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婚情告急:前妻太撩人
婚情告急:前妻太撩人

婚情告急:前妻太撩人 空灵 著

已完结 何晓晓黎慕东 前妻 撩人

更新时间:2022-09-23 16:42:01
何晓晓欢欢喜喜的嫁给自己的梦中情人,却不想婚后生活和自己幻想的大相径庭,备受丈夫的冷漠,婆婆与大嫂的欺辱后,才发现自己不过是豪门脸面的遮羞布。为了自己孩子,为了以后的人生,她逃离这座城,五年后,她有小钱有点相貌有孩子还要鼎力相助的朋友,底气十足归来,却遇上渣男前夫冷着脸频频骚扰......什么?当年之事有误会,不听不听,听你胡扯......什么?当年你是真心想娶我?滚开,衣冠禽兽......什么?这是你的孩子?哦,好吧确实是你的......但是他认你吗?黎慕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7章

何晓晓被如此羞辱不恼也不气,神色淡然的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嫌弃的扫了苏畅一眼,怎么这人这些年,还没有长进,这手段怎么就玩不腻呢。

陈嘉伟见身边的豪门权贵之人越来越多,就心生出风头之意,想好好在这些人面前表现一把,揽着苏畅柔声道。

“小畅,你不是说你这前弟媳曾经欺辱过你吗,你心底善良,但万事你也不该忍让,这种恶毒的女人就应该好好教训。”

说罢便趾高气昂的走到何晓晓面前,一眼便看出何晓晓身上的礼服首饰价值不菲。

“原来你已经钓上金龟婿了,我倒要看看今日谁会为你出头。”说着得意的看了看周围。“今日宴会黎家与华东集团做东,在座的皆是有权有势之人,人手皆有邀请函才可参与,你......有邀请函吗?”

何晓晓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连忙低下头没有说话。

陈嘉伟见状更是心中大喜不肯放过她,拉扯着她的胳膊。

“没有邀请函便偷溜进来,这宴会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参与的,安保呢?为什么不把人赶出去。”

苏畅在人群里,眼底一片恶毒,嘴角甚至微微泛起了笑意,忽然察觉到一凌厉的视线,她慌忙看去,只见黎慕冬不知何时带着人走了过来,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苏畅顿时吓得浑身冰凉,眼中噙着泪好不可怜。

黎慕冬却早已移开视线,走上前去。

“说得对,这宴会确实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

陈嘉伟看有人应和他,面上更是得意,转过身便见黎慕冬走了过来,他踌躇向前,一脸殷勤堆笑。

“黎总,您见笑了。”

却见黎慕冬站在何晓晓的身侧,抬起她刚刚被陈嘉伟捏住的胳膊,轻柔的揉了揉。

“弄疼了没?”

何晓晓看着他面目带着紧张,淡淡的垂下眉眼,摇了摇头,心里却翻江倒海,这群人演戏还演上瘾了。

陈嘉伟大惊,看此景无措的看了看周围,这时才发现周边人眼中都带着浓浓的嘲讽和笑意,他出身低,对他人的情绪细腻敏感,动辄便觉得这些人伤了他的自尊心,面上窘迫,却不愿放下架子,便接着道。

“原来是黎总的人,可是黎总可知,此女阴险狡诈,恶毒放荡,还常常欺辱苏畅,可怜苏畅一人在黎家孤苦伶仃,也没人替她做主。”

众人闻言又看向人群中泪眼朦胧的苏畅,只见她粉颊微醺,眉目低垂,面上神色好不委屈,很容易的便激起了男人的保护欲,可是在场的女人们却深知这苏畅是什么货色,皆似笑非笑的看着好戏。

何晓晓睁开黎慕冬的手,走到陈嘉伟的身边,微微眯起眸子,嘴角扯出一抹古怪的笑。

“若我没有记错的话,陈先生好像尚有家室是吧?”

“是又怎么样?”陈嘉伟梗着脖子道。

“不怎么样,陈先生尚有家室,而苏小姐再外宣称是黎家大少爷的遗孀,苏小姐在黎家受了欺辱,怎么反而找你这位有妇之夫来诉苦呢?”何晓晓扫了一眼人群中的苏畅,果不其然对方脸色顿时雪白。“苏小姐说我在黎家之时欺辱她,那么苏小姐能不能告诉众人,你当年我是怎么离婚,而你又是千方百计霸占我的丈夫,设计把我赶出黎家呢?”

“你胡说!”苏畅红肿着眼圈看着她,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便立刻低下了头,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像是受了极大地委屈。“晓晓,我知道以前慕冬对我好你心中有微词,可是你不该这么污蔑我。”

何晓晓看她柔弱之资便知道她又要来了,可是如今的她可不似当年,比柔弱谁不会,顿时她身子明显的晃了晃,像是被苏畅气的厉害,两行清泪缓缓留下。

“你当初毁了我的家庭还不够,现在特意还教唆别人来侮辱我,苏畅,我才是自认为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她脸上并无埋怨之意,紧紧咬着唇,面色苍白但又一脸色倔强,却比苏畅来的真实,惹人怜爱心疼几分。

苏畅却只是哭,一双泪眼可怜兮兮的看向黎慕冬,对方却至始至终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何晓晓眼见着陈嘉伟面上忿忿,还要上前来寻事,冷笑一声,先发制人。

“还有陈先生,就算想找姘头也找个年轻貌美的,苏小姐已经年近四十,人老珠黄,天天弄这些小女人姿态,陈先生怎么下的去嘴。”

陈嘉伟没有却没想到何晓晓如此伶牙俐齿,脸色涨的通红,正要开口还嘴,可何晓晓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接着道。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邀请函吗?”何晓晓好笑的看着他,“你们两位连我这个华东集团代表都认不出来,我倒想问问你们俩今日来次此是抱有什么样的目的,我......记得邀请函只邀请业界人士,陈家好像并不在邀请之列。”

那两人瞠目结舌,却都没有想到何晓晓居然还有这一层身份,苏畅既不是凌云也不是华东的人,不过是顶了黎慕冬大嫂的头衔前来想要认识这些权贵,而陈嘉伟想方设法的也不过是想挤进上层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地位。

顿时,众人落在陈嘉伟和苏畅身上的眼神便有些意味深长了,苏畅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对待羞辱,黎慕冬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哭着捂着脸便跑了出去。

陈嘉伟见状不知所措,喃喃的喊了一声“小畅”,转过头恶狠狠的抛下一句。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会遭到报应的。”说完便追了出去,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何晓晓被他骂的不明所以,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陈嘉伟看着不傻,可美色当前却尽做些令人无语的事,他现在居然还没有意识到他今日得罪的可不止是华东,陈年往事被翻起,丢人的还有黎慕冬呢。

那两人走后,何晓晓也没有什么力气思考明日A市会出什么大新闻,旧时伤疤被剥开,她也根本高兴不起来,也不知道是否刚刚酒喝得太多,她轻轻地抚了抚头,眼前竟有些天旋地转。

她特意看了黎慕冬一眼,生怕对方将怒火迁移到她身上毁了这一次的合作,便忍着晕眩走到对方面前。

“黎总,今日之事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她眼看着看着黎慕冬的神色,根据她曾经五年对他的理解,也看出了对方并没有太生气。

心中一松,眼前顿时一黑,便没了方向,软软的晕了过去,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感觉自己落入一宽阔结实熟悉的胸膛,心中不觉懊恼自己为何不能多撑一会,让对方看了笑话......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何晓晓醒来之时,天色已经大亮,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便察觉到身边睡着的小小人儿,紧紧搂着她的脖子,软软的小脸紧贴着她的脸颊,心里顿时软了软,身体没有动弹。

她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睡在家中,晕过去之前的记忆顿时翻江倒海的涌入脑中,身体忽然一僵,难道是黎慕冬将她送回来的?

那小宝他岂不是......

想到这个可能,何晓晓紧紧的怀抱着孩子,心里一阵惊慌。

何小宝被她的动作惊醒,睡眼朦胧的坐了起来,小小的手有模有样的试探着她的额头。

“妈妈,你头还晕吗?”

“小宝,你告诉妈妈,是谁把妈妈送回来的?”她紧张的握住孩子的手。

何小宝被她捏疼了也没有挣扎,奶声奶气道。

“是景叔叔,他说妈妈你太累晕倒了,就给你送到了医院,怕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就带你回家了。”

何晓晓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能真的是太过于劳累,好好睡了一觉,感觉身体便好了大半,看了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连忙洗漱给小宝做午饭。

何小宝也刚从医院里回来,头上的伤已经开始结痂,那幼儿园果不其然经她一闹第二天便上了A市新闻,开不下去了,那幼儿园院长还曾多次打电话来求情答应赔偿,何晓晓却置之不理,当时何晓晓就担心校园配置不够才选了收费颇高的这一所,离住处较远她也认了,唯恐没有给小宝一个好的环境,可是千算万算,到底还是出了纰漏。

何晓晓想到这,重重的叹了口气,自己现在还真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何小宝早饭没有吃,实在是饿坏了,自己端个小碗啊呜啊呜的往嘴里送饭,何晓晓看的心疼,轻轻地摸了摸他柔软的发丝,看他吃的正香,便走到阳台给景彧山打过去一个电话。

听到何小宝的话她心中也有些疑惑,景彧山是怎么把她从黎慕冬手里送回家的。

“喂......”景彧山的声音已经懒洋洋,尾音带着些许磁性听得人心中酥麻,何晓晓却早已经习惯,直截了当的道。

“老板,昨晚谢谢你送我回来。”

“喔,你说的这个啊。”不知道想到什么景彧山轻笑了一声。“你昨晚在宴会上所作所为可真是出名了,现在谁人不知你是黎慕冬的前妻,哎我说,你藏的够深啊。”

何晓晓心中无语,看在对方是她衣食父母的份上懒得计较。

猜你喜欢
  1. 前妻小说
  2. 撩人小说
  3. 天子小说
  4. 吞噬进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这个夏天的芬芳
    这个夏天的芬芳

    婚情告急:前妻太撩人的内容缜密,情节生动,看了开头就觉得欲罢不能,只想一口气读完。推荐!

  • 唯念那抹少年蓝
    唯念那抹少年蓝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书了,婚情告急:前妻太撩人的情节很吸引人,故事也很有趣。很喜欢很喜欢啊

  • 海上明月共潮生
    海上明月共潮生

    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我觉得作者空灵写的真好,我没啥文化嘴里也说不出什么好词语。加油!

  • 海色恋人夜巷夜人
    海色恋人夜巷夜人

    婚情告急:前妻太撩人是真的很好看,虽然比较晚才看,但是是发至内心的说好,看得非常喜欢。看完之后觉得其他同类型的小说都看不下去了,真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