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空间王妃是神医
空间王妃是神医

空间王妃是神医 落花菲梦 著

连载中 沐芷岚萧琰珩 神医 王妃 空间

更新时间:2022-12-05 16:44:16
沐芷岚被渣爹要挟替妹妹嫁给已故王爷守活寡也就罢了,偏生有不长眼的要来作死。行,你来一个我收拾一个,来一双我收拾一双。本想在王府里做一个混吃等死的挂名王妃,顺便发展一番自己的医学副业,可是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已经入土为安的夫君活过来了不算,那个日日不着调的属下什么时候成了她的枕边人了……沐芷岚看她一向不着调属下面具下的清冷面容。”所以,我的护法,是你?“”不错,属下还未谢过阁主厚爱。“沐芷岚不由得怀疑这每天只想着要生娃的货是不是被调包了,他还是人们口中那个冷血阴戾的黎王吗?某天夜里,沐芷岚一脚把某人踹下床。“我告诉你,你这是以下犯上。”某人毫不在意的再次翻身上去:“属下以下犯上这么多次,也不差这一次。”沐芷岚痛苦大呼:谁来就救救我,把这个不知疲倦的家伙带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哦……原来一个尼姑的权利这么大,一句话决定人的生死,就连当今圣上断案都要讲求证据,她一介尼姑,比圣上的权利还大。”

“你血口喷人,我不是这个意思。”徐嬷嬷慌了神。

“是不是这个意思嬷嬷您比我清楚。”沐芷岚从床-上坐起来,双脚塌在鞋上,步步紧逼。

“还有,嬷嬷莫不是贵人多忘事,我的名声早就毁了,就在五年前,你是见到了的……嫁人,此次接我回去不就是让我冥婚嘛。爹爹都给我计划好了,嬷嬷又替我去担的哪门子闲心。”

沐芷岚一步步逼向林嬷嬷,眸光阴郁的可以滴出水来

“嬷嬷,听我一句劝,记住自己的身份,我心情好了可以陪你玩玩这无聊的游戏;心情不好,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声音不大,在这沐浴春光的季节,却叫人听得毛骨悚然。

一条青绿色的小蛇不知道从何处钻出来,顺着林嬷嬷的裤脚就往上爬。

“啊……蛇,蛇啊……”

“是啊,蛇,我看到了。”暖阳和煦的日头里,出口的话冷得可以结出冰来。

沐芷岚低头摆弄着指甲,心里想的确是自己是不是也该染个丹蔻,看别的姑娘涂着还蛮好看的。

漫不经心的撇了林嬷嬷一眼,状似好心的提醒。

“嬷嬷可千万别乱动,我听说越是颜色艳丽的蛇毒性越大,瞧着这一条,怎么也得是个剧毒的,要是乱动被咬了一口,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林嬷嬷感觉自己被笼罩在巨大恐惧之下,怎么努力也爬不出来,突然就后悔来了这里。

两条腿不听使唤的打哆嗦,一双大眼直勾勾盯着在身上游走的绿蛇,生怕它一个不高兴来上一口。

一股热流顺着林嬷嬷的裙摆流出,又被吓尿了一个。

沐芷岚盯着地上的一滩水渍,啧啧一声。

“你们相府的人都有这个传统吗?”

“就这点胆子,还当有多厉害呢,原来是个纸做的老虎。”

招了招手,绿蛇得到召唤,仰着脑袋一个飞窜落到沐芷岚的手上,吐着蛇信子盘在沐芷岚的手指上。

沐芷岚轻轻点点它的脑袋,小蛇也是十分的配合,亲昵的蹭着她的手指,还是这新得来的小家伙听话,多看林嬷嬷一眼都觉得晦气。

“滚。”

徐嬷嬷觉得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个“滚”字这么动听,当真连滚带爬地跑了,就连跑丢了鞋都顾不上,并暗自发誓,哪怕是一辈子吃斋念佛都不要再招惹她。

“等等。”

徐嬷嬷僵硬着转过头:“大小姐,是奴婢自愿留下祈福,与您无关,求您绕奴婢一命,奴婢一定日日吃斋念佛为您祈福。”

“把地上收拾干净。”

林嬷嬷长出了一口气,此时也顾不得是不是故意羞辱她,头点的比啄木鸟还利落,也不管脏不脏,麻利的跪在地上收拾。

“若是嬷嬷哪天管不住嘴了,我来替嬷嬷管也是可以的。”

“不敢不敢,奴婢不敢劳烦小姐费心。”

“这样最好。”

院外,夜抱着剑坐在矮桌上,闭目养神,耳朵微动听到沐芷岚出来的声音立即放下怀里的剑行了个标准的礼。

纵使沐芷岚强调过无数次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夜一句“礼度不可废”就给她顶了回来。

久而久之沐芷岚也不再管他。

奇药阁也就不过百余人,也不知这个榆木脑袋在想什么。

省区嘘寒问暖的环节,直切主题。

“京城安排的怎么样了。”

“回阁主,一切安排妥当,奇药阁在京城的五个驻点已扎根,时刻听从阁主吩咐。”夜回答到。

“辛苦了夜,我在京城身份尴尬不宜太过显眼,恐怕要劳累你盯着各处了。”

“属下定不辱使命。”

“哦对了,那个静白尼姑,想来她也是那个女人的人吧”,沐芷岚不等夜开口继续说道,“希望在我到京城之前就可以听到那个尼姑的光荣事迹。”

夜无声应下,以她的实力,沐芷岚再放心不过。

将徐嬷嬷暗里提前送回,自己也踏上了回京的路程。

兜兜转转,加上沐芷岚一路的催促,一行人驾着马车总算与颜卿尘等人前后脚来了来到了相府门前。

轿子在相府偏门前停下,相府之人进进出出无一人为大小姐的回来停留片刻,仿佛此刻门前轿子里坐的是一个低微到比尘埃还不值一提的人。

“大小姐,相爷吩咐,请您下轿从偏门入府。”

沐芷岚的目光一一扫过送自己回来人,被她的目光扫过,各个低着脑袋恨不得埋到脖子里面去。

想到一路上被她支配的恐惧,一个个心里祈祷着别看我别看我,这是老爷的吩咐,与我们无关,要算账找该算账的人算账去。

沐芷岚之一眼就明白了当下的情况,气得笑了。

一边想着让自己替他的宝贝二女儿嫁给一个死人,一边又想着给一个下马威,真当做了丞相就可以横着走了。

“我乃相府嫡出的长女,母亲是明媒正娶的嫡妻,如何走得这妾室才走的偏门。”

她可不是原主那个软性子,旁人说话声音大一点都要吓得低下头,安安稳稳的坐在轿子里,丝毫没有动一下的意思。

一个抬轿的小厮见局势僵持不下,抬手擦了擦汗,战战兢兢的开口:“小姐,这里是相府,相爷说一不二,您又是以这种身份回来的,与相爷对着干到头来吃亏的是您,服个软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这等身份回来的?你说清楚,我是以什么身份回来的,黎王未婚妻还是相府大小姐?”

沐芷岚抬高了嗓音。

相府的闹剧引起了路过之人的好奇心,纷纷驻足不远处停下来看热闹。

这条街上住的人非富即贵,并不能像一般的百姓可以随意驱赶。

“大喊大叫成何体统!”

沐峰背着手踱步出现在身后,门内几个路过的小厮先是恭敬的对着他行了个礼,又鄙夷的瞥了一眼门外的轿子,抿嘴偷笑着离开。

“还是跟以前一个样子,一点教养也没有,也不知道你娘是怎么教你的。”

“你别提我娘,你不配。”

沐芷岚掀开帘子怒视着从门内走出来的人,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杀意压抑不住的涌上来。

她知道,这是属于原主的情绪。

他继承的原主的记忆有限,不多不少,就是少了原主离京前的记忆。

所以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能让他的亲生女儿见了他之后如此仇视。

“孽障。”沐峰被顶的面子上挂不住,一张脸憋的通红,“你简直跟你那个不成器的娘简直一样。”

“不成器的娘?我娘究竟哪里不成器,女儿愚钝,还请父亲明示。”

沐芷岚一双眼犀利的盯着他,那架势是必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眼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沐峰神色有些不自在。

“正门乃是嫡系出入所用,你身份低微无资格出入。”想着速战速决,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父亲,难道我不是您的嫡出女儿吗?还是说您宠妾灭妻,已经将我母亲贬为妾室?可是女儿和母亲并未收到相关的文书啊。”

猜你喜欢
  1. 神医小说
  2. 王妃小说
  3. 空间小说
  4. 异能狂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戀糖漾
    ︴戀糖漾

    空间王妃是神医写的很好看,落花菲梦写的很好,故事情节很吸引人,很有思想,一读就知道落花菲梦在很用心得写,每个故事都不一样,每个故事主角都用他的智慧与魅力去征服,跌宕起伏,主线分明。

  • 碧潭飞雪
    碧潭飞雪

    非常好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人物沐芷岚萧琰珩构思不错,特好看。强推!!!!

  • 短发菇凉照样闪飘飘
    短发菇凉照样闪飘飘

    我觉得空间王妃是神医这本书很不错啊,写的很好。主人公幽默风趣,看起来不乏味,而且层层设疑,很吸引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小说字数太少。

  • 一澜冬雪
    一澜冬雪

    空间王妃是神医这本书文笔细腻,感情真挚,想象新颖。求加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