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大道逍遥
大道逍遥

大道逍遥 冬之兰奇 著

连载中 玄道奇余嫣然 逍遥

更新时间:2019-07-25 18:12:02
十年前,被消灭的邪教重新复苏起来。来到四川的玄道奇,在父母双亡后,被九门派宫主救回。在上级的指派下,吕谦无功而返。九门派一事末了,而在成都又卷入事件的玄道奇。因会奇缘下,巧识小女孩的玄道奇,又将如何带她脱逃?而杳无音信的魔门似乎也蠢蠢欲动,久不见踪迹的妖洞也有意争霸武林,前所未见过的道影支配着斑驳夜色,一场厮杀就要展开!然而,玄道奇与余嫣然的关系,将一一解开。解开的将是十年前的悲剧,与一场千年前的爱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迎面而来的人,似乎也察觉到玄道奇的存在,缓慢地移动,想要不知不觉的杀掉玄道奇。

玄道奇握着嫣然的手,嘲笑地看着高个子;说也奇怪,直到玄道奇握上嫣然的手后,他的思感也就更加清楚,就连嫣然在想什么他都知道。

“咦!为什么要停下来?”嫣然心里暗道。

玄道奇笑着说:“因为前面有坏人啊!”

“坏人……我怎么没看到……”接着她啊的一声,玄道奇赶紧捂住她的小嘴,不过还是被高个子听到了,仓卒之下,玄道奇不得不出手。

玄道奇松开嫣然的小手掠身向前,正如所料的,思感变的比较模糊不清,不过也够用了。玄道奇抽出小刀,将清凉的真气灌注在小刀上,一个回旋他转个弯,刚好与高个子照面。

玄道奇大喝一声,一脚踏在转角的墙壁上,身体旋转了一圈,小刀杀至高个子的眼前,而高个子丝毫不紧张,不退反进,向前踏出好几步,一对肉掌使了开来。

玄道奇心想你没武器最好,但还是很注意高个子的手掌;身体停下时,手中的刀顺势劈了出去,却听到哧的一声,竟连半分也砍不去,两人的真气来回激荡。

大骇之下,玄道奇想起玄锋的话。

“小奇你听着,当你用兵器也讨不到便宜时,就用本派招式“回风落雁剑”!”

“那要怎么用?”玄道奇问。

“就像这样……”玄锋用手指转了好几圈,又开口道:“使用回风落雁剑时,身体转越多圈越好!”

“真的吗?”

“还有,就是要用真气!”

“真气。”玄道奇道。

“嗯,就是将气延伸出体外,聚于剑端,再来就是身体旋转,将剑刺于敌身,这样就行了。”

“这么简单!”

玄峰笑了一下道:“如果那么简单的话,大家就不用练武功了。”

想到此,玄道奇脚一蹬,向后退去,瞬间拉开距离,思感再次向四周延伸出去,这次他看到矮的那人也向这掠来;紧张之下,凭藉轻功跳了起来,将似水的清凉之气全力施展开来。

玄道奇接收最新的画面,看到了矮的那人距离嫣然已经只剩四公尺,当下便不多想,遂把思感全收了回来,压下似火的真气;全身便充盈着似水之气,竟将周围的空气温度降下许多,就连身上都凝结出一层霜。

高个子看向玄道奇的眼神多了敬畏,因为“凝气成霜”是他从没有看过的,至少目前为止,所以他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玄道奇看他退了一步,心神相聚,便临空旋转了起来,喃喃道:“希望有用。”

下一秒,玄道奇已经旋转至高个子身前,只见高个子大骇下连退了好几步,玄道奇将精神全锁定在他身上,全力一挥。

嘶的一声,玄道奇竟然毫不费力地将高个子的胸腔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随着鲜血一起倒在地上。

“呜呜……快走……”高个子道,这话自然是对矮的那人说;玄道奇看向高个子时,他的眼里有着一股狂热,玄道奇压根也没想出他在死前想什么。

突然警讯由心而生,一声破空声从后而来,玄道奇向左晃了一下,躲过这一刀。

“又是轻功……”矮的那人讥笑道,手上不觉多用了几分力。

玄道奇欺身上前去,在两人交错时,玄道奇中了一拳,不过矮的那人手臂也被划了一刀,两人各据一方,玄道奇遥遥看着矮的那人。

“小子,你是谁?干嘛碍我们的事,还伤我们的人。”矮的那人道。

“哼……”玄道奇冷哼一声,说道:“火是你们放的。”

“哈哈!当然啊,不然还有谁!”

玄道奇又问道:“你们怎么找到她们的?”

“什么你们她们,小子我告诉你那么多要干嘛,不过……嘿嘿!你倒是视货的。”只见他深吸一口气,贪婪地吸取剩下不多的氧气,再说道:“我们帮中有一套方法可以追补在现场的人,不管你到那里去。”

“喔,那看来我要杀了你。”玄道奇慢慢地说。

“哈哈,就凭……”

接着玄道奇将轻功运到最高,瞬间就掠到矮的那人身前,在他惊讶时,玄道奇将小刀轻松地刺入他的心脏。

想不到,矮的那人竟探手入怀,玄道奇一时之间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这么一秒后,满天洒落着不明粉末物体;玄道奇急忙推开矮的那人,顺势拔出小刀,鲜血有如涌泉喷了出来,和着粉末物体落在地上。

玄道奇擦了小刀上的血迹,说道:“还好没沾到那个东西,不过应该不是好东西。”

“你好厉害!”小女孩笑道,跑过来抱住玄道奇。

“嗯!”玄道奇笨拙地回答,心想要不是遇到你后,得到那奇怪的“思感”估计自己也不可能轻松地打败敌人;要知道以前的玄道奇可只能与其中一人打成平手,而今的他,纵然两人一起联手也打不嬴玄道奇。

握住嫣然的手,玄道奇抱起与他身材同等的小女孩;因为最近他有练功,所以便可以轻松抱起嫣然;说声:“抱紧了!”下一秒人已经不在走廊了,用的竟是“远飘千里”。

在饭店外,有不少人围观,这次的火灾也引了一些记者来。

“这次的火灾原因,初步认为是人为因素,警消人员倾力抢救,不幸的是在火场里发现了四具尸体,有两名确定是台籍观光客,另有一名小女孩下落不明……”一名女记者尽责的报导着。

玄道奇从暗处窜了出来,来到了餐馆前,看见了着急的刘郁。

“师母!”玄道奇上前叫道。

正急的要哭出来的刘郁,听到玄道奇的声音后,旋风般地转过娇躯,欣喜道:“啊,是你啊……小奇!你跑到那里去?”遂和玄道奇抱在一起,刘郁身上的香气着实让他舒服许多。

“啊,这个小女孩是……”刘郁转头看见了嫣然,不禁讶道:“小奇她……”

玄道奇不甘愿的从师母怀中离开,牵起嫣然的手,得意地说:“她叫嫣然,是我从坏人手中救下来的喔!”

这时刘郁也想起当天的场景,省悟道:“原来你是那天的小女生!”又转头对玄道奇说:“小奇原来你溜进火场里,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

“师母,对不起,我只是想救出嫣然……”玄道奇小声地说,还不时偷喵刘郁。

“不要骂他……”嫣然在一旁一脸欲哭的模样。

“嗯,算了,只要你没事就好。”刘郁看见后,心软地说。

过了没多久岳一剑与玄锋因为找不到玄道奇而回来,他们不约而同地问:“你跑去哪里?”

玄道奇看见他们后,便说出自己跑进火场的经过。

此时夜晚,玄道奇静静地躺在床上,身旁睡着岳一剑、玄锋;而刘郁与嫣然则是睡在一块。

经过玄道奇的说明与小女孩点头后,岳一剑等人同意嫣然与他们一起回衡山。

“嫣然……跟那女的好像。”玄道奇起身,走到窗边独自说着。

慢慢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少女的倩影。

那少女有着一双明亮的双眸,星眸中有着刘郁也不及的清晰,宛如夜空中的寒星;小巧坚挺的琼鼻,朱红般的樱唇,形成一张美丽绝伦的脸;一身白皙的肤色如凝脂般的晶莹,犹胜于雪。

细细看她还有出众的气质,容貌姿色皆国色天香,貌如仙子、气质如兰,这是玄道奇对她的写照。

“她究竟是谁?”玄道奇喃喃自问。

“为什么我看到她……会有一种想抱她的冲动……”

“还有,为什么我知道她叫……小然?”

一堆的问题让玄道奇的小小脑袋快要爆炸了,不过,有几点可以确定的是,在那思感的冲击下,所看到的少女跟嫣然的确有些相似,还有想抱她的冲动与知道她的名字。

“唉,好烦……”玄道奇道,又走回去倒在床上;良久,才听到他梦呓道:“我不会再放手了……小然……”

隔天一早,岳一剑等人从成都出发,目的是东方的衡山。

岳一剑等人避开人潮大道,专捡穷乡僻壤,一路上由岳一剑背着嫣然,也因为玄道奇获得思感,大增他的功力,轻功就提升许多,很快的便到“真佛山”

“出了真佛山后,就到了重庆!”玄锋道。

“那些公安真麻烦,好像因为昨天的火灾,搞的满城风雨似的,处处站着一堆人!”岳一剑骂道,又掠了出去。

玄道奇等人紧跟着,下一秒便不见踪影。

接近中午时,他们就到了重庆市,却不进城,而是远远地避开它。

岳一剑等人不进城的原因,不是因为公安在抓他们,而是他们要小心行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在附近觅的一处好地方休息,而玄锋又进了树林去。

玄道奇与嫣然也跟着刘郁去捡树枝,回来时却不见玄锋,他便道:“师父还没回来吗?”

“嗯,小奇你要去看看吗?”岳一剑道。

“嗯哼!”玄道奇先对岳一剑点头后,就对刘郁说:“师母,我们去看看师父。”

“小奇,你师父搞不好没抓到半样。”刘郁抿着嘴笑,随即走进树林间。

就在玄道奇要跟上时,突然衣摆被拉了一下,回头看时便见到嫣然轻蹙黛眉地看着他,玄道奇省悟道:“你要跟我去?”

嫣然柔顺地点点头回了声:“嗯!”

就在玄道奇要说话时,岳一剑道:“就让她去吧,我看的出来,嫣然很爱黏你。”

走了没多久,牵着嫣然的玄道奇便察觉到左前方有物体在动,好像是鸟的样子,但也太肥了;打从一进树林后,玄道奇就放出思感,使它蔓延出去,为了增加效果甚至握起嫣然的手,害的她脸红了好久,直到玄道奇跟她说:“嫣然……有一件事,好奇怪……”

“什么事?”嫣然回应着心里的声音,对于突然在心里发出的声音,她早已不觉得奇怪。

“就是我一遇见你后,就有了可以知道十公尺内发生什么事的能力。”这事玄道奇没对任何人说,就连对岳一剑三人也没提过半件事。

“是吗,嫣然怎么没感觉?”

玄道奇在边说边靠近那物体,心想是在石头后面吗?又对着嫣然说:“那奇怪了,这是什么能力?”

而这次嫣然却不说话了。

玄道奇放开那白皙的手,快速地掠至石头后。

嫣然看见他双手一探,便闻的一阵鸡啼。

“啊,是鸡!”嫣然喜道。

“嗯,我们走!”玄道奇一手抓着野鸡的脚,一手牵起她的手,往来路回去。

嫣然一笑跟着他走。

“啊,师母你看我找到什么?”玄道奇神气地对着刘郁说,因为他看见她两手空空。

“喔,野鸡,小奇你很厉害喔。”刘郁看清楚玄道奇手中的东西后称赞道。

“嗯。”玄道奇开心地说。

“师母,你后面的是什么?”嫣然问道。

只见刘郁笑道:“眼尖喔,没错,这是野菇,煮汤用的。”接着她蹲在一棵树前,拔着树根旁的野菇。

“嫣然来帮忙。”嫣然跑了过去。

而刘郁对着嫣然笑了一下,说了声:“好啊!”

由于多了嫣然一人,又怕有人对嫣然不利,所以大家没了游玩的心情,傍晚便到了衡山山下。

衡山又称南岳,是五岳之一,位于湖南省衡山县。由于气候条件较其他四岳为好,处处是茂林修竹,终年翠绿;奇花异草,四时放香,自然景色十分秀丽,因而又有南岳独秀的美称。

衡山山势雄伟,绵延数百公里,号称有七十二峰,其中以祝融、天柱、芙蓉、紫盖、石禀五座最有名;祝融峰是衡山最高峰,海拔1290米。南岳四绝分别是:祝融峰之高,方广寺之深,藏经殿之秀,水帘洞之奇。

岳一剑一回到衡山后,即开心地向玄道奇与嫣然说:“我们衡山的祝融峰上有祝融殿,是明代所建的;祝融峰的西边有望月台,在无云的夜晚,到这里赏月,别有一番美景;当然峰上还有观日台,也是看日出奇景的好地方。”

“衡山的烟云可与黄山媲美。”玄锋此时说道,他也是心情极好。

“还是家的感觉好,回家真好。”刘郁道,长长的头发随风飞舞。

玄道奇听了玄锋的话后,抬头看向衡山,白雾浓云就好像游人在山上,忽然云雾升起,转眼之间,清晰可见的一座座山峰,竟被一团团烟雾笼罩住,渐渐隐去身形,此时游人自己也感到像是在腾云驾雾,只觉得一缕缕、一团团的青烟白气,荡于胸前、流于指隙,似乎伸手可捉,可又什么都未捉到。

突然,一阵清风拂面而过;风过处,天空便由灰而白、由浊而清,浓雾消散,远处的山峰又清晰可辨了,在这夕阳西下的时间里,更显得迷人。

“古人说:“不登祝融,不足以知其高。”唐代文学家韩愈诗云:“祝融万丈拔地起,欲见不见轻烟里。””

玄道奇突闻诗句,当下说了声好;转头望去,恰好看见嫣然吟道。

“嗯,说的好!”岳一剑等人对嫣然刮目相看。

玄道奇想要说话赞美嫣然时,突闻山上传来一声:“恭请师父回来!”

即见一人快步从山上跑了下来,那人年约三六、七岁,相貌平凡,快步地走到岳一剑的身旁,说了声:“师父!”

“嗯,小承。”岳一剑道,顿了一会对那叫小承的男子说:“这一个男孩是小锋的徒弟,叫做玄道奇;而这小女孩是小奇带回来的,叫做嫣然。”

原来那人叫萧承,是岳一剑的大弟子;他看向两人均讶异道:“好一块美玉,而且还是两块。”接着对着玄锋说:“师弟,恭喜你收到两个徒弟。”

“大师兄说笑了。”玄锋笑道,撘了撘萧承的肩。

“哈哈!大家回去再说。”岳一剑说道,掠上山了。

“是!”萧承与玄锋一致道。

玄道奇与嫣然便和大家上山。

“喔,原来还有这一段。”萧承道,此时众人已经聚在大厅里。

岳一剑居中而坐,发话的人由玄锋夫妇轮流说着前几天的事。

而萧承后面的男子说道:“这嫣然的资质就已经不错了,没想到小奇更是略胜一筹,嗤嗤!”

“多谢二师兄的称赞。”玄锋行个礼。

“嘿,大家都是师兄弟,干嘛这么多礼。”那二师兄笑道,他叫做侯顺吉,是岳一剑的弟子。

“哈哈,说的也是。”

一阵笑声过后,玄道奇说道:“师公,我想教嫣然武功。”

“啊!”岳一剑讶道,说了声:“为什么?”

“我想自己教她。”玄道奇道,握紧嫣然的手。

岳一剑看着玄道奇的眼,里面好像有他看不清的东西;两人一直沉默,害的大厅中的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个;过了几分钟后岳一剑才说:“好,衡山派的武功就由你来教。”

“谢谢师公。”玄道奇喜道,跪拜了下去。

“啊,不必了。”只见岳一剑右手一拂,即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他扶起。

“还有,九门派的武功也可以教的。”岳一剑又道。

玄道奇大喜道:“真的可以?”

“嗯!”岳一剑确定的点点头。

这时玄锋说道:“当然可以,虽然九门派的武功是不能私自相授,但是有一个破例就是嫡传的弟子可以传授武艺,不在规定内。”

“嫡传?那是什么?”玄道奇不解地问。

“小奇,嫡传就是最大的那一脉弟子,总归来说就是大弟子的大弟子,你懂了吗?”刘郁亲切地道。

“嗯,原来我是大弟子喔。”玄道奇恍然大悟道,还摸了摸头发。

岳一剑咳了一声道:“白眉老道只收过一个弟子,那就是水虚兄,而水虚兄又只有两个弟子,分别是大弟子幻日跟自己的儿子水任,而小奇又是幻日的第一个弟子,所以你当然是嫡传的弟子。”

“是,师公,我知道了!”玄道奇说完后,就转身对嫣然说:“以后就由我来教你。”

嫣然嗯的一声后,低头不语。

“喔,小振你也在,怎么不说话。”岳一剑不经意地看到站在角落的弟子。

岳一剑收过五个徒弟,分别是大弟子萧承、二弟子侯顺吉、三弟子王振与关门弟子玄锋、刘郁;而此人叫做王振,平时沉默寡言,以致岳一剑时常一不小心就忘记他的存在;而王振的最大秘密就是邪教安排的卧底。

“嗯,师父,我没什么好说的。”王振道。

这时玄道奇一听见声音,猛然转头看向王振,脑子浮现出一段熟悉的话。

“喂!你们是谁?”一人说道,身穿红衣。

“敝姓玄,我们是……”爸爸说道,而他身旁就是气质独特的妈妈。

就在爸爸还要继续说的时候,另一名红衣人打断他的话说道:“嘿!好美的女人啊!让我享受享受一下!哈哈……”边说还边露出邪恶的笑容,看的自己害怕的躲进妈妈的怀里。

“啊!”妈妈听到如此不堪入耳的话,畏缩的躲到爸爸的身后,不时的颤抖着身体,显然很害怕这些人。

之前的红衣人注意到有如此漂亮的女人更说道:“让本大爷爽一下的话,说不定我会放过你喔!哈哈……”

“你……你们……”爸爸似乎气的说不出话来。

另一名自始至终都没说话的红衣人沉着的说道:“全都杀掉!免得夜长梦多。”

“啥!那么浪费。”之前的那人说道,显然没说话的红衣人是他们的头头。

接下来爸爸和妈妈就被他们害死了,那时只有一个人逃走了,那人就是要杀爸妈的人,他的声音玄道奇一直记住。

“你是……害死我爸妈的人!”玄道奇怒道,抬手指着王振。

“小奇不要胡说!”玄锋看着岳一剑难看的脸说道。

“没错,他是,我永远记得他的声音,我确定他是凶手!”玄道奇大喊着,要不是刘郁拉着他,他早就冲了过去。

而王振的脸色也好不到那去,就在岳一剑等人一回来后,他就看见了玄道奇,王振不由得大叫完蛋时,玄道奇却没认出他是害死父母的凶手,让他放心许多,当下也不说话,只怕自己的声音露了馅;想不到岳一剑却问他话,逼的他不得不说话。

而当初王振虽然一直跟在吕谦身边,不过水惜月与玄道奇并没认出他,是故王振可以一直存活下来。

“小振,有这件事吗?”岳一剑问道,庞大的压力压的王振喘不过气来。

“我,我……”王振支支吾吾地说。

“真的有这件事!”岳一剑怒道,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不简单。

而王振见事不可为时,立刻掠出大门,咻的一声,岳一剑应声而动,而玄道奇也跟着掠了出去,后发而先至;只见王振向后丢了一样东西,岳一剑不得不停下时,后头的玄道奇运用高超的轻功转了半圈追去,却因为被不明物体滞了一下,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王振逃走了。

而那不明物体却只是一块破布,是王振临时从身上撕下来的。

“爸爸、妈妈!”玄道奇哭道,只恨他能力不足,追不到王振。

这时,在玄道奇啜泣时,有一对白皙的双足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别哭了,奇,不知道为什么嫣然不喜欢你哭,好像会离开嫣然似的。”

“嫣然……”玄道奇不顾一切地扑上前去抱住小女孩。

猜你喜欢
  1. 逍遥小说
  2. 鬼妻小说
  3. 战神归来小说
  4. 精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梦之情缘≯
    ≮梦之情缘≯

    不管怎么说,我是把大道逍遥看完了,思路清晰,冬之兰奇的文笔不错,能让人读下去,这是太少

  • t丿清晨的阳光
    t丿清晨的阳光

    大道逍遥整本书写的不错,很有内容,值得一看。

  • 你深眸似海蓝
    你深眸似海蓝

    本书层次鲜明,情节感强,容易使读者理解,喜欢!加油,希望作者冬之兰奇可以更加努力!推荐大道逍遥

  • 世之巅的幸福〆
    世之巅的幸福〆

    大道逍遥写的太好了。许多生活细节真的很详细,情节很接近生活。故事很曲折,结尾很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