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合约婚姻:偷心甜妻别想逃
合约婚姻:偷心甜妻别想逃

合约婚姻:偷心甜妻别想逃 桃花谣 著

已完结 奚婉怡郝中天 甜妻 婚姻

更新时间:2019-07-22 13:45:57
一纸合约,十年光阴。为了救最疼爱的弟弟,也为了逃离猪狗不如的父母,她将自己卖了一个好价钱。处子之身换来的是一纸合约,她将自己十年光影卖给了那个男人。本以为迎接自己的是无边地狱,谁料到她的肉体和灵魂都会沉溺于这个男人带来的热情与欢愉之中。而他不过是抱着有意思的心态玩弄着她,却不知她竟是小偷,偷走了他的肉体不算还要偷去他的感情。以为生活终于可以换一种方式,却不曾想一个天大的秘密,打破了所有对未来的憧憬……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取名

出国的几个月是奚婉怡最开心的日子,郝中天几乎每天都陪着奚婉怡。

“你瞧,这双小鞋子好可爱哦~”奚婉怡趴在橱窗前面,她欣喜的望着。

郝中天温柔的拦着她:“我们进去看看。”

奚婉怡拿着鞋子看了又看,不一会儿又被另一件可爱的衣服吸引了。挑挑捡捡,为宝宝选的衣服都叠成了一座山。郝中天坐在等候椅子上,脸上是少有的温柔。

“一下子拿了这么多,我再挑一下。”奚婉怡有些不好意思。

“直接包起来吧。”郝中天温柔的打断奚婉怡:“这些衣服哪里够我们的宝宝穿。以后我们还有给他买好多好多的。”

“可是…”奚婉怡忘了衣服的吊牌:“真的要买那么多吗?”

郝中天宠溺的点了点奚婉怡的鼻子:“真的。等你生完这个我们还要一个。”

耳边的声音温柔,奚婉怡一下子就红了脸。

有人恩爱有人愁,自从奚婉怡被郝中天带走之后。水云擎就再也没见过奚婉怡了。

水云擎猛灌了一杯酒,他不相信奚婉怡变心了。

“哟,这不是水云擎吗?”奚清扬扭着腰身坐到旁边的高脚椅上:“怎么独自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滚!”水云擎厌恶的看着旁边的女人。

“火气别那么大,姐姐前几天还打电话回家呢。”奚清扬很自然的点燃一支香烟。

“还不知道吧!姐姐怀孕了。已经快要待产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水云擎抓住奚清扬的人。

奚清扬冷笑:“舍不得啦?”

她凑到水云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水云擎眼中更是暴怒。

他扔下钱,急冲冲的往外走。

奚清扬目视着水云擎的背景,掏出手机淡定的回复了一句话。

“按计划进行。”

……

奚婉怡临近产期了,本来今天郝中天已经推掉了所有的会议想要陪奚婉怡一起去医院检查的。

奚婉怡不想让郝中天因为自己耽误了公司的事情。在几番拌嘴下郝中天才妥协,让影保护好奚婉怡。

影已经去缴费了,奚婉怡静静地坐着等影。

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奚婉怡好像看到郝中天了。

他怎么会在医院?

奚婉怡小心翼翼的托着腰慢慢的走了出去,

那个身影好像在等她一样,并没有很快的消失。

奚婉怡想要走上叫住他,可是楼道口上突然出现了很多人。奚婉怡扶一旁的扶手小心的挪着步子。

人群里一个推力,奚婉怡手一滑,摔倒在地上。顿时肚子巨疼,她捂着肚子疼的直打滚。

“婉怡!婉怡!”水云擎剥开人群,看着下身满是血的奚婉怡整个人都蒙了。

他上抱起她,大声的叫来医生。无措的样子里面还有憎恨。

“少爷,夫人出事了。”

影在电话里面很是忐忑,如果夫人真的出了什么事,少爷一定会扒了他一层皮。

郝中天草草结束会议,头也不回心急如焚的跑去医院。

手术室外,影一见郝中天低头。

“人怎么样?”声音急切。

“还在抢救。”

“去把最权威的专家都给我请过来!”郝中天眼中冒着火光。影本想说见到水云擎的事情,但是想想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不好了!病人大出血!”

郝中天如同被雷劈了一样,他的手不住的颤抖。

“我不管,如果她死了!你们全都要付出代价!”冷冷的几个字却渗透人心最深处的恐惧。

“少爷,王教授请来了。”影恭敬的站在一旁。

门口的医生一听王教授眼睛就跟放了光一样,冲上去跟教授说病人目前的情况。

手术室的一直亮着,郝中天一天一夜没有合眼。这段时间的沉寂无疑是在场的所有人最难受的时刻。

“手术很成功,母子平安。只是小少爷还未足月就出来,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听到报平安的声音,郝中天心头的大石头才落下。

他迷一样的眸子凝视着影:“现在轮到你跟我解释一下了。”

“少爷,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把夫人留在医院病房内。”影没有推脱责任,他顿了顿:“当我听到呼救声跑过来的时候看见了水云擎。”

水云擎!郝中天一听到这个名字,狠狠地握紧拳头。

“去,把事情调查清楚!”

奚婉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深夜,朦胧的月光下奚婉怡看到郝中天区卷着高大的身躯陪在自己的身边。

奚婉怡的眸子里柔情似水,从她为郝中天生孩子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被偷走了。

伸手想要触及他。

“婉怡,你醒了?”郝中天睁开眼睛透亮的眼神中都是惊喜。

“我们的孩子…”

“孩子还在监护室。”郝中天紧紧的握着奚婉怡的手。

“监护室?孩子!孩子怎么了?”奚婉怡一听到监护室就激动起来,这可是她用命留下的孩子。

郝中天抱着奚婉怡:“孩子没事,就是有些营养不良!”

“你去看看他!”奚婉怡推着郝中天出去。

在医院的静心调整下,奚婉怡和宝宝都恢复正常。奚婉怡第一次见到这个可爱的新生命时,说不出的激动。

“你说孩子叫什么好呢?”

“天琬。”

“少爷取这名字的意思是…”影在一旁偷笑。

奚婉怡一听,不由得脸红了起来。郝中天的心里是有我吗?

追不解:“影说话要说完啊,说一半就不说了。让人干着急啊!”

“你看啊,少爷叫什么名字?”

“郝中天。”

“那夫人呢?”

“奚婉怡。”追恍悟:“哦~我知道了!”

璇大步走进来,冷漠这一张脸不太待见奚婉怡。他低声在郝中天耳边说些什么,郝中天便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拳头砸在肉上面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亮。

“少爷。”看见来的人,打手们纷纷低头。

“人怎么样了!”声音低沉却很有磁性。

“交代了,却没有交代完。”

“哈哈哈哈哈,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水云擎接过话,他绝对不会告诉他们是谁做的,同样的他也不会允许奚婉怡被伤害。

“哦?我自然有办法让你说。”男人的声音冷魅,他迈着步子走上前。伸手掐住了水云擎的下颚:“你不是还爱她吗?为什么不肯说?”

水云擎被掐得很疼,他硬是咬牙说:“这是我的事,我绝不会让她在受到伤害了!”

“你没有机会了!”郝中天的声音很是空洞。

水云擎抬起头,他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不!这不可能!”

“郝中天你给我回来,把事情说清楚!”

郝中天没有理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哀嚎声渐渐小去,打人的人都快要累趴下了。

“这人真是耐打!”

“不…婉怡…还…活着。”水云擎嘴里口血腥浓,最后还是晕了过去。

郝中天再过来的时候水云擎已经躺在病床上了,他冷漠的目光瞅水云擎。

水云擎皱着眉浑身疼痛让他没办法在这样酥软的床上躺着,他缓缓睁开眼睛。

“这里是?”水云擎看着周围全是白色的装饰物。

“你醒了?”一旁的小护士激动起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小护士笑着答:“送你来的那个人好高好帅气!”

水云擎冷笑一声,一看就是郝中天的迷妹。他看到门口站立的人就知道郝中天还不打算让自己死,可能是要留着自己撬开那条线索吧!

静养一段时间,郝中天再一次找到水云擎。

“嘿哟,什么风把郝大少爷吹来了。”水云擎故意高声讥讽。

郝中天白了他一眼。

水云擎接着说:“恭喜郝先生,喜得一子。”顿了顿他继续问道:“婉怡…她怎么样了?”

“……”

“她一定还活着是不是?”追问换来的只有郝中天的冷漠。

“哈哈哈哈哈…”水云擎突然笑了起来。

“郝中天,你不是一直在调查你妹妹的死因吗?”

郝中天的眼睛眨了一下,里面的云雾散去了一层。

水云擎冷笑:“想知道?告诉我奚婉怡现在怎么样了?”

“很好。”许久,郝中天开口。

“离开她吧,放她走。不然你们两个只会互相折磨和憎恨。”

“凭什么?”郝中天俯视着躺在床上的水云擎,有些居高临下的意思。

水云擎叹了口气:“你妹妹的死跟婉怡的生母有关。”

一个字一个字的往郝中天的心口里扎!

郝中天拽住他的领口:“你不要胡说八道!”

“你人脉那么广,调查一下不就知道了?”水云擎推开郝中天理了理领口。

郝中天现在一看到奚婉怡就回想起自己妹妹得死竟然和她有关?可是他现在不能也没办法去伤害她。渐渐地,他开始逃避回家。

奚婉怡很好奇这段时间好郝中天都在忙些什么,她悄悄的走进书房。桌面上整整齐齐的写了很多个名字,都是同一个人的。

江淑珍!这不是母亲的名字吗?郝中天怎么会写这些东西?她更疑惑了。去到公司,郝中天避而不见。

奚婉怡无奈的等在他的车里,还好之前留心他的备用钥匙。

急促的脚步声,车门被拉开。奚婉怡惊醒正要叫住郝中天,却听到:“把人撤走!让他离开。”

“按照他说的。给辆车给他。”

奚婉怡听得太认真,却不知道已经被车上的男人发现了。

突然的寂静很尴尬,奚婉怡不由得咳了两声:“那个…我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打算要偷听。”

郝中天眼眸里一点温度都没有,他从后视镜看着奚婉怡。

“下车!”

奚婉怡看了看手表,纠结再三:“难道你今天不回家吗?”

郝中天冷漠:“不回!”

奚婉怡听话的下了车,但是她并不傻,拦着了一辆出租悄悄的跟在郝中天车后。

“少爷,全都按照你的指示做了。”

“亲眼看见他开走的?”

“是的,这次只能看水云擎的造化了。”璇在一旁感叹。

奚婉怡心中一紧张,不好!水云擎有危险!

她小步子后退却硬生生撞上了影:“夫人怎么在这?”

“抓住她!”郝中天皱着眉,他伸手夺去她的手机。:“你跟踪我?”

“你要杀死他吗?”奚婉怡抬着头仰视着这个自己心动的男人,她不相信他会这样的冷酷无情,把人命当草芥。

“怎么?你心疼了?”奚婉怡没有说话,她凝视着郝中天,希望他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

得不到回应,郝中天的手挑起奚婉怡的下颚。:“你对你的老相识感情还蛮深的嘛?”

奚婉怡别过脸去,郝中天怎么能这样说自己!难道自己为他做的一切都还不够吗?

郝中天冷笑一声:“把她关在房间,事情没有办成之前不准开门。”

那一晚,奚婉怡区卷在沙发上,深深地自责。

半夜,郝中天悄悄的走进房间。他望着月光下的奚婉怡如同月光女神一般,心里的水波荡漾。他也不想伤害她,可是他更要调查事情真相的操纵者。

他脱下西装,轻轻的盖在奚婉怡身上。

熟悉的味道,奚婉怡低吟:“中天…不要走…”郝中天的手被女人抓住了,他冷淡的眸子闪烁的光芒,低垂眼眸发现奚婉怡说了梦话。

郝中天没有抽出手,他蜷在地上一宿,直到奚婉怡松开了手。

“少爷!”影正巧在门边。

“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按计划行事。”

房间里的奚婉怡听得一清二楚,她的眼角不经意间留下了泪水。

回了家之后,她看着可爱的小天琬正在对自己笑。她决定把天琬带走,出国去找奚城。

行李收拾好了之后,却被张妈看到了。“夫人,你这是要带小少爷去哪里?还带着个行李箱?”

“出去换个地住。”

“夫人,这是少爷让您去的?”

“我自己想去的。”奚婉怡会的干脆,要走的决心也很干脆。

张妈一听着急了,她赶紧给影打电话。

影恰巧没在郝中天身边,他把意思传达过去的时候。奚婉怡已经出门了。

“奚婉怡,你不能离开我!”郝中天不停地拨打奚婉怡的电话,一次又一次。整个人变得急躁不安…

等奚婉怡停车之后才发现郝中天打了好几十通电话,她盯着很久,就在要把提示关了的时候,影的电话传来了。

“夫人,你别走!少爷出车祸了!!!”

奚婉怡蒙了,怎么会!

等到医院的时候,郝中天已经被推进了监护病房。

“奚婉怡!你好狠的心!”

奚清扬也在场,她不明白这个时候她怎么会来的。她想要进入病房却被奚清扬拽住了。

“我要跟你谈一下!”

“也好!”

奚婉怡跟着她去到了清静的地方。

“说吧!你想告诉我什么!”

奚清扬冷笑,她从包里掏出了刀子…

猜你喜欢
  1. 甜妻小说
  2. 婚姻小说
  3. 杀手小说
  4. 顾先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海在阳光下
    海在阳光下

    挺喜欢合约婚姻:偷心甜妻别想逃这本书的,希望大大继续加油,不要放弃我很想看完!!!!

  • 〆期待下一次花开゛
    〆期待下一次花开゛

    合约婚姻:偷心甜妻别想逃这本书写的真好看,强烈推荐☺☺☺

  • 襟上花
    襟上花

    真心评价,合约婚姻:偷心甜妻别想逃这本书写的很不错的,把主人公写的很有性格,而且叙述情节很恰当丰富,很有吸引力,还有就是该详细的地方会详细。不该说废话的地方,不参水,丝毫没有那种拖泥带水的感觉。很赞了。

  • 迷乱花海
    迷乱花海

    很不错合约婚姻:偷心甜妻别想逃这本书,作者桃花谣自己的想象力,通过文笔的描写使美食具体化,文笔非常不错,我认为写的也非常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