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陈义山叶南星是哪本小说主角 陈义山叶南星主角的小说

发表时间:2020-11-21 19:08:53    编辑:笑红尘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陈义山叶南星的小说叫做《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它的作者是御风楼主人所编写的玄幻科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祖宗显灵,求来一个高冷仙女出手相救,没成想,仙女束手无策脾气还大,掳走陈义山暴打一顿,扔进山洞里让他面壁自悟。自悟那是不可能的,陈义山恼怒之下一拳打碎圣地的老祖像,结果,悟了……从此,麻衣胜雪,乌钵如月,陈义山为救人救己而游历世间,妖冶的蛇女,狡诈的兔精,倨傲的仙人,弱小的神祇……修为不够,嘴遁来凑,衣结百衲,道祖竟成!...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第六章 师姐的杀心 免费试读

“师父,那个**果然半妖化了,长出了一身的黑毛,好恶心!还出手袭击我,不过不堪一击。也多亏了师父的九阳丹厉害,这才压制住了他体内的妖气!这样一个不人不妖的东西,留着他在老祖洞岂不是玷污了本门圣地?”

雨晴回去复命,免不了添油加醋的诉说一遍洞中的情况。

“别的事情你不用管。”叶南星面无表情的说道:“以后你也不必去了,我让水月一天给他喂一粒。”

雨晴惊讶道:“师父,这丹药可是您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啊,一天喂他一粒也太浪费了吧?”

叶南星瞥了雨晴一眼,道:“救命之恩能值几枚九阳丹?”

雨晴狐疑道:“师父,这个**的家里不都是凡人吗?还能对您有恩?”

“为师以前也是凡夫俗子。”叶南星秀眉微蹙,似乎是极其不情愿回忆百年前的往事,但沉默了片刻,还是对这个心爱的徒弟说了:

“我本是宋国人,十六岁的时候,跟着经商的父亲前往京师谋生计,没想到,父亲沿途感染了恶疾,一病不起。当时,我们父女二人在颍川郡的一家客栈内花光了所有积蓄,又被掌柜赶了出来,以至于露宿街头,无依无靠。我的父亲很快就死了,我也感染上了他的病,朝不保夕……这**的高祖叫陈重楼,当时是颍川郡的一个大善人,好心收留了我,还请医生治好了我的病,最后又出资把我父亲的尸骨给埋葬了。这算是一份极大的恩情了,为师不能置之不理。”

“凡夫俗子中还有这种好人?”雨晴古怪的看了叶南星一眼:“那个陈重楼不会是看师父您——”

叶南星哂笑道:“陈重楼并不好色,也没有对我怎么样,不然他也当不了赏善司判官。”

“是,徒儿明白了!”雨晴脸色一红,小心翼翼的看了叶南星一眼,又说道:“师父,那**既然是个凡夫俗子,咱们是不是还要给他送饭送水?”

“不必了。九阳丹足够让他续命,送五谷杂粮给他吃,难免要在洞中拉撒,污秽了圣地还成何体统?饿着渴着他,只要不死也就行了。一个半死的**,求命而已,难道还要满足他口腹之欲?”

“是。”

雨晴心中倒是小小怜悯了一把陈义山,沉默半天,又轻声问道:“师父,您说那个**会不会参悟老祖的七字仙旨呢?徒儿是说万一啊。”

“万一?那他就是万中无一的修仙奇才!”

叶南星冷笑道:“本门数百年来流传下来的门规就是,谁能参悟老祖那七字仙旨,谁就能得老祖衣钵!我云梦派的人也必须要奉之为掌门仙师!那**真有能耐,就让他得老祖的衣钵去吧!这云梦派的掌门,我也让给他来做!我当他的徒弟,你当他的徒孙!”

“呵呵……”雨晴赔笑道:“师父说的是,是徒儿多虑了,那**凡夫俗子一个,烂命一条,怎么可能参悟得透连师父都无法参悟的老祖仙旨呢?不过,以后的九阳丹,还是徒儿给他送去吧?”

叶南星冷冷道:“我说了,以后让水月给他送丹药,你不必去了。”

“啊?是徒儿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没有,只是你太懈怠,也太贪玩了。”

“徒儿没有啊……”

“还狡辩?你抢着去送九阳丹给那**是为什么?别以为师父不明白你的心思!你就是贪玩成性,想戏谑于他!”

“徒儿……”

叶南星面色一沉,忽然严肃的说道:“本门的规矩,你应该清楚,每一代只能留存一人执掌云梦门户。水月年龄虽小,但是天分却比你强,性子也比你勤勉,这样下去,他迟早有天会超过你!为师是女人,你也是女人,所以为师平时更疼你,老祖洞让你进去闭关修炼了几次,都没有让水月进去,他始终对此抱有微词,你难道不知?!”

“徒儿知道,师父对徒儿向来关照。”

“可等有朝一日,水月的修为又超过你了,你怎么办?”

雨晴强笑道:“他,他也没那么容易超过徒儿。”

“我看要不了半年,他就超过你了!等到为师寿尽而亡的时候,你觉得水月会容得下你吗?以他的心性,到时候要么杀了你,要么让你成为他修炼仙法的人炉,日夜供他吸收元阴之气!”

“徒,徒儿明白了!徒儿这就去修炼!”雨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拜别了出去。

……

一连三天过去,陈义山的妖化基本上每日都要发作一次,叶南星也不去见他,每每都让水月去送九阳丹。

陈义山的神智时清时昏,昏迷时还好说,一旦清醒过来,就变得无比煎熬,无比痛苦,如果不是他性格坚韧能忍,换作旁人,早撞山壁自杀了断生命了。

老祖洞中本来就十分阴寒,再加上空间逼仄,不见天日,只有一根昏黄的灯烛陪着,对云梦派来说是圣地,可对陈义山来说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而且更难受的是,陈义山没有吃的食物,也没有喝的水,全靠九阳丹续命,几天下来,面容枯槁,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嘴唇干的起了一层又一层白皮,陈义山感觉腹胃都不是自己的了,像是被挖空了一样。

他快要疯了!

这天傍晚,水月又来送丹,陈义山双目通红,怨毒的骂道:“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不给我吃的,不给我喝的,到底是要救我还是要折磨我?!如果是折磨我,还不如痛痛快快把我杀了!”

水月笑道:“给你吃喝,让你在圣地拉屎撒尿吗?想要活命,就得空乏其身,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这点道理都不明白,还想什么活命?”

陈义山大怒道:“你告诉你师父,我不要她救我!你们马上放我出去,让我下山,我自生自灭,绝不怪你们!如果不放我,我就自杀在你们这破洞里!”

水月不屑的说道:“你想死就去死,没人拦着你。我师父宅心仁厚,可是要给你们陈家还恩情呢,不然你以为你你能天天待在这里?我还替师父疼她辛辛苦苦炼制的九阳丹呢,一天被你浪费一枚,简直是暴殄天物!”

“她还宅心仁厚?呸!你们,你们蛇鼠一窝,狼心狗肺,恩将仇报,简直是没有人性!”

“笑话,凡夫俗子才讲人性,修仙者哪有那么多七情六欲?”

“就你们这样的人能修炼成仙,那老天也太不长眼了!”

“可我们就是修仙者,你就是凡夫俗子,我们活得好好的,你却半死不活,不人不妖,这找谁说理去?”水月笑嘻嘻的道:“我倒是觉得,勤修苦练如果还不能成仙,那才是老天不长眼呢,师父天天派我来给你送丹药,不知道耽误我多少时间了,你不知道感激我倒也罢了,还埋怨我?你才是狼心狗肺、恩将仇报的东西!”

水月不等陈义山再说话,拂袖而去,掩上石门,耳听得陈义山在洞中的怒吼怒骂声,只是冷漠的一笑,然后直奔金顶观星台,去修炼仙法。

……

金顶本就是云梦山最高的一处峰峦,而观星台则是金顶上最高的位置,入夜观天,往往会感觉手可摘星辰。

这里是除了老祖洞和叶南星修室之外,整个云梦山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了,极其适合修行仙法。

观星台上有一汪自然形成的水泊,清澈见底,被唤作天池。

天池里面有只老鳖,形体大如磨盘,已经存在很久了,久到连叶南星都说不准它活了多少年。

每次有人在天池旁修炼,老鳖都会无声无息地游过来,凑到近处趴着不动,也不出声,像是在观摩,又像是在睡觉。

就比如现在,水月在天池旁边修炼,老鳖又悄悄地凑过来了,眯着眼睛盯着水月,一动不动。

水月瞥了老鳖一眼,心想这老鳖到底是蠢还是灵呢?

天天来看,看得懂吗?

之前的某天夜里,水月还看见老鳖伸出脑袋,对着月亮呼哈有声。

水月心中感慨:不管能不能看得懂,不管是蠢鳖还是灵鳖,这都是只有追求的老鳖啊。

跟自己一样。

他入门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年时间,全靠天赋聪慧和修炼勤奋才弥补了与师姐雨晴之间的差距,眼下距离养元第二阶引气只剩半步之遥,只要追平师姐,他就也能获准进入老祖洞闭关修炼了。

在他看来,雨晴除了长了一张好脸蛋之外,别的也都平常,心性、天赋远不如自己。

甚至师父,也比不上自己。

哼!都是师父偏心!师姐之前还是通脉阶段的时候,就已经进过老祖洞,可轮到了自己,师父就拿门派规矩说事,声称必须达到引气阶段才能进……

如果自己能早日进入老祖洞,安安静静的闭关,领悟老祖仙旨还不是迟早的事情?

“水月师弟,你可真够勤奋的啊。”

就在水月心绪不明,胡思乱想的时候,耳畔一声带着寒意的嗓音突然传来,吓得他浑身一颤,连忙睁开眼睛去看,却见师姐雨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后,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师,师姐?”水月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赔上了笑脸:“您怎么来了?”

“我也来修炼啊。我要是再不勤快些的话,就被你超过了,等到若干年后,师父寿终正寝,你是会杀了我,还是留我做人炉啊?”

“啊?!”水月吓了一跳:“师姐,您,您说笑啦。”

雨晴冷哼一声,“嗖”的拔出剑来,森然道:“师弟,你的修为确实不错,都快赶上师姐了,但是剑法却不怎么样。师姐念在同门情谊上,不敢藏私,现在就好好指点指点你的剑法!”

水月脸色大变,他分明看出雨晴那一张俏脸上带着浓浓的杀意!

这哪是指点自己剑法啊?

这多半是借着指点自己剑法的名义,要杀了自己啊!

到时候,她只要在师父面前说刀剑无眼,教自己的过程中不小心伤了自己,那自己死了也是白死!

不但水月心下惶恐,就连天池中的老鳖也似乎兴奋了,它睁开了一双腥黄豆眼,目光幽幽闪烁。

又要上演同门相残的戏码了啊……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御风楼主人/著| 玄幻科幻| 连载中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这本书好看,每个故事情节都很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