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京铜记
京铜记

京铜记 小辉 著

已完结 许明峰赵兴成

更新时间:2022-05-27 16:54:41
出生于景泰蓝手工艺世家的许明峰,怀着对传统手工艺业的热爱和执着,进入老北京有名的景泰蓝作坊铜赵记,在经过拜师学艺,探寻失传工艺,经历亲情的背叛,爱情的折磨等诸多人情世故后,许明峰初心不改,最终在师兄妹的支持下,完成师父嘱托,攻克失传的龙鳞光工艺,造就了景泰蓝的当今辉煌,并顺利完成了传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许明峰宽慰了他一下,然后看着田振发,继续问道,“田把式,我要是没猜错的话,是不是经过李明飞的这种工业化的模式后,这种传统手工作业的染布作坊纷纷倒闭,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了。”

“这……”田振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许明峰说,“是的,因为手工制作的染布非常耗费工时和人工,成本要高恨到。但工业化的生产出来的成本代价要低很多。价格上,就无法相提并论。如果不是当地政府进行及时保护性措施,这个手工染布的行业怕也是只能停留在博物馆里了。”

田振发的话音刚落,一时间众人纷纷唏嘘。这时,大家都感受到了一种莫大的危机感。

赵兴成听到这里,不免轻笑了一声,缓缓说,“咱们现在可都是被李明飞给耍了。他之所以订购我们各个作坊里的珐琅器,无非就是要学习我们的工艺技术。将来,好进行工业化生产。可我们呢,却还一个个沾沾自喜,以为赚了多大的便宜。不仅现在搞聚会庆祝。甚至,还要弄什么协会,真是可笑。”

梁博达听到这里,脸色别提有多尴尬了。他轻咳了一声,缓缓说,“赵把式,眼下也只是我们的猜测,你最好还是别妄下定论。”

赵兴成说,“梁把式,是不是猜测,我想在座的人,应该心里都很清楚。我看,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好好想想我们这些行业的未来吧。”

此时,有不少人都纷纷低下头来。对于新时代来临,他们这些传统的手工艺人其实都没做好接受改变的准备。而他们也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想法迎合这个新的时代,那么迎接自己的,也必然是退出历史舞台的下场。

梁博达看了看他,缓缓说,“赵把式,你说的非常对。现在,我们的确是得好好想想了。其实,大家也应看到我们京铜记如今的变化了。咱们股价现在实行改革开放,一切都是以商业化运营为准则。我们如果可以做出这样的改变,这或许对我们就是一个出路。”

许明峰看了一眼梁博达,说,“梁把式,你的想法是对的。”

梁博达闻言,眼睛里闪烁着几分光彩。他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明峰,你们年轻人见识广,我想你是最为清楚了。”

“哼,梁把式,对你这种做法,我还是不敢苟同。咱们老祖宗传承几百年的饭碗,知道一直端着都能吃饭。怎么,如今非要包装成国外那商品的模样,才能吃的进饭吗。我看,这就是背祖离宗。”

赵兴成一听梁博达还是想撺掇众人对自己的作坊进行改革,心里就火大了。

“你……赵把式,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哼,我看你就是顽固不化。咱们国家几千年都是啃土地的农业国家,而今不也转变成工业国家了。你还谈老祖宗呢,老祖宗说过,要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怎么没听进去。”

梁博达也不是省油的灯,这时也和赵兴成据理力争。

“行了,梁把式,你也别给我讲那些大道理。”赵兴成端着酒,喝了一口,然后说,“反正,我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在座的各位,如果真想做背离祖宗的事情,那我也不拦着。明峰,我们走。”话说着,他嚯的起身,扭身就出去了。

许明峰有些尴尬,看了看众人,然后赶紧给梁博达道了一声歉,这才出去了。

路上,赵兴成一直沉闷不语。不过,快到家里的时候,他忽然看了看许明峰,问道,“明峰,你今天为什么要替梁把式说话,难道你也认可他所谓的公司化的管理模式吗?”

“哦,师父,我不是那意思。”许明峰看了看他说,“梁把式这种公司化的管理模式,其实很容易会将他们作坊给带偏的。甚至,会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

“哦,你倒是说说看啊。”赵兴成一听许明峰说梁博达的问题,顿时来了兴趣。

许明峰想了一下,说,“师父,梁把式口口声声说要对这些手工艺业进行公司化的改革管理,要实行全面的商业化。这出发点确实很好,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就是咱们手工艺和其他的产业不同。”

“有什么不同?”赵兴成皱了一下眉头,不解的问道。

许明峰说,“师父,我记得你说过,每一个出自你手里的珐琅器,就像是你的孩子,是你用心打造出来的。其实,从这一点来讲,你就是个创作者,而你手里打造出来的珐琅器,那就是创作出的作品。这些作品,我听说是可以叫艺术品。”

“啥玩意儿,艺术品?”赵兴成听到这个新鲜词,也有些懵了。

许明峰点点头,说,“对,师父,就是艺术品。艺术品有特殊性,绝对不能以普通的商业化生产模式来批量生产。否则,就丧失了它本身的艺术价值。”

“你,你说的这么高深,我可听不懂啊。”赵兴成也没接受过多少文化,而对于涌进来的新名词更是一窍不通。

许明峰笑了笑,说,“师父,我这么给你说吧。你看,一个画家画出来的一副组品有价值呢,还是通过印刷厂印刷出来的那些画有价值呢?”

“哎,明峰,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可就明白了。”赵兴成闻言,忍不住拍了一下额头,笑吟吟的说道。

许明峰说,“师父,这就是前者是有生命的,是可以代表创作者的思想,传达文化信息的。而后者却不同,那就是一幅普通的画纸。”

“明峰,你说的真是太对了。我其实就是这么想的,可惜我这嘴不行啊。”赵兴成笑了一声,随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可惜啊,刚才在火锅城里,应该用这些话来说梁把式的。”

“不过,师父,虽然工业化是生产模式对我们传统手工艺会造成损害,。但,我觉得我们要顺应这个时代,传承下来,还是要做出一些改变……”

许明峰的话还没说完,却被赵兴成打断了。“明峰,你别说了。我看,你就是接受那些新鲜玩意儿太多,让你也受影响力。以后,你不准再提什么队我们手工艺进行改革之类的话语。”赵兴成说着,快步就朝里面走去了。

许明峰本想去叫他,可是,到嘴边的话,还是生生咽回去了。

回到房间里,许明峰这才刚坐下,就见沈玉坤和赵岚急匆匆的进来了。

上前,这就拉着他问长问短。

“明峰,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快说,都吃什么好吃的了。”

“明峰,你去都没给我们带一些回来啊。”

许明峰苦笑了一声,看了看他们,摇摇头说,“师兄,岚岚,今天这哪里是去吃饭,这就是去吵架了。”

“怎么回事啊,刚才我看师父脸色也不太好,究竟出什么事情了?”沈玉坤见状,连忙问道。

许明峰叹了一口气,然后将事情原委,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听到这里,两人也是不免唏嘘。倒是赵岚,这时很得意的说,“明峰,你现在看出来了吧。那个假洋鬼子和她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幸亏他们走了,否则,我看你和玉坤哥还是要被她迷的七荤八素的。”

沈玉坤瞪了一眼赵岚,连忙叫道,“岚岚,你别胡说。这件事情咱们又没什么证据。保不齐,这就是李明飞一个人干的,明丽什么都不知道呢。”

“哎哟,玉坤哥,瞧你那样子。一口一个明丽的叫着,多亲切。可惜,人家的心思都不在你身上。”赵岚白了他一眼,故意酸了他一句。

“你……算了,人家都走了,不提了。”沈玉坤一摆手,表情变得非常严肃。他看了看许明峰,很认真的说,“明峰,你今天长记性了吧。以后记住,千万别再提让师父对咱们作坊进行改革之类的话语。师父这人,最忌讳别人说这个。在他看来,如何传承祖上的东西,才是对祖先的孝顺。”

许明峰应了一声,他看了看他,小声问道,“师兄,师父去哪里了?”

“还能去哪里,自然又去那个房间里,去看那个盘子了。”沈玉坤叹了一口气,说,“看起来,师父这辈子如果不能将龙鳞光这门技艺重新恢复出来,他就算是死都不会瞑目的。”

“玉坤哥,你胡说什么呢。”赵岚捏着拳头,狠狠捶打了一下他。

话糙理不糙,许明峰很清楚,这的确是赵兴成最大的心病。估计,也正是这一份的执念,才会让他的思想那么的偏执。

而在那一刻,他也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好好钻研这珐琅器的工艺。希望有一天,能够替赵兴成恢复那失传的龙鳞光工艺。

时间过的非常快,转眼之间,已经是九十年代中期了。此时,改革开放已经进入了越来越深入的地步。而那古老的北京城,也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铜赵记周围,除了那几个依然还在坚守的手工作坊,很多老旧的房子都被拆了。转而,起了很多林立的高楼大厦。

而他们这一片作坊,依然弥漫着古老的气息,和充满现代气息的楼厦,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在这个时候,许明峰已经很难听到信鸽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汽车的声音。

周围刚修的道路上,随处可见奔跑着的桑塔纳。那些脖子上缠着金链子的个体户们,一个个也都拿着大哥大,装模作样的撇起了港台的腔调来了。

其实,对于这些人,许明峰一向是嗤之以鼻的。

但是,他现在却也不得面对一个现实,他们传统的手工艺产业,仿佛在这个日见繁华,商业气息越来越浓重的都市里逐渐迷失了方向。就如同他们的作坊所处在的地方,像是被整个社会都遗弃了一样。

尽管他们面对的生存环境越来越严峻,可是许明峰他们三人却一直没有辜负赵兴成的厚望,制作珐琅器的工艺水平越老越高。频繁获得一些奖项。由此,他们三人的名声也在整个业内大噪。

这天,他们参加完一个工艺品展览会。刚出来,准备走呢,却见不远处围着不少人。

赵岚本来也是个爱看热闹的人,这时拉着他们俩就嚷嚷着要去看看。

许明峰和沈玉坤也没多说什么,这就跟着她一起过去了。

都说天涯何处不相逢,许明峰怎么都没想到,他们挤进人群里,却见到了熟悉的面孔。

其实,对面是一个叫双明的工艺品公司刚刚成立。此时,一些政府领导正陪着公司的负责人进行剪彩。

而当看到剪彩的人,许明峰有些傻眼了。因为,对方居然是李明飞和李明丽兄妹俩。

多年不见,李明飞似乎成熟了不少,不过也多了中年人特有的啤酒肚、

让许明峰深感意外的是,李明丽犹如变了一个人。和当初那还带着几分青春气息的少女相比,而今的她,活脱脱就是个职场女领导。她留着齐耳短发,白净的脸颊上,异常显眼的黑色眉毛和那赤焰的红唇,构成了鲜明的对比。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精明干练。同时,却又带着一种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的姿态。

她熟练的和李明飞配合着一众人,而那动作之中却显出几分洒脱。

沈玉坤看到这情景,最先兴奋起来。他用力擦了擦眼睛,欣喜的叫道,“这,我不是做梦的吧,这真是明丽吗,太好了。”

赵岚狠狠踩了他一脚,没好气的说,“玉坤哥,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是不是他,管你什么事情。人家几年前都不当你是一回事,现在我看更是不会正眼看一下你的。”

沈玉坤也不去理会她,自顾自的往前挤来。

倒是许明峰,这时看了看赵岚说,“岚岚,我们别看了,回去吧。”

“好的,明峰。”赵岚早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如今听许明峰一说,当下就牵着他的手就走。

如今,两人的关系已经完全捅破了。赵岚紧紧握着他的手,轻轻依偎着这个男朋友,心里无比的甜蜜。

“明峰,咱们今天又得奖了。你说,我们该如何庆祝呢?”

“你说吧,岚岚,我都听你的。”许明峰扭头看了她一眼,轻轻一笑。

如今,二十多岁出头的许明峰,更加的成熟。同时,身上的气质也是非常出众。而对赵岚而言,这就是最喜欢她的地方。

“那,那我要这个……”赵岚说着,故意将脸凑了过来。

许明峰一看她凑过来的脸,摇了摇头说,“岚岚,你这是做什么。大街上,也不怕羞啊?”

“那有什么,明峰,反正咱们是情侣,有什么好怕的。”赵岚说着,忽然眉头一皱,说,“你别说那些没用的,就说,你到底亲不亲吧?”

“这,好,我亲就是了。”许明峰有些不自然,看了看周围,这才极不情愿的亲了过来。

正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明峰,真的是你吗?”

许明峰转头一看,却见李明丽站在不远处,此时正用复杂的眼神盯着他看。而在她的旁边,沈玉坤就站在那里。

很显然,是沈玉坤将她带来的。

怕什么来什么,徐明峰之所以刚才急匆匆的赶紧要走。目的很简单,就是担心和李明丽撞上。

可如今,沈玉坤竟然还将她给带来了。他心里非常的火大,瞪了一眼沈玉坤。

不过,沈玉坤仿佛根本没注意这些,他的注意力,都在李明丽的身上。

赵岚心里自然也很不舒服,这时她紧紧搂着许明峰的胳膊,然后靠着他,仿佛宣誓自己的主权。她看了看李明丽,带着几分炫耀的口气说,“李小姐,不,应该叫你李总了吧。你还真会挑时间啊,没看到我和明峰正忙呢,干嘛来打扰我们。”

李明丽微微摇了摇头,脸上挂着一种看不透的笑意。她的反应很冷静,似乎比几年前,更加的沉稳了。

“赵岚,你别误会。我只是很久没见明峰了,想和他叙叙旧而已。”李明丽一边说着,几步走了过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李明丽真的以为自己早就可以平复了对许明峰的感情。可是,她发现,当再看到许明峰时,心里本就沉寂的情感,瞬间翻滚了起来。这时候,她才明白过来,自己从来都没忘掉这一份感情。甚至说,而今是更加深刻了。

“行了吧,李总,你心里想什么,别以为我不清楚。”赵岚态度上依然很不退让。

许明峰看了她一眼,忙笑着说,“明丽,你好。”

李明丽应了一声,轻轻说,“明峰,其实,我前阵子就来了。因为实在太忙,就没去看你。不过,我可是听了不少关于你的新闻啊。你现在真了不起,我为你感到骄傲。”

“客气了,明丽。”许明峰这时淡淡一笑,和她说话一直都用很客套的方式。

这一点,李明丽也感觉到了。她看了看赵岚,说,“赵岚,什么时候和明峰结婚,记得通知我一声。”

猜你喜欢
  1. 傻王爷小说
  2. 戮天小说
  3. 暖宠小说
  4. 名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一缕微光便是我暖城
    一缕微光便是我暖城

    看了这么多书,唯有京铜记这本书让人感觉环环相扣非常紧凑。

  • 伱媞yè悾ф蕞湸的心
    伱媞yè悾ф蕞湸的心

    小辉写的很好,感人至深。京铜记的描写手法细腻,使人物的感情有血有肉,真切的塑造了男女主人公纠结的爱情故事!

  •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不得不说京铜记这本书是非常好,虽然章节少,但情节环环相扣,非常充实,是一本非常非常好的书。

  • 花非花Dē格调
    花非花Dē格调

    我看了前面几章,觉得京铜记这本书的结构很好,语言很不错,尽管还有些不如人意的地方,但是此书还是很不错的!(*^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