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主角叫林沫宫九卿的小说 林沫宫九卿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发表时间:2021-06-30 20:00:49    编辑:小王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小说简介

作者冉闵不纳妾全新打造的古代言情小说《邪魅王爷仵作狂妃》,讲述的是男女主角林沫宫九卿之间的传奇故事,小说的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林沫宫九卿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沫本来是做公主的命,可惜她爷爷被一个姓宫的夺了江山,她只能窝在村庄白手起家当仵作。十多年后,她打量着眼前一身红衣的高大男子。“你就是那个姓宫的孙子?”“不嫁就不嫁呗,怎么还骂人呢!”...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第20章 齐家宴请 免费试读

宫九卿察觉到齐正的目光,冲他咧嘴一笑。

“我还要进宫向陛下复命,你回头记得请小爷我喝酒!”

说完便潇洒地打马而去,匆匆忙忙消失在长街尽头。

大理寺按照林沫所说的线索,很快就查明了此案,事实确如林沫所说,柳长垣就是杀人凶手。

而柳长垣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供认不讳,如今已经被抓进了天牢当中,等候他的必然是斩首示众。

不过最悲伤的莫过于柳御史,接连受到了两个打击,决心离开这个伤心地,告老还乡去了。

齐正被无罪释放,从天牢出来时,老公爷带着夫人在门口点了几千响的鞭炮。

不过这些对于林沫来说,只是结束了一桩略有些麻烦点案子。

齐正被释放的第二日,槐花巷里很是热闹。

齐夫人带着几大箱子的礼物去敲了林沫的家门,林沫只开了一道门缝,惊诧的看着自家门口如此大的阵仗。

“你就是救了我儿的林公子吧,我是齐正的母亲,准备了一些薄礼,还望林公子不要嫌弃才是。”齐夫人笑得灿烂,立马招呼着小厮将东西搬进来。

林沫赶紧死死的抓着门框,想了想挤出一个笑容来,道:“夫人客气,只是家父有立下规矩,不得收授礼物,怕是要辜负夫人美意了。”

齐夫人也是个通情达理的,见林沫坚持不肯收,也没有再勉强。

却道:“礼物不能收,那今晚为齐正接风的宴会总能去吧,也要让我们夫妇俩表达一下感激才是。”

之前出宫的时候,林沫就已经拒绝了一次老国公爷的宴请,现下他夫人又来请一次,若是不去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林沫笑着点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晚上在下一定到。”

其实齐夫人此次前来也是受到一个人的嘱托,拜托她一定要将林沫给请过来。

晚上林沫拿着请帖前往齐家,下人引着她来到了花厅,今晚的宴席就摆在这里。

“你可算是来了,小爷我等你半天了!”宫九卿一看到林沫进来就十分兴奋地起身向她走来。

齐正坐在一旁笑而不语,原来宫九卿等了一晚上的人就是他。

林沫有些不适应宫九卿的热情,转而对齐正客气地笑了笑:“恭喜小公爷沉冤得雪。”

“这还要多亏了你和九卿兄,我敬你们一杯。”齐正说着便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宫九卿立即塞了一杯满的快要溢出的酒杯给林沫,自己也端起一杯,看样子是打算与林沫一起回敬。

林沫犹豫地看着面前的酒杯,推拒道:“我不会喝酒,要不还是以茶代酒,敬小公爷一杯吧。”

“别啊,难得今天高兴,不过是一杯酒而已,根本喝不醉的。”宫九卿觉得有些扫兴,连忙劝酒。

林沫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想说人家喝酒和他有什么关系,不过碍于众人还在,只得陪笑着不停拒绝。

“你就尝一点,这酒可是齐正藏了好些年的,不喝可就亏了。”宫九卿硬是端着酒杯往林沫嘴边送。

林沫被逼着喝了一小口,瞬间被辣的直咳嗽,气得她巴掌乱挥,宫九卿后背结结实实挨了几下。

齐正只坐在一旁,笑看着他们俩打闹,一杯接着一杯酒水下了肚。

宴会正当时,外面忽然进来小厮说皇上派人来传圣旨了,让众人都出去接旨,林沫也只好乖乖跟着过去听听。

齐国公到底是开国元老,皇帝差点杀了儿子,怎么说也要给个交代。

于是皇帝打着为齐正压惊的由头,赏赐了不少东西,顺带着也有给林沫的一些奖赏一并送了过来。

谢过恩后,宫九卿有些心里不舒坦,语气酸酸道:“好歹小爷也是出了力的,怎么陛下一点赏赐都不给我?”

齐正含笑看着林沫说:“听父亲说,那日在殿上陛下问你要什么赏赐,你却说什么赏赐都不要,只希望能够好生安置孤儿村的孩子,林公子高义,在下实在佩服。”

“有赏赐不要,就是个傻子。”宫九卿在一旁哼了一声。

这晚他们喝了不少酒,连林沫都被逼着灌了几杯。

不过宫九卿那个无赖,竟然真心实意地敬了她一杯酒,还说打心底感谢林沫。

林沫深受触动,为了这点触动,她答应与宫九卿一起离开。

走在空荡无人的街道上,宫九卿突然问林沫:“那日在大殿上,为何你不向陛下提出调查你爹的案子,若是你当时说,陛下一定会同意的。”

林沫摇了摇头。

“若你是皇上,先是办了一桩糊涂案被当中拆穿,后又知道大内的人在外滥杀无辜,你会不会觉得是在打自己的脸?”

与至高无上之人交往,必须要揣度对方的心思,要绝对臣服于对方。

不然就会像当年一样……

宫九卿笑着拍了她额头一下:“年纪不大,你这小脑袋瓜倒是想得不少。”

将林沫送回槐花巷后,宫九卿独自往顺王府走去,一路上心情大好地哼着小曲。

忽而前方巷口一道黑色身影一闪而过,那速度极快,隐约间看见黑影手中还拿着武器。

敢在天子脚下夜半行凶,真是不想活了。

宫九卿眸光一凛,锐利的目光盯着其消失的方向,提气翻身上了屋檐上,冷冷地盯着在街巷间逃窜的黑衣人。

此时宫九卿格外认真,与往日里判若两人,只怕是林沫在场都不敢相认。

一直暗中追了好几条街,那黑衣人的身影在护城河一闪而过,宫九卿正欲追去,忽而被不远处的巡逻禁军喊住。

“城中宵禁,何人在此逗留,还不快下来!”

就差一点!

宫九卿懊恼地从屋顶上爬了下来,对着几把长剑,淡定的掏出了顺王府的玉牌。

禁军守卫连忙行礼:“小人不知道是您,只是这夜黑风高,您为何会在屋顶上?”

“找猫。”宫九卿随口扯了个理由,余光不住地往护城河那边看去,不耐烦地冲他们挥了挥手,“快滚快滚,小爷现在不想看见你们。”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冉闵不纳妾/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