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爆款新书】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林沫宫九卿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1-06-30 15:53:02    编辑:小橙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林沫宫九卿的小说叫做《邪魅王爷仵作狂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冉闵不纳妾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林沫本来是做公主的命,可惜她爷爷被一个姓宫的夺了江山,她只能窝在村庄白手起家当仵作。十多年后,她打量着眼前一身红衣的高大男子。“你就是那个姓宫的孙子?”“不嫁就不嫁呗,怎么还骂人呢!”...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第19章 进宫面圣 免费试读

他们冒着大雨离开了山洞,外面已经天黑,不知道是什么时辰。

山路上到处都是泥坑,林沫陷进去了好几回,亏得宫九卿拼命地拉着她,才不至于被冲走。

走到最后,两人已经成了落汤鸡,只靠着双脚在不停地向前行。

大雨下了整整一晚上,待晨光破晓,清晨第一缕日光出现在城楼上时,雨终于停了。

城门缓缓开启,距齐正被行刑还有不到两个时辰,宫九卿来不及整理自己湿透的衣裳,直接就要奔着大理寺而去。

林沫在后面一把拽住了他,道:“来不及了,我们直接进宫面圣。”

若是先去大理寺澄清案件,再呈给皇帝,到那时齐正早就被斩首了,根本就来不及救人。

“可这个时候陛下应该已经准备去上早朝了,怕是没工夫见我们……”宫九卿面露难色。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齐正的性命最要紧。

金銮殿上,皇上才刚坐下,门外便传来了阵阵鼓声。

“是何人在外面击鼓鸣冤?”皇上立即问。

小内监自外面匆忙步入,跪在殿前回说是顺王府的小王爷击鼓,为齐正鸣冤。

齐正的案子一早就有了定论,皇帝本以为昨日最后期限宫九卿没来找自己,这事情也会稀里糊涂地过去了,谁曾想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一手。

“传!”

朝堂内一片哗然。

片刻后,宫九卿款款步入金銮殿内,身两侧皆是文武百官探究的目光。

皇帝威严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朕给了你三日,你没有来找朕,现在还来找朕做什么?”

顺王爷在一旁不住地给宫九卿使眼色,这小子平日里胡闹也就算了,朝堂是什么地方,他也敢乱闯。

宫九卿全然无视他老爹的目光,跪下高声道:“微臣带来了一名仵作,此番查案就是她陪我一起,请陛下允许她进殿说明齐正是冤枉的。”

因为要进宫面圣,他们这一身实在是有些不体面,所以宫九卿要了两件侍卫的外袍。

林沫穿着肥大的袍子,略有些滑稽地走了进来。

她是第一次进宫,要说不紧张是假的,此时上百双眼睛都在直勾勾地盯着她,让她好不自在。

在她的不远处,宫九卿正目光殷殷地看着她,眼神中似乎有鼓励。

林沫深吸了一口气,跪在地上给皇帝磕了个头,这才将自己这些天的发现娓娓道来。

“大概在二十年前,柳家的嫡长子柳长垣在看灯时走丢,被人贩子抓来的孩子冒名顶替,这一点只要陛下派人去调查孤儿村,就能够证实民女所说。”

下首的柳大人一听,瞬间面如死灰,他没想到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儿子竟然是个假冒的!

林沫继续说:“柳长垣对柳心儿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他嫉妒所有接近柳心儿的人,九月初三柳心儿的情郎方良与她约定私奔,此事被柳长垣知晓,故而柳长垣恼怒,对柳心儿用强,这件事柳心儿的丫鬟芳芳可以作证。”

“柳长垣用强后用绳索将柳心儿勒得半死,又将她吊在梁上伪造成自缢,所以仵作才会认定柳心儿是自缢身亡,但梁上绳索的高度只有男子才能够到,柳心儿绝不可能是自己吊上去的。”

“之所以说齐正不是凶手,是因为他潜入柳府只是为了寻物,这里有他事先绘制的地图作证,并且他逃亡的路线与柳心儿的院子相差甚远,我怀疑他并未进过内院。”

这一条条线索罗列下来,朝堂上鸦雀无声,似乎都在思索回味着林沫方才说过的话。

宫九卿瞧了一眼外面的日头,若是再不判齐正无罪,只怕是真的来不及了。

他扑通一声在皇帝面前跪下,心一横,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哀求道:“这些证人和证物事后微臣都会一一呈给大理寺,但此时齐正马上就要行刑,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上面久久都没有得到回应,谁都不知道皇帝究竟在想什么。

半晌后,皇帝悠悠开口道:“你倒是找了个厉害的帮手。”

宫九卿愣住。

仅此而已?

此时菜场刑场,齐正戴着镣铐被押送到了刑台上,四周都是前来围观的百姓。

人群中大都是对齐正指指点点,说他一表人才却做出此等禽兽不如的事情。

“我倒是觉得齐小公爷不像是凶手,凭着他的家世长相,若想要柳心儿,直接去提亲不就好了,何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在指责的声音中,也有难得冷静的。

齐正刚想要投以感激的目光,就听见旁边的人说道:“这齐正和顺小王爷是好友,能是什么正经人?”

方才那个替齐正说话的人立即点头如捣蒜:“原来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好意外的了。”

趴在断头台上的齐正欲哭无泪,想不到他临终前还会因为兄弟而插上一刀。

主刑官看了一眼日晷,已经到了行刑的时辰,当即便下令开始行刑。

齐正将脑袋搁在断头台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刽子手端起酒壶灌了一大口,冲刀背喷出一大口酒沫来,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刀刃锋利绝对能一刀砍下头颅来。

有围观的小孩子已经害怕地捂住双眼,只敢在手指缝间看过去。

突然小孩感觉到了一阵风从自己的身边经过,紧接着就看见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身影直奔刑场而去。

大刀在半空中生生变了方向,刽子手被马蹄撞倒在地,哎呦着爬了起来,看向突然闯进刑场的人。

宫九卿威风凛凛地坐在马上,俯视着主刑官,扬了扬手中的圣旨。

“圣旨到,还不快来接旨!”

主刑官和周遭的百姓纷纷跪在地上,听候宫九卿颁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柳心儿之案尚有疑点重重,且证据不足以证明齐正是凶手,将齐正再次押送天牢,待案件查清后再做发落,钦此。”

齐正仰头看向宫九卿,见对方的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泥点,那双锦缎靴子也脏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可想而知为了替自己翻案,他这几日一定遭了不少罪。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
冉闵不纳妾/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邪魅王爷仵作狂妃这本书作者冉闵不纳妾写的很不错,很有代入感,就是太少了,不够看,强烈推荐这本书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