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卦妃天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篇 卦妃天下原著小说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03-26 14:45:54    编辑:笑红尘

卦妃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卦妃天下》在线阅读

《卦妃天下》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卦妃天下》是琼色之兰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宁程炎,内容主要讲述:元宁做了个梦,梦里她成了不得宠的九公主,还嫁给了‘太监’!再度醒来,她发现自己噩梦成真…面对稚嫩的帝王,她细心辅佐,授其统御之术。恶毒太后,势必争个你死我活。可那妖孽的男人凑了过来:“娘子,还不快就寝?”女人乖巧配合的躺下了,后半夜:“你…你不是太监吗?”“为夫何时承认自己是太监了,嗯?”且看一代司天监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卦妃天下》 第六章 初露锋芒 免费试读

着实是因为她此刻的表现和在东厂简直两个模样。

到底哪个才是她?

这边的李婉婉闻声点点头:“一定备上厚礼,那么就此告辞了。”

元宁还没说话,李婉婉就带着婢女离开。

“不是,我只要一包豆干啊。”

元宁不解,怎么就厚礼了?

“公主,李小姐是认出你了。”浣纱轻声提醒。

“恩?”怎么就暴露了?

“公主,李小姐见过您,一开始没认出来,您说东厂的时候,还,还说暖场,李小姐就认出了。”

浣纱的话让元宁瞬间明白,敢情是这样啊。

元宁蔫蔫的没了兴致,就在此刻凌峰走过来:“夫人,都督请您去茶楼。”

凌峰指了指上面,元宁抬头就看到床边的男人,嘴角不禁一抽,刚刚都被看到了?

不过也好,算是露底的第一步。

当元宁跟着凌峰来到包厢的时候却看到了另外两个男人,只见其中一个一身的红衣,姿态妖娆的半卧在软塌上,对着这里咪.咪一笑。

长相倒是很俊朗,一身红衣衬的他分外的妖娆。

另一边一个清瘦的白衣男子坐在木制的轮椅上,月白长衫穿在他身上,让人不禁想起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而这时候月白长衫的男子看向这里,清浅一笑却让元宁沉了面色,之间元宁几步上前在穆鸿升对面坐下,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公主,您?”

穆鸿升被看的一阵不解。

然元宁却没有说什么,直接从袖袋中拿出二十八宿龟壳和三帝钱摆在桌案上,下一瞬转头问向程岩:

“可有匕首?”

程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从怀中递给元宁一把精致的匕首。

元宁直接抓过穆鸿升的手在无名指上切开个口子,下一刻拿过来一个装着清水的茶盏接下了一滴血。

所有的动作都只是在一瞬间。

当所有的都做成后,元宁歉意的从怀中递出手帕按住穆鸿升的指头:

“抱歉,事出突然,怕你拒绝。”所以先给你做了再说。

墨之尧从一旁的软塌上蹭的一下子走了过来,面露怒容却又不敢发作,只得看向程岩:

“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九公主元宁甚少出宫,甚至他们都未曾见过,突然的动作让墨之尧和穆鸿升都纷纷奇怪。

而同样奇怪的还有那边冷眸渐深的程岩。

只见元宁未曾说什么,而是看着茶盏中血液的变化,将三帝钱装进龟壳中,拿起房子啊空中摇着。

“呵,不曾想公主也能如神棍一般。”墨之尧着实忍不住了,出口便要讽刺。

下一刻却见元宁将铜钱倒出龟壳,单手不知在盘算着什么,下一瞬抬眸,深色冷凝:

“这位公子腿疾可是已有十年之久?

穆鸿升却是被一愣,谁之点头。

“公子可否没到月圆之时便疼痒难耐?”元宁继续问着。

穆鸿升的眉宇渐渐皱起,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

而此刻元宁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大夫看不好,而你却时刻受着这种痛是嘛?”

元宁的话让这里的三个男人全然冷了面色,因为她说的都对。

穆鸿升的这个其实不是病,因为每一个大夫过来看过都看不出什么,可是让他们震惊的是此刻元宁的话:

“你身上的症状比都督严重许多切不是直接的,那就是都督体内的症状被引导到你身体了,可是这是为什么?”

啪的茶盏摔破的声音,程岩此刻眸中犹如深潭,声音冷肃犹如冰碴擦过脸颊:

“你是谁?”

“元宁。”

她说的是元宁,而不是九公主元宁。

程岩的眼眸还是死盯着元宁,元宁毫不示弱的看回去,或许很久又或者只是一瞬,程岩松开了元宁的手腕,声音也不如刚刚:

“你能看出来,那可知方法?”

当年程岩被这样恶毒的方式给赶了出来,而穆鸿升一直护送他,找寻了江湖上众多的大夫或者术法能士却毫无办法,唯一的办法只有转移。

而转移后的后遗症便是终身不能行事,犹如太监一般。

然而程岩却不以为然,他觉得自己此生也不会爱上任何人,那么那种事对自己又有何影响?

元宁却是换换起身,捞了捞衣袖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然而那里此刻正是青色一片,那是被元宁给勒出来的。

“这里都是你的心腹?”

这句话是元宁对着程岩说话的。

程岩看了看元宁,点头。

“那就是什么都能说了?'

程岩继续点头。

“你不是真太监,而他不是真生病。”音落,元宁的手指指向穆鸿升。

可是她话里传达的意思都让包厢里的三人震惊,因为知道程岩不是真太监的除了他们也只有凌峰了。

可是元宁?

墨之尧的视线不禁落到了程岩身上,程岩拧眉,元宁见状,连忙解释:

“别别别,我没偷看他,是面相看出来的。”

她在那天穿过来看见元宁的第一眼就推演过他的未来,他面相是王者之相,怎么都不可能不是完人,但是未来自己却怎么都推演不出来。

之后沉寂了下,就是元宁以为自己没了这个能力的,然而周围的人她耗费些精神都能推演一眼,只有程岩。

“哦?公主还会看相?”

程岩恢复如常,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窘迫,单手把玩这大拇指上的指环,悠悠的说道。

“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我能治好你,也能治好他的腿。”话是对着程岩说的,可是话里的意思却让程岩正视了起来。

“如何?”

元宁将三枚三帝钱让他们看到:“这位公子……”

话还没说完,那边的月白公子出生提醒:“穆鸿升。”

“好的,穆公子,你的命运本应该是为大将的,然而却被一记恶劣的杂气所干扰,而这个会被你们认为是身体不好在,实则是被人下了降头,而这个降头会通过媒介传染给身边的人的。”

说着元宁的眸色深了深,这是邪术。

“既然穆公子将这个媒介的降头引向自己,可还记得如何操作的?”

卦妃天下
卦妃天下
琼色之兰/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卦妃天下这本小说真的是一本好书!不比凡人差分毫!结构严紧、内容饱满、故事深动,且不显浮躁。堪称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