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长姐:抓个将军来磨豆腐
农门长姐:抓个将军来磨豆腐

农门长姐:抓个将军来磨豆腐 红米虫 著

连载中 卫月儿江大力 将军 农门

更新时间:2022-02-14 15:01:48
穿越成农家女卫月儿,家中一贫如洗,娘早逝,爹身亡,留下四个半大的弟弟让她照顾。青梅竹马离她而去,小弟弟又重病难治。因为忌恨,谣言满天起,卫月儿成了勾引别人的狐狸精。又过段时间,卫月儿成了半脸烫伤的母老虎。自力更生方为王道!卫月儿领着几个弟弟开始辛辛苦苦磨豆腐卖。一朝捡到个身受重伤的男子,花了银子治好伤是不能轻易放他走的,赔钱的买卖不能干!咱正好缺个磨豆腐的劳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3章

“我们也不要多的,佟大财主,你就给我们一百两银子好了。我和弟弟们安葬好爹以后,好歹还能生活一段时间。”

卫月儿说出了十倍的价钱:这个家一贫如洗,肯定没有什么积蓄,她得为几个弟弟们打算,能多要一些,就多要些。

卫月儿这话一说,佟大财主那胖饼脸像被压扁了一样快变形了,如果不是卫家几个小子拽着他衣襟,抱着他裤腿,他差点从地上蹦起来:

“你疯了!一百银!你居然敢跟我要一百银?你知道一百银能买什么吗?一百银能买多少大米白面!一百银都快能买架马车了!”

鲁大伯和一众人也傻了眼:卫家这丫头,这不开口则好,一开囗一鸣惊人啊!

他们和卫老爹帮着干活,工期二十余天,所得银也不过一两银子。一个庄户人家,如果种一亩田地,粮食自给,一年花销,也不过十两银,到了年底,余些铜钱,还能给孩子扯件花布衣裳,外带抱一坛老酒喝喝,过过瘾。

卫月儿瞪了眼,那眼泪说来就来:“不是我狮子大张口,我一个弱女子,肩不能担,手不能扛,地种不了,又没别的赚钱营生。家里弟弟们小,实在是无法生活啊!”

卫月儿那小脸泪水涟涟,小模样惹人心痛。围观的人们同情心又占据了上风:“是啊!可怜啊,爹没了,娘也走了,以后几个孩子怎么活啊!”

佟大财主怒了:“你们无法生活,也不能讹我啊!”

卫月儿抺了把眼泪:“我爹死在你佟大财主家中,不是你害死的,也是为给你盖房死的。我不找你找谁?我爹死了,我们也活不了了,不如你成全我们,找个绳子勒死我和弟弟几个,我们也好和我爹在黄泉路上一家团聚。”

为了赔偿款,为了这几个弟弟,卫月儿也不要脸面和形象了。她把她能想到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式都使了出来。

卫月儿这么一说,几个弟弟马上上窜下跳,有让佟大财主拿绳子来勒死他的,有哭着往佟大财主身上撞要撞死的,又闹成一团。

佟大财主烦得要死,这几个兔崽子真要死在这,只怕也是麻烦,好歹几条人命,官府来了人,少不得讹走他一块大的。

佟大财主说:“卫家妮子,这样,咱们商量商量。我给你加上些。”

有商量就行,卫月儿也真没指望佟大财主能给上一百银。卫月儿叫停四个弟弟,老黄也驱散开围观的人们,鲁大伯留下来陪卫月儿佟大财主商议。

佟大财主说:“你看这样好不好,别人一般都给十两,我给你加倍,二十两怎么样?”

“不行,太少了!最少九十两!”

“你要我的命啊!九十两!你也别寻死觅活了,干脆我死算了。”

“我不要你的命,我只想要些银子,你佟财主家大业大,九十两也要不了你的命。”

“你要九十两,想都别想。你要这么多那我就一两也不给了。”

鲁大伯赶紧在中间说合,谈了两个多时辰,好不容易把银两定在了三十六两银子外加三百个铜板,佟大财主像割了他身上一块肉似的,说一个铜板也不能再加了。

卫月儿见佟大财主是死活不肯多出一点了,她也终于点了头。

佟大财主让老黄取出银子和铜钱来,卫月儿收好。佟大财主说:“现在,赶紧把你爹拉走!”

卫月儿假装为难:“我也想赶紧送我爹回去,可我家没有马车,烦请佟大财主派个马车,帮我把我爹运回去!”

卫月儿她们是借了邻居家的驴车赶来的,庄户人家有讲究,驴车拉过世的人不吉利,尤其是卫月儿她爹这种意外身亡,没有事先征得人家同意。少不得事后给人家陪情道歉外加封个大红包买些鞭炮炸炸避邪。

佟大财主眉毛都立起来了。“你要了我那么多银子!还想要个马车送!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只能让我爹先在那躺着,过两三日,我和弟弟们寻个板车来拉。”

“你???!!!”

老黄把佟大财主拉到一边,嘴凑到佟大财主耳边,说了几句。两人又窃窃私语一会。佟大财主改了囗:“咱们家没有马车了,板车倒有一个,旧是旧了点,也能拉你爹回去了。老黄,你带他们去拉板车吧!”

“再会!”佟大财主恨恨地说。其实他心里想说的是:最好再也不相会!这小妮子,讹走他那多么银子,他肉痛。

老黄将卫月儿和鲁大伯带到后院堆柴木的地方,指给两人看那板车,那板车,不是旧点,而是旧得不行了,车架有好些腐朽断裂了。车把也一头长一头短。

把车拉出来推推,唯一让人庆幸的是:两木头轱辘虽有些变形,但还能转动,只是一转动,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卫月儿说:“这车还能拉人吗?”

老黄皮笑肉不笑:“能拉,指定能把你爹拉回家。”

“这拉到家这车也得散架了,我怎么来还?”

老黄挥挥手:“我家老爷仁慈,他吩咐过了,这车,送你了,不用拉回来了!”这板车,本来就是被淘汰下来要当柴烧的,拉过死人再拉回来,不吉利。

老黄一边掸着衣袍上的灰,一边走了。

卫月儿问鲁大伯:“鲁大伯,这车,能拉我爹回去么?”

鲁大伯说:“这车也没法拉,但把它套在你们坐来的驴车后头,总归是能把你爹拉回去的。”

鲁大伯找了麻绳,将板车架空固定在驴车后面,又招呼几个人把横梁挪开,将卫老爹抬起来搁在板车上,为防卫老爹从板车上跌下来,鲁大伯又用绳子将卫老爹捆在了残缺的板架上面。

鲁大伯从身上掏了些铜板出来:“孩子,你先带你爹回去,让邻居们帮忙张罗着,我把这儿的事了一了,忙完了就来。”

卫月儿自是不要鲁大伯的铜板的,鲁大伯帮了她太多,她招呼着弟弟们给鲁大伯跪下,谢谢鲁大伯的帮衬。

猜你喜欢
  1. 将军小说
  2. 农门小说
  3. 宠妃小说
  4. 弱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阳光下的我们
    阳光下的我们

    作者红米虫笔文坚持下去,挺你。(新粉如坑,大大加油!)

  • 梨花院落溶溶月
    梨花院落溶溶月

    农门长姐:抓个将军来磨豆腐这本书还是不错的,作者大大加油。

  • ≮梦幻星空≯
    ≮梦幻星空≯

    农门长姐:抓个将军来磨豆腐挺好看的,温暖如春的一本书,情节跌宕起伏,故事不长但交代的清楚,推荐

  • 时光是记忆dē橡皮擦
    时光是记忆dē橡皮擦

    支持,看的开心,看的爽。不过还是希望红米虫在下本书里像原来一样写一些痛快的打脸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