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免费试读主角吴灿唐静嫣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5 17:32:20    编辑:发呆草

《我的鬼妻太迷人》小说简介

我的鬼妻太迷人》小说的主角是吴灿唐静嫣,这本小说是作者北岸的最新热门佳作,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鬼岭之中的小村落。吴灿迷路误撞女人洗澡,自此念念不忘。几年后,那女人模样丝毫未变,并且喜欢上了吴灿。家人知道吴灿中邪,请道士帮忙,发现那洗澡的水池居然是乱坟岗……...

《我的鬼妻太迷人》 第8章 陈道长疯了 免费试读

我坐起身,侧耳聆听。确定那是唐静嫣的声音。欢喜着跑出家门,路上歪倒的木桌和祭品还在。方桌后,一身红妆的唐静嫣侧倒在地上,背着我哭泣。

“吴灿……他们太可恶了,怎么这样就吧你给害死了!我要报仇!”唐静嫣悲伤的说。

“静嫣,我没事啊!”我大声喊了一句。虽说和唐静嫣认识的时间短,可她在我脑海中存在了好些年,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我听她哭,觉得心脏刺疼。

唐静嫣没理会我,继续抽泣着,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就像抱着重要的东西。

我跑过去,脚踩烂贡品,绕过木桌,站到唐静嫣身前:“你看,我在这儿呢,我还好好……”

话没说完,舌头就打了结。因为我看到唐静嫣抱着的,竟然是那只吃了杂粮,被撑圆肚子的公鸡。

“你是谁?”唐静嫣声音漠然而冰冷,缓缓抬起头,凝视着我。

我注意到,有两行血泪从她眼眶滑落,滚过苍白的面颊……

“是你杀了他!”唐静嫣尖叫着,朝我扑过来。

“不是我!”我尖叫着,用力挣扎。

哐!

我脑袋不知碰到什么尖锐的东西上,疼的睁大眼睛!眼前模糊的画面快速清晰起来。

原来,我还在客厅内,靠着茶几睡着了。刚才我脑袋就撞在茶几的棱角上。

一切,都是一场梦!那小道士歪在沙发一侧,睡的很香。沙发上陈道长呼吸也很均匀,陈道长鼾声如雷。

我揉了揉脑袋,朝陈道长竖起中指,暗骂道:“便宜你了!”朝四周看去。

家里的房子盖的比较早,房梁低矮。屋子里摆设也不多,家电还是十多年前的。

父母并不在屋里。我听到院子里有动静,出门看去。

天刚刚亮。

山里的早晨特别宁静,能清晰听到几百米外公鸡打鸣声。

曙光穿透云霞,将天空渲染的格外美丽。

父亲正坐在庭院里抽烟,地上烟头有五六个,看起来他坐在院子里有一会了。

父亲听到动静后,转头看了看我。夹着烟的手朝墙上一指,说:“符,都坏了!”

我跑到墙跟前,发现昨晚贴上的符已经破碎不堪,残留在墙上的只有不带符文的黄纸。

不仅三面墙上的符没了,就连院门的符也被破坏掉。

父亲站起身,鼻孔喷出两道浓重的烟雾,叹道:“咱们吴家没做什么孽啊,这鬼怎么总缠着你不放?!”

我摊开双手,说道:“爸,鬼如果能破符,自然也能伤害到我。可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或许这鬼并不是害人的。”

父亲面上露出沉思之色,说:“爸知道,人分好坏。鬼有善恶!可你是我儿子,我必须要万无一失的保证你的安全!”

我心中一暖,感受到父爱伟大,忍不住眼泪涌上眼眶。从前父亲对我都很严肃,动不动就骂!对于我父亲这个坚强的人来说,这些话显得有些矫情。他平日只会去做,很少很少将心里话说出来。

厨房内传出炒菜声,一股油烟味混合着菜香飘来。

很快,母亲简单做好几道菜,想起木桌还丢在外面。就让我去取。

我搬桌子时,将没有摔破的碗叠放好,最后发现,那只公鸡不见了。或许它被黄鼬或者野猫叼走吃了,这种事也时常发生。

菜在桌上摆齐,小道士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看着餐桌揉揉眼,旋即有些失落。

我站在小道士身后,叹道:“全是素菜,一点肉都没有,怎么好吃呢?”

小道士随口道:“是啊!”话音落下,觉察到不对,猛地转过身来,惊惧的看着我。

“呵呵,喜欢吃肉的道士。不多见啊!”我附在小道士耳边,悄声说道。

小道士干笑两声,底气不足的解释:“我只是馋味,又没要真吃。”

我懒得跟他多计较,说:“喊你师傅起来吃饭,快点。”说完,坐在一旁等着。

昨晚折腾去井中打水,早就饿了。我父母很注重礼仪,客人没落座,绝对不能吃饭。现在我被臭道长连累的不能上餐桌。

小道士不敢去吵醒师傅,可也不敢不听我的话,看他苦着那张脸,真怕他憋出便秘来。

我一皱眉,刚想开口。小道士紧忙拽住陈道长师傅,摇晃起来,嘴里喊道:“师傅啊,醒醒了。快醒醒了!”

陈道长嘴角流出口水,在我家翻了皮的破沙发上睡的还挺香。

摇晃几下后,小道士回头看我,无可奈何的说:“他不醒,要不让他再睡会?!”完全是询问的语气。

“不行!叫不醒你师傅,等会有你好看!信不信?”

“信。您别生气,我再去叫还不行么?”小道士这次抓着陈道长胳膊使劲晃。

陈道长翻翻身,甩开小道士,道:“滚开!”显然睡的正香,不愿起来。

小道士犹豫了几秒钟,嘴巴贴近陈道长耳旁,说:“邻村张寡妇,来看你了!”

“啊?”陈道长腰下像是装了弹簧,直接坐起,瞪着牛眼在房间乱瞅,问:“哪呢?!”

我张大嘴,脑海里轰隆隆,有五千……不,有一万头羊驼排队滚过。着臭道长,不仅坑钱,还花心。香蕉个榴莲蜜的!还有啥坏事他能再多干点?!

小道士傻笑道:“师傅,开饭了,您肚子饿不饿?”

陈道长向后撩了撩稻草般纠结凌乱的长发,露出脸来,粗糙的脸皮上,淤青和红肿成片分布,竖起浓眉咆哮道:“贼他娘的,你连师傅都敢骗!”抡起巴掌朝小道士面颊抽去。

“啪!”

巴掌声格外响亮,小道士被打懵了,手捂着脸,哆嗦着嘴皮说:“师傅,徒弟知道错了!”

“怎么回事?”父亲听到声音,从院子疾步赶到客厅,手推着屋门摔在墙上。

陈道长眉心紧锁,双手用力挠着头。原本就不牢固的簪子掉在地上,一头长发完全散落下来,双腿一弯,膝盖砸在地上。

这下,我和父亲也懵了。我可不相信陈道长良心发现,给我家赔礼道歉。

父亲满头雾水,问我:“小灿,这……这怎么了?”

我语气不确定的说:“八成,是被老董昨晚打出脑震荡了吧!”

父亲倒嘶了口气,顿足道:“那可不能托着,要送到医院检查一下!”

我忙道:“啊?!那还要往臭道长身上花钱!”因为我心里暗骂“臭道长”骂吸管了,现在自然而然说了出来,不过我也不后悔,本来就恨这牛鼻子老道,何必藏着掖着。

没等父亲再开口,陈道长梦到咆哮道:“疼!疼啊!”

小道士慌了,陈道长可是庙里的顶梁柱,如果陈道长出什么好歹,他们这小破庙直接关门歇业得了!

“贼他娘的!疼是老子了……啊……”陈道长尖叫着,在地上翻滚,连暖水瓶都撞翻了,可惜里面没热水,要不烫烫他,也能解气。不过那厚厚的纸包从他翻滚时,从道袍中掉落,看的我眼睛一亮。

这可是母亲装钱的纸包啊,又回来了!不是父亲站在身边,我真要过去捡起来,好好亲两口。

小道士也不知道注意到纸包没,他过去搀扶师傅,结果被陈道长后脑撞在下巴上,捂着嘴跑角落里吐酸水去了。

“好像不是脑震荡症状!他昨晚的阴气祛除干净了?”父亲大声问小道士。

小道士嘴里呜呜的,说的什么一句也听不清。

父亲又要去扶陈道长,刚抬脚,那陈道长就打滚从地上跳起来,如一头疯牛朝屋门口冲去。

父亲侧身躲开。

陈道长半个肩膀身子撞在门栏上,身体失去平衡,滚到院子里,手指疯狂在地上乱抓,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在屋里都能听清。

我家院子下铺了一层红砖,上面则用混凝土加实。山里潮湿,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会长出绿色苔藓。

陈道长用手抓破苔藓,在上面留下道道清晰划痕,殷红的血液从他手指中流出,渗入苔藓中。

父亲呆在那,声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长,他……他疯了?”

小道士痛苦减轻不少,含着泪说:“不会的,师傅他道行很高,不会疯的!一定是昨晚的井水有问题!”

我听到后就火了,指着小道士骂道:“王八蛋,你早揍么?别什么都往我身上推!那符是你现学现画的,怎么不说符有问题!”

小道士咬着牙,唾沫星子随着喘息从牙齿缝喷出,气呼呼的瞪着我说:“反正……反正这责任不在我身上,就在你身上。”他倒没一口咬死是井水的缘故,看来对自己的画符念咒本事也没那么大信心。

现在,知道真正原因的,除了那女鬼以外,应该就是唐静嫣了!我倒没有怪责她们的想法,反认为陈道长罪有应得,疯了也是他活该!

“陈道长!”父亲喊了一声,向外跑去。

我扭头朝院子里扫了两眼,院子里已经没有了陈道长踪迹,院门在左右晃动着,邻居家的狗叫的更疯了。

小道士从后面推开我,嘴里喊着师傅,拔腿朝外面跑了出去。

我的鬼妻太迷人
我的鬼妻太迷人
北岸/著| 悬疑灵异| 已完结
我的鬼妻太迷人这本小说总体框架挺不错的,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