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秦凡周雨兰小说 《花都绝世医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发表时间:2021-07-22 18:51:28    编辑:笑红尘

《花都绝世医圣》小说简介

《花都绝世医圣》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是最爱青芒果大神独家原创,该书的故事情节深受读者的喜爱,秦凡周雨兰小说主要描述了:一针定阴阳,扁鹊神针现世,可谁会想到,医圣扁鹊的后人沦落为兽医。    农科大学毕业的秦凡,干起了兽医的工作,并且还专给母猪实施接生、产后护理。因这个工作不体面,颇受众人嘲笑。在意外的车祸中,他获得了先祖扁鹊的传承,并得到了扁鹊神针。他手中的扁鹊神针,对善者是一针救人,对恶者是一针要命,闯荡在龙国都市中。当初,为了避免丈母娘反对,他怂恿年青貌美的周雨兰与他悄悄的领取结婚证,来了个先斩后奏。可婚后三年,夫妻并没有同床,因为,周雨兰迷茫在婚姻中,她如何走出婚姻的迷茫期?而秦凡通过神乎其神的医术,拥有了人人都想要的财富、豪车、别墅,红颜知己更是遍布天下,他又如何做到只从花中过,不带一抹香。...

《花都绝世医圣》 第1章 免费试读

第1章

临海市郊区的一处农家。

一头肥大的母猪正在产仔,每间隔七八分钟,就产出一头猪仔。

秦凡一直守着,母猪每产出一头猪仔,他就熟练地左手握住猪仔的躯体,右手立即将猪仔的口中、鼻子的粘液掏除,又用清洁的软布擦拭干净。

他的手机一直在振动,可他没有听见。

“秦凡,你的手机一直在振动。”旁边的张大叔提醒他。

“哦,你帮我拿下。”

张大叔将手机递给秦凡,他一看,连忙擦擦手,按下了接听。

电话那边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秦凡,你在哪里?”

“哦,雨兰,我在外边,有事吗?”

“你又去~”对方似乎听见了秦凡这边的猪仔叫声,顿了顿,“家族有个聚会,先喝下午茶,晚上吃饭,我把地址发给你了。”

“啊~好吧。”当秦凡回答时,才发现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他老婆周雨兰,本就对他的职业颇有微词。

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农科大毕业生,干起了兽医,开了个小店,还乐滋滋的专业给母猪接生。

秦凡不用想就知道,周雨兰肯定又不高兴了,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来。

这种家族聚会,他一般都不愿意去参加,就是周雨兰也很少喊他去。

母猪生仔的时间很长,持续了大概两个小时才结束。

秦凡熟练地用消毒药水清洗了母猪,又用手挤出初奶,才将一个个猪仔放在母猪身侧。

他擦了擦手中的血污,打了肥皂清洗双手。

“可以了,顺利生产,猪崽都不错,这一胎十个,满数吉利。”

“谢谢你啦,秦凡。”张大叔给秦凡的衬衣口袋塞了三百元钱。

“呵呵,不用客气,张叔。”

他开始整理一个小药箱,那是一些必备的药物,酒精、剪刀、纱布等。

不过,里边还有一本泛黄的线装书,透露着悠久的古老气息,上边全是普通人看不懂的小篆,赫然是古代医学圣典《内经》。

他爱不释手的抚摸了一下,这本古书是祖辈相传。

“张大叔,我走啦,有事给我电话。”

他说了一声,背上小药箱,哼着小调,发动了自己那辆二手的国产长安面包。

一脚油门,加快速度,他必须赶回家中,不然丈母娘的话都够他受的。

当开出十几公里后,行驶到一个拐弯处,突然窜出一只大黄狗。

他连忙又是避让又是刹车,可面包车依旧速度不减的朝旁边一颗大树撞去。

伴随“轰”的一声巨响,车头立即凹陷。

虽然系了安全带,强烈的碰撞和惯性,依旧让他的头碰到了碎裂的前挡玻璃。

瞬间,晕了过去,头破血流。

那个小药箱也散落在驾驶室中,露出了那本线装的,全是小篆的古代医书《内经》。

鲜血顺着他的手指,一滴滴地落在医书上。

忽然,医书上的哪些小篆开始扭曲,化作了道道金光钻入他的体内。

外边早有好心人报警,120救护车与110警车都前后赶来。

由于秦凡昏迷不醒,也没有人敢去动他。

此时的秦凡,正处于一种意识模糊中,他在这种意识中,见到了自己的老祖,一代医圣扁鹊。

“悬壶济世,积累功德,善用神针......”有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内经》正是扁鹊老祖的代表作,可谁会想到,医圣的后代沦落为一名兽医,还干起了为母猪接生的私活。

众人将车门拉开,把秦凡抬上担架,120救护车拉着警笛,紧急的将他送往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在市区的一个高档私人会所里。

除了那些平时都常来的宾客,周家,今天也在这里进行家族聚会。

据说,就餐的位置稀缺,包间都是提前半个月就预订一空。

周雨兰的表姐夫叶鸿,提前了一周,才预订到三桌在大厅。

今天的周雨兰有些闷闷不乐,她就想不通,为什么秦凡就不能好好地找一份体面的工作。

“雨兰,怎么就你自己来了,秦凡呢?”一个衣着华丽,装扮精致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是周雨兰的表姐周从霜。

“哦~秦凡他有事,晚一点过来。”周雨兰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

周从霜一愣,眸子中闪过一丝嘲笑,秦凡能干什么,家族谁不知道。

“他能有什么事?可能又去那家给母猪接生去了吧!”周雨兰的母亲王雅珍没好气的数落,“也只有你,稀里糊涂地就去领了结婚证。”

“这么多的好男人不找,鬼迷心窍的,唉,我倒了什么霉,女儿嫁给个没出息的。”

“姨妈,秦凡也是自食其力,职业不分贵贱,只要能挣钱就是。”

周从霜笑了笑,虚情假意的安慰了一句。

“哼,自食其力,从霜呀,还是你有眼光,你看你们家叶鸿,又是开公司又是准备上市,住上了大别墅,开的车都是一百来万的。”

王雅珍羡慕的啧啧称赞,“那像秦凡,你说挣不到钱倒也罢了,成天就和畜生打交道,还给母猪接生,说起都脸红。”

一旁的周雨兰脸色非常难看,又不便发作。

就在这时,“叮铃铃,呜~呜”

一阵**响起,周雨兰一看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一下,还是按了接听。

“喂,您好,请问是秦凡的家属吗?”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嗯,是的,你~”

“您好,我是交警大队一队,秦凡出了交通事故,正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您们家属赶紧过去下。”

周雨兰本无精打采,忽然听到这个消息,脑袋“嗡嗡”直响。

“怎么就出事了呢,上午才通了电话。”

“妈、表姐,秦凡出事了,我先走啦!”周雨兰惊慌失措的丢下一句话,就小跑着冲出去。

留下一脸不知茫然的王雅珍和周从霜。

“切!他有事才怪,孙猴子出事他都不会,把你骗得团团转!”

周雨兰开着一辆白色的马自达,加速的朝第一人民医院赶去。

虽然再不满秦凡,可秦凡始终还是她的老公。

他们两人是高中同学,大学时又一个城市,毕业的那一天,两人背着王雅珍就去领了结婚证。

一出民政中心,周雨兰就有些后悔,从此,秦凡就过上了搭地铺的生活。

这三年来,与秦凡一起的不少同学都找到新的就业岗位,而他却干起了兽医。

秦凡曾告诉她,他是扁鹊的后人,周雨兰从来都是不信,只认为是秦凡逗她开心的话。

周雨兰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婚姻该何去何从。

她停好车,跑步进了医院,咨询了一下医导。

又连忙往三楼的手术室跑去,上气不接下气,刚刚跑到手术室门口。

就见门推开了。

秦凡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还一边给医生说:“医生,我真的没事,你看我好好的。”

“小伙子,你最好是做个全面检查。”

“真不用了,谢谢,我很清楚自己的情况。”秦凡连连摆手。

他回头看见了气喘吁吁的周雨兰。

“雨兰,你怎么来啦?”

“秦凡,你出什么事了?”

“嘿嘿,一不小心,撞在大树上。”秦凡尴尬的摸了摸头。

“你~”周雨兰气结,害得她魂不守舍的跑来医院,结果他竟然没事。

周雨兰气得转身就走。

“雨兰,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撞在大树了。”

秦凡连忙追了出去。

留下一脸不可思议的两个医生,面面相觑。

明明看起来很重的伤势,都准备做紧急抢救,可秦凡忽然苏醒过来。

他,竟然没事了!

花都绝世医圣
花都绝世医圣
最爱青芒果/著| 都市生活| 连载中
作者最爱青芒果笔文坚持下去,挺你。(新粉如坑,大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