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云幽祁玄墨
云幽祁玄墨

云幽祁玄墨 祁玄墨 著

连载中 云幽祁玄墨

更新时间:2023-01-25 13:40:10
然而他刚刚走了一步,那几个人就又将他的路堵上了。其中一人面上带着讥讽,笑看着他道:“祁玄墨,你不是已经被颜师公收为亲传弟子么?怎么还是这么寒酸,穿着入门弟子的衣衫,拿着一柄下下品的飞剑呢?”“师兄又何必明知故问,玄天宗上下谁不知道,颜师公不过是看上他那张脸,将他当个暖床的仆人使唤罢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她倒要看看,哪个王八蛋在跟她作对,把她的好感度给打没了!

云幽气势汹汹的朝外走,走到屋外唤出飞剑,这才发觉祁玄墨根本没有跟上来。

她回身看向依旧站在屋中,一双凤眸晦暗不明看着她的祁玄墨道:“愣着干什么?过来!”

祁玄墨闻言收回目光,走出屋外招出了自己的飞剑。

在看到他飞剑的那一刻,明明没有天降惊雷,云幽却好似感受到了十万伏特的洗礼。

品阶低就不说了,那满布的裂痕随时要散架的模样,真的是一柄飞剑么?

难怪祁玄墨要杀原主,有哪个师父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徒弟?!

这TM跟虐待子女的父母有什么区别?!

祁玄墨上了飞剑,看着一动不动,只皱眉盯着他飞剑的云幽皱了皱眉。

她那是什么眼神?同情?

呵,这不都是她一手造成的么?如今又何必摆出这副惺惺作态的模样?

虽然知道祁玄墨是亲儿子,气运之子,往后别说是飞剑,就是灵宝、玄宝也是有的,可眼下看着那柄随时要散架的飞剑,看着祁玄墨身上那已经泛白的衣衫,云幽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他。

这到底是什么绝世小可怜?!

原主这么对他,当真良心不会痛么?!

云幽深深吸了口气,打开芥子袋翻了翻,从中取出一柄飞剑来,稳稳的拿捏着清冷的人设,将飞剑丢给祁玄墨冷声道:“拿着,莫要丢了为师的脸面。”

祁玄墨微微一愣,伸手接过飞剑。

飞剑一入手,他就知道这是一柄上品法宝,应当是她曾经用过的飞剑。

祁玄墨唇角闪过一丝讥讽的弧度,抬眸看向她道:“师父莫不是忘了,只有达到金丹期,才能使用法宝,我不过刚刚筑基,无法驾驭。”

听了这话,云幽微微一愣,哦对,这家伙一直隐藏实力来着。

她刚刚一激动将这事儿给忘了,还特意寻了个他能用的最好的给他。

“为师确实忘了。”

云幽没有戳穿他,而是低头又去扒拉她的芥子袋,她是玄天宗的宠儿,每个阶段的武器都是玄天宗所能找到的,在同阶之中最好的。

她从中取了一个上品灵器的飞剑出来,丢给了他道:“这个给你,先前那个也不必还给为师,留着你日后用。”

祁玄墨很想试探的说一句,他不过是废物灵根,此生也未必能修炼到金丹期,可当他看到云幽那双水润的双眸,却莫名的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试探给咽了回去。

他伸手接过飞来的灵器,割破手指滴血认主,而后将先前的法宝,与原先的破烂飞剑一道收回了芥子袋中,看向云幽,道了一声:“谢过师父。”

这还是他头一回对她道谢,不管是在原主的记忆中,还是在云幽本人的记忆中。

云幽抬眸朝他头顶的鲜红血条看了过去,好感度:-80(极度仇恨)。

连送两样东西,才涨了10点好感度……

小气!

罢了罢了,这两样东西,本就是她心甘情愿给的,倒不是刻意为了刷好感度。

她收回目光,运起飞剑腾空而起:“走。”

祁玄墨招出刚刚认主的飞剑,跟在云幽的身后。

脚下的飞剑不愧是上品灵器,与之前那个下下品的法器根本无法相比,脚下的飞剑与他心意相通,不仅御剑所耗费的灵力大大减少,操控性更是可以用随心所欲来形容。

难怪,自上品灵器开始,需要滴血认主。

祁玄墨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芥子袋,那里还有个上品法宝。

不由的,他抬眸朝前面看了过去,一身白衣配上她清冷除尘的风姿,墨发微动,红唇微抿,冰肌雪肤白璧无瑕……

祁玄墨忽的收回目光,垂了眼眸。

他不能再被她的表象所迷惑,清冷出尘美若仙子的面容下,是一颗肮脏歹毒的心,她待他的一分好,最终都要他用千百倍的代价来偿还。

他得到的教训还不够深么?

云幽察觉到他打量的目光,没有了之前的杀气,心里忍不住略略有些得意起来,怎么样,知道她的好了吧?

她矜持了一会儿,待到祁玄墨收回目光,才状似无意的回头看了一眼。

好感度:-85(极度仇恨)

云幽:……

看了两眼,就掉了5点好感度,她长的就这么让他恶心?

不过片刻,无虚峰便到了。

无虚峰广场上几个正在练习功法的弟子瞧见了云幽,都是微微一惊,颜师公不是有一年多不曾离开无上峰了么,怎的今日忽然来了?

这个念头刚刚落下,憋了一肚子火的云幽,就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

她收了飞剑,看着这几个弟子道:“刚才,是谁打伤了本尊的徒弟?!”

几个弟子闻言一愣,转眸朝落在云幽身后的祁玄墨看了过去。

“看他做什么?!”云幽冷了眼眸:“本尊问你们,先前是谁打了本尊的徒弟?!”

几个弟子见她当真是动了怒,连忙道:“回……回颜师公的话,打伤萧师叔的,是孔长风师叔的大弟子,裘烁然。”

云幽皱了皱眉:“裘烁然?没听过。”

几个弟子:……

一人壮着胆子道:“就……就是那个新入门弟子第一人。”

云幽闻言仔细想了想:“没听过。”

几个弟子:……

好歹是新进弟子的第一人,好些位师叔为了争他险些打了起来,就算您老两耳不闻窗外事,也好歹给点面子,假装有这么回事啊!

云幽对什么第一人不第一人的不感兴趣,她只想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害她掉了十点的好感度,让她两柄飞剑都没能涨回来!

不揍他一顿,难消她降好感度之恨!

她冷声道:“这什么燃的,现在在何处?!”

“是,裘烁然。”一弟子好心提醒道:“他此刻应当是在接受孔师叔的教导。”

这说了跟没说似的。

原主没有心魔之前一心修炼,有了心魔之后一心对抗心魔,唯一一次离开无量山,还是因为听到祁玄墨是纯阳之身,特意下来拐人的。

她哪里知道那个孔师叔是谁,又在何处?

云幽看向那说话的弟子道:“你带本尊前去。”

那弟子有些后悔自己多嘴,但他也不敢拒绝云幽,只得硬着头皮道:“颜师公请。”

在路过祁玄墨时,那弟子忍不住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废物就是废物,自己技不如人挨了打,竟然还劳烦颜师公为他出头!

不过话说回来,不是说颜师公只是把这个废物当杂役么?怎的会特意出了无上峰,为了他出头?

祁玄墨对那弟子的鄙夷好似未见,只面无表情的跟着云幽朝前走着,一双凤眸冷意依旧不减。

那弟子带着云幽来到一处院子前,指了指正在院内树下修炼的裘烁然道:“师公,那便是裘烁然了。”

云幽看了那树下的人一眼,抬脚就朝院内走去。

裘烁然如今已经到了筑基末期,距离金丹只是一步之遥,此刻他正在入定,根据孔长风的教导尝试着结成金丹。

忽然一道略显清冷的女声从面前传来:“你就是裘烁然?”

又一次尝试凝结金丹失败,裘烁然怒不可遏,猛然睁开眼怒道:“你怎么回事?!师父不是说过,不允许任何人……”

待看清来人之后,裘烁然连忙站起身来,恭敬的行了一礼:“颜师公,您怎么来了?”

云幽看着他如同川剧变脸一般的神色,冷声道:“就是你,打了本尊的徒弟?”

裘烁然闻言一愣,转眸朝院门口的祁玄墨看了过去,废物就是废物!

他收回目光,朝云幽笑了笑:“师公误会了,弟子不过是许久没有瞧见萧师叔,想请萧师叔教导一二罢了,只是弟子没想到……”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暴富小说
  2. 虐文小说
  3. 帝姬小说
  4. 猫系甜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初夏的晨曦
    初夏的晨曦

    云幽祁玄墨这本书人物形象描写细腻,情节生动,章节衔接紧凑,内容丰富,写的不错,给予好评,继续努力出更多新书。

  • 初夏繁花如梦
    初夏繁花如梦

    云幽祁玄墨写的不错,很有吸引力,文字功底也很扎实,故事描写的很精彩

  • 北极星的泪
    北极星的泪

    祁玄墨对人物的刻画如同亲身经历过一般,故事情节曲折生动,引人入胜,感人至深,看书的心情也随着主人公的命运一起起伏不定,就像自己身陷其中,不能自拨。

  • ζ 水墨渲染了谁的画卷ζ 胭脂晕染了谁的流年
    ζ 水墨渲染了谁的画卷ζ 胭脂晕染了谁的流年

    云幽祁玄墨里的剧情没有夸张的画面,一切都娓娓道来,看得出祁玄墨很用心的在写,是一本值得一读道派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