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与世界和解 > 第16章 当北京不再是北京

第16章 当北京不再是北京

丢由 2022-05-27 16:46:46

回北京的飞机又是红眼航班(又称“跨零点航班”),李叶茴一夜未眠。

迈入机场大厅,王小红就开始呼唤她的名字。李叶茴一晃神回到很多很多年前,母亲跑过一个个书架、眼睛焦急地在过道搜寻着女儿身影:“叶茴你在哪?妈妈带你回家了。”

她循声望去,相别十三个月的母亲嘴角要裂到耳朵后面,手都要挥舞断了。王小红三步并作两步,小跑着冲过来。她身上飘散着熟悉的气息。

爷爷李岩津也快步走来,他泛黄的眼珠里流动着强烈的情感,或许是眼泪。但是李叶茴不过抚了一下他的背,便迫不及待地问:“奶奶呢?”

“奶奶在那边看着东西。”

李叶茴二话不说、伸长了脖子走向奶奶的方向。

奶奶刘贝贝老老实实地坐在大包小包旁边,头上戴着一顶熟悉的毛绒红帽子。李叶茴初中第一次住宿时,刘贝贝就戴着这帽子在大雪纷飞的清晨恍然若失地站了许久,而李叶茴在窗边望着这抹红色渐渐被雪埋住,已然泣不成声。李叶茴和奶奶之间有着最亲密的链接,她将对亲人所有的爱与依赖全部给了奶奶。

刘贝贝焦急地四处张望,她看到李叶茴,却也不敢丢下东西走过来,只是呆坐着一个劲地抹眼泪。

“奶奶给你包了饺子……”奶奶从熟悉的布袋子里端出一个饭盒。

“是啊,奶奶四点钟就起来给你和面。”爷爷补充。

饺子是韭菜鸡蛋和豆角肉末馅的。亲口再次吃到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令人情思涌动,或许是记忆里的味道最完美吧。

爷爷开车带着一脸疲倦的李叶茴、喋喋不休的王小红和老泪纵横的奶奶回家。

坐在熟悉的汽车里,李叶茴看到日新月异的北京已然完全变了样。楼变高了、街道干净了、背着手溜达的老爷爷老奶奶看起来更精神了。没有人再提着鸟笼子四处打牙祭、街边凑团赌象棋的人也消失了、街头艺人也转行了、摆摊的小商小贩也都乖乖办证了。

雾霾很夸张,像是在北京下了一场永无止境的灰尘雨。迷茫中,有一块巨型招牌顶替了原先李叶茴最爱光顾的书店。招牌上有着繁花似锦。

一年有余的时间其实不算长,但是快速发展的中国每一天都在变样。李叶茴再次回家,才发现爷爷奶奶的房子没有想象中那样高大明亮、曾经寄托着一切童年回忆的小花园、也不过是个杂草丛生的院子。很多东西都变了,或者只是记忆扭曲了。

饭后,她看到午睡的奶奶不住地看着正在看电视的自己,便关上电视,静静地躺在奶奶身边。老人家望望她,在床铺上一动不动:“小茴,你还好吧?”

“奶奶,我很想你。”

“奶奶要午睡了。”

“好。”

李叶茴悄悄勾住奶奶的一根手指,望着老人总挂着泪痕的眼角,也睡了。

李叶茴三岁被王小红带到北京后,便在爷爷奶奶家过上了“寄人篱下”的生活。生性霸道的她在“隔代疼”的宠爱中过上了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

即便如此,这个家里李叶茴最亲的人只有奶奶一位,而爷爷李岩津对她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和道德败坏的父亲李铎不同,爷爷李岩津黑白分明懂事理,但是却也因为讲道理过了头,所以做什么都觉得别人无理。再加上和王小红不相上下的牛脾气,令众人牙痒。

爷爷出了名的好学:六十五岁学计算机,李叶茴出国后还学会了翻墙、看国内外野史时政;七十岁考驾照且在笔试中远超年轻人、成为全班第一;72岁他掏出多年积蓄买了车、风雨无阻地送李叶茴上下学--这些事迹长大后的李叶茴津津乐道,但是那个叛逆的年龄里,暴力至上的李岩津就是个恶棍,多聪明多好学也顶多是个有知识的恶棍。

李岩津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在北京交通大学教体育,好歹也算是个“教授”。他眉清目秀,一双星星眼曾经迷倒过一批女学生,不过他脾气暴躁,正常沟通都让人望而生畏,更不要提乱搞师生恋,他的不解风情也被女生们冠上“铁面李”的称谓。

不过以善良为标杆,李岩津还算是数一数二的道德模范。年轻时他亲自救助过多名贫困生。有一次,他冒雪为一个四川的学生排队**运火车票,还不小心滑倒,磕掉了一颗牙。

那位学生毕业后,每年都会邀请李岩津去四川旅行:“老师,我买的房子,有一间是留给您的。”这邀请持续了四十年,受邀者却不为所动。爷爷说:“付出,就不能求回报。再说哪能占学生便宜?”但他还是逢人就炫耀曾经的善举,也坚持了四十年。

李叶茴内心称赞,脸上却是一脸不屑。爷爷是她从小到大不共戴天的仇人,不能让他得意了。

小时候王小红最爱问李叶茴:“你最喜欢谁呀?”

“妈妈,奶奶,还有叔叔。”如果是奶奶问,前两个的顺序就会更换。

“爷爷呢?”

“我讨厌他。”

其实爷爷也疼她,从小到大李叶茴一旦有个头疼脑热,老爷子总是二话不说、扛上她就往医院跑。李叶茴一天天长大、变重,李岩津也有了腰酸背痛的毛病,年轻时的刻苦训练难免会有磕磕碰碰,这都成了老年时难以摆脱的折磨。即便如此,他依旧尽心尽力,在每一个关键时刻果断出手。

但每当爷爷的温柔体贴难得地显露出时,李叶茴都在昏昏欲睡地生着病。她什么也感觉不到,病好后还是不念李岩津的恩情,而李岩津也会很快恢复“暴徒”的形象。

奶奶刘贝贝曾说,如果当年自己生的是女儿,可能爷爷就懂得温柔和疼惜了吧。如今,从小被混棒喂大的儿子们一个个都吃透了婚姻的苦闷,而暴虐成习的李岩津也收敛无望。

每次李叶茴犯小脾气,刘贝贝就会讲李岩津最有名的两次暴行给她听:

爸爸李铎从小聪明伶俐,却又调皮捣蛋。一次他拆了家里的电视机,在那个年代,这可是绝对的大逆不道。虽然他又组装回去,却被李岩津痛揍一顿,患了轻微脑震荡。

不仅如此,李岩津脱下他的加绒外套,像甩铅球一样把大儿子砸进雪地,直到他快被冻晕才准许哭着求饶的刘贝贝把儿子接回来;

另一个故事关于李斌:有一次,在理发店剃头时,李斌随手捡起地上的烟头,有模有样地假装抽烟,怎奈何正巧被李岩津撞见,自知死路一条,便自己打了手心三十大板以表歉意。好在李斌心眼多,之前也很少犯错,便被李岩津大度地赦免了。

李岩津对待儿子如此随心所欲,对待孙女李叶茴也毫不手软。但李叶茴非常倔强,而且“有仇必报”。

每个老人家无意中赏她的巴掌,她都要看准机会还回去:比如在他的茶杯里放盐、把他的卵磷脂胶囊踩碎……李叶茴心中,只有母亲可以随意打骂她--无论下手多狠、理由多牵强。其他人,比如李岩津:你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碰我。——她从小就用这种腔调写日记,还在旁边配上一个乌龟王八的插画。

年年月月地磨下来,李叶茴长大了,李岩津更老了。祖孙之间的大战开始变得没那么惊心动魄。

其实吧,不讲理、暴力倾向,这些并非死罪一条,李叶茴最耿耿于怀的,是李岩津对刘贝贝的不可理喻。

刘贝贝是李叶茴最亲的人,没有之一。她性子急、脾气也冲,但是她会倾听李叶茴幼稚的反驳、无礼的顶嘴,也会向孙女的哭闹妥协。看起来这是娇惯,却也是李叶茴当时释放内心压力的唯一一个出口。

刘贝贝一勺饭、一勺水地将李叶茴喂大,浑身散发着慈爱温柔。李叶茴从奶奶身上看到真心实意的疼爱,却从其他长辈身上看到对于“家长权威”的执著、“暴力倾向”的释放、“一时口快”的不计后果。

书上说:人在生气的时候,虽然两个人离得很近,但他们的心距离很远,为了掩盖这种距离,所以会大声说话。刘贝贝会听李叶茴的心声,其他人从不会听,却觉得自己比谁都了解她。

被老伴的好脾气惯坏了的李岩津,在刘贝贝面前从不收敛他的暴脾气:摔东西、大吼、打孩子……吓得刘贝贝只知道呆呆坐着、“扑哧扑哧”掉眼泪。她瘦弱的身体缩在沙发一角,偶尔鼓足勇气替自己辩解,又被李岩津狠狠地骂回来。

王小红对刘贝贝也不客气,从小就在李叶茴面前批评奶奶的教育方式:“李叶茴,你是我的一件艺术品。从小我就培养你的艺术修养,带你去学小提琴、学油画,可是你看看,你奶奶把你喂得跟个猪一样。”、“你奶奶从来就不知道收拾房间,所以现在的你才特别不懂得整洁。”--其实,刘贝贝每天都在忙着擦拭各种物件,只是因为舍不得扔东西,所以房子像个仓库一样,堆满了纸盒啊、瓶子啊……

李叶茴非常不舒服。她讨厌推卸责任的人,也心疼全心全意地付出的奶奶被人如此指责。

户口事件爆发后,刘贝贝一夜白了头。

一次,王小红带着老两口去政府部门请求对方原谅李铎的谎言、给李叶茴一条生路。刘贝贝刚一进门,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随即“啪啪”地扇自己巴掌,毫不心疼,不知那老泪纵横是因为心痛还是脸疼:“是我不好,原谅我儿子吧,饶了我孙女吧…”

在场者无不唏嘘。

然而,刘贝贝的一跪是蝼蚁的一跪。不仅对于社会而言她是蝼蚁,对于整个家庭的其他人而言她也是蝼蚁。和李叶茴一样,她们都会被家人随意指责、谩骂,用来满足各种扭曲心理。

她们是这个家的撒气筒,必须彼此扶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井底之蛙 第2章 和母亲分头作战 第3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4章 不会说英语的外教 第5章 一个人的旅程 第6章 变故 第7章 背水一战 第8章 入世 第9章 飞蛾扑火 第10章 一个人的加速,无数人的逆行 第11章 淘汰 第12章 放弃一个亲人 第13章 争分夺秒 第14章 疯狂雅思 第15章 问心无愧 第16章 当北京不再是北京 第17章 打杂专家 第18章 巴厘岛的鸡蛋花姑娘 第20章 神秘的断臂“王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