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阎君修罗
阎君修罗

阎君修罗 飞沙 著

连载中 易鸣沐思音李悦悦 修罗 阎君

更新时间:2022-07-09 10:04:21
他是一代阎君,医武双绝,威震域外。一岁时,他母亲遇害,父亲失踪。十八年后,他回归龙域。他要拿回曾经失去的一切。我为医圣,愿这天下无医;我为武神,愿这天下无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9章

他掏出了电话。

“大山,店门口怎么这么安静?”

“一个人都没有看见。”

“李总,都这样好几天了。”

似乎是为了让李云天放心,萧山接着说道:“您到了啊?我出来迎您。”

萧山边打着电话,边出了店,站在店门口东张西望。

李云天见萧山迎出来了,放心了。

他将车熄了火,一行三人下车。

进店后,李云天一眼看到癞头老四正斜靠在店里的长沙发上。

“四哥,久等。”

李云天笑着打了声招呼,迈开大步朝癞头老四的方向走了过去。

癞头老四见李云天真来了,三角眼顿时亮了起来。

“李云天,你真来了!这我就放心了!”

他站起身,很舒服的摸着癞头。

李云天一惊,暗道了一声不好。

两名保镖的神经也立即绷紧。

“哈哈!李云天,今天我要跟你谈的事其实很简单。”

“只要你到沐氏药业集团的沐总面前磕几个头就完事了。”

李云天眼睛眯了起来:“老四,你为了一个外区的人,跟我翻脸,想过后果吗?”

癞头老四的手掌在头顶心搓了几下。

他咧嘴笑道:“李老板,我也不想跟你翻脸啊。”

“可是谁叫沐天雄钱踏玛出的太多了。”

“如果我不跟你翻脸,就得跟一大笔钱翻脸!”

“李老板,你可不要为难兄弟我啊!”

和癞头老四同来的两人扬起手拍了几下巴掌。

李记南街店的外面,突然间涌出来了很多人。

哗啦啦将店围了起来。

李云天脸色一沉,转向店长萧山。

“你卖我?”

萧山不敢正视李云天,脸上有痛苦浮现。

“老板,我......没有办法。”

癞头老四哈哈一笑。

“李云天,你的这个手下还是不错的。”

“不过,没用。”

“我知道他老婆在哪上班,知道他小孩在哪上学!”

“所以,他只能乖乖的跟我配合,将你诳到这儿来。”

“李云天,你得罪了沐老板,就自认倒霉吧。”

“动手!”

癞头老四已懒得废话了。

大批南岭社的打手向店里冲。

“老板!冲出去!”两名九级武师往李云天两边靠紧。

三人摆了个三角队形,硬顶着打手们刀光棍影向外冲。

“留口气,证明是个活人就行!”癞头老四店里喊。

两名九级武师的体能相当好,但架不住南岭社的人太多了。

硬抗着冲到店外,一个保镖浑身是血的倒了下去。

另一名保镖拼死护着李云天。

如浪一般的刀片砍过来时,保镖用身体替李云天挡住了。

仅剩的这名保镖强提着一口气,挥起拳头砸倒了挡路的几个人。

“老板!走啊!”

保镖硬生生为李云天开了一条路,才一头栽倒。

李云天咬牙闯出了包围圈,后背中了几刀,拉出了几道血口。

他一头扎进城中村的小巷里,玩命的跑。

后面一片喊杀声和乱糟糟追赶的脚步声。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李云天的视线开始模糊时,眼前一面墙堵死了他的去路。

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死胡同!

拎着刀片追来的癞头老四,逼到了李云天的近前。

“跑啊!你踏玛的再跑啊!”他结实的砍了一刀,怒踹了几脚。

李云天背靠着墙往下滑,缓缓坐到地上,他到极限了。

癞头老四眼一瞪:“玛淡,还没动手,就昏过去了!槽!抬走!”

他挥挥手。

南岭社几名打手将昏过去的李云天架了起来。

正当他们准备往外走时,突然传来一阵如海潮般咆哮着的马达轰鸣声。

一辆黑色雅马哈R6,凌空从癞头老四他们头顶上飞过。

落地时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尖利的啸声。

R6尾部甩了一个长长的弧形,横着停下,将死胡同的出口堵住。

骑手的头盔转向胡同内。

头盔的玻璃面上,闪烁着森森冷光。

死胡同只有一个出口。

雅马哈R6将这个出口挡住,对癞头老四来说,这是很严重的挑衅。

他将手中的片刀朝前一指。

“南岭社办事,不想死的滚开!”

易鸣没有回答。

他双脚踮地,手搭在雅马哈R6的油门手把上,不断的旋扭着!

雅马哈R6的发动机爆发出一阵接着一阵澎湃的轰鸣声。

如同一浪高过一浪的海啸。

南岭社这次来的人很多。

癞头老四那些将人追丢了的手下,听到了这边的动静,都纷纷跑了过来。

很快,骑在雅马哈上的易鸣,被团团包围。

对围在他P股后面的人,易鸣连看他们一眼的念头都没有。

他的目光透过深色的头盔面罩,落在耷拉着头被人架着拖行的李云天身上。

他猛的将油门把手一旋到底!

雅马哈R6的排气管喷出一道青烟,轮头陡然翘起。

卡着刹车的手指一松,雅马哈载着易鸣,像一只扑食的猛虎,呼啸向前。

“槽!”癞头老四怒骂一声。

摩托车前扑的速度太快,太猛;

逼的癞头老四直向墙边躲。

死胡同是一个狭窄的长方形,并排也就能站三四个人。

眼见着摩托车不管不顾的冲来,架着李云天的几个小子将人一丢,纷纷也往墙上贴。

处于昏迷中的李云天,人没落地,就被一只手托住。

见到李云天背部裂开的长刀口,易鸣心一颤。

“李叔,对不起。”他默默的道了声歉。

将李云天抱住后,易鸣原地急刹车,尾轮在地上硬拖出个半圆。

车头朝外!

又是油门到底,澎湃的发动机轰鸣声达到了极致。

“挡我者死!”

雅马哈以一往无前的气势,猛冲向胡同口黑压压的人群。

乱七八糟的骂声响起一片,人群像炸开的苍蝇,四处乱飞。

等到骂声稍微消停点,雅马哈已如一道轻烟般的出了南街,直奔最近的医院。

去医院的途中,易鸣单手在李云天的身不停的击、按、推、点着。

虽然手法复杂,但易鸣目视前方,雅马哈的速度一丝不减。

直冲进南华医院的急诊楼。

“医生!急救!”

听到易鸣的喊声,一位双鬃花白的医生跑过来。

紧跟着几名护士推着单架急匆匆往这边跑。

南华医院收到了南街出乱子的消息,他们已有了准备。

见李云天浑身是血,老医生神色一紧,赶紧戴好听诊器听诊。

单架车到了,易鸣很轻的将李云天放进去。

“多处外伤,失血过多,准备手术!”医生凭着职业经验的判断喊了声。

单架车在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中,冲进了手术室。

易鸣跟着跑,被挡在了手术室门口。

手术室的灯立即亮了起来。

易鸣静静的站在手术室门口,看着红色的手术灯。

急诊大厅里刚不少人见到了李云天的惨状。

此时纷纷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刚才那人,伤成那样,这肯定是一场大手术!”

“是啊。我估计没有十几个小时出不来。”

“南街只要出事,都是大事,没小过。”

话音未落,手术室的红灯叮的一声转成了绿灯。

议论的声音仿佛被什么集体卡住,陡然消失。

这手术......五分钟不到吧?

手术室的门打开,单架车被推了出来。

医生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向易鸣:“来之前,病人被谁抢救过?”

易鸣摇摇头。

“真的?”

易鸣点头。

医生的眉头皱的很深。

“奇怪。病人所有的特征都是重伤,可各项数值又显示接近健康水平。”

“后背上的刀伤,看数值就像是假伤一样。”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奇怪!真奇怪!”

“你是病人的家属吧?”

“嗯......是的。”

“给他办个住院,不用手术。”老医生吩咐了句,一脸疑惑的叨叨着走远了。

护士也用奇异的眼神看着易鸣。

“刚刚走的,是我们医院技术最过硬的方主任!”

“我从没见过方主任对一个病例这么困惑。”

“真是一个奇特的病例。”

护士看了眼李云天,带着满脸奇怪神色离开。

李云天要住院,易鸣身上带的钱不够,电话将青龙会的郎黑虎调了来。

有郎黑虎在,各种手续很快办好,李云天住进了特护病房。

“黑子。你照看下我叔。”

“我还有点小账要算一下!”

黑子?

郎黑虎脸有点黑,但一个字不敢反驳。

易鸣将摩托头盔戴上,雅马哈R6咆哮着冲出医院。

南街。

癞头老四正骂骂咧咧安排人查李云天的下落。

猛听到雅马哈发动机的轰鸣声,不由大喜!

“正愁找不到你!”

“是你自己找死!”

“给老子将他围住,这次别让他跑了!”

“老子要将你扒皮......呃......”

猜你喜欢
  1. 修罗小说
  2. 阎君小说
  3. 闪婚甜宠小说
  4. 仙途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你数星星我数月亮
    你数星星我数月亮

    阎君修罗很好看,文笔很细腻,而且每一章都读不厌,越往后看越想看,每一个细节都描写的非常到位,有些章节看了一遍还想再看一遍,反正就是百看不厌,强烈推荐哦(´-ω-`)

  • 童年的玩笑v
    童年的玩笑v

    阎君修罗写得还不错,就是主角的感情问题,看得很着急呀!

  • 东京逝去巴黎
    东京逝去巴黎

    爱而不得是凄美,失而复得是完美。得而不爱是壮美,切记珍惜眼前人。珍爱上天给予的一切。感恩!

  • 遇花满枝
    遇花满枝

    对7年书虫的我来说,阎君修罗这本书有点搞笑,思路清晰,文笔还不错,重复的词很少,可入法眼。给你5星 继续努力,加油,飞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