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锋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民国奇人 > 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

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

南无袈裟理科佛 2019-08-31 10:44:57

先前还是人人夸,结果去了县城一打转,就变成了嫌犯徒弟,这身份的转换和巨大落差,让小木匠顿时就有点儿懵,他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被旁边好几个熟悉的刘家家丁按住,而就在这时,一个脸色冷肃的男人走到了他的跟前来,从腰间掏出一块黑匣子,顶在了小木匠的胸口。

枪。

小木匠闯荡码头,自然知晓顶在胸口的这东西是什么,也知晓那人扣动扳机之后的结果,所以不敢再多挣扎。

而这时,他也认出了面前这个身穿公服,面相凶狠的人来。

就是半道上打量了他一眼的那个差人。

小木匠不动弹,那人也没有再进一步动作,而是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用枪口指着他手中提着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小木匠回答:“吃的,还有酒。”

那人示意旁人接过来,然后说道:“打开。”

有人伸手过来夺东西,小木匠没有坚持,让人拿走,随后那人打开之后,对那人说道:“警长,是张记铺的酱猪肘子和酱猪肝,一包花生米,这酒应该是得月楼的。”

那人盯着小木匠,说道:“张记铺和得月楼在县上,你跑去那里买的?”

小木匠点头,说我师父吩咐的。

旁边检查的人伸手,拈了一块酱猪肝放嘴里,美滋滋地嚼了一口,然后对那人说道:“警长,这后生仔我们赶过来的时候见过,算时辰,应该没他什么事。”

那人不动声色地将黑匣子挪开,若无其事地说道:“我知道。”

他转身往里走,拿着吃食的那家伙也没有将东西还他,也跟在后面,小木匠顾不得吃食,开口问道:“我师父呢?他在哪里?”

工地上出了事,还死了人,那大勇甚至还说他师父是嫌犯,所有的事情堆积在一起,让小木匠有点儿应接不暇。

头有点懵。

不过他最关心的,是自己师父的下落。

那个被人称作“林官长”的男人没有理他,他身边的另外一个差人也没有理会,只有旁边拽着他的大勇一脸恨意地说道:“我们还想问你,你师父在哪里呢?”

小木匠问道:“什么意思?”

大勇说:“你师父包藏祸心,还没有收工,就遣走了工人,没多久,就杀害了老马,二牛也给他打晕了,镇上的祁医师过来看了,说不一定能醒过来呢,现在倒好,他犯完了案子,自个儿就跑了,留下这一大摊子的祸事……你想想,老马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两个孩子都没长成呢,二牛虽说没堂客,但老娘都五十多了,背还驼着,你让这两家子老小以后怎么办啊?“

大勇在小木匠耳边唠唠叨叨地说着,小木匠就听进了一句话——师父杀人了?

师父杀人了?

不可能啊,师父这辈子走南闯北,虽说脾气有点儿怪,而且还好喝酒,但从来没有做过恶事,更不用说杀人了。

而且他跟两个守工地的刘家家人彼此相处的关系不错,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为什么要杀他们?

小木匠闭上眼睛,右眼角又是一阵刺痛。

他太阳穴边有一根筋,不断地跳着,突突、突突,弄得他天旋地转的,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有人恭敬地叫道:“林官长。”

小木匠睁开眼睛来,瞧见那个板着脸的中年男人出现在跟前,他朝着小木匠招了一下手,说道:“过来。”

旁人立刻放开小木匠,由着他走了过去。

小木匠跟着林官长来到了院里的一堵墙边儿上,这里没人,那林官长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叫什么名字?”

小木匠知晓这公人的身份——前清的时候,他这个叫做巡捕,到了民国的时候便叫做警察,不过乾城地处偏远,当前的局势又动荡,这警察是民团聘请的,实由绅办,就地筹款,负责地方治安的。

他这些日子干活的时候,听过这人的名声,知晓他叫做林一民,在整个辰沅道都是叫得上号的人物,无论是与上面的当官的,还是本地的乡绅,甚至啸聚山林的土匪,都是有关系的。

也正是凭着这样的本事,他才能够在这乱世,坐得下这样的位置。

小木匠不敢乱讲,老老实实地将自己情况说完。

那人听了,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比较复杂,你这些日子也莫乱走,有什么情况,要随时找你了解的。”

他准备离开,小木匠却拦住了他,问道:“我师父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肯定不是他。”

那人停下脚步,想了想,然后问道:“对了,我听他们说,你师父以前是什么鲁班教的?”

小木匠赶忙否认:“他就是个木匠,帮人盖房子的,鲁班教什么的,他倒是懂一些,帮人破邪而已,行走江湖的傍身之技。”

那林官长问道:“可有仇家?”

小木匠摇头,说我们做房子的,有什么仇家?

话虽这般说,小木匠的心底里,却是“咯噔”的响了一下。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莫不成是先前在新宅布下厌咒之人搞的鬼?

一想到这个可能,小木匠立刻就想起了许多的事情来——寻常人等下厌咒,厌媒都是些肮脏之物,比较狠戾的,则用的是动物内脏和尸体,而用未出生的婴孩尸体来做媒介的,则属于比较毒辣凶狠的那种。

为什么这么讲呢?

因为那婴孩本来是费尽了千辛万苦,方才能够来到这人世间,享受这世间美好的,然而还未出生便夭折,心中的怨恨,其实比任何活人的怨恨,更加浓烈。

这里面还分两种,一种是先天营养不足,母体有恙,没办法流产的,另外一种则可怕了,那就是为了此次布局,可以剥夺它生的权力。

后者的怨恨,简直浓烈到令人发指。

而弄出这种局面的人,有损阴德,也绝对是十分可怕的人。

先前鲁大曾与小木匠聊起,觉得虽然刘家花钱平了事,但幕后之人未必肯罢休,说不定还会出手。

这些天来,他们留于此处,也是为了防止此事。

那有没有可能,背后出手的那人,他没有继续在房子上面动手脚,而是直接撕开了温情脉脉的面纱,对他们平事的人下了手?

小木匠不敢有所隐瞒,赶忙将这里面的情形跟那林官长讲起。

那林官长听了,不置可否地撇了一下嘴,而旁边的那公人则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还涉及到江湖仇杀呢——像你们这样走江湖、串码头的,到处沾惹祸端,谁知道是这边出的事,还是别处惹的怨呢?”

他在旁边唠叨着,那林官长没有制止,而是等他说完之后,又问了小木匠几句,随后说道:“这件事情目前有点复杂,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这边的现场看完了,带我去你们住的地方瞧一下。“

小木匠知晓林一民的权力很大,不敢拒绝,领着人往工棚走去。

虽然刘家在老宅给这师徒二人准备了客房,但鲁大是个拗脾气,喜欢睡工地,一来不用来回折腾,二来也能够守着工地,所以就跟着大伙儿住在工棚里,但有一个独立的小隔间,师徒两人就住在这儿。

来到工棚,林一民立刻带着人搜查,这里面其实没有什么可搜的,不多时,关注点就落到了那巨大的木箱上来。

林一民让小木匠将木箱打开。

小木匠照办,那木箱打开之后,分出几层来,上面一层有些空,因为斧、锯、刨、凿、刀、钻、锤和墨斗、多角尺、多线勒子等这些工具,都放在了工地里去,没有来得及收拾,中间一层是师徒两人的换洗衣服,最下面一层,则是一些桃木符、短木剑、瓶瓶罐罐的小玩意,然后就是用红纸包裹的大洋。

这些大洋,大部分是先前破邪平事的酬金,还有一些是鲁大自己的积蓄。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林一民查过之后,让人将那些桃木符之类的收了,小木匠说了一声,便不敢多言,随后两个公人出门,临走前告诉他,让他这些日莫乱跑,就在此处,后续可能还会有一些事情需要找他。

小木匠此刻惶然无措,只有点头应下。

公人交代完毕,便与刘家的老管家离开,因为这管理治安的警察是乡绅督办,而且刘家大公子还在省城跟着何健,所以他们对刘家的人,倒是十分客气。

小木匠心中慌乱,等人走了,这才感觉到肚子咕咕,饥饿难耐,一伸手,这才想起从县城里买来的吃食,给人拿走之后,就没有还回来。

他坐不住,想要出门,去工地一查究竟,结果门口堵着两个刘家人,不准他走。

小木匠无奈,回房待着,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过去。

次日他被人推搡醒来,门外有哭嚎声,他爬起来,瞧见床前站着那管家儿子大勇,而另外两人,却是在弄那木箱,将最下层的大洋和钱物掏出来。

小木匠赶忙起身去阻拦,却给大勇一把拽住了胸口,嚷嚷道:“你干什么?”

小木匠指着那钱说道:“钱是我师父的!”

大勇不屑地将他往地上猛然一推,然后说道:“我知道,但我刘家两人被你师父所害,这些钱,是补给他们亲属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三道坎镇有邪事 第二章 鲁班教中师与徒 第三章 夜半三更寻厌媒 第四章 正经营生造房子 第五章 嫌犯徒弟甘十三 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 第七章 吴半仙仗义收留 第八章 仗义并非贴己人 第九章 机关算尽局中局 第十章 托人寄信与鸡汤 第十一章 小木匠力薄受擒 第十二章 临死来个问路的 第十三章 所谓无巧不成书 第十四章 三雄一见便如故 第十五章 猪杂下水加狗肉 第十六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第十七章 少年受欺不可辱 第十八章 五鬼搬财弄是非 第十九章 小木匠初显锋芒 第二十章 启明集团浮水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