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民国奇人 > 第九章 机关算尽局中局

第九章 机关算尽局中局

南无袈裟理科佛 2019-08-31 10:44:57

他这边一醒转,外面立刻有人察觉到了,当下也停住了话语,说道:“里面什么动静,那小子醒了?”

吴半仙却笑着说道:“不会,我给他点了独门配置的迷香,不到第二天早上,他是醒不来的——我跟你讲,他就是跟在鲁大身边跑腿打杂的一小跟班儿,逑本事没有,就会个木工手艺活,鲁大跟我讲这小子命薄,受不得旁门左道的邪性,我特意问了他八字,的确如此。总之你放心吧……“

外面那人这才停下,随后冷冷说道:“我这师兄向来狡诈,当年那老不死的临死之前,明明将鲁班全书都交给了他,他却骗了我们几个,说完全不知,我也是信了他的邪,居然相信了,要不是我后来碰到了鬼面袍哥会的秦残花,从我师兄做的事情里面,推断出了他懂得鲁班上册,又在此布局,最终确定此事,说不定就要给那**蒙了一辈子呢。”

他显然是对小木匠的师父鲁大非常痛恨,说话的语气,都有点儿咬牙切齿。

说完这些,他恨意难消,说道:“我这师兄诡计多端,那日我伏击他的时候,他应该就知晓了大概,一受伤立刻遁走,最后借河逃生,麻溜得很,这几日我四处找寻,都没有任何发现,本指望他能够心系徒弟,会回来接走他,没想到他对这小子完全不在乎,既然如此,我不如将他杀了去,好歹也能够泄了心头愤恨……”

听他这般说着,吴半仙赶紧拦住他,说道:“启明老弟,你都说了,鲁大对这孩子,没有半分感情,杀了他,又有什么用呢?不如留给我。”

那人听了,有些疑惑,说你要他干嘛?

吴半仙说道:“你都说了,你师兄平生就两样本事,一来是那厌胜之术,二来则是鲁班斧——鲁班斧是木工匠人做事的活计,正所谓‘鬼斧神工’,便是如此。这小子没学到鲁班书里面的东西,但那鲁班斧,也就是木工活计,着实一流,他此刻尚年幼,就已经有了匠人大师的风采,再过几年,心性积累,更是不凡,倘若杀了,着实是可惜得很。”

那人说这等孽种,留下来,我总感觉不太安全啊。

吴半仙笑了,说道:“你莫急,你应该是知晓的,我娘舅跟开县唐门有些关系,顺带着我也学了些药理毒经,回头的时候,我把这小子的嗓子毒哑了,再想办法弄断他一根脚筋,这小子就困在我的手里了。到时候我再想些办法笼络,他下半辈子,可不就乖乖落在我的手里,为我所用了么?”

那人听到,忍不住地大笑起来:“哎呀呀,都说‘最毒妇人心’,吴老幺,你这心思,可比妇人毒过百倍啊。”

吴半仙赶忙拦住了他,嘘了一声,随后说道:“说起来,我这也是救了他一命不是?佛经里可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小子日后倘若是知晓了,也会感激我的。”

那人“桀桀”笑着,随后说道:“我收到消息,乾州河下游的铁寨坡,这两天来了生人,我先去看看,我那笨徒弟虎逼就留这儿了,他在镇西老钱家,有若是需要人手,又或者有什么消息,尽管去找他就是了。”

吴半仙有些担忧:“你那彪呼呼的徒弟杀多了人,一身彪悍气,太凶了,我可不敢支使他做事。”

那人哈哈一笑,说道:“山乡野人嘛,难免脾气不太好,不过我交代他了,让他在此期间,一切都听你的,那兔崽子对我最是信服,不敢抗命的,你放心。”

吴半仙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那行,你家那徒弟拿来办事,的确可以。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随后外面那人离开,而没过一会儿,小木匠的房门被敲响,紧接着他听到吴半仙在门口低声呼唤他:“小兄弟,甘小兄弟……”

小木匠甘十三听到,却不敢答话,装作睡着。

吴半仙喊了一会儿,听到里面没有动静,终于放心,回房睡去。

深夜,小木匠睁开了眼睛来。

原来如此。

院子里的人对话不多,但却给小木匠提供了太多的线索。

原来杀人的,并不是他师父,而是他师父曾经的师弟,也就是他的师叔。

原来刘家新宅出事,竟然是有人在布局。

而布局的对象,并非是刘家,而是他师父鲁大。

那只是一场考验。

而小木匠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师父这辈子都如此小心谨慎,甚至都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对自己的喜爱和善意。

原来是为了《鲁班经》。

他终于明白了师父的苦心,也瞧见了师父一直坚持的谨慎,最终救了他的性命。

事实上,小木匠不光学会了鲁班斧,也学过鲁班经的下册。

鲁班经的上下两册,讲述的是“厌胜之法”,厌(yā)胜,又作压胜,意即厌而胜之,他是旧时中国民间的一种避邪祈吉习俗,系用法术诅咒或祈祷以达到制胜所厌恶的人、物或魔怪的目的,它最早出于《后汉书·清河孝王庆传》的记载“因巫言欲作蛊道祝诅,以菟为厌胜之术”,在民间一直流传,鲁班经里面记载的,叫做“木工厌胜”,属厌胜巫术的一种,源于古代巫术,元代以后传说愈盛,反映了手工业者故神其说,借此以求得社会重视及较好待遇的心理。

鲁班书上册为诅咒、压制和法术制人的手段,乃“厌”,下册破解,记载了应对的良法和祝福,乃“胜”。

这鲁班书里面记载的法术着实恶毒,有违天理,故而鲁班教中,有一个说法,叫做缺一门,不是无后,就是残疾,又或者亲人遭殃,所以鲁大只传甘十三下册之法。

胜法能够积福,故而小木匠才能够学的。

至于为什么他吸入迷香而不昏睡过去,则是因为自小身体不太好,鲁大一直给甘十三煎熬药材,身体里产生了抗性,所以才会如此。

鲁大对待甘十三,如同儿子,尽心尽力,并非外人看起来那般冰冷无情。

这正是如此,才让小木匠知晓了这里面的阴谋所在。

然而就算是知晓这里面的谋算,小木匠终究还是没办法强行破局,甚至都不敢表明自己知晓此事。

他虽然儿时曾经跟随著名的苗族刀客熊草学过刀法,但强身健体的套路,和与人实战的手段,绝对不可能拿出来相提并论,他这些年来,除了跟那些中邪的人有过交手之外,从没有经历过一次正常的拼斗,真要让他与人捉对厮杀,着实难以想象最终的结果。

更何况对方的手段如此凶残,杀人不眨眼,就连他师父都扛不住,落荒而逃,让他站出来,又能如何?

还不是一样的下场?

既然正面对抗不得,那又该怎么办呢?

小木匠的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人,却是那个脸上有刀疤,显得很凶的男人。

县里的警长林一民。

这个人据说是个厉害角色,而且手里有权有枪,他倘若是能够帮着出头,说不定能够将他庇护下来。

只不过……

小木匠跟着师父走南闯北,对于“人心险恶”这事儿的了解,远远超出同龄人,自然不会认为官家就代表着“正义”,也知晓靠着民团吃饭的林一民并非是什么省油的灯,他若是能主持公道还好,倘若是跟着吴半仙以及那启明师叔沆瀣一气,勾结在一起的话,他到时候“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而且这里面,那刘家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小木匠想得脑瓜儿疼,但又知晓吴半仙对他有了怀疑,方才在刚才的时候轻声呼唤他,所以只有按捺住慌乱的情绪,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次日醒来,小木匠起床梳洗,吴半仙打着呵欠起来,瞧见了他,若无其事地与他打招呼。

小木匠毕恭毕敬,不敢怠慢,而吴半仙洗了一把脸之后,对他笑呵呵地说道:“这几日没有荤腥,想必你的嘴巴也淡了些——毕竟你在刘家做工的时候,隔天儿还能见到些荤腥,我今天要去县城,民团新来的老总请我吃饭呢,不过没办法带你去。但你也别急,我吩咐黑牛了,让他给你炖了一只鸡,你且尝一尝,他别的手艺一般,炖鸡的功夫还是很厉害的……”

小木匠一脸感动:“先生,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啦。”

吴半仙一脸正气,说这件事情,讲起来也是因我而起,倘若不是我把你师徒叫过来,又如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你也别着急,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么,县里有些人家,特别喜欢你做的家具,等你过几日养了精神,我给你接些活儿来,你且在我这儿做着,何时你师父回来了,你何时再走,如何?

小木匠点头,说多谢先生,我一定好好干。

吴半仙离开,而那哑巴则开始满院子捉起了鸡来,小木匠没有离开,而是摸出了那将近完工的木雕,拿出刻刀来,一点一点地修着,心中忧愁不已。

就在此时,突然间竹墙外面有人喊道:“小木匠,我说四处找你找不到,原来你在这儿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三道坎镇有邪事 第二章 鲁班教中师与徒 第三章 夜半三更寻厌媒 第四章 正经营生造房子 第五章 嫌犯徒弟甘十三 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 第七章 吴半仙仗义收留 第八章 仗义并非贴己人 第九章 机关算尽局中局 第十章 托人寄信与鸡汤 第十一章 小木匠力薄受擒 第十二章 临死来个问路的 第十三章 所谓无巧不成书 第十四章 三雄一见便如故 第十五章 猪杂下水加狗肉 第十六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第十七章 少年受欺不可辱 第十八章 五鬼搬财弄是非 第十九章 小木匠初显锋芒 第二十章 启明集团浮水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