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仵作娇娘她靠断案惊艳全京城 > 第8章

第8章

如鲸向海 2022-08-06 10:11:41

第8章

这烦人的东西怎么又来了?

“问罪?谁问谁的罪还未可知呢。”

莫子言的眉心一阵惊跳,见她那副愤慨样子,也懒得再惯她脾气:“我们就是来查你爹的死因的,他丑时莫名其妙跑去庄子,想必是事出有因,和他接触过的人,都有可能是将他哄去那里,将他杀害的凶手。”

莫依依听见她这么说,仍旧是一副蛮横跋扈的模样:“呵,照你这么说,我爹见过的人那么多,难不成各个有嫌疑?”

“还真不多。”

莫子言似笑非笑道:“也就是你,和家中另外两个仆人,听闻他和你聊得不甚愉快,所以你的嫌疑,现下倒也不小。”

莫依依顿时瞪大了眼,后退一步强作镇定道:“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还会弑父不成!”

“这也很难说。”

莫子言冷下了脸,语气带上了些恐吓意味:“你多次干扰办案,难保不是想捣乱混淆视听,不是么?”

“三叔去世的时候,我可不在府中,而是在驿馆和钦差大人待在一起,怎么也说不到我头上,你昨夜却说是我害死了祖母和你爹,引得阖府围堵驿馆,是何居心?”

这同她有什么关系!她昨天不过是想听说父亲去世才想去带回尸体,又一向看不惯莫子言,才口不择言说了几句!

“你这小**,简直强词夺理,你就是故意打击报复!”

莫依依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说出的话也底气不足:“父亲生气又不是因为我,只是,只是因为祖母那份体己钱......”

果真有些猫腻么?

莫子言挑眉看向她,眼神有些戏谑:“祖母的体己钱如何?”

莫依依终于发现自己口不择言说漏了嘴,现下也不能说父亲想贪祖母的体己钱,她也想不出主意,父亲才有些不耐烦,却不敢说出来,只是低着头不再多话。

裴瀚见她这副模样,便知道她并未怀疑是莫依依,不过是出言恐吓而已,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笑意,而后淡道:“将林管家和那阿无带上来,三人一并讯问吧。”

莫依依听他说要讯问,脸色更加白了些:“钦差大人,我没有杀我父亲,我找完父亲便回房了!院子里的丫鬟都能作证的!”

裴瀚没理她,只是吩咐手下将她带了出去,而后才扯唇看向莫子言:“你如何断定凶手不是她的?”

莫子言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被他看穿,表情顿时有些尴尬,低咳一声才道:“从她的微表情,那天早上她得知消息时,眼中的情绪是震惊无措和难过,看不出一丝演戏的成分,何况这人虽然可恨,跟她的亲生父亲却很亲厚,也没有利益冲突,不至于真的弑父。”

裴瀚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大人!那阿无失踪了,林管家他......”

手下带着小厮匆匆进来,表情明显有些惶恐:“林管家昏迷在房中,无论怎么叫都叫不醒。”

莫子言瞬间皱紧了眉。

嫌疑人一个失踪一个昏迷,怎么看都甚是古怪。

“去看看怎么回事。”

裴瀚紧绷着唇带着莫子言走出院子到了林管家房中,便看见他躺在床上双眼紧闭,面色看不出什么异常,却全无知觉。

莫子言上前,才靠近床铺,便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气。

“是幻魂花。”

她抬手拦住众人,让小厮用白布掩住口鼻带上手套,将林管家从房中搬了出来,才开始细细查看房间。

裴瀚用白布掩住了口鼻跟在她身后四下翻找,眉眼逐渐蹙起:“房中并没有那幻魂花。”

“的确,但是又有那幻魂花的味道。”

莫子言一时间有些犯难,难不成有人专程进来迷晕了林管家,还把花给带走了?

“过来看看这个。”

裴瀚的声音忽然自身后传来,莫子言转身,便看见男人立于案前,垂眸看向面前的一本厚厚的册子。

“这是什么?”

莫子言皱眉看过去,才发现那似乎是一本账册:“它有什么问题么?”

裴瀚挑眉看她一眼,似乎有些疑惑:“你看不出么?这账册有些问题,账目对不上号,明显是被人动过手脚了。”

是么?

莫子言看着那堆数字,只觉得脑子很有些晕乎,却领会到了男人的意思:“家中的账本一直是林管家在打理,您的意思,是他贪墨了家中的钱么?”

裴瀚颔首:“而且应当贪得不少,漏洞很是明显,按理说,你家中的长辈应该看得出来才对。”

“家中的账目,一直是三叔在打理。”

莫子言回忆着原主的记忆,眼底闪过一丝不解:“他应当是个很精明的人,不可能看不出来。”

从原主的记忆来看,莫荣很有些狡猾好色,但脑子却活泛得很,又是个守财奴,不应该会容忍家仆贪污。

难道有什么猫腻?

会不会就是莫荣被林管家抓住了什么把柄,将他诱骗到那处庄子?

但是莫荣能有什么把柄?

莫子言只觉得原本才有些拨开的迷雾再次变得深沉,抿了抿嘴看向一旁的裴瀚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但这些不过只是猜想,事情真相,恐怕还是要等林管家醒来,但是中了幻魂花的毒,恢复意识少说也要七日。”

“我已经命人先去寻找那阿无。”

裴瀚带着她走出房间,手下的人恰好赶来。

“大人,四处都没有寻到阿无,说是自从那晚见了三爷就没人看见她了,但这丫头一向没什么存在感,丢了也无人问她,所以早上才发现。”

莫子言回忆一阵,原主记忆里,似乎对这个阿无也没什么印象。

裴瀚淡道:“那她的家人呢?可有去她家问过?”

裴瀚的手下恭声回应:“大人,她家在河北,听说是几年前水灾,和姊妹一道流落过来的,她那姊妹似乎是路上被山贼害了之后自尽了,就她一个孤家寡人,是老太太心善,把她买回来做园丁的。”

河北?

莫子言莫名觉得似乎有什么线索从脑中闪过,却一时想不起究竟有什么异常。

“先去她房中好生看看吧,也许能有什么线索。”

裴瀚领着手下和莫子言走出院子,莫子言却忽然顿住了步伐,紧紧盯着一旁的花圃。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