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仵作娇娘她靠断案惊艳全京城 > 第12章

第12章

如鲸向海 2022-08-06 10:11:41

第12章

“又是死士?”

莫子言皱着眉问道。

“猜的不错。”裴瀚点头。

那还真是麻烦,莫子言头疼的磨了磨牙,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追问到:“大人,我小叔呢?”

“莫四爷没什么大碍,只是昏过去了,现在已经平安回到了城中。”

裴瀚很有耐心地解释道。

旁边的护卫忍不住看了自家大人一眼,随后默默地低下了头。

“你们留几个人把这里处理好,剩下的人保护莫姑娘回去。”

裴瀚说完走下马车,过去检查那些尸体。

莫子言知道这些死士已经没有验尸的必要,因此也没拒绝,点了点头跟着几个护卫离开了。

回到驿站,莫子言听下人说已经有大夫来看过,莫辉并没什么大事,这才放下心来。

她从马车上摔了下来,身上肯定有不少伤口,回房之后一看果然如此。

凭借记忆拿来药膏,简单处理了一下后,穿戴整齐的出了驿站。

这次被掳走,再一次让莫子言确定这是一场针对她的阴谋,只是她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价值,竟然让背后之人派了这么多死士来追杀她。

难道只是为了莫家的钱财吗?

莫子言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答案。

先不说祖母去世她能不能得到莫家全部的钱财,就算她能得到,也不至于让背后之人动用这么多死士。

莫子言想不明白,她总觉得自己的眼前好像蒙上了一层迷雾,让她怎么都看不透。

兴许跟着裴大人一起调查,就能得到些许答案。

如此想着,莫子言加快了脚步。

她不是个知恩不报的人,裴瀚救了她和小叔,那她总要想办法。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记得裴瀚似乎对甜口的食物不喜,反而更加偏向咸口的食物。

恰好东街有一家糕点铺子有卖咸口的糕点,这也算是一番心意,正好她有事想找裴瀚问问。

驿站的护卫对莫子言已经熟悉了,简单询问了几句就让她出去了,并且还派了人跟着保护。

买完了糕点回来,莫子言直奔裴瀚的房间走去。

奇怪的是,以往裴瀚的门前都会有人守着,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门口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莫子言也没想那么多,拎着糕点上前敲了敲门。

“进来。”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屋里面传来,好听且有磁性。

莫子言顺从地推门而入,然后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收下映入眼帘的是裴瀚的背影,他应该是刚把外衣脱下,就连里面的中衣也减去了一半,露出宽阔白皙的肩膀,即便是隔了一段距离也能看到他后背紧绷的肌肉。

来错时机了,莫子言暗自懊恼,正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裴瀚说话了。

“药拿来了吗?”

裴瀚突然出声吓坏了莫子言,她连忙后退了几步,却忘记了脚下还有门槛,差点摔倒在地。

幸好莫子言及时扶住了旁边的门框,这才免于一场与地面的亲密接触。

“怎么是你?”

裴瀚转头发现来人不是齐宋,立刻穿上中衣转身过来,却也让莫子言看到了她肩膀处渗出来的鲜血。

“大人你受伤了?”莫子言瞬间忘记了场面的尴尬,神情凝重的快步过去,她和裴瀚差了一个头,只能仰着头看着他,“是今日郊区那一战所伤吗?”

“不是......小事。”

裴瀚冷漠地吐出两个字,顿了顿,又憋出了两个,转身迅速地裹上了外衣。

莫子言并未注意到他的窘迫,因为两个人离得近,莫子言能够清晰地看到他玄衣上的那抹褐红色,显然正是血液干涸后留下来的颜色。

身为金牌法医的莫子言清楚地知道,裴瀚身上的血迹是刚留下来不久,这时间正好跟自己被掳走的时间差不多。

想到自己这些天跟在他身边添了不少麻烦,现如今还害得他为了救自己受伤,莫子言心里十分自责。

她看了看自己手上拎着的饭盒,轻的放在了桌子上,并推了过去。

“裴大人,这是东街那边最有名的糕点铺做的糕点,你尝一尝吧。”

用一盒糕点就来报答人家的救命之恩,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不用。”

裴瀚依旧惜字如金,语气也格外的生硬。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耳垂微微泛红,手下迅速的系上了腰带。

莫子言因为一直低着头,并没有发现这个细节,她只觉得现在的裴瀚跟在郊外的时候完全不同,冷冰冰的,像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本就愧疚的莫子言心里更加难受,低头攥紧了拳头,抱歉的说道:“是我连累裴大人受伤,实在是抱歉。”

“无需道歉,我身为朝廷命官,保护百姓,乃是职责所在,莫姑娘无需放在心上。”

莫子言听闻一愣,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

是了,像裴瀚这样为保护百姓不顾自己安危的人有很多,之前警局里的同事每一位都有这样的信念感,她不该大惊小怪的。

“若是莫姑娘实在是过意不去,不如留在驿站里帮我查案如何?毕竟莫姑娘现在的处境,留在本官身边更为安全。等到此案结束,也好尽早的让你祖母入土为安。”

裴瀚似乎看穿了莫子言未说出口的愧疚,主动提出。

莫子言心神微动,这个提议正中她的下怀,于是点了点头,语气松快地说道:“大人放心,我定会尽所能地帮助大人查案的。”

大概是因为她答应得太快,裴瀚还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清冷的模样,微微抿着唇隐藏嘴角的笑意。

“那,大人的伤......”

“小伤而已,并无大碍了,齐宋已经去取药了。”

“那我去喊人过来,大人这伤还是尽早上药,以免出现感染。”

莫子言刚要出门找人,谁知裴瀚却叫住了她。

“不用麻烦莫姑娘了。”裴瀚抬了抬下巴,示意莫子言坐下,又把她刚刚带来的糕点往她的面前推了推,“齐宋,还不快点进来?”

几乎是话音刚落,齐宋就拿着药进来了,“大人,药拿来了。”

莫子言还在奇怪,她刚刚进来的时候,门口并没有人守着,她也一直没有听到脚步声,裴瀚是如何知道齐宋在门口守着的?

不过在看到二人的手边都有配剑的时候,这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看来她的近身格斗学的还不扎实,感官一点都比不上真正习武的人。

“那我出去问问厨房那边,需不需要给大人熬些一汤药。”

裴瀚要给伤口上药,她一个女子自然不方便留下,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莫子言又被人请了回去,而裴瀚那一身沾了血的衣裳也换了下来。

他不再是一身玄衣,而是换了一身墨绿色的长袍,衣摆处还有竹子模样的刺绣,更显得他整个人的气质清冷贵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