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心仪玫瑰
心仪玫瑰

心仪玫瑰 云筠 著

连载中 云筠陆景肆

更新时间:2023-12-02 15:25:06
云筠靠在车座上,心烦意乱地吹着车窗外的风。“大小姐。”前头的司机出声提醒,“您的眼睛还没好全,还是别吹风了。”说着,司机便自作主张地升上了车窗。没有风,云筠心里更郁闷了。没一会儿,她手机屏幕亮了,是江少衍发来的微信消息。几张照片,其中包括陆景肆和女人开房,以及和几个风流少爷出入各色场所。云筠感觉自己有点呼吸不上来,又开了车窗,透了气,她才好受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江少衍像是被雷劈中似的,一下子僵住。

漆黑的瞳孔一点一滴地放大,终于意识到一个从前没有察觉的盲点。

所以,云筠之所以愿意嫁给一个云淑仪不要的男人,是因为那男人和她发生了关系。

云筠没理会他,转身正要走,忽然胳膊被人拉住了。

她回首,看到男人百味杂陈的脸,黑白分明的眸染上红血丝,咬着每一个字问她:“你说那天有人给你下药,所以你才给我打电话?”

毕竟此前他们吵了一架,云筠一直不肯搭理他,忽然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她,也只能是迫于无奈。

虽然身边有保镖,可她习惯了遇到麻烦的时候找他。

云筠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忽然变了的脸,抽回自己的手,“我不是早跟你说过?”

她是说过,可他那时一直蒙在云筠背叛他出轨的愤怒中,根本没信她。

他又忽然回忆起生日宴那天,云筠得知这件事情后的惊慌失措,她甚至还问了一句:那天晚上的人不是你吗?

江少衍身子再度一怔。

“你一开始,是以为那天的人是我,所以生我的气拉黑了我的联系方式,是吗?”

他朝她走近了两步,气息有些咄咄逼人,一贯温和的眼眸此时翻滚着难以掩饰的波澜。

他当时以为,云筠是出轨了,不要他了,所以把他所有联系方式拉黑了。

可是,从云筠的角度来看,她只是以为,他把她带到宾馆睡了,事后还没解释,她很生气。毕竟云家家教严苛,被家长知道的话后果很严重。

云筠被他问得有点烦,“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些事情你不是一早就知道?现在又翻出来讲有什么意义?”

话音刚落,云筠忽然愣住了。

因为她明明白白地看到,江少衍猩红的眸滑落了一滴眼泪。

“对不起。”

他忽然道。

云筠别过脸,冷冰冰地出声:“原来你现在才觉得自己对不起我。”

说完,云筠转身往里面去了。

她刚迈步进电梯,便收到陆景肆的消息。

他问她到没。

电梯里信号不好,一直到出电梯,云筠的消息才发出去。

她立在电梯外,等着陆景肆过来接她,脑子乱七八糟的,全是刚刚江少衍那滴眼泪。

她还真是第一次见他落泪,只不过那滴眼泪包含着什么情绪,她其实并不太懂。

悔恨吗?

可是时至今日,她马上要嫁给别人了,他又向别的女人求了婚,这种虚假的忏悔还有什么意义?

还是说,男人总有这种劣根性,总是觊觎着不属于自己的女人。得到手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又假惺惺扮演深情。

挺可笑的。

陆景肆过来的时候,女人一袭天青色长裙,披散着长发,素净的脸上凝着复杂的情绪。眼眸低垂,漂亮的脸蛋带着淡淡的忧愁。

男人定了定气息,唤她的名字,朝她走去。

云筠抬眸,陆景肆依旧是淡漠的脸,黑色的衬衣妥帖规整,紧紧贴着男人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性感又克制,迷人又内敛,衬衣和西装裤被他穿得一派斯文败类的模样,这男人还真担当得起行走的荷尔蒙的称号。

哦,这个称号是因为他最近和王家二少走得近,被圈内人冠上的。

短短几日,陆家四少就已经在帝都圈子里走红了。

他过来牵她的手,发觉女人的手格外得凉,掌心还透着薄汗。

他垂眸看一侧女人敛下的长睫,她一声没吭,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了着实不太愉悦。

陆景肆带她去了包厢,推开门,里头空无一人。

云筠立在门口,没进去,只抬眸问他:“你朋友呢?”

“他们在另一个包厢。”

他语调平淡无波。

云筠直勾勾地打量他,唇角微勾,“是觉得我拿不出手?”

他掀眸看他,漆黑的瞳孔依然没什么波澜,“因为他们不算我朋友,你想见我朋友,下次我可以带你去见。”

云筠明显觉察出了他脸上有淡淡的异色,但很快被他压下去,甚至,刚刚那句话,他语气格外温和,有点……哄她的意思。

“陆景肆,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突然来找你吗?”

她懒得绕弯子,直接坦言。

男人走过来,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包厢里头带,然后顺势关了门。

接着,云筠就被他按在了门上,男人高大的身躯笼罩下来,俊逸的面庞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因为她的躲闪,他顺势捏住女人的下巴,迫使她对着自己。

她不喜欢这样被困的姿态,皱起细长的眉头,不悦开腔:“你想做什么?”

“江少衍跟你说了什么,嗯?”

他嗓音沉了下来,温热的气息扑在她脸上,与此同时的,还有他因为靠近而散发的混杂香水味。

云筠当即便皱起鼻子,摆出嫌弃脸:“我还需要别人跟我说什么吗?你自己闻闻你身上的味道。”

他眼眸暗了半度,轻声解释:“那是别人的女伴,哪怕只是同在一个地方也很容易沾染上。”

“陆景肆,你当我蠢吗?”

云筠皱眉,声音拔高了两度,“我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这些天你在帝都做了什么。”

“嗯,所以你打听到了什么?”

云筠真是佩服他的心态,到了现在他都面不改色,正直得好像她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

“你知道王二公子是什么人吗?你和那种人混在一起,你告诉我,你坦坦荡荡没有在外面玩女人?”

出了名的玩咖,一般人谁会和他交朋友?

“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人,既然连你这种家风严谨的顶级名媛都听说过他的名头,那说明这个人实在很是猖狂。”

云筠愣了愣,恍惚间想到曾经陆景肆打趣过她的话。

她当初耀武扬威,说要让她爸爸废了他。

陆景肆不动声色地反驳,私刑犯法,而且他在检察院有很多熟人……

“在想什么?”

他又凑近了她两分。

云筠闭了闭眸,干脆问:“你别告诉我,你和那种人混在一起,是在做卧底执行什么特殊任务。”

话落,男人唇角弯起,在她唇边亲了亲,嗓音低沉婉转:“果然女人还是聪明点比较可爱。”

猜你喜欢
  1. 毒女小说
  2. 暴戾小说
  3. 男配小说
  4. 镇妖司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