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悬案缉凶
悬案缉凶

悬案缉凶 炒扎粉加肉 著

已完结 洛阳林中雪

更新时间:2022-11-21 14:46:48
龙杀人,校园不可思议闹鬼杀人,隔空杀人,山城占星术杀人,人体自燃杀人案,预告杀人。悬而未解的诸多奇案,精妙又不可思议的诡计,完美无缺的不在场证明,只有上帝能犯下的案件。一个被害妄想症,漠视人命的侦探,一个初入警职的菜鸟警察,一个脑神经出问题的怪人打手,他们该如何一步步破解奇案,揭开看似不可能的真相,拷问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最终一步步步入无法挽回的终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毫无疑问是人在门内摆放的,可如果凶手在门内摆放了这些板凳,他又不可能做到从这密室里出去,这就无解了,基于以上两点,他同意了洛阳的推理。

总不可能是死者自己往门背后摆放了那么多的板凳,还反锁了门,把自己堵死在里面吧?

“所以我觉得,自杀的可能性占百分之六十以上,只是……死者为什么要选择这种……自杀的方式……他又为什么要在这里自杀呢?就算不自杀,他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洛阳自言自语像个神经病,但这神经病念叨出来的话却也让旁边的俩人皱眉头,的确,这非常奇怪。

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啊……为什么要选择这么惨烈的自杀方式?这也太狠了吧。

“我儿子是被杀的!我儿子是被杀的!”

正这时,门前传来这近乎于疯狂的呼喊声,房翠兰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看起来她挣脱了别人的照顾,路都走的歪歪斜斜还差点摔倒,但是却拼命的从地上挣扎着起来,冲着三人喊道:“我儿子是被杀的!是他!一定是他!是那个老家伙,是他杀了我儿子!”

“我在来的路上看到那个老家伙了,那老家伙还没走,阴魂不散的,肯定是他对我儿子下的手,警官你们可要找出杀了我儿子的凶手啊……”

房翠兰激动又悲愤,这是每一个母亲在面对这样情况下的必然举动,只是她口中所说的那个老家伙还没走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很明显现在她的心情并不稳定,指不定是臆想出来的呢。

常乐有些尴尬,关于案子的判断,死者是自杀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警方办案,吵吵嚷嚷成何体统?你儿子极大概率是自杀的,在这里乱说什么。”

正在这时候洛阳说道,房翠兰整个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

我的个老天爷,也就是这种家伙会在这种情况下捅马蜂窝吧,常乐已经预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果不其然,只见房翠兰听到自己儿子是自杀,当即双腿一软摊在了地上,像狼狈的狗一样趴在地上,头发也跟着垂了一地,摇头晃脑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儿子怎么会自杀,怎么会自杀?你们骗人!你们骗人!”

“对了!我儿子绝对不是自杀的,一定有人通过什么办法害了我儿子,那老东西死了还阴魂不散,说不准是他把自己孙儿给勾走的。”

“这老东西原本就不是正经人,不是续命就是龙的,整这些幺蛾子。”

“续命……对了,以前老人们说过,凡是续命,都只能用自己的儿子,孙子的命来续,这样才有效果,我儿子说不准就是这么死的……他不可能自杀的,我太了解我儿子了。”

房翠兰在地上喃喃自语,看起来像是个精神失常的神经病一样,兴许是将儿子看的太重,也兴许是与公公的关系果真不好,一口一个老东西,让人直皱眉。

“弟妹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人家警方会调查出一个结果的,绝不会让楚儿白死的,我们先在外面休息会不好吗?来,快走吧。”

叶家老二叶衡急忙进来将地上的房翠兰往起拖,这时候房翠兰也没有半点形象可言了,疯疯癫癫的像是老疯婆子,一把推开叶衡的手骂道:“我儿子不会白死……可他死了啊……死了。”

说罢竟是嚎啕大哭了起来,当一个这般年纪的人真不顾形象大哭起来的场面,还真是挺少的。

叶衡又是尴尬,又是不知所措,只得给三人赔笑赔不是。

“快点滚出去吧……我们没有调查你们这对父母,已经是天大的仁慈了,还跑进来这里添乱。”

可能即使是常乐与林中雪也没想到,洛阳竟然说出如此没有人性的话。

“你……你,什么……你竟然骂我。”

房翠兰倒是清醒了点,起身就要打洛阳,洛阳站在那里不闪不避,只双眼看着面前撒泼的泼妇,不知道是不是洛阳那彻骨的冷漠以及冰冷的注视真的有几分气势,还是房翠兰清醒了些,这巴掌还真没落下去,被叶衡拖了出去。

“好了……我们继续吧。”

洛阳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过身,捋了捋自己双手手套上的褶子,准备继续观察现场。

常乐满脸疼,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林中雪终究是忍不下去了。

“你这未免也太绝情了吧?丧子之痛,人之常情,就是撒泼了也不能体谅一下别人吗?亲眼看到自己儿子被烧成这副样子,母亲心得多疼啊,你这样合适吗?”

然而让林中雪没想到的是,洛阳反倒是扭过头来,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她,“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认为,房翠兰应该知道自己儿子来这别墅干什么,甚至不是知道,而是房翠兰指使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对一个存在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人同情与关爱,请问这就是你的问题吗?”

林中雪越听越生气,越想越生气,她生气之下反倒平静了不少:“我能理解你为了查案所以才这个样子,查案虽然很重要,但是你要搞清楚,在我们面前的这具尸体啊,他之前不是尸体,他能站起来,能走路,能说话,与我们一样拥有人格,所以有家人,有朋友。”

“他是个人,不是需要被破获的难题,能不能不要那么冷冰冰的?”

林中雪用她能做到的最委婉的语气说道,希望让面前的洛阳意识到他的行为有多么不妥,常乐明知道洛阳是个什么人,这时候却也意外的没有阻止,任由林中雪说了下去。

“嗯,所以呢?”

林中雪长大了嘴巴,因为她想过洛阳会巧言令色,会顾左右而言其他,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人竟会如此反问,而且还是一副何其无辜的表情。

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所以我要好好的安抚她,然后恭恭敬敬的让她在现场多踩几脚,然后将这位老佛爷八抬大轿抬出去吗?”

“所以我要像死了朋友一样满脸悲伤,先大哭一场,再郑重其事的表示这个案子老子一定要破吗?”

“所以我是不是要一边完美做完这些事情,然后一边教一位刚刚入职的小警员怎么破案,好让她不在周围指手画脚的烦人,收敛一下那溢满现场的爱与和平吗?我应该这么做吗?”

得……常乐一拍脑门,他早就想过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林中雪更是被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明明面前这个男人没有指名道姓,骂人连脏字都不带,但她已经感觉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了,而透过那有些模糊的视线,她能看到面前这个男人满脸的理所当然,以及那双瞳之中的冷静。

那是完全不将人命与人的情感放在眼中的眼神。

她微微低了头,轻声对常乐道:“队长,我去一趟洗手间……”

说罢低着头走出了现场。

洛阳依旧我行我素,他脸上全然没有半点愧疚,完全是理所当然。

“我说你啊……就一小姑娘,还什么事都不懂呢,你也别这么紧着一个劲欺负啊,缓缓呗,人家都哭了。”

常乐也有点看不下去了,这还是洛阳认识的人呢,还是个漂亮姑娘,洛阳这货也真毫不怜香惜玉,他都不敢想象若是他计划中准备给洛阳原本的搭档会怎么办,估计没几天人就崩溃了吧。

“你可以闭嘴了。”

洛阳轻轻咬了下自己的嘴唇,眯起眼睛。

“对了……他们夫妻俩知道自己儿子的行踪是怎么回事?”

常乐明知故问,其实是为了缓解尴尬。

“嗯,这夫妻俩现在是嫌疑最大的,根据警方的调查,死者叶楚压根没来过这别墅几次,怎么可能跑到这房间里来?”

“你看看这房间,在三楼的最角落,还是个客房,看起来这都多久没住人了,虽然很明显有人定期清扫,但是没人的房间,就是少了人的味道。”

“那么就有意思了,十八岁的,几乎没怎么来过自己爷爷家的孩子,为什么会死在这样的屋子里呢?”

“再看一下房间内,抽屉被拉开一半,里面的东西被翻找过,显然还不止这一处,死者身上还背了个包,包里有手电筒,还戴着手套,根据手套大小可以看出是他量身定制的。”

“这小子想干什么呢?”

“在仔细想一想叶家老三俩口子之前的表现就明白了,他们夫妻俩被问到儿子也来了,采取的态度是敷衍的孩子去玩了,表现的就像不关心孩子的不负责家长,但是俩人却又不是这种人。”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相信你也能看得出来。”

“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叶家三子要争夺财产,于是这对好夫妇上演了一出好戏,先是房翠兰上楼故意把死者的丑事宣扬出来,让我和林中雪听到,引起我们的注意。”

“随后老三故意把叶家争夺财产的事情暴露给我们,让警方对此产生怀疑,将争夺财产的水给搅浑。”

“老三比起老大还没有希望,老大好歹还占了个年长稳重的名头,俗话说长兄如父,可老三有什么,在面对咄咄逼人的老大,以及不简单还掌权的老二的时候,不使别的手段他们根本没有机会。”

“于是一开始就让自己儿子偷偷潜入这别墅里,在别墅里进行一番调查,试图依靠找出谜题中的龙翻盘。”

洛阳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推测,常乐点点头,与他的推测一般无二。

“果然厉害,小洛两年没上手案件,还是这么厉害。”

“去你的吧老狐狸,我不信你不知道。”

洛阳也被装傻充愣的常乐给逗笑了,哪怕他平常不怎么笑。

猜你喜欢
  1. 狐妖小说
  2. 车神小说
  3. 重瞳小说
  4. 前妻有毒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柠檬树精灵
    柠檬树精灵

    我看了,悬案缉凶这本小说感觉还不错,全部看完,觉得行点个赞

  • 訫砕ろ兂痕
    訫砕ろ兂痕

    悬案缉凶这本书作者炒扎粉加肉写的很不错,很有代入感,就是太少了,不够看,强烈推荐这本书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

  • 玫瑰与鹿
    玫瑰与鹿

    作者炒扎粉加肉写的挺好的,悬案缉凶这本书可以说是我看过的第一部这个题材的小说,也是最好的一部。

  • 梅芳竹清
    梅芳竹清

    作者炒扎粉加肉的文笔细腻,悬案缉凶的人物刻画深刻,剧情架构完整,故事缓缓讲来,淡淡忧伤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