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致富农女夫君太腹黑
致富农女夫君太腹黑

致富农女夫君太腹黑 四叶莲 著

连载中 林月纱萧祁 农女 夫君 腹黑

更新时间:2022-01-23 11:24:25
【这是一个穿越女羊入虎口,被腹黑继兄反复套路的故事】穿到古代重组家庭,家徒四壁,破屋漏风,亲娘软包子,后爹病秧子,继兄更是远近闻名的老好人…林月纱只得挺身而出,一手种田一手经商,带领全家脱贫致富奔小康。只是后来她发现…亲娘一巴掌拍死一头野猪,后爹轻松跳上房,就连老实继兄也是个黑芝麻馅的腹黑大佬…她想远离危险继兄,然而继兄好像并不这样想。林月纱:弱小可怜又无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早饭后,风雪间歇,太阳出来了。冬日里的日头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没有一点滚烫感。

林月纱搬着个小板凳在院子里晒太阳,陷入沉思中。

“哎呦,小丫回家了啊!”

门口处,站着个老大娘,看到林小丫喊了一嗓子。

林月纱抬抬眼皮,不太爱搭理,这人是村里头号爱占便宜嘴又碎的王婆子,陈氏克夫,就是这王婆子传出去的。

要不是为自己名声考虑,林月纱都想拿着大棒子把人赶出去。

黄鼠狼给鸡拜年,王婆子来家里就没好事。

“王婆婆,我不叫小丫,我爹给我起名字了,林月纱。”

林月纱据理力争,上辈子就是这个名字,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村里的小丫,大妞,大妮子,招娣泛滥,几乎丫头都是随意的起名。

“林月啥?”

王婆子耳朵有点问题,没太听清。

“林月纱。”

林月纱咬文嚼字,吐字相当清晰。

“林月啥?”

“月纱。”

如此,反复好几遍。

“林越傻?越来越傻?”

王婆子砸吧砸吧嘴,咋还有人叫这个名字呢?

林月纱气结,更想把人轰出去。

在她准备身体力行的时候,便宜大哥萧祁正好在房内走出来。他看到小妹拿着柴火棍子,眼角忍不住抽了抽。

“王大娘,您咋来了?”

萧祁对人三分笑,看起来分外老实厚道,原本出色的五官,变得有些憨厚,也减了几分颜色,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很好欺负。

“可不是么!”

王婆子看了林月纱一眼,小声嘀咕,“丫头片子早晚嫁人,起啥名字呢!”

她家孙女招娣,和林小丫一般大,上山下地一把好手,可能干呢!这样将来才能嫁到好人家去。

反观林小丫,啥也不会,长得好看有啥用?照镜子又不会吃饱了!

“我妹子的名字是爹爹起的,烟笼寒水月笼沙,只不过变了个字。”

尽管王婆子听不懂,萧祁还是好脾气地耐心解释了一句。

这下,王婆子笑开花,夸赞道:“你们读书人就是有学问啊,难怪起这么好听的名字!”

林月纱:“……”

萧祁余光看了自家小妹一眼,见她正瞪着眼睛,那表情分外生动,略微勾唇,他没理会,专心应付王婆子。

“王大娘您来是有事吧?”

萧祁大概猜中几分。

王婆子家里就在村口,他回家路上刚好经过,而王婆子看到他手里的红纸,八成是为了春联而来。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在北地,进了腊月就是年。年关将至,百姓们早早地开始存年货,红火的春联少不了。

村里只有萧祁一个读书人,少不得有人求上门的。

“是啊,萧家小子,你是读书人,又写得一手好字,给我家写副春联咋样啊。”

王婆子急匆匆地,她可看见了,姓萧的读书人带了不少红纸,自家肯定用不完。她来的早,肯定能求到,这样就省下十几文钱来。

十几文钱呢,可不是小数目,可以给孙子买上几两肉,包大肉包子吃了!

王婆子眨巴眨巴浑浊的小眼,紧盯着萧祁说道。

猜你喜欢
  1. 农女小说
  2. 夫君小说
  3. 腹黑小说
  4. 妖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坠落シ凡间的゛天使゜
    坠落シ凡间的゛天使゜

    一个字:被作者四叶莲折服,以前看很多小说我确定自己也能写,但看了它我肯定我绝对写不了,致富农女夫君太腹黑此书让我常常会拿现实作对比,事实证明多一些观察生活,多一些总结得失,多一些提前准备,多一些大度随和,对个人、生活和工作帮助巨大,至少你能认清现实,体会不足。

  • 夕阳
    夕阳

    致富农女夫君太腹黑很好看,内容丰富,人物心思细腻。

  • 听风看月
    听风看月

    致富农女夫君太腹黑是一本很不错的古代言情文,内容丰富不拖拉,比较有趣。

  • 彩色的黑
    彩色的黑

    这么说吧 此书致富农女夫君太腹黑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四叶莲大大,能不能更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