之徒。只听何雨邦继续说道:“这个老绝户不止做了这些。他在院子里挑的养老人选并不是我弟弟何雨柱,而是同院子里的另一个人。为了减轻帮扶这个养老人选的负担,忽悠***我弟弟把自己的东西全都给了这个养老人选,全然不管不顾我妹妹的死活。许叔,你能想象得到一个万人轧钢厂的厨师,他16岁的妹妹居然不到70斤吗?老话还说灾荒年饿不到橱子。”

许上将真的不敢想象,人心是有多歹毒才能干出这样畜牲不如的事情。

猜你喜欢
  1. 强势小说
  2. 天价新娘小说
  3. 缉捕小说
  4. 丞相夫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