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替嫁婚宠:傅先生晚安!未删减阅读

发表时间:2021-10-14 11:16:39    编辑:大王

《替嫁婚宠:傅先生晚安!》小说简介

小说《替嫁婚宠:傅先生晚安!》是一本最新上线的抖音完结现代言情小说,《替嫁婚宠:傅先生晚安!》主要讲述了主角顾梦溪傅允昂之间爱恨情仇,是云溪月编写的一部经典小说:四年前的一场沉河,顾梦溪流转国外,想到养母坠亡的阴谋,她从国外华丽而归。势必要让罪人伏法,精心谋划的替嫁,获得B市闻风丧胆的傅少傅允昂太太的头衔。利用与被利用,傅少不上套怎么办?猎人狩猎常常以猎物的姿态出现,那就一哄,二骗......顾梦溪直言只谈仇恨不谈感情,但是现在情感复苏是怎么回事?她逃他追,最终被抵在墙角无处可藏。“老婆,孩子都生了?你还想逃?”傅允昂贴近她的耳侧私语悱恻。“我们谈谈?”“不谈合作,只谈感情......”...

《替嫁婚宠:傅先生晚安!》 第10章 免费试读

第10章

顾梦溪手伸进热水里,两根略显粗糙的手指熟练地找到脚底的穴位,手下一个用力,傅允昂眉头一拧。

“不适也忍着。”顾梦溪不用抬头也知道他是什么表情。

命令他?

傅允昂不悦地低头,这一看,不由愣了愣。

顾梦溪半蹲在地上,低垂着头,双眼专注地看着他放在水里显得畸形的脚上,浓如鸦羽的睫毛遮住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眸,红唇微抿,小半张侧脸弧度柔和,色泽如玉,再秀美不过。

鬼使神差般的,傅允昂抬手撩起她垂在胸前的长发别向脑后。

“怎么,傅先生被我迷住了?”顾梦溪抬眼,眼底尽是戏谑。

傅允昂心底那点还没来得及升起的淤泥顿时散得一干二净。

他声线凉薄:“少做梦。”

“好。”顾梦溪语气里压不住笑意。

恼怒袭上心头。

但不待傅允昂发火,突然......

他难得失态地瞪大眼睛,双手死死地握住轮椅把手,不敢置信地看着双腿。

是错觉吗?

他刚刚好像感觉腿上有了一丝热意。

希望面前,绕是傅允昂也觉得胆怯。

“我现在要**你的腿部了。”顾梦溪用袖子摸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好心提醒。

身为医生,她最清楚长期瘫痪的人性格大多都会变得古怪,尤其耻于将残缺部位展示给别人,更不用说曾是天之骄子的傅允昂。

“......嗯。”好半响,傅允昂才从滚动的喉结里吐出一个字。

和顾梦溪共处一室,他也是穿了长长的睡裤。

那双腿,是他不愿多看一眼的存在。

耐心等到允许,顾梦溪动作轻柔地卷起他的裤腿。

哪怕是在家,傅允昂也穿得标配西装,出于心底的自傲,他的西装裤宽大,倒是方便了顾梦溪的动作。

裤子一点一点往上,萎缩的肌肉渐渐显在顾梦溪眼前,傅允昂身体僵硬,阴狠的双眼凝视着这个露出他伤疤的女人。

“放松点。”顾梦溪拍了下他的胸膛,“你是病人我是医生,用不着跟防狼似的。”

沉默三秒,傅允昂慢慢软下身体,后仰上半身。

顾梦溪撩起一捧热水浇在腿上,重复几次之后,灵活的十指不断在他腿上动作着。

片刻之后,傅允昂就察觉到不对,顾梦溪**的角度并不是从一而终的自下而上,而是几个穴位跳着来。

“这是什么手法?”等她收拾完残局,傅允昂才开口。

他终于可以确定,腿上的热意并不是错觉!

这么看来,顾梦溪真的有办法治好他的腿!

傅允昂眼底闪过狂热。

“独门密创。”顾梦溪甩了甩酸痛的手腕,不无得意地道,“还要加上独门秘药才行。”

两个独字,无一不在告诉他,只有她才有办法救他。

默然对视,傅允昂开口打破一室沉寂:“你要什么报酬?”

闻言,顾梦溪眼眸眨了眨:“那就要看傅先生的诚意了。”

哒哒哒。

傅奕秋拿着抱枕,停在顾梦溪面前,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哎呀,小家伙这么晚还没睡啊。”顾梦溪心情不错,抬手揉了揉他细软的头发,“可要长不高了哦。”

“你少咒我儿子。”傅允昂剜了她一眼。

下一刻,他就见傅奕秋扔下抱枕,用力抱住顾梦溪的双腿。

大概是第一次做这个动作,他吃力地想一起抱住两条腿,但他胳膊太短,拢不到一起,古板无波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情绪波动。

没等他做出反应,就被顾梦溪叉开咯吱窝抱了起来:“小家伙还怪会撒娇的。”

“我先带他去睡了,希望能尽快收到傅先生的报酬。”顾梦溪意味深长地道。

要是第一次就被敷衍的话,那接下来的治疗她就要好好考虑一下。

正要迈开步子,就察觉到衣角传来微弱的力道,顾梦溪顺着傅奕秋另一只扬起的手看过去,正好对上傅允昂的眼睛。

两人默契地移开视线。

“是想要和爸爸一起睡?”顾梦溪猜测。

傅奕秋不说话,眼神空洞,固执地维持着那个动作。

顾梦溪懂了:“爸爸还有事,我们先上去。”

见状,傅允昂心底一暖,转动着轮椅,抬手拍拍儿子的后背:“奕秋先睡,爸爸马上就来。”

上楼前,顾梦溪一手抱着傅奕秋,一手从一大堆袋子里找出一个较小包装的,左拥右提地进了房间。

已经有佣人给傅奕秋洗过澡了,顾梦溪给他换好已经清洗过的睡衣,有熟悉的气味在,强撑着眼皮的傅奕秋用不着哄,很快进入梦乡。

望着他沉沉的睡颜,顾梦溪卸下伪装,眼中尽是苦涩。

她记事早,当顾夫人将她带回顾家,给她换上干净漂亮的裙子,当着佣人的面给她一个拥抱的情景,她记得清清楚楚。

那么善良的人,恐怕至死都希望她疼爱的女儿成为一个懂礼节知是非的大家闺秀。

所以,她可以把不多的时间花在傅奕秋身上。

毕竟......

她在傅奕秋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顾夫人也是努力了好久才把她拉出来。

狠狠揩掉眼角的泪水,顾梦溪的视线变得坚定。

她一定要找出害死顾夫人的真凶,让他血债血偿!

楼下。

傅允昂拨通许昌的电话,直奔主题:“近期,顾家在争西郊那块地的开发权?”

“您是想从中拦截吗?”许昌心思活络,瞬间就猜到他的想法。

“聪明。”傅允昂薄唇上扬,眼底一片冰冷,“不过不用归入JE集团,收集些关键资料,传给段家。”

高明啊!

实在是高明!

绕是许昌跟了他这么多年,但仍对他隔岸观虎斗的本事叹为观止。

段家是顾夫人的母家。

只是自从顾夫人去世之后,本就对这门婚事不满意的段家就不再和顾家来往,只是借了顾夫人势的顾衡有几分能耐,又趁着傅家的威风,竟然将地位提高了不少。

二者的产业范围有不少重合的点。

即便家底比不上段家,但在外人看来,顾家风头正劲,两者不相上下。

傅允昂不仅要给顾衡喂黄连,还要他日后回味半生,却又无法言苦的滋味。

替嫁婚宠:傅先生晚安!
替嫁婚宠:傅先生晚安!
云溪月/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替嫁婚宠:傅先生晚安!这本书有属于自己的灵魂,深深吸引着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