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与世界和解 > 第12章 放弃一个亲人

第12章 放弃一个亲人

丢由 2022-05-27 16:46:46

偶尔学累的时候,李叶茴会逛超市解压。为了节省时间,她穿梭于货架之间时也会和家人通话。

爷爷奶奶和妈妈是每周一次通话。

爷爷奶奶睡得早,所以先打,妈妈喜欢熬夜,所以后打。

妈妈的养母——湖南奶奶是每两周一次通话。

叔叔也是每两周一次通话,因为他是大忙人、应酬多,所以晚上一般联系不上。

叔叔是她的另一个阴影。可能叔叔自己都不知道。

叔叔李斌是父亲李铎的亲弟弟,身为一名还算有正义感的律师,他差不多代理了一半有关李铎两口子之间的官司,甚至当年嫂子王小红和李铎离婚时需要的“李铎失踪人口证明”也是他开的。

他有一个相处23年的女朋友,二者一直未婚,所以李叶茴总也得叫对方阿姨。不过后来某一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李叶茴被家里着催促着改口叫其婶婶,王小红解释说二者依旧没领证,只是女方想口头上改变一下自己的地位。

阿姨也好,婶婶也好,李叶茴从不在意。正好李斌还有另一个女朋友——阿姨二号,这下一个叫阿姨,一个叫婶婶,可以分得更清楚些。

婶婶为李斌堕胎了几次,再加之得知李斌生**好小巧玲珑、相貌姣好的女生,所以身材肥胖的婶婶坚持服用含激素的减肥药,二毒齐下,终于捣毁了她的子宫,使得她年纪轻轻就丧失了生育能力。

摘除子宫后的婶婶脾气大变,一旦心情不悦就对着李斌又抓又挠、十分粗鲁。就在这时。“小巧玲珑、面貌姣好”的阿姨二号出现了。一开始李斌带着李叶茴出去和朋友吃饭时总会带着这个温柔的阿姨,李叶茴以为他们只是朋友。

直到有一次,李斌帮李叶茴开生日聚会时,李叶茴的同学指着远处半抱着阿姨指点如何调试相机的李斌,然后捂着嘴巴偷偷笑,李叶茴坚决维护叔叔的清白:“我叔叔有老婆。这个阿姨不是我婶婶。他们是好朋友。”

李斌没有孩子,所以养了几只大藏獒,还不惜花重金包下一个废弃工厂做自己的狗场、雇了一个老头天天喂狗、扫笼子。工厂有一片空地,李斌有一次问李叶茴想不想试试睡帐篷的感觉,李叶茴说想,于是李斌和半道闯入的阿姨便一起在空地给她搭了个帐篷。

他们两个有说有笑,不住地眉目传情。李叶茴从李斌眼中看出他面对婶婶时从未见过的温柔,就像看到梦寐以求的天使。不过“她是有婶婶”的人。李叶茴的世界里非黑即白:叔叔是好人,所以不会背叛婶婶,这个阿姨不过是挚友,就这么简单。

半夜,李叶茴被远处的狗吠吵得睡不着。叔叔问她睡着了吗,她回复说还没有,于是叔叔问她想不想看自己拍摄的照片,李叶茴说想。于是她穿过空地,来到工厂办公楼,找到李斌的房间。

她推开门,发现叔叔正半搂着阿姨。两个人正在看照片。他们躺在一张床铺上。清瘦的阿姨穿着运动背心,紧裹着好身材。

李斌没有丝毫尴尬。他招呼李叶茴进门:“过来一起看看照片。”

李叶茴在床边乖乖蹲下。阿姨问她冷不冷,她说不冷;阿姨问她想吃东西吗,她说不用了谢谢。阿姨便夸她听话懂事。

李叶茴摸摸头笑了。那一瞬间,她明白了她虽明辨是非,却没有底线。

李斌一张张地向她展示自己的作品,看到照花的镜头或者一不小心捕捉的搞笑镜头,两个人就会默契地相视一笑。李叶茴也多余地赔着笑。

李斌是个当地有名的律师。多金、帅气、文质彬彬、出口成章。为了和法官打理好关系总是会出席各种应酬,请大家去在那个年代昂贵到令人怀疑是骗傻子的餐厅。没有孩子的他常常带着李叶茴,后来的某一天,李叶茴回忆起来,一个侄女,一个假婶婶,也算是幸福的一家人。

叔叔对李叶茴算是尽心尽力,小时候也博得李叶茴全心全意的喜欢。可是后来,李叶茴越长大越失去了幼年的童真,脸上逐渐成熟的棱角和她日益庞大的身躯离“面容姣好”越来越远,这也难免引来李斌的轻视。

律师出身的他忍不住自己对这个“虎背熊腰”的孩子的不满,开始用自己的好口才冷嘲热讽。

李叶茴正临青春期,总是冷面看人,力求显得与众不同,而这和叔叔心中所想的“聪明伶俐,乖巧可爱”相差甚远。

李叶茴太平凡了。她太平凡了。

李斌喜欢那些颁奖台上的女孩子,喜欢那些夺人眼球的女孩子,喜欢那些小鸟依人的女孩子。

李叶茴一项都不符合。

她想过讨好对方,比如故意说话细声细气、显得礼貌有加,可是李斌嫌弃她太按套路说话、不够圆滑;她尝试着说些俏皮话,可是每次都显得笨嘴拙舌;她在同学面前是个还算伶牙俐齿的人,可是李斌眼中,活得这么失败的人,哪怕是个孩子,也引不起他的怜爱之心。

刚开始他不过是忍不住天性对李叶茴讽刺,后来看着李叶茴在他强大的口才下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成就感油然而生,甚至令他上瘾。

他特地带着李叶茴去他那些当法官、做律师的同事面前,指着他们从小就接受马术、高尔夫训练、配着外教的小孩说:“你看人家,爱好广泛,英文口语讲得年级第一,你呢?”李叶茴只会挠挠脑袋不说话。

一个十四五岁的女生,最在乎的大概就是自己青春的价值和未来潜力了吧。李斌眼中,李叶茴这两项指标都不合格。更可惜的是,他正巧是李叶茴最敬佩、视作父亲一样的人,他说的话李叶茴坚信不疑。

她长久地陷入无穷无尽的自卑,却保持着对叔叔始终如一的崇拜。

王小红让李叶茴珍惜叔叔的感情,奶奶也这么说。

李叶茴其实自己也这么想。因为王小红的朋友没法给孩子请外教,王小红也无法带她出入如此高级的餐厅。

王小红的教育方式是矛盾的,既让李叶茴有着铮铮铁骨,又让其学会阿谀奉承。如果有人从小教授她不卑不亢,可能她的人生轨迹都会与众不同。

李叶茴是个黑白分明的人,道德上尤其是。叔叔的刻薄可以是自己性情的缺陷,或者是不善言辞的“罪魁祸首”,但是此时他明目张胆地搂着一个不应属于他的女人,辜负着另一个和李叶茴一样并不“身材小巧、面容姣好”的女人,那么这个人的道德令人质疑。

李斌的出轨令李叶茴十分介意。叔叔在她心中的人设崩塌。

可是与此同时,母亲一直渴求叔叔通过人脉和能力为李叶茴的户口事件带来曙光,经常督促李叶茴对其多加附和。因此李叶茴对李斌爱恨交织。

她尝试过反抗,可是阅人无数的李斌明白,只要自己稍加音量并调紧语气,李叶茴敏感的自尊心就会破裂,胆小怕事的天性和自己亲手塑造的自卑会让她乖乖闭嘴、听候派遣。

再然后,李叶茴长大了,开始叛逆,学会用沉默抵抗,嘲讽她这事也不再好玩。再加之孩子母亲王小红因为户口事件对李家产生的仇意越加明显,李斌对这个孩子的兴趣骤减。这下,李叶茴连做饭后消遣的资格都没了。

疼爱早就消散,消遣的心也不复存在。

他带着阿姨去了西藏--这是他们定情的地方,也是阿姨的家乡--认养了一个皮肤黝黑但是身材高挑消瘦、眼镜大而有神且笑起来和善有酒窝的姑娘。

叔叔亲切地叫这个西藏姑娘“女儿”。他给她买最贵的衣服、带她出入各种场合,为她拍照,对她的一切行为进行无条件的鼓励和支持。因为美丽,可以被无条件包容,且理应享受全人类的宠爱。

曾经坐着李叶茴的副驾驶现在坐了一个比她看起来更有希望的女孩。而对方的优势是上天赋予,不容被挑战。

李叶茴的讨好、委屈、忍耐付诸东流,户口事件以失败告终,王小红和李斌的关系也彻底破裂,李叶茴也离这个男人越来越远。

来到新加坡后,李叶茴依旧被王小红告知要多和故人联系,哪怕是和自己的关系不好的叔叔:“人要学会忍辱负重,或许你未来回北京,他也会为你的前程出份力呢。”

于是,李叶茴就把李斌列在自己定期的电话列表上。然而每次谈天都是寥寥几句。李叶茴尽己所能地找话题,而对方根本没什么兴趣。

前几次的谈话,李斌惊讶于李叶茴猛增的情商。自从成绩上升、内心有了底气,再加之来新加坡之后就一直逼着自己和陌生人打交道,李叶茴已然摆脱忐忑,学会坦然表达。

他客套地祝她一切顺利。

李叶茴当然不奢求能够回到最初的关系,也不奢求依旧平凡无求的自己能够博回叔叔的喜爱,她只想做好礼节,完成妈妈所言的“打点好关系好办事”的嘱咐。

可是前两天,李叶茴从奶奶那里听说李斌和王小红闹掰了:王小红找了一个社会律师帮忙代理户口案件,试图把李叶茴多年蒙受的委屈公之于众。一开始,李斌本来是同意转移案件代理权。多年来他也在此倾注了太多心血,却一无所获,反而让他和哥哥李铎的关系一团糟。然而就在开庭前他才得知:这个社会律师打算将案件公之于众、造成轰动以引起政府注意,便拼死拼活地上前阻拦,试图抢夺材料。

王小红对他尖叫:“你们一家子到底有什么阴谋!为什么和我们叶茴过不去!为什么不让律师替天行道!”

李斌一拳打掉无辜律师的眼镜:“我们都对你们不薄!只是我哥那个**害了你们,这些年来大家都在帮你们!这个律师是个骗子,争噱头的!”

社会律师恼羞成怒,一拳打倒李斌,然后拉着大闹的王小红来到法庭。一切正常进行。

当然,户口依旧没有搞定。

社会律师说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案件,可能会持续十年才会引起期待的社会轰动和政府注意。王小红已经花费十年青春,步入中年了。她还要再为这无穷无尽的烦恼再奉献十年吗?

她累了。

王小红跟律师说她明白每一步的社会推动意味着无数蝼蚁的牺牲,可是她不在乎社会的推动一心只希望女儿能够幸福安康。

“我女儿十七岁了,即将面临高三,我还可以为她付出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可是她只有一个十年,最最精华美丽的十年,我输了自己的人生,不能让她再被辜负。现在她有一个更好的选择,一个可以让她理直气壮对北京户口嗤之以鼻的选择,我想给她一个更有底气的人生。”

事情没办成,王小红和李铎的关系彻底砸了。

李叶茴日日夜夜都想着,有朝一日能拿着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轻描淡写地递给叔叔,向她证明自己并不平凡,而是叔叔审美观中一个值得被珍惜的女孩子。这是她最大的动力。

这一天,李叶茴拿了第十个第一。她明白王小红和李斌现在的瓜葛,但还是喜滋滋地拨通叔叔的电话,脑海中浮现出叔叔看到她被录取时的惊异模样。

“喂?”

“喂,叔叔,是我。”

“叶茴啊,怎么了?”一如既往没感情的声音。

“呃……没什么大事,就是问候您一下。您最近还好吗?”

“嗯,挺好的。对了,最近高考成绩发布了。”他话题突转。

“嗯?是啊。我国内的同学告诉我了。”

“你的同学都去哪里了?”

李叶茴没搞明白。“我在新加坡还没有考试呢。”

“我是问你国内的同学。”一股不耐烦喷薄而出。

“哦哦,大部分都留在北京了吧,也有少数出国的……”李叶茴没明白叔叔冷冰冰的语气里到底藏了什么刀。

“我同学的孩子被厦门大学录取了。”

“哦,那可真是很厉害的大学啊。”

“呵呵,你呢?你能上哪里?”这不是问句,是直述句,透着讽刺。

李叶茴心里一抖,她对这个长辈内心第一次产生绝望。她尽力保持礼貌:“我也不知道……”

“嗯。”没有任何继续话题的意思。

“好,那叔叔你保重。”李叶茴第一次先给出了忙音。

她冲回教室,呼吸急促,不知是因为跑累了还是被气疯了。

“怎么了?”小跟班徐钱又蹭上来。

“没什么。”李叶茴本想把这对话尘封于心底,用遗忘疗伤。可那一瞬间她选择爆发:“我跟你讲啊,我有一个叔叔,他绝对是脑子进水了,给丫脸不要脸,太得寸进尺了。我就问个好,他讽刺我考不上好大学。我真是奇了怪了,这么大人怎么这么不懂事,跟一个无辜的孩子斤斤计较!我再给他打电话我就是个脑残!”

舒服多了。

徐钱说:“考给他看咯。”

李叶茴的眼中闪现令人胆寒的凶光,就好像小学她玩命锤那些嘲笑她的男孩时眼中的光,因为这眼神,她曾被称为“杀手”。她好久没闪烁过这种眼神了。

此时此刻,李叶茴不想再替恶人打掩护,十余年的忍气吞声变成现在的咬牙切齿,她只想把那些欺人太甚的家伙扫出自己的生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井底之蛙 第2章 和母亲分头作战 第3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4章 不会说英语的外教 第5章 一个人的旅程 第6章 变故 第7章 背水一战 第8章 入世 第9章 飞蛾扑火 第10章 一个人的加速,无数人的逆行 第11章 淘汰 第12章 放弃一个亲人 第13章 争分夺秒 第14章 疯狂雅思 第15章 问心无愧 第16章 当北京不再是北京 第17章 打杂专家 第18章 巴厘岛的鸡蛋花姑娘 第20章 神秘的断臂“王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