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毒妃嫁到:皇叔又吃醋了全本资源 褚泽煜慕华容精彩章节未删减版

发表时间:2020-09-16 14:30:54    编辑:冷残影

《毒妃嫁到:皇叔又吃醋了》小说简介

毒妃嫁到:皇叔又吃醋了》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褚泽煜慕华容,该小说讲述了褚泽煜慕华容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她,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毒医,悲催离奇的穿越到古代人彘之身,被下血咒。命运的再次反转,她成了了七品小官的女儿。可杀人如麻的战神杀神,冷漠孤傲的顺亲王,却为何整日围着她打转?某女不屑:“你,堂堂顺亲王我未婚夫的皇叔,竟敢偷窥我?”褚泽煜邪魅一笑,上前把女人压在身下:“本王为何不敢?你是我的女人!”慕华容哭笑不得,“混蛋,早知如此我该毒死你!!”“你舍得吗?”说着某男的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

《毒妃嫁到:皇叔又吃醋了》 第一章 形同狗彘,魂飞魄散 免费试读

“恭喜驸马,贺喜驸马。”

“驸马情深,非一般人可比拟啊,想来德容公主在天之灵,也会祝福保佑驸马的。”

“是啊,德容公主去世后,驸马特意将公主府改成佛堂,立上佛像,守身如玉,供奉戴孝五年之久,才为了留后,纳了公主身边的婢女为妾,此等情深,怎是你我可以相比?不过好在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偌大的公主府前,宾客往来,热闹非凡,都在恭维着门口穿着喜袍的男子。

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背后的佛像,微微震颤了一下。

佛像背后镂空,里面竟关了一个人!

说是人,却也不成人样。

四肢皆被砍去,一颗头颅光秃秃,遍布伤痕,五官除了左边眼睛还在,右边眼睛只剩下黑漆漆的空洞,眼球不翼而飞,耳朵和鼻子全被割去,只余下两个孔。

脖颈间还有一条粗壮的铁链,被人如同狗彘一般圈养在狭小的佛像间。

这等凄惨恐怖的模样,叫人看了都要犯怵,旁人若是见了,绝不会想到,这根人彘,就是五年前雍容华贵的德容长公主,慕华容!

“嗬嗬!”

慕华容竭力挣扎,可也只能如同蛆虫一般,无力的在佛像中蠕动。

滔天的恨意在她剩下的一只眼睛里扭曲着,张开的嘴也是黑漆漆一片,无牙无舌。

她变成如今的这副模样,全部是拜外头那伪君子所赐,他却还在外头,接受众人恭维。

用他的话来说,留她一只眼睛,未曾灌聋她的双耳,就是要她亲眼看着,亲耳听着,他是如何春风得意,爬上高位。

苍天不公!

察觉到背后的动静,齐昊然微微一笑,对着众人拱手,道,“齐某人多谢各位前来贺喜,还请诸位移步前厅,我与内子,要给公主上柱香。”

听见这话,众人又是一阵恭维,才逐一离去。

佛堂前趋于安静,两人高的佛像震动的声音也更加明显。

一个美娇娘踱步过来,凤冠霞帔,发间步摇琅琅作响,煞是好听。

“夫君。”赵芙鸯如花的脸上露出一抹羞怯,眼底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喜意。

等了五年之久,她终于嫁给了齐昊然。

齐昊然快步过去,扶住赵芙鸯,道,“你有了身孕,慢些走。”

郎情妾意,好不甜蜜。

两人来到佛像前站定,赵芙鸯抬眸,看向慈悲的佛祖,轻笑一声:“五年了,想必德容公主这份香火,应该受足了吧?不如拉她出来,也好叫她报答一下这五年来你我二人给的供奉。”

齐昊然满脸讽意,绕到佛像背后,扯住那根铁链,将里头的慕华容拉了出来。

“砰!”

毫无反抗之力的人棍从佛像里被拽出来,带倒了桌子的贡品,油灯落在她的皮肤上,烫出一道血痕。

她瞪着唯一完好的那只眼睛,血泪糊了满脸。

这对奸夫**,竟珠胎暗结,还有了孽种!

这孽种如何而来,没人比她更清楚!

五年里,这对奸夫**,常常在佛像面前寻欢作乐,那副恶心的场景,慕华容怎么会忘?

“呀,夫君,她瞪我,太医说了,如今我有身孕,不宜受惊……”赵芙鸯做出一副惊恐的模样,往齐昊然身后躲。

在齐昊然看不见的角度里,她眼底皆是扭曲的疯狂快意。

昔日高高在上的德容长公主,如今还不如一条狗,被她踩在脚底下,叫她如何不开心?

齐昊然拧眉,上前一步,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慕华容的心窝上,将她整个人踹翻在地上,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瞧着她这副惨烈模样,齐昊然蓦然笑了,“慕华容,五年前你高高在上,从不曾将我与鸯儿放在眼里,如今风水轮流转,你匍匐在我们脚下,感觉如何?”

慕华容睚眦欲裂,瞪着齐昊然与赵芙鸯,那眼神仿佛在刻意提醒二人,就算今日两人风光,可到底骨子里为奴为婢,都是**胚子!

她痛苦的合眼,五年前她的父皇,救了一只白眼狼,她亦是如此。

赵芙鸯在她跟前虽是贴身婢女,可私底下,她待赵芙鸯,与姐妹无异,到头来却落得个这样的结局。

两人都被这眼神刺的心头不爽,齐昊然扶着赵芙鸯,道,“鸯儿,去,把她踩在脚下。”

赵芙鸯故作犹豫,最终还是伸出脚。

精致的金线绣花鞋踩在慕华容五官尽毁的脸上,形成鲜明对比,既讽刺又可怜。

齐昊然像是瞧见了什么有趣儿的事情一般,嗤笑一声,道,“啧,刚好,你那父皇在床上久病不愈,我带着你去瞧瞧他,进献药引,说不定他这病,就好了呢。”

说完,他招来下人,哄着赵芙鸯去休息,自己则是拖着形同狗彘的慕华容,上了马车,带往皇宫。

龙栖殿内,慕华容见到了自己的父皇。

曾经英勇神武的男人,如今骨瘦如柴,躺在屎尿遍布的床上,苟延残喘。

“陛下,你瞧瞧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你已经三天未进食了吧?不如你说出传国玉玺的位置,我给你吃肉如何?”

齐昊然扯着铁链,将慕华容拽到龙床边。

看清父皇的脸,慕华容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哀嚎。

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翻手在她的脸上,片下一块肉,丢进一旁烧着沸水的炉子里。

慕华容痛的在地上不断蠕动。

床上的老皇帝认出地上如同蛆虫一般的人,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疼宠了多年的爱女,死气沉沉的脸上漾出一抹怒气,竟从床上坐了起来。

“容儿……”老皇帝老泪纵横,伸手想去抚摸慕华容,半晌却无力的垂下,他眼底迸发一点亮光与哀怨,叹息一声:“容儿,为父护不住你,为了我慕国,对不起!”

说完,他对准一旁的桌子角,用尽身体里最后的力气,一头碰了上去。

瞬间脑浆混着血液喷发,落了地上的慕华容满脸。

她呆愣愣的感受着脸上温热的血,终究是扛不住,再次吐血。

毒妃嫁到:皇叔又吃醋了
毒妃嫁到:皇叔又吃醋了
风信子/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风信子的书是我最爱看的,只因写的太好,故事情节深入人心,是我喜欢的古代言情文,期待你的下部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